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部(原始稿) 801-810

中悦 收藏 8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801

中队指挥机为了躲避对公路桥的空气燃料炸弹轰炸,跃上了300米的高度,才飞了不到10秒钟,就被距离13千米的美军直升机群雷达侦测到了。

802

美军第82空降师陆航团团长正在这个直升机群里,团主力已展开对大不里士伊军的垂直攻击,团长认为那是一场不对称作战,自己带着团部和一个中队在后面跟进飞行,应该是很安全的。

但是,这两点判断都不大对。他的机群很快就遭到了不对称的攻击,成为整个团位于最危险方向上的前锋。

团长所在的电战指挥直升机雷达看到了13千米外南方300米高度的一架特大型飞行物,计算机对照资料库无法找到对应的机型,只是模糊判断那是一架重型运输直升机,团长却心中一惊:伊朗军队没有这么大型的直升机,中国人还很远,难道是德黑兰方向的俄军到了?如果是俄军,那么就必须立即向上报告,并且,没有命令不得对俄军擅自发起攻击。

团长立即向师部报告这一情况,得到的命令是“必须尽快侦察清楚”。

团长带着机群转向南面拉开,开始向马尔米耶湖方向侦察搜索飞行。

803

中队指挥机的被动雷达接到北面美军直升机群雷达照射的信号,与我机主动雷达侦测到的美机群方位一致,范中队长立即明白美国人看见自己了。随后,发现美军直升机机群转向自己这个方向展开,以500米的高度搜索飞行,心中暗暗冷笑对面美军指挥官的愚蠢。

地效机早就有了,是俄国人的发明,变轴向直升机也早就有了,是你们美国人先搞出来的,可是把二者结合在一起这件事你们就想不到,现在已经吃了亏,还要把我当成直升机对付,那你可就要为愚蠢付出代价了。

中队指挥机降低高度回到地效飞行状态,继续沿着河谷掠着水面飞行,20秒后穿出河谷到达一片丘陵地,再次拔高到300米高度,清楚地让美军直升机群看见,本机雷达也清楚看见了美军机群,然后重新降低高度和速度,地效机越飞越低,终于回到贴地飞行状态,时速降低到地效飞行最低稳定速度的80公里小时,在丘陵间绕行着前进,主动雷达关机,被动雷达很快就接到前方500米空中渐渐逼近的美军直升机群的搜索雷达信号。范中队长相信这些反射信号与地面杂波混在一起很难分辩,美军对高度300米的目标两次发现两次消失的解读,应该是本机具有高空隐身性能,那就会铸成大错。

804

美军第82空降师陆航团团长对于那架大型直升机两次消失的判读的确是对方具有优良的隐身性能。但是多了一条判断,就是那架大型直升机降低了高度。

团长是直升机空战专家,记忆中的知识告诉他俄国、中国、全世界都没有哪一种大型直升机能够具有如此优良的隐身性能。那么这架直升机是贴着树梢飞行了?即使你贴着树梢飞,你的向上转动的螺旋桨也会给出典型的旋翼特征反射信号,一样逃不过我的俯视相控阵雷达搜索。

但是,没有旋翼特征信号从下面的丘陵地带反射上来。

仔细搜索,再搜索。

射上来的不是雷达回波,而是导弹。

那枚导弹几乎是从团长座机的肚皮底下直冲上来,仅1秒钟,82空降师陆航团指挥机就化作一大团火球。

805

刚刚成立的美军伊朗战区司令部,统一指挥美军在中东和中亚的海陆空各个部队,战区司令官是麦克来昂4星上将。

麦克来昂陆军上将属于美军领导层中主张陆军改革的激进派,他认为今天以新加坡事变引爆的美日中大规模军事冲突打到现在,始终是一场双向不对称作战,更加说明陆军改革的急迫性。

