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梅常春,自称老梅。CC原武装部长。


为啥叫梅常春,在下愚钝,老梅,也许是年青的梅树不如老梅树苍劲?老梅树历尽霜雪自然是老有老的悄。


想起陆游的咏梅诗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做尘

只有香如故


陆大浪漫写的梅似乎与这位老梅不同,他可不是寂寞之梅。


又想起伟人的诗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伟人写的这梅却与老梅有几分相似


在CC群里老梅经常以讨MM稀饭为特色,一见了MM进群便热情地打找呼地,并拉到一边悄悄地说些什么。而后便是MM烂漫老梅笑。


开始我也奇怪,老梅老梅,既然已经老了,为啥一拉MM单聊,MM们从不拒绝。观察许久,我恍然大悟:老梅经常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钱包摇得山响,那清脆悦耳的金子声那位MM能拒绝?


老梅身为武装部长,主管招兵买马,自然腰包肿涨,不过那里面有多少是CC的经费多少是老梅的私房钱,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年头,别问男人有多少钱,别问MM有几多寿。再说了,CC军委既然赋予老梅管招兵的重要职务自然也信得过老梅。而且,CC的经费据说一部分来自经理人的操作,一部分来自军团大款的捐助。


现而今干啥不如炒钱的来钱快,来的快自然也就不在乎花起来咋花,只要花得开心就是了。捐款么,本身就是花的,花在捐款的名义上和实际花在那,那些大基金会都是一笔糊涂帐,更何况一个CC的基金。


不说了,我啥时候变成这样了,一说金子就眼绿?


就这样,老梅在CC群里的MM们面前一向人缘很好。不过群里那帮打劫的老手一露面,老梅便立刻无影无踪,如果这时群里没有MM在,他不会消失而是以一个革命的最基本群众身份及孔先生的姿态:“不多了,真的不多了。”


还是接着说老梅跟着色衰/上将军岳到毁灭MM的山寨后的事吧。


前面说了上将军岳上山后事事走在最前面,吸引了众多女喽罗的眼球。此时老梅并不急着表现自己,还是老一招,有意无意地把腰扭一扭,这一扭就扭得腰包里的黄物互相碰撞。


山寨是啥地方?不为黄白之物有几个是真心为推翻万恶的旧社会而上山的?于是,当上将军岳在前面吸引了不少女喽罗时,也有不少女喽罗盯住了老梅,不过她们不是盯着老梅的脸,而是盯住了老梅的腰,当然,也是,自然在老梅后面要做的事中,腰也很重要。


夜宴完毕后,上将军岳去他的下榻小楼里展示色帅之名去了,老梅却依然漫步于山寨的花丛柳荫间,自有那早已盯住老梅腰的女喽罗上前与老梅搭话。


我前半夜忙着看军长咋施展他的老手段,后半夜谁得迷糊之间还要看表计算上将军的事,那顾得注意老梅的作为。


只是第二天一早,众人还未起床,老梅已经做在山寨门前不耐烦地等着上将军了。似乎他已经干完了他的事,这会已没心思在待下去了。


上将军岳起来后,众人起松三人下山,我注意到老梅一脸沮丧的原因:老梅的腰包瘪得贴着肚皮,而腰以下的地方依然鼓涨。


真是个“花钱的”老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