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劲旅--12军 经典战例篇 聚歼"老虎团"(解放战争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在淮海大决战的双堆集战场上,人民解放军为夺取国民党第18军所属的“老虎团”驻守的一个叫大王庄的小村庄,与敌守军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后全歼该团。而此战的惨烈则把守卫旁边小王庄的敌第85军一个主力团吓得不战而降。

国民党的第18军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部队,为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其118师33团更是在抗日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号称“老虎团”。该团全部是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作战时凶狠顽强,罕遇对手,堪称是18军之精华。

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我华野、中野两大野战军主力,对固守双堆集的国民党黄维兵团发起了最后猛攻。由于大王庄位于双堆集的南侧,屏护着黄维兵团的核心阵地,因此黄维把“老虎团”放在了大王庄,寄希望这只“恶虎”能守住双堆集的南大门。

为歼灭“老虎团”、打开南大门,我军出动中野6纵46团和华野7纵队57团两个主力团进攻大王庄,对这个极具战术价值的小村庄志在必得。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我第一攻击梯队的三个营勇猛冲杀,迅速突入大王庄,和“老虎团”杀在了一起。

近战夜战本是我军的拿手好戏,但对于迭经恶战的“老虎团”来说,面对面的厮杀他们也毫不含糊。在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的大王庄内,“老虎团”和解放军展开了逐街逐屋的争夺战,机枪、冲锋枪、手榴弹、枪榴弹、火箭筒、火焰喷射器以及六○迫击炮等近战武器全用上了。双方的重炮炮弹雨点般地落在这个小村庄里,人的断肢残体连同泥沙石块—起飞上了天,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焦糊味,整个大王庄就像狂风恶浪上的一叶小舟,在炮火中颤抖、呻吟。

经过血战,“老虎团”终于被我攻击部队逐出了大王庄。对于号称从没吃过败仗的“老虎团”来说,怎能忍受如此“侮辱”?“老虎团”团长恼羞成怒,一边呼叫炮群封锁我后续部队的投入,一边组织力量进行反扑。一般的部队,三五次冲锋攻不上去,腿可能就软了,可这“老虎团”真是名不虚传,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兵充分利用地形地物和我军进行搏杀,竟连续发动了15次冲锋。打到最后,“老虎团”伤亡殆尽,我攻击大王庄的三个营也所剩无几。最后,敌团长组织起全团所剩的汽车兵、勤务兵、伙夫、马夫等残余,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关键时刻,我华野7纵首长派出了手中唯一的预备队———一纵队警卫连。又一场短兵相接的恶战,敌人的最后一击终于被粉碎,而我150多人的7纵警卫连则只剩下17人。大王庄争夺战从早上8时打到晚上8时,整个村庄除了几堵断墙,几乎被夷为平地。

驻守小王庄的是敌85军的一个主力团,他们自始至终都在目睹着这场惨绝人寰的血战。大王庄之战打完后,小王庄的敌团长把望远镜一丢,沮丧地对身边的人说:“弟兄们,莫打了,咱们投降吧!”这话正对了下面官兵的心思,二话没说,全团当晚就向我华野7纵缴了械。


淮海战役中的喋血大王庄

1948年中原野战军迎来了淮海大战,刘伯承以极大的气魄作出了围歼黄维兵团的决定,随着战役的进行,黄维兵团被围于双堆集。12月6日,刘邓审时度势,下令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其中王近山出任南集团的总指挥,他指挥部队浴血奋战,打了七天南集团硬是啃掉了黄维的十四军全部和十八军十八旅。第七天的时候华野的七纵终于攻下了敌坚固的阵地大王庄,黄维心里一惊,不顾一切地命令疯狂反扑,他的王牌军十八军也被逼疯了,其战斗力也竟然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敌军再度突入了大王庄,王近山一看情形危急,急令他的拳头部队四十六团夺回大王庄。四十六团团长唐春明掷地有声地说,四十六团只要还有一个人剩下一口气,大王庄就一定是我们的。王近山的部队攻入大王庄,和黄维兵团进行了一场空前的大血战。当时的战争情况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了,那该会是怎样的一个血雨腥风的景象啊。在四十多年之后,当年的四十六团的一营教导员左三星回忆起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时,仍不能自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大王庄原是一个有40多户人家的村庄,无数的炮弹把它轰成一片废墟,战斗一开始,我们就觉得不对劲,这股子敌人凶狠异常,成堆地上,剩了一个人也敢上,有炮上,没炮也上;枪法准得很,拼刺刀也厉害。他妈的,这一仗可打出水平来了,真正的种子选手的较量。以后我才晓得,上来的是黄维的是黄维的十八军三十三团,名不虚传的老虎团,打日本人,打中国人都忒狠。

也是天意,就那么巧,和我们夜老虎团对阵,王司令指挥打仗就是神,他们占着装备的优势,冲到了庄前,那我们能含糊吗?反正今儿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就凭着把房子炸光了,也不能拱手相让啊!

