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十五节 封侯北韩 上

panzergu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size][/URL] 这个世界滑稽就滑稽在:和平永远是相对的,战争永远是形影不离的——大铁血朝也不例外!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挑起这次战端的不是罗刹国、不是倭国、也不是鞑靼草原上哪个还不怎么安分守己的鞑靼部落,而是一直视大铁血朝为正朔、视大铁血朝为再生父母、再造爹娘的朝鲜李氏王朝! 说到朝鲜,不能不提一提这片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这个世界滑稽就滑稽在:和平永远是相对的,战争永远是形影不离的——大铁血朝也不例外!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挑起这次战端的不是罗刹国、不是倭国、也不是鞑靼草原上哪个还不怎么安分守己的鞑靼部落,而是一直视大铁血朝为正朔、视大铁血朝为再生父母、再造爹娘的朝鲜李氏王朝!

说到朝鲜,不能不提一提这片土地的历史和与中华正朔的渊源——这片土地原本是周武王赐封给殷商遗臣箕子的封地,奉周王朝为正朔,并且难能可贵的在战国时期还一直忠于早已成了摆设的周王室,并不惜与战国七雄之燕国大打出手!后经历北部卫满(燕国遗民)的卫氏朝鲜——大汉朝的乐浪、临屯、玄菟、真蕃四郡长达300余载;南部的三韩之国(马韩、辰韩、卉韩)!五胡乱华之后,高句丽盘踞朝鲜北部和辽东、三韩则演化为百济与新罗分别立国,朝鲜进入三国时代——直到大唐铁骑横扫百济及高句丽,新罗统一朝鲜半岛而终结!可以看出:正是和高句丽浑身不搭界,反而一直受高句丽欺压的新罗王朝才是如今李氏朝鲜的直系祖先——

可是,如今的朝鲜国王不知什么缘故(估计吃了过期的春药)——居然恬不知耻地自称是“高句丽的后裔”,并且发誓要“恢复当年高句丽的疆土,不致目的决不罢休——”

而他的这种疯子的心态居然还得到了大多数朝鲜大臣的支持!也许——在一群当够了属国臣子的人们看来——恢复当年压迫者建立的强国,成为开国元勋——和他们心中早就恨透的天朝上国分庭抗礼实在是一桩非常美的事情!(可惜、做着‘高丽复国君主’和‘高丽复国元勋’春秋大梦的朝鲜国王和大臣们却根本不会想到仅仅数年前——面对倭国的大举入侵,他们的老国王和这群大臣们是如何派使臣带着求救表章衣衫褴褛、连滚带爬的窜到大铁血朝求救、痛哭乞师的!)

在这种集体病态心理的驱动下(拿当年压迫祖先的压迫者当作祖先来信仰——就好比有人声称自己是倭国人的后代一样无耻、一样数典忘宗!),朝鲜的这群君臣们居然还上了‘国书’!(作为属国,是没有资格向宗主国递交所谓的国书的——属国向宗主国递交国书等同于叛逆!)要求大铁血朝将原高丽故地御赐给朝鲜——这真正的激怒了整个大铁血朝的举国上下!

此时的我刚刚结束了爷爷的守孝丧假期,从老家上海道回到了天池侯爷府。此时,侯府的丧孝家什还未撤去——整个侯府上下依旧沉浸在老太爷病故的悲痛之中。不过,朝廷似乎不会等到封疆大吏们喘过气后才开始慢条斯理地发召集文书,这不——我前脚刚刚踏进侯府大门,屁股都还没来得及沾上正厅上的虎皮交椅——高山王的召集入京议事的文书就被八百里加急的快马送达了!

“什么?朝鲜?这等臣子小邦也敢于和大铁血朝叫板?”我一看文书里说明的召集原因后不由得火冒三丈!一个乳牙都还没长齐的毛头臭小子和一群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老僵尸们竟然也做起了裂土称王的美梦——全然忘记了当年面对倭寇入侵他们是如何狼狈的!连小小倭寇都不能独立对付的小蚂蚁居然不自量力到了与虎谋皮的地步——况且他们要求的‘国土’是包括我天池封地在内的整个辽东黑土地!于国于私——我都没有理由对此袖手旁观!

