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901-910

中悦 收藏 1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901 一拳打在铺着墨绿军毯的桌面上,茶杯直跳了起来。中国快速反应师师长看到伊军这个作战方案不禁跌足长叹。 中国远征军司令员现在心情非常恶劣。美第九航空队第一联队使用最新研制成功的气泡深钻地弹连续攻击一点钻透了机场地下工事80厚的土层,炸毁了我军的防空指挥部,给我指挥机构人员造成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01


一拳打在铺着墨绿军毯的桌面上,茶杯直跳了起来。中国快速反应师师长看到伊军这个作战方案不禁跌足长叹。


中国远征军司令员现在心情非常恶劣。美第九航空队第一联队使用最新研制成功的气泡深钻地弹连续攻击一点钻透了机场地下工事80厚的土层,炸毁了我军的防空指挥部,给我指挥机构人员造成重大损失:近百名军官伤亡,才华横溢的空军第六集团军军长重伤昏迷不醒,医生表示在野战医院条件下救治成功把握不大,但是美军紧紧掌握着恰赫拔哈尔的制空权,送伤员们回后方医院的危险更大;师参谋长右肩负伤,在严令下被救护人员硬架了下去,现在中国远征军指挥的重任全数落到了司令员身上。


各线的局势都很困难。中国一个快速反应师对美军8个陆军师和实力雄厚的第九航空队,硬撑了6个小时,全线高强度作战烽火连天,看来有几个地方快撑不住了。


如果按阿瓦士伊军参谋部的方案打,那么最先垮下来的必定是阿瓦士防线。


那个方案的最大错误在于对现代战争的残酷性估计不足,被联军初段的胜利冲昏头脑,居然想在现有条件下吃掉美军巴士拉集团的3个精锐师,对美军估计过低而对自己估计过高。战术方面的主要错误,在于运动部队。2个半师的预备队调上去,一个旅增援主防线,这就要把部队在地面上大规模运动,可是我们没有那里的制空权、制电磁权,只有制天权,这就形成我们看得见美军,美军也看得见伊朗陆军的局面,这个相互看得见的局面决定了第一阶段作战是双方激烈对攻,我军的50毫米弹药属于轻型弹药,152毫米迫击炮数量相对较少,但是美军目标都在运动中,不是在工事里,所以才被我们的轻型制导弹药打得很惨,伊军都是热发射,每个火力点都被美军发现,一开火就遭到美军的精确攻击,但是阿瓦士主防线有着众多的国防工程,伊朗十几年建设造就的厚重的钢骨水泥永久工事,有的工事顶部钢筋水泥厚度达2米,美军的重型火力对上了伊朗的重型工事,与伊朗守军的重型火力对攻,双方都是一开火就被发现,不久就遭到攻击,都是传统的“一次性使用”模式的,伊朗陆军得到我军数字化网络提供的精确座标,按着座标开火,105毫米、130毫米、152毫米老式火炮因此发挥了威力,老式的中程近程地地导弹在我军数字化步兵指引下作战效果一下子进步了二十年,但是制空权是美军的,飞机对地的垂直精确打击使一个个国防工事被钻地弹药摧毁,一个永久工事里的一个班、一个排往往被一发精确制导钻地弹轰一声就打掉了,双方军队在高强度对攻中伤亡巨大咬牙苦拼,但是美军多挨了一项打击:近在肘腋的我军数字化步兵的初段冷发射就近精确攻击,这些数字化散兵不仅制导伊朗军队远打,自己也在近打、猛打,这样持续了3个小时的陆战史上前所未有的激烈对攻才使得美军先受不了了,率先停止开火。伊朗方面只看到美军受不了了,却没有仔细计算其中的得失因素,盲目乐观了。计算表明,阿瓦士防线第一阶段作战双方火力点的损失比例接近1:1,但是伊军一个火力点里往往有一班人、一排人,美军则平均只有半个班,我军则平均只有1.3个人,所以伊军的人员伤亡还是比美军多了30%。


一个陆军指挥员不精确计算就一定会犯数量方面的错误。伊军如果在地面运动,那么坚固国防工事掩护的因素就没有了,双方都在运动中开始第二次对攻的话,美军握有制空权,伊军必定大大吃亏,很可能预备队3个师在运动中就被美军的火力精确打击消灭,此后仅靠防线工事里的剩余守军和我军剩余的数字化部队是守不住阿瓦士防线的。放水淹路也隔不断现代化军队的交通,美军兵力机动半数以上靠直升机,装甲车辆也普遍具有两栖能力。