唐团长带着我们打退了三十三团15次冲锋,嘿他妈的老虎团还真不是纸老虎,确实能打!不说别的,我一直打进去,打到双堆集时,跟我的通信员已牺牲了8个,就我还活得好好的。

敌人靠他们的坦克在中午冲进了村庄。我们与他们逐屋争夺,先打枪,后打手榴弹,最后拼刺刀。三十三团那狗日的,还硬是和我们个顶个,当时守大王庄的是华野七纵五十九团一营和我们中野六纵的四十六团一营和三营,华野那个一营三连是个老功臣连,这回全拼光了,一个都没有了。营长哭得眼睛都淌血呀!泣不成声地说,可惜我的三连了!

我身边全是尸体,敌人的,我们的,每个人都是拼刺刀拼死的,我实在没劲了,就对通信员说:看看敌人又上来没有?那小鬼不到20岁,广东人,我们都叫他小广东,蛮机灵的,可这回,敌人早瞄好了,他一伸头,一梭子子弹把他的脑袋炸掉半个,脑浆子溅了我一脸 ……

我将阵地上轻伤员组织起来,准备敌人进攻,华野那个三连,人拼光了,但留下来一挺机枪真是宝贝!两个野战军的伤员联手了,就这么一挺机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二连四班长王凤鸣将阵地上两个野战军3个营的人都组织起来,说跟我来,数数人,仅剩下21名。

敌人又发起冲锋了,他们也没多少劲了,就是炮打得厉害。我们的伤员都一个个爬起来,往能够战斗的地方爬,和敌人拼尽最后一滴血。

敌人的冲锋又一次打下去了。我身边连小声哼哼的都没有了,全牺牲了,我也负了伤。

大王庄很静,静到听得见血往黄土里渗的吱吱声。我心里突然有些难过,牺牲的太多了!30米开外一个人好久没动,我以为是尸体。突然,他爬动了,我一看,是三营工营长吴颜生。他们三营也只剩下他一个了。

我俩是老乡,山西洪洞县的。他也看见了我,冲我喊,老乡--,真他妈亲切啊,我也小声喊:老乡,--那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敌人又********我们一看,他妈的,三十三团还真打不完,撞鬼了,见又乌鸦鸦拥上来一大片,鬼叫鬼叫地冲锋,我想这回要与阵地共存亡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嘿,这时候华野的部队增援来了,好整齐的队伍,一个个小伙子白净清秀,正副班长一律的卡宾枪,冲锋枪,150多人迅速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

原来呀,我们都没有部队好派了,华野七纵首长为了守住大王庄,将纵队警卫连也使上了,真是打得倾家荡产了呀。

不过这回敌人也没那么经打,虽然人多,但也给打下去了,原来三十三团也打光了,这回上来的全是他妈的十八军的汽车兵,后勤兵,伙夫,马夫都上了。可我们伤亡也大呀!这150多人的警卫连撤下来的时候,我在村口数,只17个啦,好漂亮的小伙子呀!就这么没了 ……

这天从早上8点打到晚上点,大王庄就剩下几堵断墙,什么都没有了。

小王庄是黄维的八十五军的一个团在守着,他们的团长一直用望远镜躲在掩蔽部里看,他的官兵们也一直看着我们和三十三团夺大王庄,我们把三十三团打光了,他们的团长就放下望远镜说,弟兄们,莫打了,咱们投降吧,下边的官兵们二话没说,稀里哗啦向华野七纵缴了械,大王庄争夺战把他们吓瘫了!