去京之前先发道命令——天池驻军即日起战备,限三日完成!机密情报营立刻潜入朝鲜侦查,为北侯大军入朝作情报准备——

……

朝议的结果是不需要猜想的——整个朝廷群情激愤(面对白眼狼的最直截了当不过的反应),没有人反对对朝鲜用兵——因此,没有任何争吵和辩论——决策就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朝会中下达了!

军事部署决定以朝鲜中部小镇坂门店为分界线,坂门店以南由‘影子军’负责攻打,而坂门店以北——包括朝鲜国都平壤在内的地区则由东北边军负责攻打——并约定,先到坂门店者封为‘朝鲜侯’——这倒对我诱惑不小:高山王曾经许诺——再封一侯即可封王!

……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当我返回天池的时候,四‘镇’天池驻军皆已完成战备,我随即点起两‘镇’精兵连同我的一‘镇’侯爷野战亲卫骑兵,再加上重炮、速射枪、后勤部队一共50000余人出天池,朝鸭绿江隘口进发——

不得不承认,朝鲜王这次打的是‘民族’牌——朝鲜全国大多数的百姓居然都支持他们国王的狂热妄想——或许他们当属国臣子的臣民也当够了,急切的想提升一下自己的地位,(和天朝上国的子民比起来,他们当然矮了一大头;他们希望的是平起平坐的地位——今天来看很正常,而在当时看来——是绝对无礼的行为!)因此当国王要求他们为‘高句丽的复兴与光荣’而出力的时候——十数万朝鲜男丁从军,而妇女、老人则被发动起来修筑工事——在大铁血朝磨刀霍霍的同时,这些朝鲜民夫们沿着鸭绿江、大同江、汉江修筑了三道大规模要塞式的防御工事——沿途碉堡林立、炮眼密布,形式上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亦不过分!根据机密情报营的情报——年轻朝鲜王亲自参加了构筑距离平壤最近的大同江防线的施工——应该承认这招蛊惑人心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朝鲜军民‘同仇敌忾’,决心先灭入侵之华军,后再进军辽东,恢复高句丽的疆土——甚至还想占领更多——好让他们的子孙后代万世景仰——

不过——问题就在于——朝鲜小朝廷的胃口虽好——但是嘴里长得确是一副烂牙口!真实的实力和胸怀的野心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朝鲜由于地寡人稀,自新罗借助大唐的力量统一朝鲜半岛以来——朝鲜半岛的防务就从来没有真正地被历代朝鲜小朝廷独立承担起过!再加上500多年来一直无大的战事,陆军军备废弛、军官克扣军饷成风、军纪败坏已成气候,可以不客气地说:在朝鲜,土寇都能将宫廷禁军杀个片甲不留!唯独一直被朝廷所倚重的海军尚能与敌一战!但是,同样面临军饷不能及时到位(拖欠个一两年的那算正常的了!),船只老化、火器失效、训练老套等境地!因此——当年倭寇大军来袭之际,近六十万朝鲜军队才会一溃千里;大敌当前尚且如此,大敌退后自然更加歌舞升平、醉生梦死!虽然抗倭战争后,朝鲜陆军一直是由大铁血朝派员帮助训练——不过,训练水平也不过相当于大铁血朝国内二流守备部队的水平!面对大铁血朝一流的前线野战部队——即便凭借着坚固的防御工事,亦无法自保、更别提什么在大铁朝的疆土内挖上一块了!

