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二章 论战九一八(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2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架子房的房梁挂上了四盏洋油灯,满屋生辉。地中央的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几个小伙子抱着酒坛子轮番倒着酒。正席上坐着罗云汉、杨欣、丁雄,齐明远、洪海在两面陪坐。黄花、齐巧陪着秦凤凰、赵梅、何叶儿,马强陪着杨快手、老武头,分坐在两旁。

酒过三巡,齐明远放下酒碗,慷慨地说:“我就不明白了!少帅易帜,使老蒋结束了中原大战。这我不说啥,毕竟是战端一收,老百姓能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可他少帅不能一人挂俩衔啊?即当上了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又当上了不抵抗将军!一夜之间就丢掉了北大营,对不起白山黑水的父老乡亲不说,他也对不起在皇姑屯被鬼子炸死的老爹张大帅啊?”

“齐大哥,这不能都怪张学良,老蒋的军令他不能不从啊!”罗云汉把啃着的一只猪蹄放在桌子上,说:“听说九一八当天夜里,一连十几封电报拍给老蒋,老蒋就是不让打。告诉张学良:把仓库封起来,把武器锁起来,打死也别还手!都他妈趴炕上给我睡觉!这他还打个鸡八毛哇?”

哈哈哈!众人笑起来。

“罗大哥,你说这玩意儿准不准啊?好像老蒋说话你听见了似的!”齐巧说着过来给罗云汉倒酒。

秦凤凰给何叶儿夹了一块鱼肉:“别听他瞎说,他一点更正经的也没有!”

秦凤凰一见到风姿绰约、温文尔雅的何叶儿,就喜欢起她来。感到她高雅、有气质。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是那样妩媚动人,一笑一颦,既像古典美人的端庄艳丽、又像现代女性的鲜活奔放。


“罗大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爷们儿!敢说敢做、有啥说啥!老太太坐干瓢——戚嚓咔嚓!”齐巧端起罗云汉的酒碗:“来!罗大哥我敬你一碗酒!干了!”

“我都喝两碗了,再干是干不了!”罗云汉站了起来。

“这算啥呀?不就上下坡的事儿吗?没事儿!干不了,妹子先替你干一半!”齐巧端起碗来一口气喝下一半。

“这、这叫啥玩意儿!那有说让你给代劳的!”罗云汉忙喝下剩下的半碗酒。

“哈哈!罗大哥!我就相上你啦!”齐巧拍着罗云汉的肩头,“你是胡子,我是胡子的妹子,咱俩是胡子配胡子!天生一对!方才咱俩已经喝碗合杯酒,这回你走,我就跟去,到西山镇就入洞房!”

齐巧连珠炮似的这几句话,说得众人都愣住了。

“这、这……你这不是箭杆捅驴——直来直去吗?这整得也太……”罗云汉怔住了,这也太突然了,饶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从来也没碰上这样的事儿啊?不由得挠起了头发。

“齐巧!你干啥呢?你咋这么不嫌坷碜呢?”齐明远喝斥起齐巧来。

“齐巧!你快过来!”黄花站起来,歉意地对罗云汉一笑,“大兄弟,对不住了!这丫头让我们惯坏了,你别往心里去!”

“哥!嫂子!你俩都别说话!”齐巧喊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都十八啦!有啥坷碜的?”一指罗云汉,“二八两句话!你同意不同意!追我的胡子多着呢!过这村可就没着店儿了!”

“哎哎!我说姑娘!”老武头连忙走了过来:“姑娘,你听我说,来、来,你先坐下!”老武头把齐巧拉回她的座位,“是这么回事儿。汉子在西山镇已经有了个没过门的媳妇,好几年前就定下了。这不是赶上打仗吗,一直没张罗上办喜事儿。”

“你骗我!”齐巧气呼呼地说:“你给我讲故事的时候咋没说呢?”一扭头,冲傻愣愣站着的罗云汉说:“你媳妇叫啥名?”

“叫、叫柳小凤!”罗云汉笑嘻嘻地说:“对!有个叫柳小凤的!”

“什么叫有个叫柳小凤的?听你那意思,好像还有好几个咋的?”齐巧诧异地问道。

罗云汉缓过神来,坐下捡起猪蹄,笑嘻嘻地说:“哎呀!你看我这个人儿不咋地,西山镇那帮大姑娘、小寡妇,像苍蝇似的挤不开、压不开,撵都撵不走啊!成天给我愁得,那是一点法儿也没有哇!”