……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到了12月15日,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黄维兵团就剩不下什么了。



大王庄争夺战远非3个营打一个老虎团的规模。按照当时双方指挥员华野7纵司令员成钧和18军军长杨伯涛的回忆,大王庄争夺战敌我双方累计投入的兵力均达到一个师以上。

成钧的回忆录对大王庄战斗有详细的描述:

(12月9日)20师以58、60两团向大王庄攻击。9时17时开始炮击。17时15分,炮火尚未向敌纵深延伸,58团4连即发起冲击占领大王庄西侧第1个地堡群,接着同跟进的6连一道,迅速突破敌庄沿两侧主阵地,向纵深楔入。该团3营在向左迂回的4连1个班配合下,迅速攻占大王庄西侧第2个地堡群,接着突破敌庄沿西北角主阵地,同2营并肩向敌纵深攻击前进。60团3营9连和2营5连相继攻占大王庄西南和正南两个地堡群,7连则从这两个堡群之间直接突破敌庄沿主阵地;接着,3营向北发展,2营向东发展,打通同58团的联系。到19时10分,20师攻占大王庄,俘敌副团长以下700余人。19时30分20师以59团担任大王庄守备,改造工事;58、60两团集结在大王庄东北角,进行攻击尖谷堆的准备。

攻占大王庄,给黄维兵团核心阵地造成很大咸胁。10日0时30分,敌集中炮火向大王庄实施猛烈的火力反击,在54分钟内落弹数千发,我20师部队伤亡较大。接着,敌以1个营向大王庄反击,我59团将其击退,俘敌50余人。2时,20师领导经纵队同意,决定暂缓攻击尖谷堆,以59团坚守大王庄,58团主力和60团全部调至温庄、王围子进行整理,58团一部在周尹庄北侧占领阵地,监视赵庄之敌,并策应59团坚守大王庄。中野6纵首长为对付敌人的反击,将46团调来增强我纵,我纵将该团拨归20师师长、政委指挥,于l0日拂晓前开到周尹庄东侧交通壕内集结待机。

10日7时30分,敌两个团,在7辆坦克和纵深炮火支援下,分3路向大王庄反击,7时40分从东、北两面突入庄内。我59团同敌反复争夺,于8时20分将敌大部逐出庄外,歼灭了留在庄内之1个连敌人。在此以前,20师师长、政委调60团l营和(中野)46团主力经马小庄以北交通壕向大王庄增援,46团另一个营留周尹庄东侧待机由西向东参战。9时40分,敌两个团再次向大王庄猛扑。我增援部队因交通壕阻塞尚未赶到,59团被逐出庄外,大王庄阵地一度全失。20师随即以46团团长、政委统一指挥该团主力、60团1营和的59团全部由南向北,46团另一个营出西向东,对敌反击。1l时前后,由南向北部队攻入大王庄内,由西向东部队攻到庄沿,经过同敌反复拼杀,攻占了大王庄西南部,同敌对峙。15时,敌以坦克和火焰喷射器为前导,又一次向我猛扑。我各部顽强奋战,因弹药将尽,相继退至庄外沿坚守;46团1个连被截留在庄内,60团1营被压缩于庄沿几个地堡群内,各自独力坚守。黄昏,20师重新组织60团主力反击,敌仓皇撤走,大王庄重新被我夺回。(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 , 《淮海战役回忆史料》 , 解放军出版社 , 1988年12月第1版 , 第218页)

杨伯涛对大王庄之战的描述是:

9日黄昏后,解放军发动猛烈强袭。三十三团大部被歼,团长孙某逃出,胡琏将之撤职扣押。胡琏认为第十八军阵地不能失守,必须夺回,以贯彻顽强的作风,命令我抽调兵力积极反扑。我连夜部署,从第十一师抽调一个团兵力,连第一一八师堪用的兵力扫数用上,集中榴弹炮山炮,连第八十五军仅存的炮兵俱在内,一齐倾所有的炮弹轰击!大大王庄淹没在硝烟尘土之中,两军在迷蒙重雾中冲来扑去,逐房逐屋,一墙一沟反复争夺,死伤枕籍。直战至下午5时,解放军仍据有村庄边一角,屹立不动。我反扑部队则精疲力竭,无力继续冲击,更害怕夜间战斗,遂撤回双堆集原阵地。我为夸大这次反扑,报告胡琏消灭解放军几个团,自己兵力不够再占领大王村,因此撤回。胡琏一面嘉奖反扑部队,一面向南京国防部报告战况。(见《杨伯涛回忆录》 , 1996年4月第1版 , 第183页)

两相对照,二人对大王庄争夺战的记述基本相符,大王庄先后三次易手,双方数次在庄内拉锯,累计投入兵力均在一个师以上,绝非仅仅打掉一个老虎团那么简单,实际上双方都确认“老虎团”在大王庄被解放军首次攻克时即大部被歼,第二天发起反扑的国军已不仅是“老虎团”的残部,而是118师主力和11师的1个团,还有18军全部炮火和85军野炮营的全力支援。另据成钧回忆,在突击大王庄的同时,华野19师另加21师61团也对小王庄的23师发起突击,但连续三次突击均未成功,战至10日拂晓,攻击部队后撤准备新的突击。此时23师连自保都难,还敢跑出来送死?