总起来说,使用兵力把对方包围起来然后打一个歼灭战的作战思想已经过时了。你要歼灭对方,不使用兵力包围,而是使用火力包围、火力覆盖、火力持久打击同样能够做到,而你要使用兵力包围,就要运动部队,运动中的部队被发现概率高而防护力最差,还没包围人家,就被对方的远程打击火力歼灭了。不使用兵力包围,那么大纵深突破分割包围、两翼突破合围等半个世纪以来的传统陆军作战思想都会随之过时,司令员对此有着精深的研究。此刻看见伊朗陆军竟然使用兵力包围的传统战法意图歼灭美军第十山地师主力,大吃一惊之后随即与伊军总参谋部联络指出,加密的高频电话通话3分钟之后,师长明白一时半时难以说服对方,局势无法挽回。那么,阿瓦士方向必定被美军突破,这将引起一连串反应,中国快速反应部队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


902


阿瓦士战区中国数字化步兵营营长接获全部情况后心头沉重。按照师长的指示要点调整了部署,中国军队不能撤退,明知伊军的进攻是死路一条,但还是要奉陪下去,而且,中国军队担子更重,要作出更大的牺牲。


营长从战术角度仔细考虑了这场攻坚歼灭战。第十山地师的这两个垂直突击团满编时每个团有3000多人,现在2个团加到一起还剩3000人,被分割在3个丘陵地带,美军仓促构筑了环形工事。


从地图上看,处于阿瓦士主防线纵深防御地带的美军这3处阵地被2万多名伊朗军队包围得铁桶似的,完全处于伊朗军队四周炮兵的射程之内,美军想撤退和增援都很困难:虽然握有制空权,但是高空的喷气战机是无法降落地面接送人员的,还是要靠直升机下来接送,可直升机落不了地,落地就会被炮火摧毁,中低空飞行会遭到我军50毫米多节制导枪榴弹的打击,也会受到伊军中短程车载地空导弹、单兵肩抗式防空导弹的打击,直升机飞不进来,人就接不走。只看地图,很容易产生一鼓作气歼灭这几块残敌的冲动,伊军再拿上去全部预备队3个师,务求全歼的想法,从朝鲜战争的角度、从越南战争的角度看都是能够理解的。


可是现在的美军已不可与那时同日而语。首先,很难发现他在什么地方。美军所有火力点都加了伪装,大型金属物上覆盖草木泥土伪装物后金属回波就消失了,卫星遥感看不到什么,无人机抵近侦察可以,但伊军没有无人机,我军剩余的几架无人机不够用。防御圈内有一些制高点,但那几个山头上可能有人,也可能没有人,现代陆战中用人占领制高点不一定必要。以伊军现有的炮兵,集中炮火打他一个防御圈,全面覆盖密度仍然不够,用传统的步炮协同,集中炮火打突破口,装甲部队跟在徐进弹幕后面推进是可以的,问题是伊军部队一运动,就会被美军精确制导火力消灭。


伊朗陆军的信息化程度很低,相当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水平,加上一点点现代数字化步兵,构成了现在的中伊联军,要攻击美军这3个防御圈,看起来容易,可理智分析就必须承认还拿不下来。


