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续

梁智慧 收藏 2 45
导读:童年(十八) 当时的房子,大部分用的是土砖,土砖被雨水冲刷,存在崩塌的危险,所以房子四周的檐子都向外伸出约4,50公分以上,足以容纳一个人站在屋檐下避雨。 房屋正面的檐子则伸的更长,足以让我们在屋檐下玩耍而不用担心下雨。所以下雨的时候,大家都在屋里,大人们在聊天,我们是不会感兴趣的,或者在爸爸妈妈身边撒卅娇,一会儿就都跑到屋檐下。我们看着雨水从瓦片上一条条留下来,仿佛就是一串串珠子,伸开手掌,让雨水在掌心溅开,哈哈大笑。或者看着水流冲击地面,很快就将原来平整的地面,冲出一长条,一个个的小凹坑,大门前铺的

童年(十八)

当时的房子,大部分用的是土砖,土砖被雨水冲刷,存在崩塌的危险,所以房子四周的檐子都向外伸出约4,50公分以上,足以容纳一个人站在屋檐下避雨。

房屋正面的檐子则伸的更长,足以让我们在屋檐下玩耍而不用担心下雨。所以下雨的时候,大家都在屋里,大人们在聊天,我们是不会感兴趣的,或者在爸爸妈妈身边撒卅娇,一会儿就都跑到屋檐下。我们看着雨水从瓦片上一条条留下来,仿佛就是一串串珠子,伸开手掌,让雨水在掌心溅开,哈哈大笑。或者看着水流冲击地面,很快就将原来平整的地面,冲出一长条,一个个的小凹坑,大门前铺的是石条子,久而久之也被冲出一排小凹坑。

冬天来了,下大雪了,早上起来一看,哦!一片雪白,地上,树上,屋顶上铺上了厚厚的雪被,而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挂在屋檐下一长条的冰凌子,就像溶洞里倒挂的石笋。这时,我们就会从家里拿来竹篙,把冰凌子敲断,如果是一段时间没有下雨,又是第一天下雪,冰凌子一般有些脏,我们只是拿在手上玩玩。下过雨之后的冰凌子就比较干净了,可以吃一些了,咯吱咯吱,就像吃棒冰,而且是不会化的棒冰,唯一遗憾就是太冰,并且没有甜味了。为了得到防止我们的“棒冰”掉在地上脏了,我们会从家里拿来盛饭菜的竹篮子或者脸盘,站在屋檐下,双手捧着脸盆,接在冰凌子下边,另一个就用竹篙打,冰凌子落在脸盆会砰砰响。有时,冰凌子从屋檐下掉下来,把篮子打破,把脸盆打的掉漆,这样就免不了要挨骂了,但我们每年都是乐此不疲。

还有一个更吸引我们的地方。在屋檐下,檐子伸出墙外,在瓦片与掾子之间有不少空隙,树干和墙体之间用黄泥巴糊成,日久年深,泥巴脱落也露出一个个小空隙。在这些可以遮风避雨的屋檐下的缝隙里,居住着很多麻雀,还有蝙蝠。白天,可以看到麻雀的窝,而麻雀一大早就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叫唤,屋檐比较高,我们只能对麻雀的巢穴望而兴叹,但房子的前后檐子低一些,搬个梯子可以摸到麻雀窝,但是大小孩对麻雀不感兴趣,而我们又搬不动梯子。但偶尔还是又机会从麻雀窝里掏几个麻雀蛋,麻雀蛋又小又少,又听说吃麻雀蛋要长雀斑,我们更感兴趣的反而是小麻雀了。

晚上,乘麻雀回窝睡觉,偷偷的爬上去,往窝里一摸,顿时,麻雀们惊恐得叽叽喳喳乱叫,轻轻抓住一两只。我们抓着小麻雀,兴奋得握紧拳头,又怕麻雀被闷死、捏死,又不敢松手,麻雀在叫唤、折腾,我们的拳头就捏的更紧,感到麻雀安静了一些,又轻轻松开拳头。很多时候,觉得麻雀肯定已经死了,半天不见叫声和挣扎,打开手掌一看,麻雀呼的一下就从手心飞走了,原来麻雀是在装死。不过两三岁的小孩子,抓着麻雀不撒手,麻雀越挣扎,捏的越紧,麻雀没有动静也不撒手,往往就把麻雀捏死了。

