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49 奉命侦察

zhurui1963 收藏 1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天又亮了,在579.9高地输了个干干净净的美军,天一亮,就重新整军,上来了。

一切都与昨天一样,只有一点明显的变化,被打痛了的美军不再那么嚣张了,飞机炸不垮,炮弹炸不烂,冲又冲不上来。

只剩下,一个长官的命令,在不断地重复着,被失败地执行。

美军没打到天黑,就堰旗息鼓了。

就在这天夜里,上来的十二军91师的一位团长给了秦明扬一个任务:查明美军进攻的集结地。

秦明扬打狙击已把这一带摸得是熟门熟路了,带着一个突击小组,穿着从俘虏的南朝鲜士兵身上扒下的军装就出发了。

秦明扬听到团长布置的任务,就想明白了团长要干什么。这让他兴奋异常。

美军的封锁很严密,他们越过美军阵地不久,就遇上了美军的巡逻队,秦明扬一挺胸膛大声地用英语打着招呼。

美国兵连看也不看他们,就迈着长腿,大步过去了。

气得战士们大骂:“狗日看不起人!”

秦明扬笑了:“那是看不起南朝鲜人。因为南朝鲜人是在他们的裤裆下生活!”

战士们就活跃起来。

但是,很快他们就活跃不起来了。

因为出现了美国宪兵,这些带着红袖章的美国佬,一个个杀气腾腾大声地嚷嚷着。

战士们都端起了枪

秦明扬却仍旧一副不急的样子,挥挥手让战士们放下端起的枪。

秦明扬大声地用英语回答着,声明自己是进攻537。7高地的南朝鲜军队,奉命回总部。

领头的美国宪兵少尉听得秦明扬的话,冷哼一声,一挥手,所有宪兵的枪都对准了他们。

四周的探照灯也照过来,机枪也对准了他们。

美军宪兵少尉指住秦明扬继续大声地嚷嚷。

秦明扬叹口气,举着手,退了回来。

原来,美国宪兵认为他们是要逃跑的南朝鲜士兵。要求他们马上回到自己的攻击位置,否则,就地处决。

秦明扬挥挥手,带着大家退了回来,钻入一片被我军炮火打得七零八落的树林。

战士们都看着秦明扬。

秦明扬看了看自己带的夜光表,时钟已指到了十二点。

他深吸了一口气:“敌人通常的进攻时间是在七点,所以,在四点左右敌人就应该集结。我们现在只要能找到一个办法,进一步向里走,是来得及的。”

突然一阵汽车声传来。

只见一溜汽车过来了,看来是运送第二天进攻的炮火的。

战友们纷纷站了起来。秦明扬要大家坐下:“现在有一个办法。我们现在设一个检查的路卡,如果敌人这些车回来,我们劫持最后一辆车,就可以进去了。”

大家七手八脚设置了一个路障,又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敌人的车队果然就回来了。

“上!”大家一起走出树林,在公路边排成队,开始一辆车,一辆车的检查。

这些开车的都是南朝鲜人,秦明扬带的突击小组的组长就是一个会朝鲜话的东北人高山。

一切都很顺利.

到最后一辆车时,高山大声地问道:“是最后一辆车吗?”

那司机睡眼朦胧地点点头:“是啊,怎么样啊?”还满横的。

秦明扬笑了笑,把手的枪指住他,慢慢地戳在他的太阳穴上:“告诉他,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那司机听到秦明扬的中国话,刹时间,就傻了。

高山笑起来:“这小子挺聪明,已懂了。”

秦明扬招呼大家上了车。

秦明扬和高山坐在驾驶室里,开始对这个司机进行审问。

这个南朝鲜司机吓坏了:“我不是军人,我是一个汽车工人,你们不要杀我,我家中还有...”

秦明扬止住了他说话:“只要你回答对我一个问题,我不杀你!”秦明扬问道:“你是不是每夜都送弹药?”

“是!我,是被逼的,我...”

秦明扬冷冷一笑:“那么你告诉我,每天夜里,进攻高地的美军在什么地方集结的?”

那司机愣了一愣,秦明扬一扳保险,就把枪管一寸寸地递了过去。

那司机忙说:“知道,知道,前面的一个树林。等会儿我要往那里过。”

秦明扬没想到,事情来得这般快当!

开口道:“你只要和我们合作,我们说话算数,绝不为难你!”

又吩咐高山,把这个南朝鲜司机的一切都交与他,特别吩咐要保证他的安全。

车子往前走,不久就在597.9高地南侧的出现了一片黑幽幽的树林,在探照灯和照明弹的光环下,显得格外神秘。

“不要停下来,继续走!”秦明扬轻声地指令。

车子来到一个山口,秦明扬命令停了下来,秦明扬他们下来了,车子接着被高山带着开进了山坳里。

秦明扬他们爬上山坡的一片草丛,在里面潜伏了下来。

这时时间是凌晨二点,由于美军不断地释放各种照明装置,令本来安静的夜,变得光怪诡异。

秦明扬命令关闭了步话机,命令任何人不得发出声响,然后潜伏了下来。

随着时间离天亮越来越近,美国人的巡逻车越来越多。

从三点钟开始,便陆续地有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往这边开过来。人越来越多。

这让战士们的瞌睡全部没有了,急急忙忙地统计着。

时间开始过去得非常快了,不知不觉已到了四点钟了。集结的军队几乎把一个树林都站满了。

秦明扬这才命令打开了步话机,向团长呼叫起来。

四点三十分.

突然,树林北面的天空,冒出了千百个火红的火球,发出“瞿瞿瞿瞿”如同一台巨大的风琴在拉响的声音,象艳丽的礼花一样,向树林落下来。

“天啦!我们的卡秋莎!”有战士轻声地叫起来。

那个被高山押过来的南朝鲜司机已经被惊呆了,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喀喀声。

“轰.....”

数千度的高温,席卷了整个树林,人、炮、树林一下子燃烧甚至是融化了,是一团团地融化,冒出可怕的火焰,发出难闻的气味。

巨大的融化光亮一下子把整个天地都照亮了。逼人的热浪向四周鼓荡,秦明扬他们的须发立了起来,皮肤觉得了酌痛,不得不伏在了茅草里。但是又禁不住双手把脸蒙住,只露出眼看着。

卡秋莎拉出的手风琴声越来越大,美军和南朝鲜军队惊慌地四处逃跑,但是,融化的面积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

秦明扬突然觉得不忍观看了。虽然,他知道,对敌人不应该同情,而敌人从来都是恨不得一次炮击就要把志愿军杀个鸡犬不留!连阵地的石头也要炸碎!但是他还是不忍心看。

南朝鲜司机全身都在颤抖,突然,他跳了起来,向山下滚去,嘴里猛烈地发出疯狂地咆哮。

高山猝不及防,要追已经来不及了。

山下正好是向树林赶来营救的美国巡逻队,立刻发现了这个南朝鲜司机,把他提了起来。

秦明扬大叫声:“撤!”

美军巡逻队已扑了上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