但美军要想攻下我们也不容易,第一阶段他攻了3个小时,伤亡惨重,未能完成突破。



正确的打法是困住他,火力围困,火力包围,火力歼灭。不让他动,他一动,无论是进攻还是撤军,就会遭到我军打击。美国陆军有两条腿,一条是直升机,一条是装甲车辆。直升机飞起来就无法逃脱我军50毫米制导弹药从多个方向的交叉攻击,现在美军的直升机都落下来做了隐蔽。隐蔽中的装甲车辆用50毫米弹药不好打,它上面覆盖的隐蔽物会触发拦阻破甲弹的金属射流,50毫米的穿甲弹、榴弹战斗部遇上很薄的土木掩盖层也失效了。当然,它们经不起152毫米制导弹药的攻击,也禁不起50毫米弹药对一点的连续攻击。无论对伊军防线南面的美军主力和北面龟缩在3个防御圈内的2个团残部都是一样。伊朗军队的火炮做不到连续攻击,它们开火几次就会被美军的空中打击火力消灭。我们的初段冷发射火力可以做到定点连续攻击,自己没什么损失,把美军防御圈内划上格子,一小块、一小块地清除所有可能藏有火力点的地方,3个防御圈一共31平方公里,可能构筑工事安放火力的地方不到1/3,划成500个小格子,每个小格子用50毫米无制导普通弹药180发3发一组连续攻击打它60个点,每组第一、二发是高爆弹,第三发是燃烧弹,这样一组弹打在不到20米方圆的地方,直升机投送的步兵和轻装甲车辆是无法生存的,关键是他不能动,我们有限的无人机就压在那几个格子的附近上空,他一动,后面152毫米制导弹药的精确重型火力就跟着来了。也不用每个格子都打掉,火力按照一定方向往另一侧压过去,临近打击尚未受到攻击的敌军就会吃不住劲了,人员车辆忍不住要往安全一侧运动,他一动,我们就省事了。这样有条不紊地逐次打掉它500个格子,火力全歼第十山地师主力,估计要用掉300吨弹药和150架无人机,同时还要压制南面的美军主力不许它乱动,老老实实在那里猫着等着我们忙乎完这边再逐次收拾,大家不要急,守规矩排队慢慢来。这样打,胜算把握很大,不过需要1000吨弹药和1个中岳级步兵连、1个152迫击炮分队的增援。



我军这样打的唯一弱点是空中运输增援补给。美军掌握着制空权,现在要抓紧美军惊魂未定的间歇时机,集中伊朗空军的战机和防空部队保障一条阿瓦士到阿巴斯港的空中走廊,我军的运输直升机超低空隐蔽飞行的能力也很好,成功把握是很大的。补给增援上来了,美军这点子部队就完了!


903


可这个明明能打胜的计划就是实现不了。战区的伊军中将指挥官固执地拒绝了中国方面的建议,他怎么看都是形势大好,明明可以一口吞下美军这几个师,中国人太谨慎了!美军是攻入我们的国土杀人放火大肆破坏,伊朗不抵抗,下场就和战火绵延民不聊生的伊拉克一样!二十年的宿怨加上新仇,伊朗陆军烧红了双眼,此情此景,就和当年朝鲜战争中金日成将军不听劝告急于向三七线以南进军一样,结果差点连三八线都守不住。


营长眼睁睁地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心中疼痛也暗自惕厉:我军如果不提高信息化水平,那么4个半师能不能啃得动美军2个残破的团?


904


伊朗阿瓦士战区空军从附近各个隐蔽机场、山洞跑道里钻了出来,借助数十年备战的庞大的国防工程,伊朗空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明智地保存了实力,现在,90多架米格29和300多架二代战机,甚至包括几架巴列维国王时代的美制F4鬼怪战机,一起升空了,我军卫星和阿瓦士地网系统已经清楚地把美军机群的位置告诉伊朗空军,可是,80公里以上的距离,伊军飞机明知美军机群位置可自己的雷达却找不到,找不到当然谈不上锁定,第一批接近到50公里的飞机无奈中按我军指引的位置射出了视距外空空导弹,立即打开弹载雷达主动搜索,但随即这些飞机遭到已抵达的美军空射导弹攻击,被纷纷击落,射出的视距外导弹雷达无法与美军战机电子对抗,不是攻击了电子虚拟成像点就是迷茫了方向什么也找不到,


第一批80多架二代战机被击落,也使美军飞机发射导弹的红外信号被在空的米格29抓住,红外雷达终于抓到目标,米格机的视距外导弹射出了,循着目标尾焰的红外信号猛扑了过去,


美军预警机和F15、F22空优战机几乎同时发现来袭导弹,立即抛射红外成像诱饵弹,同时调整航向机头对准导弹方向最大限度隐蔽了尾焰,电子战机的定向电磁干扰放射出来,


红外成像诱饵在距美军机群右侧8000米处爆炸,此时伊军导弹群一打开主动制导雷达,红外雷达受到红外成像诱饵的强大诱惑,同时,中国卫星数据链通过地网-伊空军地面指挥部-米格29机群清楚指出那不是真目标,米格29的反红外诱饵系统试图控制导弹不去攻击诱饵而是向右飞行攻击敌机,但是电磁波通讯信号完全被美军电子战机压制,机-弹之间的激光制导通讯美军也是刚刚完成他们的“三位一体”系统,上午在上海东大空战中曾经奏效,此时的伊朗空军则还有相当距离,