新加坡大海战是一场典型的双向不对称作战,美国2个航母特混群组成的强大编队在水面以上占尽不对称优势,而日军的超级潜舰却在水下占有不对称优势,双向不对称相互较量的结果,日本人占了突然袭击先发制人的便宜,美军舰队在日方的超级偷袭下全军覆没。上海东美中空战也是双向不对称作战,中国空军竟然在常规信息空战上对美国远东空军占有电磁不对称优势,而美国K31系统的突然启用使美国对中国占有外空定向能武器的战略不对称优势,在K31打掉中国人的电子机群之后,中国空军先胜后败。美日主力机群的中国东海空战表面上看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称作战,但是在相互发射首轮远程导弹后双方机群就都不约而同地掉头转向,都在相互远离的归途上似乎被对方的导弹群追上而全军覆没了,这在技术上有着众多的疑点和不可能,情报部门尚未能找出真实的原因,难道又是一场双向不对称作战?日军有什么秘密武器系统对我们形成了不对称优势?美国空军这边,上将是清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称优势,射出去的AIM250远程导弹是很厉害,但是也没到那种将对方全部消灭一架不留的地步,何况还是在AIM250的最大有效射程边缘地带!这里面埋伏着重大问题。随后,美国对日本采取了战略不对称打击——核弹头夷平了日本的主要军事基地和设施。现在,面对的中俄快速反应部队,初战迹象显示,仍然是一场双向不对称作战:美军的不对称优势仍然是战略高能激光系统,但是那个系统正在抢修中,而中俄方面显然拥有不对称优势手段,糟糕的是,对方的不对称优势是什么,到现在美军竟然还没弄清楚!

大不里士集群遭遇不明攻击,损失了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五十多架直升机、上千名士兵伤亡,却未能弄清楚对方的攻击手段!像是巡航导弹超低空突袭,但是种种迹象又与巡航导弹对应不上;阿曼半岛的173空降师也遭遇了不明袭击,被突袭了2个机场损失了二十多架飞机和多处导弹雷达阵地,原因仍然不明!

这种不对称作战打下去,美国陆军空有常规压倒优势却无法把力量使出来,与对方打一场堂堂正正的陆战!

上将觉得这很讽刺。上将自己就是不对称作战的提倡者,陆军改革的真实意思是不要陆军了,把陆军拆散再融入海空地天电磁五维合成作战中去,不以相同的军兵种与对方对称作战,而是让作战领域相互交叉,以己方一个或数个领域的力量不对称地打击对方某个领域的力量,形成不对称优势,则战争必然打胜。

这个素来主张的不对称作战理论,现在被对方应用到自己的头上,构成了对美军的不对称作战优势,而现在自己内心竟然盼望与对方打一场堂堂正正的对称陆战。真是讽刺。

上将坚持不对称作战理论,鉴于敌情未明,命令大不里士集群暂缓地面推进速度,注意超低空防空,步步为营地前进,命令173空降师暂缓跨越海湾突袭恰赫巴哈尔的行动,命令101空中突击师暂停行动,命令阿巴丹陆军集群放慢推进速度注意低空防空,然后,命令按照计划使用巡航导弹对恰赫巴哈而海港的中国装甲部队展开饱和攻击。

806

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空运装甲团的一个营占领了恰赫巴哈而海港,很快就控制了各个要点,构筑了工事,布置了防空和对海警戒。

表面上看,这个营并未处于劣势:附近上百公里内的制空权在我们手里,美军没有卫星,我军各雷达阵地布设完毕,制电磁权也能够取得,附近没有美军地面部队,500公里以内的美军只有旅级规模的登陆作战能力,卡尔文森战斗群位于西600多公里的波斯湾海面,海湾对面阿曼半岛的美军第173空降师未见出动兵力。

团指给这个营的第一任务就是防空反导。配合团、师两级统一配置的防空反导力量,装甲营刚完成力所能及的部署,营长心头却越发觉得沉重。他知道海港防御实际还有很大的漏洞:来不及修建坚固工事,而伊朗军队修建的一些工事显然经不起攻击。高空防御有七成把握,低空特别是超低空防御把握不足,下发的敌情通报表明,美军新研制的超低空巡航导弹已能投入实战,能够以地效高度飞行,雷达难以发现。

恰赫巴哈尔港的防空是港口防御的重心,师里派出了16架苏30和J11在海面上空巡航,构成外围防御圈,重点警戒西面,美军的攻击将来自西面的阿曼半岛和波斯湾内的卡尔文孙战斗群。内层防空的重点是防范超低空导弹突袭,团里布置了24架直升机和30多架无人机构成对低空海面严密的侦测警戒线,最内层是本营36辆装甲车、自行火炮、导弹防空车的近程导弹和高射机枪组成的防空火网,伊军还有1个旅的海港防空力量,但由于配属的雷达导弹系统较为落后,不一定指望得上。