在手上玩了会儿,我们在麻雀腿上系上一根线,抓着线头,麻雀放在手心,看着麻雀扑棱着翅膀飞远,就把麻雀拉回来,再放开,再拉回来,如此反复,直到麻雀没有力气再飞。也有不小心,忘记捏住线头,或者没有捏紧,麻雀一下子飞走了,带着线的麻雀往往在树丛里飞行的时候,线就被缠绕在树枝上,麻雀惊惶失措,围着树枝打转,线越缠越短,麻雀最后就被倒挂在树枝,慢慢筋疲力尽而死了。当麻雀逃走了,我们也会追着看,等到麻雀被缠到树枝上,我们就可以轻易的再次捕捉了。

晚上,麻雀的安置就成问题了,放了吧,又不舍得,又不能一晚上看着。一般我们就把麻雀放在抽屉里,有时系在桌角上,但是,当我一觉醒来,却发现麻雀不翼而飞了,地上只留下几片凌乱的羽毛,原来晚上老鼠把麻雀叼走了,而抽屉里的麻雀也经常不见了,仔细检查抽屉,才发现桌子的挡板有一个大缺口,老鼠从这个缺口里钻进抽屉,叼走了麻雀。更多的时候,麻雀会浑身冰凉,躺在抽屉里一动不动,死了。当然,死麻雀是要丢掉的,我也饶有兴致的用火柴匣子盛上麻雀尸体,给它举行隆重的葬礼。













童年(十九)

黑夜,是小孩子们的梦魇,我也不类外。从小,大人吓唬我们:晚上不要出去乱跑哦,外面有野猫/老虎把你叼走哦,我们在善意的恐吓声中渐渐长大,也渐渐克服黑夜带来的恐惧。

傍晚,夜色降临,我们在门口空地上玩耍,一只只蝙蝠从屋檐下陆续飞出来。这些黑夜的精灵不能引起我的好感,相反我们都对它们抱有深深的恐惧,对蝙蝠是敬而远之,也曾有被别人拿着蝙蝠恐吓的经历。再大些,渐渐不再畏惧黑夜,我们也对蝙蝠稍感兴趣,也想捉几只玩玩。但是蝙蝠就像燕子一样很难抓到,白天,在屋檐下可以看到麻雀窝,可以抓到麻雀,却怎么也找不到蝙蝠的巢穴,想拿网兜去兜,可蝙蝠的反应是多么的灵敏,绝对不会象那些惊惶失措的小鸟一样自投罗网。最后,我就站在屋檐下,在蝙蝠出没最为频繁的地方,挥舞着一根竹竿,这个方法倒蛮奏效,也能碰下来几个,可惜都已经奄奄一息,很快就死去了。

还有一个方法,不用花费任何力气就可以抓到蝙蝠,但是几率太低了。在村里,有人家里要盖新房子,于是就把旧的房子拆掉,在拆房子的时候,躲在屋檐下和砖缝里的蝙蝠就纷纷坠地,在白天,这些蝙蝠呼呼大睡,掉到地上浑然不知,一动不动,任凭我们捡起,甚至在我们玩弄的时候也处于睡眠之中。

土房子带给我们另外一个乐趣就是:掏蜜蜂。在每户人家的土墙上,都有这种黄色的小蜜蜂钻的洞,直径在1个公分左右,我们的手指无法插入,深度则比较深,一般在5,6公分以上。在油菜开花,天气渐渐热起来,蜜蜂们就开始行动了,嗡嗡声不绝与耳。在村里那些土房子的外墙壁上,布有一个个小洞眼,年数较久的房子的洞眼就更多了,勤劳的蜜蜂从洞内怕出来,拍打着翅膀飞走了,过一会儿又嗡嗡的飞回来,在墙壁上找到自己的洞口,降落在洞口或附近墙壁上,慢慢爬进洞里。