美机的电磁隐形使得米格29的雷达抓不住它,唯一不易隐蔽的尾焰被最大限度隐蔽到机身后面,在有效的红外成像诱饵和电磁压制的保护下,米格机的第一批导弹击中了红外诱饵,此时美机的导弹群已先行攻到,大批的米格29战机被击落,


美军特种兵、间谍和伊奸非常活跃,伊朗空军的隐蔽机场、洞窟机场和隧道跑道等大型国防工程早已被侦知标定,这也是美军能够准确摧毁我军恰赫拔哈尔机场地下指挥部的原因,此刻阿瓦士战区伊朗空军国防工程遭到美军早已设定的精确打击,大部分被新型钻地弹攻击摧毁,少数被美军特种部队和特工人员炸毁。美军精心选择了攻击时间——在伊朗陆军预备队3个师出动之后,伊军依恃空军国防工程未被发现,空军的近距离突然出击可以给骄横的美国空军以沉重打击暂时夺回制空权,掩护陆军全歼美军地面部队,陆军出动部队暴露之后,信心满满之际,空军却突然遭受美军的沉重打击,


十几分钟时间,阿瓦士战区伊军90%战机被摧毁。



美军也未能全身而退。伊军一处近距离隧道机场未被发现摧毁,6架米格29突然飞了出来,在11千米距离雷达稳稳锁定美军的一个F15机群,这个距离对于空军来说等于无所遮掩猝不及防,米格机的12发导弹敲掉了9架F15,随后的近距离导弹对攻直至机炮射击米格29都未落下风,6架米格机与13架F15同归于尽。


905


伊朗陆军的3个师在行进途中遭受到美军肆无忌惮的空中打击。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在水平距离35公里以外投放出大批的末端制导的“区外撒布弹药”,集束炸弹对地面无隐蔽运动的车队杀伤力巨大,反辐射导弹一一摧毁了雷达车导弹车,而伊军车载防空导弹打斜距40千米以上的高速飞行器在射程上就力有未逮,美军战机的隐形能力和电子干扰更使得伊军导弹车捕捉目标困难,本来五六十公里的距离伊军3个师1个小时就能跨过去,可是这地狱般的一个小时过后,伊军只有不到3个团的兵力抵达进攻发起阵地。



伊朗军队自从两伊战争就表现过不怕牺牲不顾一切的狠劲,在巴士拉-阿巴丹战场向伊拉克防线发动集团冲锋时,数万名士兵甚至包括大量的没有像样武器的少年都高喊着真主万岁一批批在伊拉克军队的炮火和地雷阵中倒下。此刻遭受重大伤亡之后毫不气馁反而双眼血红,运动到攻击出发地的预备队3个师的残存兵力和防线守军调集的10个营一起,不顾一切地对美军3个环形阵地发起了冲锋,伊军所有火炮一起开火,一群群步兵跟在旧式坦克和装甲车后面攻了上去,美军被困的3个团和南面的主力一起猛烈开火,对准突然暴露出来的数百个火力点和数十个步兵群全力打击,数千发制导弹药呼啸着从天而降,一时间阿瓦士防御纵深内硝烟弥漫地动山摇。


906


我军数字化步兵营营长的眼睛也红了。


伊朗空军就这样被损失掉了。那么想把阿巴斯港那个唯一“空闲”的中岳级步兵连和大量弹药空运过来就不可能了。战斗按照伊军设定的轨道无可扭转地发展下去,作战方式倒退了50年,


仗打到这个份上,就没什么讲究了!原始的血气从营长后脊梁骨爬升起来,拼就拼吧!



营长大喝全体火力点以最大射速开火!一头钻出掩蔽部,飞速跑上小山山顶,用电子望远镜直接观察3000米外伊军对美第十山地师东侧环形阵地的攻击,口中连连发出指令,旁边气喘吁吁的参谋立即不折不扣地用手持式通讯指挥仪把指令发出,营长此时成了一个普通数字化网络节点。



面对美军突然暴露出来的数百个火力点、数十架直升机,我军剩余的数字化步兵以最大射速全力发射制导弹药,许多火力点使用气压初段冷发射-热发射交替发射的方式,2辆装甲车干脆打起了热发射长点射,3枚一组的50毫米弹药集中攻击一点,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急促而有节奏的热发射点射打出1分钟,美军的导弹就打过来了,在装甲车周围左一发右一发爆炸,装甲车S型扭动着变速奔驰,气压调节系统大幅降低了轮胎气压,带负荷纯机械高效率自动变速器平滑而急遽地改变着传动比,装甲车在恶劣的地面上以50公里/小时的高速急遽变速游动,以每分钟30组90枚的射速射出的成组制导弹药把20公里以外的美军火炮、装甲车、步兵火力点一个个击毁,