哈哈哈!众人又都笑了起来。

“竟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看他那个胡子样儿吧!”秦凤凰撇着嘴对何叶儿说。忽然,她发现何叶儿正和丁雄互相看着,那眼色、眼神很不寻常。怎么回事?难道……

“就是这个柳小凤,眉若春山,目如秋水,就跟西施她姐、杨贵妃她妹子一样,那个漂亮!都没法跟你们说!尤其是她善使十二把飞刀,百步穿杨、后发先至。”罗云汉说顺了口,放下猪蹄,滔滔不决起来:“有一次,在黑龙潭她为了救我,十三个胡子追了上来,她双手一挥,唰唰唰!一人耳朵上插上了一把飞刀!”

“不十二把飞刀吗?咋还插上了十三个胡子的耳朵?”齐巧听出了神。

“有一把飞刀,一下穿上了两个胡子的耳朵!”

“太神了!”齐巧惊叫道。

“神?就是神!要不咋人称‘辽西飞刀凤’呢?”罗云汉又拿起了猪蹄。

“各位,咱还是说说时局吧!”丁雄早就厌烦起来,他根本就不相信罗云汉的鬼话连篇。看到秦凤凰和何叶儿亲密的神情,想到,秦凤凰是个质朴纯真的女子,能和何叶儿如此亲热,说明何叶儿身上一定有使她感到可贵、可敬、可钦服的地方。每当何叶儿不经意间扫过来温柔的目光时,他都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惬意,一种甜丝丝的温情爬上额角。可罗云汉的呱噪,大煞风景,干扰了他美好怡然的心境、心绪。

“好好!”齐明远也愿意赶快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丁兄弟,你就说说这少帅为啥不抵抗吧!”

丁雄扫视了众人一眼,清了下喉咙:“各位,少帅撤走东北军,致使东三省沦陷,把这个责任归罪于蒋委员长九一八当夜的一纸电文,这纯属子虚乌有、一派胡言!”

“放屁!”罗云汉环眼一瞪,一根猪蹄筋儿崩在了手上,“你说谁一派胡言?”

杨欣用胳膊肘碰了下罗云汉:“消停点!听他把话说完!”

丁雄轻蔑地一笑,用手绢擦了擦手,接过了黄花端过来的一杯水,微微欠身:“谢谢嫂夫人!”

齐巧夸赞道:“看看!多文明!多有礼貌!喝杯水都说谢谢!” 又瞪了一眼罗云汉,“你看你,罗大哥,张口就说放屁!也不管在哪儿!你呀!还是找你那十二把飞刀去吧!我还真不能当你老婆!”

“谢谢、谢谢!”罗云汉连忙一拱手。

“现在说谢谢也不赶趟啦!”齐巧瞪眼说道。

哈哈哈!

“他说他们的,咱喝咱的!”洪海向老武头和杨快手端起了酒碗。

“肃静!”齐明远微笑着朝丁雄一抬手。

“我只想说三点,请各位参详。”丁雄半揭茶杯盖儿,呷了一口茶:

“第一,九一八事发当夜,少帅在哪儿?在北平大剧院。蒋委员长在哪儿?在去往南昌的军舰上,根本就接不到少帅的电报!蒋委员长是在九月十九日才得知这件事情的,可这时日军早已炮轰北大营完毕,膏药旗插上了奉天城,怎么能说北大营的守军是在十八日当夜接到南京电报才撤退的呢?说什么一连十几封电报,可能吗?退一步说,区区一个鬼子炮轰北大营,一封电报还说不明白吗?那么两封、三封总该可以了吧?用得着十几封吗?哼!对一件事情,无论过分的夸大和缩小,都会失去这件事儿的本来面目!

第二,有一件事情最能说明问题。日军攻占锦州,蒋委员长严令少帅死守待援。因为锦州咽喉要塞一失,日军就可长驱直入辽西走廊,拯救关外大危亡局,就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可少帅断然不加执行死守命令,草草收兵、溜之大吉。于此,东三省全部损失殆尽,四千万同胞沦为日寇铁蹄之下。

第三,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说明学良少帅有充分的用兵自主权!他完全可以率领二十万东北军精兵,组织四十万民众救国军,全线出击,与日军誓死一战。可他没有。为什么?按他的话说,他不能以三省的兵力对付日本一个国家的兵力。他是在保存实力呀!在当今天下,没有枪杆子就没有一切!没有东北军这点家底,区区一个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的头衔算得了什么?蒋委员长管得了他吗?连近在咫尺的阎锡山、李宗仁、冯玉祥,都敢跟他展开中原大战,身在关外的东北军,那更是鞭长莫及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