对于蜜蜂,我们都存在一定的恐惧感,这些恐惧来源于它们的毒刺。我们亲自或见到被蜜蜂蜇到后痛苦的感觉,对那些群居在一团的蜂巢,我们怀有极大的恐惧和敌意,往往就要亲自剿灭它们。在小的时候,经常到山坡上,梯田埂的斜坡上去砍柴,作为做饭的柴火,而这些灌木丛也是野生大黄蜂的家园,当无意中闯入它们的势力范围,就要被他们群起而攻之,虽然没有铺天盖地的恐怖场面,但数百只黄蜂还是让人落荒而逃。我亲眼看到过被黄蜂攻击,落荒而逃的大人们,也有被黄蜂追击发狂狂奔的大水牛,还有自己被黄蜂追击1,2里路的悲惨经历。想起那瘦小的身影一路狂奔,群峰在耳边嗡嗡叫唤,穷追不舍,甚至来不及哭泣,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幸好,野外的蜂群数目不多,数量也不多,被蜇的一年也就寥寥几人,但被黄蜂蜇过后,疼痛难忍,小孩子往往要在父母身边嚎啕大哭个把小时,就是大人也要皱起眉头。不幸的是我也有被蜇的经历,在额头肿起一个大包,疼痛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也就不痛了,慢慢的额头上的大包也自己消了,传言如果被蜜蜂蜇了,涂上乳汁就不痛,很快就好,但是,乳汁不是随时都有的,也有人试过,但效果我们没有亲自体会就不得而知了。

基于对黄蜂的恐惧和厌恶,我们不会放弃损毁每一个发现的蜂巢。而损毁蜂巢在一段时间也成为我们一项乐趣,大人们在发现蜂巢后,往往采取点火烧掉蜂巢所在的灌木丛,熊熊大火毁灭了蜂巢和大多数来不及逃跑的黄蜂,而我们小孩子则表现的非常勇敢,我们采取的是直接捣毁蜂巢。几个还在集在一起,扛着长长的竹竿,一片一片灌木丛搜索蜂巢,每发现一个蜂巢,最勇敢的“勇士”就自告奋勇的前往一探虚实,蹑手蹑脚接近蜂巢,摸清情况后在悄悄返回。情况明了,前面灌木丛内有一个两三个拳头大小的蜂巢,黄蜂正在忙碌,没有发现我们,开始行动,一般由为首的孩子手持竹竿在前,其它人远离蜂巢,随时准备逃跑。持竹竿的小孩再次蹑手蹑脚接近蜂巢,在竹竿能够够到蜂巢地方停下,举起竹竿,观察好逃跑路线,一竿子打下去,拖着竹竿扭头就跑,群峰受到攻击,蜂拥而出,我们则早已跑得远远了。

等到群峰渐渐平息,我们就再次回到蜂巢附近观察打击效果。第一次打击大多以失败告终,承担打击任务的小孩子太过紧张,竹竿打在灌木丛上,没有准确命中蜂巢。照葫芦画瓢,再来第二次、第三次打击,直到蜂巢滚落在地,群峰散去,我们就大胆的捡回蜂巢,给予最后的致命的毁灭。这个过程也充满危险,距离太近,跑得太慢,甚至在逃跑过程中摔倒,都有机会受到黄蜂的攻击,一般被蜇到的都是较小的孩子,也就照例哭哭啼啼,回家诉苦去了,大些的孩子则继续完成未竟的“光辉事业”,也有不幸被黄蜂发觉或追到的“勇士”,则在疼的刻骨铭心的时候,咬牙切齿要一泻心头之恨。

捡起蜂巢,我们就抓出那些还不会飞的幼蜂,捏在手上玩耍,吓唬那些小孩子。幼蜂最后都会被我们“折磨致死”,在蜂巢内可以倒出很多肉乎乎的蜂蛹,听说有人拿回家用油炸着吃过,味道很好,但我不敢,只好把那些蛹扔在地上,用脚碾碎,发泄心头之恨。空空的蜂巢被我们当球踢来踢去,直到被踩成稀巴烂或一把火烧掉。