中野6纵政委杜义德的回忆虽然在打退国军反扑,最终巩固大王庄方面与成钧的回忆有些出入,但对歼灭“老虎团”还是基本一致的:“ 12月9日黄昏,在我对大王庄才敌进行长时间炮火准备之后,华野7纵队20师58团紧随弹幕迅速突入大王庄,歼灭了守敌第l8军第118师33团(欠1个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 , 《淮海战役回忆史料》 , 解放军出版社 , 1988年12月第1版 , 第118页)因此,可以肯定歼灭老虎团并无中野部队参加。

某些“纪实”作品中绘声绘色描述的“老虎团”顽固抵抗,大王庄失守后,该团又独立疯狂反扑,最后只剩下团长只身逃回,还被处决等细节是不确切的。在突围无望、外援断绝的情况下,昔日的“老虎团”已少了“虎”气,7纵队首次突击大王庄俘获该团副团长以下700余人实际上是主动洽降的。《***、张际春关于歼灭黄维兵团的总结至军委、华野电》中称:“……三十三团残部在副团长率领下向我接洽投降,尤为显著的例子”。

华野7纵在突击大王庄时并没有特纵预备炮兵支援,只是集中了纵队和师的队属炮兵,但20师表现出了较高的村落攻坚战术和技术素养:一是大规模的近迫作业,将交通壕挖到“老虎团”前沿50米处;二是步炮协同良好,炮火尚未延伸,尖刀连即发起冲击,迅速突破敌主阵地;三是多路相向突击,多路突破,迅速穿插、迂回,割裂纵深敌人,2个半小时即解决战斗。但突击部队也付出了相当代价,战后两个攻击团撤出整理,说明当时已遭受相当损失。经过第二天的大王庄争夺战,20师更是遭受了巨大消耗(59团参谋长周连三阵亡),全师基本失去突击能力,无力完成主攻尖谷堆的任务。该师被换下,承担对赵庄的近迫作业,改由21师承担突击尖谷堆。“老虎团”幸存的那个营(该营并未参加对大王庄的反扑)就是12月13日在尖谷堆被7纵21师的61团、63团(外加8门榴弹炮掩护)歼灭的。至此,“老虎团”终于死在7纵4个团的两次打击之下。

33团一路战斗,洪、涡、颖、浍河恶战不已,一路减员,得不到补充。11月24日占领大王庄后,直到解放军12月8日占领大王庄这15天里,没有一天闲过,你们以为这样一个主力团会作15休息吗?

33团15天里多次解围杨围子、二度出击沈庄、前后马庄,两次为85军夺回失去阵地,为那些不中用的部队反复搏斗,7纵围困大王庄作挖壕近迫作业时,几次出击,一连串战斗下来,损失巨大。

在7纵进攻大王庄时,33团兵力损失已超过60%,哪还有一个团的兵力,只剩一个多营的兵力了,弹药、粮草、饮水都成问题,战斗力大打折扣,双方绝对不对称,怎么和人员超编、粮弹充足的7纵比?有可比性吗?

这个时候,不要说7纵,什么纵上来反复猛攻,他都顶不住。

中国老话说的好;虎落平阳被犬欺。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我反复讲过,任何部队一旦被围,尤其是现代化依赖后勤的部队,没有外援,基本完了,这是常识。

所以胡琏到后,开口就训;“我走时,反复强调不能被围,你们这是打什么乱仗,丢18军的脸。”

当时团部率2、3两个营守大王庄,一营守玉皇庙,3营长朱自强不作战斗准备,一看7纵上来就投降,然后充当内应,大王庄当然守不住。 解放军资料副团长带队投降有误,应该是三营长。副团长陆志家奋战受伤,后来突围成功,升团长,随军到了台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