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章 黑暗中的舞者

天目飞龙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嘻嘻。。。。。。”,龙天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俏皮的嬉笑声,凭直觉他断定不是刚刚那个“女大学生”,难道山上还有其他的女人吗? “谁?”,龙天大喝一声,猛然转过身去,不过自己的身后除了树还是树,明月透过树林的间隙,地上只有他自己的身影。 龙天怀疑是自己刚刚被气糊涂了,听觉上产生了错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嘻嘻。。。。。。”,龙天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俏皮的嬉笑声,凭直觉他断定不是刚刚那个“女大学生”,难道山上还有其他的女人吗?


“谁?”,龙天大喝一声,猛然转过身去,不过自己的身后除了树还是树,明月透过树林的间隙,地上只有他自己的身影。


龙天怀疑是自己刚刚被气糊涂了,听觉上产生了错觉,他苦笑了两声,摇摇头走出了树林,不过就在走出林子的一刹那间,他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只见十米之外的月老亭中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白衣少女,她背对着自己,身体在轻轻地上下抖动着,不时地传来一阵嬉笑声,那俏皮悦耳的声音一直环绕在龙天的周围。


“你是。。。。。。”,龙天眼前一楞,忽而又泛起一阵由衷的惊喜,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人”哪,虽然龙天没有见过白衣少女的真面目,但从背影上看,除了卧虎山的白衣少女,除了那个“黑暗中的舞者”,还会有谁呢?此时龙天想起了手机上的那条神秘短信,他渐渐地明白了其中的端倪。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月老亭中传出了声声“月满西楼”,不过今晚她没有唱,而是背、是吟、是诵,字正腔圆,声声含情,字字都在触动着龙天的心弦,龙天没有动,白衣少女也没有动,直到她诵完这首词。


明月将神秘和朦胧抛洒在情定山上,在月光的映射下,月老亭中的白衣少女缓缓地抬起了双手,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来,她的动作很轻逸,身形随着山风在轻轻地舞动,白色的裙摆和秀丽的长发随着微风在飘然起伏,宛若月宫娇娥莅临人间。


站在十米开外,龙天的心在狂跳,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他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月老亭中的白衣少女,直到白衣少女的脸完全印入了龙天的眼睑。


曼妙的身段,秀挺的酥胸,纤幼的蛮腰,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在月光的辉映下更觉妩媚多姿,更显明艳照人,她的眼睛清澈澄明,似两汪清泉在波光凛动,乌黑秀丽的长发散披在肩头,一袭白色的长裙垂到足下,她抿着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随着笑容的泛起,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此情此景,龙天简直看呆了,这是一位多么美丽的少女,美的让人心醉,美的让人窒息,不过这张脸庞为什么会那么熟悉?这张脸庞为什么似曾相识呢?


龙天忽然间想起了一张照片,一张命案受害者的照片,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女仿佛就是从那张照片上走下来的一样,但她却是如此真实在站在自己的眼前,眼前的这一切恍若梦幻一般。


“你是,你是--------林苇”,龙天在经过片刻的沉默之后,失声惊叫了起来,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将眼前的这位白衣少女与“6。6卧虎山杀人案”中的受害者联系起来,但敏锐的直觉却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女的确是林苇,一个已经死了两年多的女大学生林苇。


白衣少女依旧站在月老亭中,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微笑,她轻轻地朝着龙天点了点头,随即又缓缓地抬起了玉手,向十米之外的龙天在招手,她在召唤龙天走进月老亭,走到她的身边。


“你真的是林苇啊?”,此时的龙天就象是一个木偶,随着白衣少女的召唤,他很木然地走进了月老亭,眼睛一直就盯在白衣少女的脸上,他站在白衣少女的跟前,仔细地辨认着这张青春靓丽的脸庞。


“请原谅我今天不能为你唱‘月满西楼’了”,白衣少女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了龙天的话,然后又向龙天表示她的歉意,不过对于龙天来说,唱与诵没有什么区别,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从白衣少女的身上找到无数谜团的答案。