重新暴露的美军被我数字化步兵的精确制导弹药高速率地摧毁杀伤,我军使用高速热发射的火力点也接连被美军的地面和空中火力摧毁,


20分钟之后,我方数字化步兵的火力先行沉寂了下来,


再过20分钟,双方火力再次渐渐停息了。



硝烟渐渐散去。美军第十山地师环形阵地周围密密麻麻布满了伊朗士兵的尸体,200多辆坦克、装甲车和自行火炮的残骸在周围一堆堆地燃烧着,但是,


东端环形阵地中央的一座小山上,颤颤地升起了伊朗军旗。



营长慢慢放下了望远镜。伊朗陆军1万5千人和几乎全部重火器都拼光了,我军剩余的数字化步兵也基本打光。只攻下来一处环形阵地歼灭美军800余人,但是美军其它方向的部队被我们打掉二百多个火力单位包括30多架直升机,合起来是干掉了他三千多人。



可是,美军主力立即就可以发动第三次进攻。我们拿什么抵挡?


907


伊朗东北重镇马什哈德,俄军前进指挥所。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亲自担任前进总指挥,此刻也在苦苦思索下一步拿什么抵挡的问题。

美国人的3000发洲际导弹被中国全部拦截之后,俄国不失时机地采取了大动作:美军阿拉伯海战略导弹潜舰的潜射导弹在印度西北部上空奇妙地变向,恰到好处地或者说是及时地送上来一个借口,普经总统在热线电话里对着空军一号上那位倒霉鬼大发雷霆,副总参谋长打赌那是创造了俄国领导人对美国领导人讲话的语气之最,肯定超过了赫鲁晓夫的厨房辩论那次。当然要比起赫鲁晓夫脱下皮鞋来敲桌子那次还是比不过的,不过赫鲁晓夫的皮鞋敲的是联大的桌子,不是对着美国总统。然后就是水底下动手了,美俄潜艇部队几十年来一直在玩贴身盯人全场紧逼,一对一捉迷藏相互追踪锁定警告甚至碰撞然后消失,库尔斯克号核潜舰的灾难让人刻骨铭心,刚才那20分钟俄国海军出了一口历史的恶气,一下子暴起发难,干掉了那边23艘战略导弹潜舰,俄国“近海”在喧闹了半个多世纪后第一次清静下来了。

不止如此。俄罗斯陆军“里海”坦克集团军从阿斯特拉汉登船在里海舰队掩护下将于40个小时后登陆伊朗北部港口安扎里,这个集团军代表了俄罗斯陆军大坦克部队的传统,拥有1500辆新型的T2000重型主战坦克和1600架新型的“黑雕”直升机,在俄罗斯里海航空集团军的掩护下,这个坦克集团军只要登陆,美军的大不里士集群是顶不住的。

但是,俄军观望过久,陆军主力出动过晚,失去了前期战机。军事态势上的直接恶果就是:美军大不里士集群主力已抵达克孜勒乌河,82空降师1个营已控制直通德黑兰的铁路大桥,装甲主力可以从这里直捣德黑兰,伊朗军队是抵挡不住的,俄军机降在德黑兰的2个团的快速反应部队加上去仍然抵挡不住。而且,俄军要尽量避免与美军的正面地面冲突。

办法就是摆出里海坦克集团军从安扎里登陆的架势,那个集团军一旦在安扎里登陆,就可以很快切断进攻德黑兰美军主力的后路,那时美大不里士集群将被包围。所以美军看到里海坦克集团军从阿斯特拉汉上船,就立即停止向德黑兰方向的进攻,第一装甲师主力转向安扎里方向疾进,一路所向披靡,伊朗陆军拼命阻拦伤亡惨重,但未能制止第一装甲师的推进,照这个速度,1个小时内第82空降师就可以占据安扎里港,3个小时内第一装甲师前锋就可抵达安扎里。

