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六十四节 没有人,那我来保卫徐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透过装甲车的车窗,看着在路边艰难行进的难民和溃兵,我的心情十分沉痛,战争给这个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这些难民和兵士做错了什么,也要遭受如此折磨,这些伤害完全都是上层官僚的腐败斗争造成的,不应该也不能够让他们来承受,但是此时此刻,我又能为他们做什么呢?身旁一身戎装的青琳也神情忧郁的看着路边顶风冒雨艰难跋涉的老幼难民,他们身背自己的全部家当朝着未知的明天前进,不知道走到哪里是个尽头呀。

当我看到路边许多被日军飞机打死的难民尸体无人问津的时候,激励我战斗的正义的热血已经在我体内沸腾,我绝对不能坐视他们受到日军的屠杀,我不可以丢弃他们不管,即使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力量来拯救他们,保护他们。人民,是用来保护的,而不是拿来当作挡箭牌的。“停车,”我对开车的腾超说道,腾超急忙停下了慢吞吞前进的装甲车,青琳和腾超都不理解得看着我。我没有对他们解释,打开了装甲车的车门,用力跳出了装甲车,回过身来命令装甲车搭载的所有难民下车准备自己步行前进,这些难民们以为自己又一次被无情的抛弃了,习惯而且驯服的收拾起自己那少的可怜的家当跳下了装甲车,但其中几个孩子吓得哇哇直哭,我心中默默的说道:“对不起,我只能如此了,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抛弃你们的。”

青琳和腾超也跳出了装甲车,警卫排迅速展开警戒线,保护着我们的安全,我在路边徘徊了一小会,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我在思索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我带领自己的这个警卫排和两辆装甲车返回徐州,这点力量去抗击日本人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亚。

我走上了路边一个山坡,山坡上的几个妇女看到我走过来,急忙带领孩子走下山坡,加入到难民行列中继续前进,登高望远,我看到路边不远处走过来一支行军队列较为齐整地部队,看起来有一定的战斗力,我急忙跑下山坡站到了部队前面拦住了他们。

突然看到一个将军拦住了去路,前面的士兵急忙替下了步伐,队伍有了一点混乱,“谁是你们长官,叫他过来见我。”我对前列的士兵说道,看到我肩膀上的那颗闪烁着光芒的金星,这个士兵急忙跑向队列后方,很快一名身穿少校制服的年轻军官跑步而来,站在我面前立正敬礼道:“106师317团团副李灿少校,请问将军有什么吩咐。”我回礼道:“我是装甲兵少将王辉,现在我需要征用你的部队,请你立刻指挥部队跟随我返回徐州,保卫徐州。”听到我要征用他的部队保卫徐州,李灿少校先是神情一振,但紧接着流露出了为难的神情说道:“长官,您的这个命令恐怕我难以从命,我部现在奉命撤离徐州,长官再让我们返回徐州,我实在是有难处,请长官理解,违反命令我可是承担不起的。”既然李灿在听到我要他率部返回徐州时流露出了振奋表情,我心底里就有数了,不过,还是要再次施展我的口舌技巧,说服李灿:“国家危难之际,我们革命军人负有守土抗战之责,保护百姓安危之责,如今鬼子就要进入徐州城内烧杀抢掠,在你面前的这些善良百姓就要尽数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生灵涂炭,而手握枪支的我们如果今天一走了之,日后怎么对得起这些乡亲父老,对得起我们头上佩戴的青天白日国徽,如果你李灿还有一丝军人的骨气,还有一点做中国人的良心,那就跟我走,其实没有你们的话,我就算只带领我自己的这25名警卫战士,一样要赶回徐州去打鬼子,给乡亲们的撤退争取时间,我们此去并不是为了那些高官贵人而战,而是为了保护这些生我们养我们的父老乡亲,我现在问你们,你们要不要跟我来,来,就是英雄,走,就是孬种。”“回徐州,打鬼子”我的这几个字传进周围难民和将士的而中,如同把一块巨大的石块丢进原本平静的水塘,立刻激起了无数的水花,极大的振奋了难民和士兵的精神。