“没关系,你唱得好,诵得也好,在静安的卧虎山上,我就一直认为你是‘黑暗中的舞者’,不过我确实没有想到,‘黑暗中的舞者’竟然就是林苇,唉,这世界真的让人感觉变幻莫测啊”,龙天苦笑了一声,又一次摇摇头,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今天没有一丝害怕的情绪,哪怕当他知道面前站着的是一只“鬼”,一只已经死了两年的“女鬼”,此时好奇心已经完全取代了恐惧感。


白衣少女没有说话,她盯着眼前的龙天,脸上挂着会心的微笑,她并不意外,因为与龙天在网络上相识,还有此后发生的不少灵异奇事,很多都是她亲手导演的,都是她刻意安排的,就象今晚的“情定山月老亭”,也是她用短信的方式通知龙天的,本来她今晚真的想唱一曲“月满西楼”,以践行自己的承诺,不过树林中的那对“大学生恋人”,在下山的时候竟然有些按捺不住心头的骚动,在树林里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疯狂野合,这让她感到有些懊恼,也间接地影响到了她今晚的心情,不过龙天的那一幕“棒打鸳鸯”,她全都看见了,不但如此,她再也控制不住笑出了声。


“相信看见我之后,你应该想明白了很多问题吧,你很聪明,也很优秀,我喜欢你”,白衣少女对着龙天幽幽地说道,最后的四个字“我喜欢你”说得特别慢,语气也特别重。


“什么?你。。。喜欢?”,龙天被林苇说出的这四个字给吓了一跳,这次他没有怀疑自己听错,象年青男女对“喜欢”和“爱”等字眼都是十分敏感的,当林苇说出了“喜欢”两个字之后,龙天真的吃了一惊,一只女鬼竟然会喜欢上一个人,想起来就感觉不可思议,所以这个时候的龙天开始有点害怕了。


“不要怀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喜欢你,也爱你”,这次林苇不但又重复了“喜欢”,后面又跟进了一个重重的“爱”字,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平和,完全没有现实中的少女说这些字眼时的那股羞涩感。


一个“喜欢”已经让龙天有些承受不住了,再加上一个“爱”字,龙天只觉得头“嗡”地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眼神中除了疑惑之外,还略带着一丝的惊恐。


“唉,以前做人的时候,想说出自己的爱,好难,好难,现在做了鬼才明白,爱,一定要说出口,想爱就去爱,想说就去说,做人,都有一张虚伪的面具,而做鬼,却很真实,呵呵,真不知道是做人的悲哀,还是做鬼的幸运”,林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的话似乎很有哲理性,但是龙天怎么也听不进去,这人与鬼怎么能相提并论呢?毕竟是人鬼殊途,即使是再虚伪也好,人毕竟还是人,拿鬼跟人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是不是做鬼的都这样呢?还有,你说你喜欢我,你爱我,这好象不太现实吧”,龙天调整了一下呼吸,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心跳,费了一番工夫之后,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


“人有人的活法,鬼有鬼的归宿,虽然说人鬼殊途,但毕竟所有的鬼都是从人转化而来的,当人生在世的时候,他可能觉得他的活法并没有什么缺憾之处,人总是拿‘这就是生活’来欺骗自己,但一旦他做了鬼,他就会有时间有精力去反醒自己、去悔过自己,做了鬼之后他反而能对生前看得更清楚、更透彻,所以我说的,做鬼其实比做人更真实,往往人在活着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总是让人难以启齿,而一旦做了鬼,他就可以把‘爱’挂在嘴上,把‘爱’放在心里,他可以自由地去爱,自由地去说出他的爱,鬼,都是一样的,做鬼要比做人要单纯许多”,林苇的话让龙天很是费解,听起来似乎林苇对做鬼更开心一点,从头到尾,林苇说话的速度都很慢,字字清晰,语气中隐隐也透出一股幽怨之气。


