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中队 第五章 第 2 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这夜,熄灯号响后,石军和伍平照例披挂整齐,每人攥着一把三节手电,转到各排、班和驾驶班、炊事班查铺。吴勾正站着自卫哨的第一班岗,伍平上前拍了拍吴勾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吴勾,头上还痛吗?就这样干下去,你肩章上的砝码会越来越重的,加强点文化学习。”

“我记住了!指导员。”吴勾将微型冲锋枪在胸前端正,顺势一挺身,感激地看着伍平。

“劈鹅卵石可以,恐怕用脑提笔难说?”石军用的是激将法。

“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军校!”吴勾毅然抒志。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好,我翘首以待!”石军在吴勾的鼻尖上轻刮了一下。

营区内,除了路灯和连队干部宿舍还有几袭灯光在闪烁外,四周透着静谧。须臾,随着沉睡的鼾声和梦中的呓语交织起来,各种夜虫也助兴欢唱。石军使劲吸吮了几口来自月夜微带甘清湿润的空气,不由伸了伸懒腰,似是有感而发,轻声吟起了王昌龄的《从军行》:“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坐海风秋。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哈,季节、位置不合,倒是境遇相似。‘无那金闺万里愁’,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你多少次了?咫尺天涯,一点也不错。真的,石兄,你什么时候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金闺’之事啦,我看那朴璇对你挺有意思的,那可是个尤物,怎么样,我来给你们牵牵线?保管成功。”

“算了吧,你什么时候学会作红娘了?自己还是一人吃饱全家吃饱的,我看那朴娟配你不错,怎么样?我来给你们两人撮合。”石军反唇开着玩笑。

“那说好了,一人主攻一个,我们秋毫无犯。”伍平似真亦假地说道,看上去还来了精神。

石军用电筒照着伍平的脸,故作惊奇地看着伍平:“你小子春心泛动了?想拉我作幌子?想与我做连襟?”

伍平摆鹰掌将手电拨开:“怎么,我和你连襟不配?你是老干部子弟,我是农民儿子?你这诗词都是我教的。妄自狂傲的家伙!”

“好好好,只是你就要做我的姐夫我心里不平衡,这营区是中队长责任制,将来若是到了泰山家,你就僭越为大了,我还要听你的,我不干!哈~~~ !”石军搂定伍平的肩背哈哈低笑。

“石军,说真的,哪天抽个时间回去看看你老父老母。”

“心细如丝,婆婆妈妈!我回去他们还不一定受欢迎呢。我怕见我父亲,他总是拿着他们那时候的标准来盯着我,一会是这不规范,一会是那不顺眼的,我烦。记得我刚毕业提干,没到换装时我就在商场买了双皮鞋穿了,干部嘛,无可厚非,部队的首长都没说,可是我父亲到省城开会来看我,他眼睛也尖,一眼就瞄到了我的皮鞋,问道:‘部队发的?’我说:‘不是。’他马上就变脸:‘脱掉!’然后话都没有跟我说就转身就走。你说迂腐不迂腐,固执不固执?计小节而忽大为,唉,鸿沟呀!”

“你父亲是对的,否则,没有你石军的今天!”常被石军唤作诤友的伍平敛颜说道。

“那倒也是!还不知道在哪混呢?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生虽说是一场游戏,但我石军决不会去游戏人生!”石军又长吸了一口夜气。

石军倒在床上看了一回梁羽生的《游剑江湖》,关灯后,就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落地风扇已开到三档,仍有一只蛾大的蚊子在追着耳边轰鸣。“城乡地结合,蚊子大如蛾。”石军叹了一声,翻身拿起拖鞋,摁亮手电,象如临大敌一样伏于床头,追踪着蚊子的影子。“啪!”一鞋致命,墙上现出一小团血球,石军用餐纸揩擦着血迹,骂道:“妈的,都是我的血,咎由自取!”

躺下来还是睡不着。“巷战战术?解救人质?障碍是如何设置的?时间是如何设定的?有几个假想敌、处在什么位置?人质是几个、身陷何种囹圄?总队的方案里面到底藏着何种玄机?‘超级战士’的条件仅这些就够了吗?我中队有哪些能够参加的呢?军事比武第一的中队,可不能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啊!”石军满脑子竟围缠着“超级战士”的比武转动起来。

石军索性起来点了一支烟,他烟瘾很大,但酒瘾没有,以他的话说:烟能提神,酒能伐性。他使命地拔了几口,穿着裤头就敲开了隔壁伍平的门。

“铃~~~!”石军和伍平正在抵掌谈心,石军听到自己房中的内线电话急响,忙跃身跳下床。

“石队长,我是支队司令部作战指挥室的刘参谋。南山北麓关帝庙附近发生山火,支队长等领导已在路上,参谋长命令你队除留一名队领导和一个排留守营房外,其他的都火速赶往南山关帝庙火场。”电话里传来了作战指挥室值班参谋急促的声音。

“是!石军明白!”

石军搁下电话快步冲进通讯室,亲自放响了紧急集合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