而在土墙上安家的蜜蜂好像没有毒,蜇到也不痛,我们才敢惹它们。每天中午,蜜蜂活动最频繁的时候,我们也开始行动,准备好瓶子,那瓶子可是五花八门,酒瓶子、罐头瓶、雪花膏瓶子,甚至是注射用的青霉素瓶子,只要瓶子口蜜蜂可以从容钻进去就可以,但最主要的是透明的-当然,在当时,透明塑料瓶子是非常少见的。

在准备好瓶子后,我们就会找一根细长的木棍-就像牙签一样,当然当时不存在牙签的,来到蜜蜂比较多的土墙边上。蜜蜂很多,进进出出很频繁,一看到蜜蜂钻进一个洞内,我们就马上凑上去,用瓶口对准洞口,蜜蜂在洞里呆了一会儿,就会自动钻出来,爬到瓶子里,马上用盖子、废纸或手掌盖住瓶口,蜜蜂在小小的瓶子内四处碰壁,在小小的空间飞来飞去,找不到出口。跟上面步骤一样,继续抓第二只、第三只、更多的蜜蜂,如果蜜蜂在洞内转弯了,是头部朝向洞口,则在爬到洞口,看到瓶子可就不会自投罗网,伸着脑袋在洞口呆着不动,仿佛已经察觉这是一个陷阱,在观察洞口这个透明的怪物,有些蜜蜂则会立即退到洞的深处,再也不露面。这时我们就将瓶子稍稍移开,露出洞口,伸进小棍子,轻轻的戳着躲在洞里的蜜蜂,在小木棍的刺激下,蜜蜂在洞内吱吱的叫,想要从洞里钻出来,我们就抽出木棍,把瓶子口堵在洞口,蜜蜂就乖乖的钻进瓶子里。而有个别的蜜蜂在洞内赖着,无论你怎么戳,只听到吱吱,就是不出来,当我们不耐烦了,就用力一戳,把蜜蜂戳死在洞里了。

很快瓶子里装满了蜜蜂,而在墙边飞来飞去的蜜蜂也渐见稀少,我们心满意足的离开。盖上瓶盖,怕蜜蜂会被闷死,还特意在瓶盖上用钉子钉几个小窟窿,为了不让蜜蜂饿死,我们还会到农田里,摘下一枝油菜花,把它放进瓶子里,不过,身险囹悟的蜜蜂当然没有心情采蜜了,在瓶子里烦躁的爬来爬去,直到筋疲力尽的死去。一般蜜蜂在瓶子里过夜就会全部死去,只有个别奄奄一息,我们就把死去的蜜蜂倒掉,奄奄一息的就在地上挪动,往往成为蚂蚁的美食,我们再去从新抓新的蜜蜂玩。

尽管我们抓到这么多的蜜蜂,对它们还是怀有一丝恐惧,只能远观,不敢抓在手上玩耍,害怕被蛰。只有那些奄奄一息的蜜蜂已经没有蛰人的力气了,我们才敢放在手心。不过有些胆大的是敢抓着每逢玩耍的,它们用两只手指捏住蜜蜂翅膀,再捏住蜜蜂的肚子,用力的挤压,可以看到从蜜蜂尾巴里露出黑色的毒刺,就不怕被蜜蜂蛰了。

在童年时代,死在我们手下的蜜蜂真是不计其数,而随着家家拆掉土房,盖起了砖房,那种蜜蜂也越来越少了,至于有没有绝种,就不得而知了。





























童年(二十)