听完了我的慷慨激昂的讲话,李灿少校犹豫不决的脸色立刻平静了下来,他在无犹豫的说道:“既然这位长官已经做了决定,我们就追随长官返回徐州,为了徐州的父老乡亲而战。”他说完转过身面对士兵们说道;“弟兄们,你们说,愿不愿意返回徐州,愿不愿意打鬼子。”士兵们愣了一下,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喊声:“我们愿意,请长官下命令吧。”这喊声恢复了难民对我们军人的信心,我点了点头,军人有此战心,可以一用呀。我立刻下达命令:“腾超,立刻率领2辆装甲车,尽可能多运载士兵,全速赶回徐州,抢占城东阵地的有利地形,阻击进击日军前进。”我又转身对李灿少校说道“李灿少校,你立刻率领所属部队,跟我跑步赶回徐州,阻击日军,为乡亲们撤离最大限度的争取时间。”“是”两个人大声回答着,我高兴的笑了。

难民们了解到了我的真实意图,很快就给装甲车让出一条通路,30名战士钻进装甲车,装甲车车体外还站立了20名战士,他们用自己的被服绳把自己牢牢的捆在装甲车上,2辆装甲车调转了车头,沿着难民们让开的通路驶下了公路,沿着田野全速奔向徐州。

我看了看青琳,正在犹豫如何处理青琳,只见青琳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把武装带和绑腿紧了紧,然后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我,用眼神告诉我她没有问题,一定要和我在一起,我笑了,心里暖洋洋的,随即我大声命令部队:“全部掉头,目标徐州,跑步前进,丢掉一切不需要的东西,只携带武器和弹药,重武器全部丢弃,快,一定要抢在日军前面进入徐州。”战士们丢掉了身上所有零零碎碎地东西,包括被褥,甚至连迫击炮,重机枪都丢到了路边,难民们非常理解的给军队让出了一条道路,这道路一直通向徐州。

如果有人乘坐飞机从空中俯视徐州地区,就会发现在一条道路上有2条方向截然不同的人流,其中一条人流是一支队伍正在跑步前进,另外一条人流是拖家带口,行走缓慢的难民和溃兵,由于受到我部队返回徐州的影响力号召,沿途不断有其他部队的散兵自动加入进来,不少士兵一听说我们是回徐州打鬼子的,立刻丢下了自己的所有家什,挤入了我们的队列,我非常感动,要知道他们这样做,很有可能被原单位当作逃兵,而逃兵的下场在中国是非常悲惨的,甚至会连累到他们的家人。但他们没有任何犹豫,坚定地加入了我们,其中还有2个整连的官兵一起掉头跟随我们返回徐州,可见军心可用,士兵们是渴望打鬼子的,希望为中国而战的,只是上层指挥系统的失误,造成了现在这种困难局面。

近藤大佐的主力部队在英雄关只做了片刻停留后,他立刻命令三河大队乘坐卡车快速推进,务必要在一天后到达徐州,相机占领徐州外围阵地,如有可能进占徐州,强占此次作战头功。他自己在雄关附近等待雄也少将调派给他的2个大队,等部队到齐后,马上对徐州发动全面进攻,此时他必须抓紧时间了,因为第9师团的几支部队也在向徐州前进,如果不能够由自己拿下徐州,那渴望已久的少将阶级章肯定不会飞到自己的肩膀上了。

徐州,历战之地,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日军从东北两个方向快速向它逼近,而战区司令部已经决定放弃徐州,可徐州城内还有20多万来不及撤离的难民,而殿后的国军仅仅只有1个团而已,日军出动了大批飞机对从徐州撤出的难民进行了狂轰滥炸,肆意屠杀着这些无辜的受害者。

我心急如焚的带领部队跑步返回徐州,此时天气已经比较炎热,太阳高高地挂在天边,散发出炙人的热量。我额头冒出了一串串黄豆大小的汗珠,可我的心中却是冷的吓人,因为此去徐州生死未卜,但如果不回去,我今后恐怕都不会安心的。另一个我自言自语道:“富贵险中求,此一战,对于夺取中国民心军心,对于以后的发展是在是帮助甚大。又怎可不冒险一试。我在东线每天过的不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吗?”

“加速,快快的,加速”日军少佐野野村无情的驱使疲惫不堪的士兵跑步前进,第九师团并不是机械化师团,配备的车辆多数还滞留在后方,骡马大队在通过中国军队21军阵地的时候,遭到反水的21军一部袭击,伤亡惨重,无法跟随自己所部前进,虽然时候,野野村少佐指挥部队杀死了这些中国士兵,但是延误的时间让他落后于友军三河大队,攻陷徐州的荣耀怎么可以落入别人手中,自己这个近江武士的后代脸面往那里搁,因此,虽然与中国军队激战一夜,野野村还是无情的驱使部队向徐州进发。

三河大队乘坐的卡车沿途遭遇了少量中国部队的袭扰,他们不与中国军队做过多的纠缠,全力向徐州进击,徐州近在咫尺,荣耀马上就要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了,也许还有死神的眷顾。