今晚与林苇的对话,龙天听得有如云里雾里,他估计自己要用很长时间来消化和分辨,毕竟自己面对的是一只“鬼”,鬼的话能相信吗?如果“鬼话”也能信的话,那世人为什么会把喜欢撒谎的人称之为“鬼话连篇”呢?龙天一时间非常迷糊,他不知道面对林苇,面对这只说“我爱你”的女鬼,自己是信好呢,还是不信好呢,不管信与不信,反正害怕是肯定的,自己竟然被一只女鬼爱上了,这问题可就大了。


“还有,你说的鬼能不能爱上人,现实还是不现实,你不要欺骗你自己,其实这个答案你是知道的,无论是鬼还是人,都知道,爱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呢?爱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结婚呢?你有拒绝被爱的权利,而我,也有我爱你的自由,虽然我是鬼,但我也有爱的权利,你,懂吗?”林苇看着龙天的脸,这个时候她似乎有了一点害羞的样子,她微微地低了一下头,瞬间又抬了起来,神情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唉,看来无论是人还是鬼,都逃不过一个情字啊”,龙天无奈地笑了笑,他的思维有点紊乱。


“是呀,应该说都逃不过一个‘爱’字才对,做人的时候,往往受一些外界的事物所干扰,而淡化了心中的情感,屏蔽了心中的爱意,所以造成了许许多多的爱情悲剧,而做鬼则没有,我们没有杂念,没有贪欲,有的只是一份对‘爱’的执着,做人可以为名利为地位而活着,而做鬼,是真正地为爱而游荡着,我们随风飘零,寻找的就是这份心灵的共鸣,寻觅的就是这份未圆的情梦,你,明白吗?”,林苇望着一脸不解的龙天笑了笑,她也知道,想让眼前的龙天去理解鬼的世界,去走进鬼的心灵空间,短时间内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龙天本来今晚有很多问题要问林苇,不过经过林苇这一番似是而非的人鬼对照之后,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再看眼前的林苇,她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她的目光自从她的解释之后,已经不再让龙天感到神秘,或许她所说的“鬼”让龙天很难理解,但是今晚有一点龙天非常清楚,那就是林苇真的是爱上了自己,这一点龙天确信无疑,被人爱是一种幸福,但是被鬼爱呢?也会幸福吗?龙天想不出答案来。


“龙天,我知道你很难,现在有两个女人等着你去选择,对吗?”,林苇决定暂时不谈“鬼”了,免得把龙天吓住了。


“你怎么知道的?噢,我明白了,那个在江一医院给白云送花的女孩就是你吧,难怪我总是觉得怪怪的,怎么会有人以我的名义给白云送花呢?后来一想就猜出了七八分,除了你,我还真不知道在静安会有谁这么了解我,这么了解我和白云之间的感情”,龙天断定眼前的林苇就是以自己的名义,每天夜里给病床上的白云送去三朵百合花的少女,并且以自己的名义劝慰白云要树立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就冲这一点,龙天不但不会怪罪林苇,反而对她多了一份感激,多了一份好感。


“我相信我的眼光,你真的很聪明,真的很优秀,这一切都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为了这份沉甸甸的爱,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来观察你,又用了一年的时间去了解你,龙天,你不要怕,被人爱是一种幸福,但有时候也是一种压力、一种负担,甚至是一种累赘,相信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其实龙天你知道吗?被鬼爱则没有任何的压力和负担,因为你是人,我是鬼,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结合,所以这份爱才是最单纯的、最纯洁的、也是最弥足珍贵的,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承诺、任何誓言,只要你能明白,除了白云和钱艳薇之外,还有一个叫林苇的女鬼也深深地爱着你,这就足够了”,林苇微微晗首,表示承认在江一医院给白云送花的就是自己,不过她尽管不愿意再提“鬼”的事情,但一说到感情,说到“爱”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拿“人”的爱与“鬼”的爱进行了对照。


龙天这一晚上都置身于迷雾之中,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鬼,一会儿是喜欢,一会儿又是爱,反正现在的龙天已经彻底被眼前的林苇给转糊涂了,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听着林苇万般柔情的述说,他时而点头,又时而摇头,到底是或者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