营长命令各连尽一切可能加固临时工事,以完全防护为主,发扬火力放到次要位置,可以牺牲掉一些射界,如果有空闲建筑物可以利用,那就直接开进去,放弃发扬防空火力。营长明白,最坏的情况就是外内两层都未能防御住美军超低空巡航导弹的突袭,那时靠本营火力和伊军火力都难以顶住,要保存战斗力用于反登陆作战,不能拼在防空反导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挨打,挺过去。敌情通报表明美军在伊朗战区波斯湾方向集中部署的新型超低空导弹数量有230枚,载有重约150公斤的战斗部,全营已尽量布设了100多个伪装目标,美军突防成功的导弹如果还剩一半,那么各车只要能够依靠工事挺过第一次命中打击,就有很大把握挺过美军的这一轮巡航导弹攻击。

各辆装甲车的周围,战士们在奋力忙碌着,一些装甲车开进了恰赫巴哈尔自由贸易区的空闲厂房和仓库里面,一些车辆利用了附近找得到的空废建筑物,还有一些车只能在周围垒起沙袋和伊朗军民提供的预制混凝土建筑构件。6辆电战雷达车周围都撒布了伪装信号源,全营被加强的唯一一部车载化学激光炮已被直升机吊装到港口临海最高的建筑物顶部,在做最后的校正调试。

807

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空运装甲团团长最关心的也是港口的这个营。

派出这个营防守恰赫巴哈尔港是作战计划早就确定了的,原计划还派出2个炮兵连和1个防空连的加强部队防御海港,现在临时取消了这些加强部队。

海港是必须守的。我军快速反应部队只要最后能守住这个港口,一支较小的海军舰队进驻,在陆路支援补给下站住脚,结合我军在恰赫巴哈尔的空中力量,就可以卡住波斯湾出口这个石油咽喉。这是我军西线行动必须实现的最低目标。

美军对恰赫巴哈尔港的威胁主要来自海上和空中,地面部队要从大不里士和阿巴丹方向打过来在时间上来不及。美军要么就放弃夺回恰赫巴哈尔,如果要夺,就必然在我军快速反应部队刚到立脚未稳时发动空降登陆作战,时间必定在我远征军陆军主力到达前的72小时之内。

美军如果要在恰赫巴哈尔登陆,可选择的登陆地点有多处,但是海港是最大可能地点。这一来是因为海港便利的登陆作战条件,便利的支援物资输送条件,还因为这是附近海岸线上唯一人口稠密的居住区,美军一旦登陆成功,我军的反击必然面临巷战,我们的优势炮兵火力就难以发挥,巷战中,我快速反应师的轻装甲部队面对美军舰船输送的重装甲部队居于劣势,航空兵不占优势,海军部队没有到达,那么反击战的成功把握就不高。美军一旦在港口立稳了脚,后续部队源源不绝输送上来,恰赫巴哈尔就很难守住了。

要守海港,只能动用快速反应师唯一的装甲部队,就是自己这个团。但是,在执行作战计划派出那个营的时候,团长向师指提出了3条:

1山顶那4部152离心电磁炮在反登陆作战时归自己统一指挥调度,

2把恰赫巴哈尔的3部车载离心式钢珠炮至少调1部加强给海港营,

3加强至少3部车载化学激光炮给海港营。

后两条都是防空反导必不可少的。团长知道美军空中突破的唯一利器就是他们新成军的超低空巡航导弹,这种导弹难以被发现,所以很难拦截。它的唯一弱点,据敌情通报的介绍,就是尚不具备跨越地面障碍物的“跨栏赛跑”能力,这是因为美军变轴向地效飞行技术尚不过关,而飞行器的矢量喷射变向技术更是还未起步,远远落后于我们。这样,美军的超低空巡航导弹只能依靠电子地形匹配地图制导按照预定路线在地面曲折绕过障碍物迂回飞行,这种陆上飞行方式要依靠卫星GPS信号不断核对弹载电子地形匹配地图给出修正信号才能实现。可是,美军现在卫星大部分被打掉了。这就是说,老美的超低空巡航导弹不能在陆上飞入纵深,只能沿海面飞来,全部用于对我港口装甲营的攻击!既然如此,师里反导力量的相当部分应该集中在海港,放在陆上纵深也未必能发挥作用!

可是,师里不仅没有批准前两条请求,第三条也只给了一部化学激光器,而且,原定加强给海港营的部队也被师里临时撤回了,这是为了什么呢?