里海坦克集团军是登上轮船航渡的,没有强攻登陆作战的能力,里海舰队相当于内湖舰队缺乏登陆作战舰船,T2000重型坦克没有登陆艇是无法从轮船开上滩头的。美军只要先控制了安扎里港,俄军主力就无法从那里登陆,只能东移300公里到卡乌思小港登陆,但是这里也同样可能被美军控制,那么俄军主力只能航行到最东面的卡曼港登陆,那里在德黑兰东1000公里以外,别说无法切断美军大不里士集群的退路,就是赶也来不及赶到德黑兰的。

军事上只能死守安扎里港。但是伊军守不住。安扎里一失,德黑兰就一定守不住。那么停战之时的态势将是美军占领德黑兰和里海濒海区域,俄军只保有马什哈德,中国人很难守住恰赫拔哈尔,至多控制扎黑而以东,对波斯湾没有直接威慑力,美军将占领从阿巴丹到恰赫拔哈尔的波斯湾沿海全线油田和包括德黑兰在内的伊朗政治经济中心,四分之三的国土,俄中军队据守东北一隅,这样的态势下,中俄军队是呆不住的。不仅在军事上呆不住,而且在政治上呆不住:占据伊朗政治经济中心区的一方能够扶持一个傀儡政府,这个傀儡政府在法律上会要求我们撤军。所以,只要美军占领德黑兰,控制了伊朗的主要地区,接下来的政治演变必定是俄中在伊朗亲美政权的要求下撤军。现在要坚守安扎里港,总参谋部的紧急应变方案是纯粹的政治方案:美国的3000枚洲际导弹战略攻击被中国人的离心电磁系统完全拦截,美军将不得不全面停战,也就是体面地投降。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最新的综合情报分析表明,中国那座海上霸王的离心发射系统主炮的一个重要部位刚刚出现严重故障!中国人如果没有离心电磁战略武器系统,军事能力就比美国至少落后15年,要美军投降是不可能的!

美国人如果不停下来,径直向安扎里港推进,我们拿什么拦住他们?


908


阿曼半岛,坠毁地效机东北。上士陈执也在紧张思考现在拿什么抵挡。

刚过去的一幕,陈执和队长互不配合,电光石火之间与美军换了一招。中队长的火力锁定光标本来是重合在西面3300米处的5辆装甲车和3辆轻型坦克,陈执判断中队长那里只能一次射出2组弹打两辆车,随后要换用热发射打一次,两次全部命中也只打掉4辆车,热发射打完就暴露了,剩下的装甲车一个齐射必定会密集覆盖中队长那里。如果第二次中队长不打热发射,就只有用手动充气装置慢慢给气压筒充气,体力健全也要3分多钟,何况从刚才的情形看东南小组2个人都可能负伤了,这段时间美军装甲车已开到了中队长那里,那里没有烟幕,目视距离内美军能够直截了当地发现中队长他们!

因此陈执决定再拿老命赌一回,2组弹气压冷发射打两架直升机,紧跟着用热发射不打第三架直升机,打西面的装甲车,摧毁它,至少把美军火力引过来!

标定自己是指挥节点,陈执以为接过了指挥权,这下子比中队长官大了,哧—地一声,两组50双节弹被压缩空气顶了出去,陈执一眼看到——巴掌大的侦制通单元液晶屏幕上第三架直升机上光点闪烁,中队长改换目标锁定了直升机!这是为了掩护自己!

一霎时谁也来不及再做反应,陈执以热发射连续射出8枚双节制导破甲弹攻击西面3200米处的装甲车群,

轰!轰!两架直升机被50毫米双节制导推进枪榴弹击中,爆出2团火球,第三发制导枪榴弹被直升机电磁干扰推偏不见了踪影,

热发射的红外场强即使在40摄氏度的沙砾地表,即使在烟幕笼罩之下,仍然被第三架直升机的对地攻击红外雷达抓住,强电磁干扰下直升机不敢使用雷达电磁波制导,美军失去卫星后制导标定不得不依靠直升机自身定位,直升机以慢匀速直线飞行了100米,短短距离内红外雷达稳稳抓住炮口焰闪烁的地面目标,火控计算机准确转动着蜂窝式火箭发射管,8发火箭弹即将把陈执的据点炸平——

轰!第三架直升机化作了火球。中队长的第二发制导枪榴弹使用热发射攻击了直升机,幸运地以电磁干扰避过了第一次攻击的直升机本来在S型飞行,此刻为了攻击陈执据点直线稳定平飞了100米,这个短短的稳定平飞使它再难避过第二次制导攻击,在火箭弹即将射出的最后一刻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陈执以热发射射出第九发第十发弹药――烟幕弹,立即就空身像只兔子一般的向地效机残骸方向窜了出去!