到这里该继续我的学习生涯了。

这年9月,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二个二年级学习生涯。照例,两个老师,教语文的是个20多岁的妇女,姓陶,民办老师,几年后就被精简了;教数学的姓潘,是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后来混到本镇初中搞后勤了。这两个老师的性格完全相反,女老师是极其暴戾,男老师则脾气温和,在它们两个人的身上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先说说自己,经过两年,我的身高体格有较大提高,在同龄儿童中间显得比较魁梧,也从此摆脱了被大些学生欺负,计数能力大幅度提高,数学成绩比较好,反而语文成绩比较差,也因为有了正轨教育2年的经历,比较容易接受老师的管理,接受能力也有提高。

我的二哥已经辍学了,三哥六年级,在乡初中部,虽然两个学校只有一墙之隔,但作息时间完全不同,我只有每天和同村的小孩子们一起上学、玩耍了。好消息是,妹妹也上学了,读一年级,我也成了学长了,有了照顾妹妹的责任。

陶姓女老师的管理在现在看来极其野蛮,体罚学生的行为非常多,如果在现在可就是轩然大波了,可再当时是习以为常的事。这种体罚学生的事再当时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1是当时乡下学校的老师大多是民办教师,多数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教育;2.是当时普遍子女较多,并且信奉“严师出高徒”;3.就是当时的老师主要是本地人,最多也就方圆几里路,甚至是同村的,一般不会将虐待学生,没有出过影响较大的事故。

王姓男老师却是大不相同,是一个很和蔼的中年人,对学生很宽容,很少体罚我们,我们也很喜欢。但是他的教学水平应该不是很高,不久就被精简了,不过,教小学二年级学生当然不成很大的问题了,况且当时的要求是很低的。

在混过两年的学校后,也许是自己年纪比同班同学小一些,受到的照顾多一些,让我尽情的度过了两年美好的时光。现在,苦难来了。实在的说,我虽然不聪明,但绝对不笨,在我比同班同学多一年的学校生活看来,对我的数学还是有很大的帮助,小学二年级的算术已经对我没有很大的困难,比其它同学要好。而语文对我来说却是一个灾难,拼音、生字可就没有优势了,主要是爸爸妈妈没有时间教我,对一个好玩的孩子来说,没有人教,自己怎么也记不住那些生字。

陶老师的教法就是死记硬背了,再加上体罚。每天我们的作业就是将课本后面的生字抄下来,每个抄写20遍,这是最少的了,更多是要抄写30、40、50遍,如果没有完成作业,则是再加倍抄写,加上罚站,罚中午不准回家吃饭-一般是在天气比较热、可以吃冷饭的时候。这里,妹妹的作用就很突出了,每次我中午被罚不准回家吃饭,总是妹妹从家里带来饭菜,当然这饭菜和家里吃的一样,丝毫没有特殊照顾,有些同学没有哥姐弟妹在学校,就要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送饭,但这里不方便的因素较多,在家里很忙的时候、或者父母忘记了,也就只好饿肚子了。在放学的时候,书包里放着碗筷,鼓鼓的,免不了被伙伴嘲笑,又或者在玩耍时不小心将碗打破,回家被狠狠的骂上一顿。

课堂纪律在陶老师手里完整的体现出来了,上课不用心听讲,做小动作,一不小心暴露了,基本就是罚站,严重的就是竹条子伺候,打在手心上,一下一条红红的痕迹,那可是刻骨铭心的痛啊。但记得最深的、最恶毒的体罚是背上两块红砖,蹲下作蛙跳,从讲台跳到教师最后面,再跳回来,再跳过去,腰都累得快断了,好在当时的我们,身体棒棒,换成现在的小孩子,立马送医院了。

这个严酷的教育方法的成效是不错的,大家都很快记熟了所有的生字,谁也不敢违反课堂纪律,这给后续的学习打下了比较扎实的基础,我的语文成绩也上来了。可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些老师都没有受到正规的教育,老师的字就可想而知了,而学校除了根本没有重视写字课-就是学写毛笔字,家里就不用说了,爸爸妈妈基本就是文盲。再这样的环境里,我的字始终没有得到提高,最多就是一笔一画,凑成一个汉字而已。多年后,当我不满意自己的字时,当看到自己外外扭扭的字,深深的感到遗憾。

很快,二年级结束了,这个年度在我记忆里没有留下很多的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