团长正在苦思不解,师参谋长到了装甲团指挥所。

808

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中岳级编制营地效直升机大队第二中队奉命突击阿曼半岛美军第173空降师。

经过80分钟的掠海飞行,4架大型地效直升机在阿曼半岛登陆,在计算机自动控制下沿预定路线以不足1米的高度掠过沙地跃过小丘,宽大的高强度前沿装甲机翼不时切过一些较高的杀棘、仙人掌等沙漠植物的顶稍,背后带起数米高的沙尘,犹如一条条沙漠游龙,从美军一个个雷达站、导弹阵地的间隙穿过,直到逼近目标不足5公里,才被1辆全轮驱动沙地巡逻吉普车目视发现,巡逻组长是位上士,立即用高频电话报警,惊疑不定语不成句:“高速…超、超高速沙地装甲车奔袭我基地…时速至、至少400公里!沙尘..看不清楚…庞大的怪物!天啊…这是什么啊!…”

2架地效机一组同时攻击了美军173空降师的2个机场,50毫米机炮炮弹流如一条条火龙般纵横扫射,美军猝不及防,停放在机场上的一排排运输机、轰炸机、空优战机、一架预警电战机立即化为燃烧的金属框架,十几处机库冒出了大团的火球,机场塔台、油库、一排排人员宿舍、机降装甲车车库在密如骤雨的50炮弹扫射中起火爆炸燃烧,冲向停机坪的一群群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被一排排50炮弹扫过后消失不见了,各种车辆惊惶乱窜起火燃烧,接着油库爆炸,巨大的火球膨胀开来,周围千米方圆的地面犹如落下了火雨,仅2分钟光景,这两个空降兵基地就呈现出地狱般的景象。

二中队长带着中队指挥机急速转向与油库爆炸的冲击波方向一致,飞了不到1分钟,就看见排成长龙的一百多辆装甲车、运兵车队列沿着公路向机场疾驰而来,二中队长立即判断出这是173空降师预定作战行动中即将登机的一个团级装甲部队,毫不犹豫,指挥机立即S型机动贴地疾冲,开始施展标准的S型反复穿越车队队列的攻击战术,与此同时,在机场上空警戒的2架美军战机呼啸着俯冲下来,装甲车队的机枪机炮纷纷射击,一发发防空导弹以激光制导几乎平射了出来,

狭路相逢,近在咫尺,双方都毫无遮掩地对攻,突击短促而凶猛,

地效机的4门50机炮在火控计算机自动操纵下剧烈射击,4条火流长鞭反复抽过美军车队,火流长鞭扫过之处,一段段一排排美军车辆化成火龙,

机枪子弹从不同角度射到,打在地效机装甲上叮叮当当响声密如骤雨,雨打芭蕉,地效机犹如弹雨中的一叶轻舟反复穿越车队,躲过了一条条机炮火流,地效机贴地近距变向疾飞,导弹的制导雷达不起作用,能够起作用的只是激光直接瞄准制导的短程激光驾束导弹,瞄准激光束打在地效机机身,立即被机身覆盖的瞄准激光感应板接收到,计算机从传感信号方位判断导弹来向立即给出变向指令,两翼螺旋桨根据指令自动变速甚至停转、倒转方向,发动机转向不变,但是出色的变速机构在输入转速转向不变的情况下带负荷自动地高效率地纯机械无级变速、并直接过渡到负传动比使输出转速变速变向,使地效机急遽地变速和转向,而美军使用的短程激光直瞄驾束导弹的飞行速度都不高,这是出于有效制导追踪目标的考虑,与地效机的垂直速度分量形成的速度矢量夹角约在15度到40度之间,百米以内的距离,导弹不到1秒就飞到,但是地效机的速度矢量变化量对导弹追踪速度矢量夹角的正切微分值仍足以偏移一个数米的位移,使地效机在导弹临身的最后一瞬避开数米,让1发发导弹擦身而过,而短程激光驾束导弹攻击近在眼前的地效机实际上只有一次机会,一旦与地效机擦身而过,导弹就扬长而去再也抓不回来,

地效机以400多公里的时速急遽转向S形反复穿越车队,一辆辆一排排装甲车、装甲运兵车和载重卡车、牵引车、自行迫击炮、轻型105毫米自行榴弹炮被炸成火球,有的被内部弹药殉爆炸成碎片,有的飞上十几米高翻滚着再摔下来,

1分钟之后,美军车队还剩尾部的不到1/4,大概是某个美军指挥官终于反应过来了,临机悟出了一个有效的应对战术,这剩下的三十几辆车显然受到了一个高明的指挥,十几辆车的火力固定指向公路一侧,另一半车辆的火力固定指向公路的另一侧,每辆车的机枪机炮都不必180度翻转跟踪,只在地效机飞到自己这一侧时集火射击,使得射击的有效命中率大大提高了,

