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的日子你不会想起我,我的绿军装是最普通的颜色;

花好月圆的时候你不会留心我,我的红帽徽在远方熠熠闪烁。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寂寞,你不熟悉我,我也还是我!

假如一天风雨来,风雨中会显出我军人的本色!”

不知为什么,每次我听到这首歌就抑制不住的心潮澎湃,从小就喜欢制服,喜欢军人,家里没有人的时候还会偷偷对着镜子练习敬军礼……

上大学军训发的那身挂着红肩章的作训服,一直被我视若珍宝,有时还会拿出来穿穿,结果每次都被人笑,所以一直压抑着这种内心深处浓烈的爱国热情,因为现在的“愤青”们不时兴这个!

大学毕业了,到了找工作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在网上看见二炮正在招收应届地方大学毕业生,没有一丝考虑,没有一丝犹豫,我冲上了第一线,天随人愿,我终于成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

刚到通化进行集训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很美的小城市,浑江穿过市内,四周群山环绕,炎热的夏天也并不难过,我心中暗自庆幸,当兵哪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再说我们是军官,还能让我们像义务兵那么苦那么累?

结果,事实给了我们当头一棒(一点不夸张!),接站的客车载着我们越走越远,渐渐的离开了市区,渐渐的只有农田村舍,渐渐的连农田村舍也没有了,到处是山……慢慢的,我的心情越来越低落,直到开进了四周除了山什么也没有的营区,我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的时候,发现手机在这里就是摆设,屏幕上只有一句“无网络服务”,我彻底失望了,心里暗自咒骂着,平时广告那么夸张的中国移动,你这会哪去了!

于是,我们开始了传说中“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生活,并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连长、指导员又非常“和蔼”的通知我们,头发一律理短,几个长发飘飘的MM就地变成了从背后看分不出男女的家伙。

原来这些还都不算些什么,紧接着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开始队列训练、开始体能训练、开始帮厨帮农……对我们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天之骄子来说,就是——地狱到了。

我叠被子的时候,为了把褶子尽快弄平,把被子铺在水泥地上泼水,然后拿凳子压,盖了半个月的湿泥被子。

我站军姿的时候,站到吐,班长说,活该,谁让你为了偷懒,不身体前倾,大脑供血不足。于是我就按条令上说的站,于是真的不吐了,因为昏倒了(中暑)。

毕业两个月的时候,我们在后山的玉米地里拔草,一身臭汗钻出来的时候,我环视群山,为什么大学毕业不在城里呆着,跑这当农民?

但是,当我听见雄壮的军歌,当我穿上草绿色的军装,当我走在整齐的队伍里,我的内心还是激动万分。集训过后的分配里,很多人被分到了艰苦的第一线阵地,我没听见他们叫冤喊苦,因为四个月的训练使我们更加明白了,军人究竟意味着什么,苦啊、累啊我们抱怨过,可那其中的甜,是现在社会上的人这辈子也尝不到的。

社会的分工不同,就意味着必须有些人要奉献、要牺牲,要把小家放在国家的后面。

虽然我现在依然会有时抱怨工资太低、伙食太差、可这并不影响我对军队的热爱!因为我们才是风雨中会屹然挺立的大山,我们是全国人民的保护伞!

和平年代了,军人的地位在老百姓心中没有那么高了,英雄的光环也渐渐远离这支队伍,可还是那句话:“假如一天风雨来,风雨中会显出我军人的本色!!”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

99年济南郊区公路上,一辆草绿色的军用北京吉普车被闯红灯的东风大卡车拦腰撞到路边的路灯竿上,司机和副驾驶位上的两人都当场昏迷不醒。有人跑到吉普车跟前伸手拉车门,突然,车里伸出了一只手枪,和一个中尉军官满是鲜血的脸。中尉已经说不出话了,他一面示意我们不要开车门,一面用尽力气把一个皮包压在自己的身下,见还是有人要开车门,中尉拼尽力气使劲举起了手枪示意:不要进来!交警赶到后,中尉隔着车窗和他说了几句。那警察马上跑到一边用对讲机报告什么,大约半小时后来了三辆军车,军人们包围了那辆被撞的军车,最后,一名少校军官打开了车门。中尉显然认识少校,他露出了笑容,少校拿出皮包仔细看了看,中尉放下手里的枪,马上就整个人倒在了车上,后来救护车上的医生就地抢救中尉,可他再没有动一下。这时,警察向上司报告,那辆被撞毁的军车是机要通信车,中尉拼死保护的是军方的机要文件,从那中尉自己单手止血的动作看,他知道他是大出血,但他就是拼死又不许别人救他,一直坚持到他的上级到来!

这就是我们的军官,身为解放军的一员,我们不应该自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