909


狂奔了一百米,听到丝丝啸声从天而降,陈执立即卧倒,心里高呼:“没有空炸弹,没有空炸弹!”

第一群装甲车37毫米炮弹、轻型坦克75毫米炮弹和122毫米榴弹准确地在地效机东北弹药点爆炸,炸声一落,陈执窜起来再跑,耳听炮弹爆炸声向东北方向渐渐远去,心知美军判断我们沿烟幕地带向外撤退,这次赌老命又赌对了,不再卧倒,到地效机残骸沉了一会,窜起来径直冲向西南方向的原据点,注意到东南方中队长据点那里没有炮弹爆炸,心中狂喜。

他没卫星,地面车辆的红外战场雷达水平侦测是测不准的,从刚才两次侦制通单元接收到的美军无人机雷达扫描信号来看,这片地区头顶上只有一架食肉动物,刚才就压在自己那里的烟幕层上空,队长那里至多打出一次热发射,只要打掉了直升机,他那里头上又没有无人机,一次热发射不容易被水平扫描的战场雷达发现!偶刚才那两发英明的烟幕弹遮盖了东南大片面积,一定可以帮助队长他们转移!

距离西南据点只剩五六十米距离,马达声清晰传来,烟幕弥漫仍然看不大清楚,陈执心知这是美军西面的装甲群到了,

赤手空拳,陈执卧倒匍匐前进,爬到西南据点那里,那里有自己留下的一支自动步枪,

赌你看不见偶,赌你看不见,装甲车,大笨虫,地面晒的这么热,又是烟雾弥漫的,不到30米以内,你看不见,你就是看不见偶,

爬着,心里嘟哝着,陈执感到这匍匐前进动作练的不够地道,地效机飞行员,当初,就没想,用得上,

这是信息战,还是游击战,都是,就叫信息游击战好了,

再爬50米,地面震动,陈执感到有个庞然大物就在眼前,

爬,爬,烟雾中依稀辨认出左前方20米就是自己那个西南据点的沙棘伪装,

就在此时,一辆轻型坦克在右前方30米烟雾中露出了狰狞的身影!


910


趴在一个浅浅的沙窝里,陈执一动也不敢动。坦克从身边10米远的地方开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超东面开炮,附近还有装甲车和坦克在开炮,都是超东面打,心知这是美军在朝那片烟幕开炮,散乱的覆盖射击,打那片几万平方米的烟幕,队长他们应该不在烟幕下面,应该在烟幕南面的边缘,如果情形就是这样,那队长他们就容易避过去,美军装甲车是在朝东北方向开。

慢慢地,一寸一寸地爬出沙窝,二十米的距离感觉爬了好长一段时间,陈执的手终于握到了那支自动步枪。

旋接了2节枪榴弹,第一节是破甲弹,第二节是普通的火箭推进节,眼睛直描东30米远近的一辆布雷得利3型步兵战车,这家伙近看真够大,除了炮口径小,整个就是一辆轮式坦克了,这么近,附近的几辆车都在射击,它们分辨不出近在眼前的红外炮口焰,嘿嘿,什么雷达也不是越近越好用吧,灯下黑了,陈执扣动了扳机,

一溜火光的尽头钉在装甲车车后身,破甲弹金属射流的明亮光芒闪现,装甲车似乎毫无知觉,再跑出二三十米,突然大团的火焰从顶盖喷发出来,陈执心知1公斤的破甲弹只能钻出一个比筷子还细的小孔,可是从这小孔里喷进去的东西太热了,

现在来得及打开侦制通单元看看,周围还有3个移动亮点,那是3辆装甲车辆,肯定包括刚才开过去的那辆轻型坦克,这就是说自己在东北据点打的8发热发射只有一半有了着落,成绩刚及格,

再看我方信号,陈执心头一沉,标志着队长据点的亮点没有了。他们应该留下枪榴机在那里连续发射电磁信号然后人离开了,只要不是猝发信号就容易被发现,连续信号肯定被美国佬抓住了,一顿炮弹干掉了那架枪榴机,队长他们应该撤到烟幕南面安然无恙,

陈执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在拿起一发破甲弹在尾巴上旋上一节制导推进,按照无人机指引的目标,光点锁定了左后方110米远近的目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