地效机穿越了这段车队1个来回,就被多发机炮炮弹命中,坚固的多层复合防护装甲挡住了炮弹侵澈,地效机再次调头,4条火流长鞭扫过,把5、6辆装甲车打成火球,几乎同时,1发37毫米装甲车载机炮炮弹直接命中右翼螺旋桨,把桨叶炸得滴溜溜旋转着飞出,右发动机随即卡死熄火,1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犹如电光石火:地效机急遽右转,2粒黄豆大的激光斑死死盯在左侧机身上,激光感应板给出信号,计算机立即发出变向指令但动力-传动机构没有反应,1发短程导弹紧贴机身擦过,另一发打在左机身尾部轰然爆炸!

低速导弹不是动能弹。这是一发金属射流破甲战斗部导弹,但是,破甲金属射流被地效机最外层薄装甲-激光感应板壳层引发,数千摄氏度的金属射流以3000每秒米以上的速度集中射出,本来可以穿透1000毫米厚的匀质钢甲,但经过了外薄层到内层主装甲之间的一个30厘米厚的填充材料层,反金属射流填充材料阻挡了高温高速金属射流,吸收了部分冲击波,破甲金属流终于未能钻透内层复合装甲中的一个特种陶瓷层,

地效机受到重创,仅靠左发动机勉强维持飞行,急速调头,右机翼拉出一道滚滚黑烟,踉踉跄跄地退出了战场。后面,残存的不到20辆美军车辆朝向地效机的一半在恐惧和暴怒中枪炮齐射,尾追而到的子弹炮弹密集打在地效机尾部,炸起火光和碎片,地效机尾翼尾舵接连被炸飞,数秒钟后,枪炮子弹无法打到贴地疾飞的地效机上,尾部的叮当声爆炸声停息了。

二中队指挥机勉强飞行了2分多钟,尾部火势被灭火器熄灭,但随之各项操纵纷纷失灵,二中队长只来得及发出本机迫降地座标,电源电力中断各种通讯设备一起失效,接着左发动机熄火,右起落架无法放下来,左起落架放下随即折断,庞大的地效飞机腹部擦地滑行,在沙砾地表冲起一道沙尘,一头撞上一座沙丘,终于停了下来。

809

二中队长检点了一下,机组乘员加上自己一共6人,1人轻伤。中队长命令拆卸2部50机炮,携带那2支中岳型自动步枪,放出中队指挥机携带的一架排级无人机,打开自己的步兵排级侦制通合成单元,命令尽量搬运弹药、电池、淡水给养到地效机周围100米处的3个存放点,再尽量携带,然后6人分成两个大组4个小组,按离心方向分别撤离了地效机。

2个大组各带有一部50机炮――现在是50枪榴机、一支中岳型自动步枪,按照中队长的命令,再分成2个小组,一组是2人一部枪榴机,一组就是一个数字化单兵带一支中岳自动步枪,加上无人机,共构成4个初级节点和一个2级节点——中队长带的南侧枪榴机组,很快,4个小组之间拉开七八百米距离,一个覆盖了2个多平方公里的数字化“气泡”作战系统形成了。

中队长扛着50枪榴机,带着那位轻伤员,往地效机东南方向行进了500米就停了下来,利用一道半人深的沙沟做了一个简单的露天工事,架好枪榴机,中队长的侦制通单元就是枪榴机上配有的1个重2公斤的中岳标准步兵数字化侦察制导通讯合成单元,以一个重1公斤的微型相控阵多功能雷达点-通讯器-微光-红外夜视全天候-微处理器侦察瞄准制导头为主体,配有一块重0.9公斤的热气流充电电池,与其它3个组的侦制通单元一样,不过此刻这块单元在中队长手里,所以在指挥关系上就是这个小数字化作战网络的2级节点了。此刻,单元上巴掌大小的耐冲击液晶显示屏上显示已与其它3个组和无人机的4个1级节点连通,构成一个等效大面积的多点相控阵稀疏矩阵天线,敌情信息就接连显示出来:

美军3辆装甲车正向地效机迫降点驰来,现位于地效机西8200米处,2架直升机从地效机西北11公里处向地效机飞来,地效机东东南6300米处,有美军1个雷达导弹阵地,此刻开出了一辆悍马吉普向地效机方向开来;