日本卡车的时速是60公里,但在中国军队的袭扰和公路上地雷的阻击下,最多只能保持40公里的时速,三河亲眼看到1辆卡车触发了防坦克地雷,烟雾散近后,整车8名士兵连渣都没有剩下,只有一些卡车残骸和那个大洞证明了他们曾经的存在。

腾超的2辆装甲车以最大时速冲进了徐州城,眼前景象虽然早就被腾超料到,但他还是吃了已经,徐州城已经洞门大开,负责殿后掩护的那个团踪影皆无,满街都是惊慌失措的市民在乱跑,腾超愤愤的朝车外吐了一口浓痰,“妈的,这群王八蛋,敌人还没有来,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此刻的原本负责殿后的国军部队甚至都跑到了奉命撤退的部队前面。

装甲车全速冲过了徐州,沿着公路狂奔,在徐州外围有一条环状防御阵地,按照空军侦察的报告,从东面逼来的日军速度较快,而北面的日军都是步行,速度较慢,因此我命令腾超占领东面环状防御阵地,阻击日军,拖延时间,等待我的大部队到达。

此刻因为我们是唯一一支向后转的部队,所有渴望打鬼子的士兵都自己汇集到了我麾下,我可以指挥的部队已经达到了1个团另2个营的兵力,人数多达3500人,不过很可惜全部都是轻步兵,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战士们只携带了1支步枪,4颗手榴弹以及60发子弹,有的战士连水壶都丢了。

我怜惜的看着身边娇喘连连的青琳,我想让她回去,跟随大部队撤退,但是我很了解她的脾气秉性,她绝对不会离开我的。青琳调皮的看了我一眼,“看什么,色狼。”我不禁为之气结,战事紧急,一个多月了,我都没有碰她一下,不过看了她一眼,怎么就变成了色狼了,这一仗打完了,我非要她知道什么叫做色狼本色,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豁然开朗,脚步更加的轻盈了。

已经可以看见徐州城了,当我们再一次看见这座伟大的城市的时候,我在为它的人民愤慨,当大难临头的时候,负责保护它和它的人民的将领们不知道杀敌护民,却把他们无情的抛弃,甚至打算用他们作为挡箭牌,延缓日军的追击,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我没有听到徐州城内发出惨叫声,也没有看到日军行进中标志性的黑烟,这一切都说明日本人还没有到达徐州,但是城东的传来的枪炮声已经隐告诉了我,日军即将到来,此时城内更加的混乱不堪,失去组织的市民不知所措,没有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办,要到哪里躲避。

时间紧迫,我在城南一所民宅建立了临时指挥部。我命令李灿立刻率领317团进入城北环状防御阵地,我指示李灿,不能够把部队全部摆到一线堑壕,要把主兵力部署在二线堑壕,而且后方要预留一个营作为后备队,各营也要预留一个连作为预备队,各前沿连要做好隐蔽和警戒措施,敌人不到150米,绝对不能开枪,先用子弹杀伤敌人,而后投掷手榴弹炸散其聚集部,如果敌人冲到了面前,使用刺刀,坚决不能让鬼子突破环状防御阵地,给转移徐州老百姓争取时间。

我命令另外2个营由青琳指挥迅速增援腾超,到达城东环状防御地带后立刻带领2辆装甲车返回我这里,我有重要任务需要青琳执行。我在城内找到了没有撤离的警察局长杨森,命令他立刻组织所有警察和童子军以及城内的散兵,用最短的时间指挥城内所有民众向商丘撤退,完不成任务,我要杨森提头来见。杨森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警察了,民望极高,按说我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但是时间紧迫,我没有办法不严厉。

指挥部的红木饭桌上放着10多部电台,那些撤退的部队甚至把电台都丢了,真是混账至级,看着沿途捡来的10多部电台,我有了一个注意,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些电台愚弄一下该死的鬼子。青琳带领2辆装甲车返回了我的临时指挥部,青琳报告,腾超指挥部队打退了日军的2次冲锋,日军暂时退了下去,环状防御阵地的构筑水平很高,看来是得到了德国顾问的指导,火力点可以交叉掩护,短时间内日军无法突破阵地,她带走了2辆装甲车,对于维持阵地的火力密度有一定的削弱,但是腾超已经做了保证,坚决以死相拚,保证人在阵地在。

听到这里,我放心了,城北的防御阵地已经配备了1个团的兵力,应该说足够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城内的撤退行动组织的如何了,还有就是我打算好好利用一下这10多部电台,给鬼子来个迷魂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