不过,在‘恢复高句丽的荣耀’的口号的蛊惑下——这些缺乏训练、素质低下的朝鲜兵丁士气倒也高昂——表示会和入侵之敌‘决一死战’!这架势——比起当年倭寇入侵时期的屁滚尿流来真是天壤之别——真是欲望能让良家女子变成无耻荡妇、贪心能让善良百姓变成凶恶暴徒——

目前大铁血朝进军朝鲜唯一忌惮的是目前朝鲜高度一致的民心以及高昂的士气!恰恰在如何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这一问题上,大铁血朝内部爆发了激烈的观点冲突:

强硬派认为:如今朝鲜已经全民皆兵——所以上到朝鲜国王、下到朝鲜叫花子都是大铁血朝的敌人——天兵一到,若降则赦免不罪;若不降则满城屠尽——总之:不允许出现暴民袭兵的现象!

温和派认为:朝鲜百姓亦是大铁血朝的子民,只不过受到逆子二臣的蛊惑,对他们应该和朝鲜的官僚区别开来——攻入朝鲜后应以安抚为主、攻城为辅,攻心为上——总之:不能出现朝鲜血流成河的后果!

朝廷这一轮激烈争吵的恶果是显而易见的!北侯军屯兵鸭绿江北岸、影子军屯兵釜山外海——可是整整十五天没有等到朝廷的进兵诏书!战役的突然性被消耗得一干二净!此时辽东已经入冬,平均气温低到了零下五十多度,幸好我再出发开拔前备足了冬装棉衣,兵丁们的冻伤得到有效的控制——不过,朝堂上的争吵确实打实地在消耗北侯军的给养以及战前高涨的士气!军中甚至流传起了“朝廷是在虚张声势、只不过是屯兵鸭绿江和釜山——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流言,在这么拖下去——用不着几天,士气就会被这鬼天气和这鬼流言彻底拖垮!面对鸭绿江对岸越来越坚固完善的防御工事和数目不断增加的朝鲜守军——我现在急需的——是一个借口、一个开战的借口!

唯一让我感到心情宽慰的是——机密情报营送来情报显示:朝鲜水军统制,忠武公李舜臣率领的庞大的龟甲船队和十万水军选择了中立,因为他认为他的新国王选择和大铁血朝开战是‘乱命’!既然是乱命——那他为了朝鲜民族计、为朝鲜国计,就有权不从!对此,朝鲜国王相当震怒——但是对于抗倭的民族英雄、持有三道朝鲜先王所御赐的免死金牌、手中握有十万重兵和全部水军的李舜臣,他却无可奈何!这倒是说明了一点:如今的朝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为了虚无缥缈的‘高句丽的荣耀’而头脑发胀!

我心中十分清楚:只有战火才能结束京城里的这群只知道读孔孟之道的笨蛋无休止地争吵——这个借口非常快就送上门来了!当我骑着TANK、带着500名陌刀手沿着鸭绿江北岸进行例行巡视的时候——突然对岸射来一阵乱箭,(事后调查还是大铁血朝提供给朝鲜人的‘百虎齐奔箭’)幸亏身边的亲卫舍命相护,以及TANK出色的身体素质——我得以毫发无伤地脱离了险境!可是——有7名亲卫丧身于箭雨之中,另有9人受伤——TANK的屁股上也中了两箭!不幸中的万幸:TANK身上有马甲保护,只伤了一点表皮——没有大碍,完全可以继续随我作战——

这次袭击让我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开战借口——公然行刺宗主国边关大将、封疆大吏、双料侯爵(还有侯爵的坐骑!)未遂,这绝对是十恶不赦的重罪,用不着请示朝廷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到哪里都有道理——早已经等这一天等得不耐烦地我立刻下达了渡江进攻的命令——同样已经等作战等得不耐烦的三个‘镇’、五万之众的北侯军立刻如下山猛虎一般冲出掩体,开始七手八脚的将覆盖在早就准备好的渡船上的伪装卸去——与此同时,早就在鸭绿江北岸布置妥当的红衣重炮也开始向南岸倾泻着实心弹和爆破弹!

……

征服朝鲜的战斗就这么在一个偶然的事件下打响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