卫星传下来师指的直接命令:二中队2架地效机北飞霍尔木兹海峡截击卡尔文孙战斗群的舰载机群,1架救援指挥机组人员后返航。

中队长知道师指越过团、营、大队3级直接指挥到中队,不仅因为大队长带着1、3中队飞去大不里士方向无法指挥这里,更因为这次变轴向地效机作战行动事关重大,事关全局。毫不犹豫,中队长坚决要求师指批准本中队3架地效机全部北飞截击舰载机群,自己已经构成一个数字化作战系统,就在这里坚持,吸引、牵制和打击美军第173空降师的力量,为中队提供掩护。同时,周边敌情的数据包随之发了过去。30秒后,师部回电批准了。

810

二中队长来自那个人称“万岁军”的王牌集团军陆航部队,在陆航学院进修8个月,又在我军首批变轴向地效直升机人员培训队参加了3个月的强化训练,今天首次参加实战,已是“老资格”的变轴向地效直升机部队指挥员了。刚才一接通侦制通单元,就使用对卫星的激光通讯给大队长发去一个语音压缩数据包,30秒的语音叙述,中队长向大队作出一个重大的建议:修改攻击敌军车队的S型反复穿越的战术规范,改为以紧贴敌军车顶的高度沿其车队轴向直线飞行垂直向下攻击,敌军反而无法飞扬火力;如果做S型攻击,在敌火力密度很大时,螺旋桨被击毁的概率很高。这个建议及时到达了大队,立即被转发给还在奔袭大不里士途中的1、3中队各机,在随后展开的大不里士作战行动中被各机临机采用,减小了损失扩大了战果。

这个语音建议和1中队指挥机等直线攻击公路上敌军车队的成功经验一起,在战后成为我军年轻的地效机陆航部队修改战术规范的宝贵依据。

此刻,得到师指的批准,二中队长开始布置这场小型地面作战。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朝鲜战争结束以来中美两国军队首次正式的陆军地面作战,是由中美两国陆军远伸到阿曼半岛的前沿锋端发生接触而引发的,作战结果对双方统帅部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队长不是鲁莽之辈,对于这场小型地面战,心里是有七分把握的。主要的判断是下面几点:

1刚才解码释放的语音压缩包里师长亲口说,阿曼战斗小组的任务就是为我军离心电磁战略武器系统指引目标,坚持2个小时,完成任务后师里派地效机接回。

二中队长在出发前跟着大队长和另外两位中队长一起到了恰赫拔哈尔离心电磁炮山顶阵地师指那里,亲耳听到师长——也是西方军区司令员——交待任务。中队长知道我军的离心电磁炮因一项重大任务暂时不能用于其它方面,但是在完成那项战略任务之后就可以用了。那时,要打击美军173空降师,有自己这样一个地面指引小组就有利得多了。

2美军刚才遭受本中队的重创,至少2个机场、几十架飞机和一个团级规模的装甲部队被我们干掉了,他们首次受到地效机陆航部队的突袭,以美军重视新式武器的传统,一定会千方百计把自己这架迫降损毁的地效机抓回去仔细研究,那么,美军必定会派部队来地效机这里,对地效机附近不会炮轰和使用面杀伤武器,这就给我们以损毁的地效机为诱饵打他的伏击提供了条件。

3美军的精确打击武器要依靠精确侦察和定位,他们没有卫星了,可能的手段来自地面和空中,空中的,低空的直升机把他打下来,高空的侦察机或者像“食肉动物”这样的无人侦察机可以从高空辨别地面人员刮没刮胡子,也能够使用红外热成像侦察,而现在这里的沙漠地表温度接近40度,有的石块上可以摊鸡蛋了,都与人的体温相当或者高于人的体温,所以红外侦察他什么也看不见,发现情况后派出侦察机、无人机再飞到迫降点这里估摸要10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段时间内,美军由于意识不到“坠毁的”飞机幸存人员还有什么战斗力,他们远处观察,只能看到地效机冒出的滚滚黑烟,因此他们很可能不等空中侦察完毕就派出附近的地面部队赶来这里,试图控制坠毁飞机不要起火爆炸,尽量多抢救些有价值的东西带回去,那很好,我就守株待兔,伏击你的第一批部队。首次伏击之后,我方人员必然暴露,那时要设法转移出去,并设法侦察美军173空降师其它机场和有价值的军事目标。至于地面的美军侦察手段,车辆的,我不让你接近,固定式地面战场雷达扫描,要发现隐蔽的我们几个人也不那么容易。

中队长盘算已定,气定神闲地等着第一批自投罗网的美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