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一章 一个窝棚俩冤家(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朴大裤裆过来对丁雄解释道:“这位丁长官,罗连长和杨队长他们救了我们瘟神庙,灭掉了鬼子、伪军一百多人!” “他就是保住了八个山头、灭了一万鬼子!可军车没了,就是最大的失职!”丁雄仍是一脸森然。 “谁说军车没了?你他妈是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罗云汉暴跳如雷地骂道 “好了好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朴大裤裆过来对丁雄解释道:“这位丁长官,罗连长和杨队长他们救了我们瘟神庙,灭掉了鬼子、伪军一百多人!”

“他就是保住了八个山头、灭了一万鬼子!可军车没了,就是最大的失职!”丁雄仍是一脸森然。

“谁说军车没了?你他妈是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罗云汉暴跳如雷地骂道

“好了好了!各位兄弟!我来说两句公道话。”齐明远一看这样吵嚷下去,没有啥好结果,扭头对丁雄说道:“丁兄弟,咱俩就是不到,关上飞也是弄不走军火车的。前面就是瘟神庙老营,没有朴大当家的令箭,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山口!”又回过头来对罗云汉说:“罗连长,丁兄弟和武大哥为了策应你们押运军火,他们跟鬼子在岔岭沟,杀得浑身是血、到处是伤。弟兄们!都是为了打鬼子、运军火,都不容易,就别再自家生这闲气啦!”

“齐司令说得在理!”朴大裤裆打着圆盘:“行啦!大家赶快收拾一下,都到老营喝酒去!”

罗云汉见丁雄腿上一片血污,便没再责怪下去,一拉朴大裤裆的手:“朴大哥,多余的话没有,加小心鬼子来报复!咱们就此别过!”

“别介呀!”朴大裤裆紧紧地攥住罗云汉的手:“眼看着日头落山啦,说啥也得喝完酒再走啊!”

“军情紧急,一分钟也不能呆了!”丁雄冷冷地说完,翻身上了马。

“改日吧!大当家的!”齐明远一抱拳,翻身上马。

“罗老弟!兄弟呀!”朴大裤裆侉声里明显地带出了哭腔,沉陷的眼窝里滚出了一滴大眼泪,“那、那啥话我也不说了!从今以后,水里、火里,只要兄弟你有句话!我朴大裤裆立马就到!”

“好!生死兄弟!我就认下你这个高丽大哥!”

“汉子!快上车!”杨欣在驾驶楼里喊道。

罗云汉一扭头,看着两辆摩托对朴大裤裆说:“这摩托我也不骑了,都留给你吧!”

“还骑啥呀?都没油了!”杨快手在车顶上笑着说。

“手快、嘴也快!他妈个巴子的!也不管我下不下来台!”罗云汉裂嘴一笑,像朴大裤裆一拱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登上了驾驶楼。

“后会有期!后会有期啊!兄弟!”

在朴大裤裆眼泪婆娑的挥手中,两匹马在前,军车在后,匆匆跑下山去。


青云岭和瘟神庙不同,齐明远的队伍是国民党总监李胡领导下的抗日武装 。齐明远原是山海关警察署的署长,马强是马队队长。九一八事变后,两人带着几十个警察来到了秦云岭,和原来的山大王洪海拉起了三百多人的队伍。

青云岭的老营在五马山上的密林里。

山谷幽深,溪水淙淙。一路上,不断从各个关隘、沟口里闪出人来,向带路的马强挥手、打着招呼。

黄昏光景,马强带着马队把军车带进密林,军车停在山腰下的一排架子房前面。一群人围了上来,热情地打着招呼,一个架子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跑出一个身穿绿色紧身衣的姑娘:“哎呀!你们咋才到哇?快下车呀!哎哎!你们谁是罗云汉、罗大哥呀?”

姑娘大眼、大嘴、大脸,嗓门更大:“这位是丁大哥吧?你快告诉我啊!那位是刀劈李黑鬼的罗大哥?”姑娘冲着和齐明远一起翻身下马的丁雄喊道。

丁雄斜了一眼跳下驾驶楼的罗云汉,冷冰冰地说:“那个挺大眼珠子的就是!”

“你就是罗大哥呀?嘿!我一看你就是个大英雄!”姑娘冲过来,一拳打在罗云汉的肩膀上,“走!到我屋去,咱俩好好唠唠!”一把挎住罗云汉的胳膊,就往屋里拖。

“齐巧!放开手、放开!”齐明远走过来喝斥着姑娘,笑着对罗云汉说:“这是我妹子齐巧,一点规矩也没有!她准是听到武大哥说你什么了,才在这乱吵吵!罗连长,让你见笑了。”

“既是自家妹子,有啥见笑的。老武头在哪儿?”

“走!罗大哥,我带你去!”齐巧拉着罗云汉就向一个架子房走去。

秦凤凰扶着赵梅下了车,朝着远去的齐巧撇了撇嘴:“哼!她可倒真大方!粘糊糊的,刚见面就贴上了!”

赵梅肩上中了一枪,在车上敷上了药,止住了血。望着秦凤凰脸上的表情,笑了一下,附在秦凤凰的耳边低声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可机会全靠自己把握啊。”

秦凤凰睁着大眼睛,望着赵梅有点苍白的脸色,忽闪了两下,又望了下已经走进架子房的齐巧,“赵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愿意相会就相会去呗!把握不把握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罗云汉这个人,他是不会主动和任何人相会的。可是……”赵梅看见齐明远带来了一位中年女子走了过来,便闭上了嘴。

“这是我家你大嫂子,叫黄花。来,照顾这两位大妹子!”齐明远指着中年女子,对秦凤凰和赵梅说。

“嫂子你好!”秦凤凰拉着黄华的手,亲切地叫了起来。

黄花头上系着一条蓝布帕,身上穿着一件蓝花对襟衫,腰上别着一把手枪,黑色紧身裤下打着绑腿。装束打扮利落、干练,可面色和蔼、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位端庄贤惠的女人。

“哎!这位妹子受伤了,快!两位妹子,先跟我到屋里歇着!一会儿就吃饭!”黄花扶着赵梅,向架子房走去。

“齐司令,我看这样。”杨欣和丁雄商量了一下,过来跟齐明远说,“先卸车,把西山镇的军火装在三辆马车上,装完再吃饭。赶早不赶晚,明天拂晓我们就起程。”

“这么着忙?那好,” 齐明远一挥手,“洪海带人卸车!马强,到后院挑三套硬牲口,套上车赶过来!”

“是!”

众人忙活起来。

杨快手带着罗云汉从架子房走了过来。

“齐司令,我和洪胡子说好了,把一半的枪给我装上,剩下的弹药、布匹啥的,我全不要!”罗云汉说。

“电台得要!”杨欣说。

“大洋还要不要了?”丁雄扛过来一袋大洋,放在地上,冷冷地说道。

“这得要!”罗云汉望着地上的大洋,“这可是硬头货!”抬头望了下赶过来的马车,对齐明远说:“你先收起来,明天走时再装车。”

“老武叔怎么样?”杨欣问。

“没事儿!齐司令的老军医医术高明,那老玩意儿也抗打,你看!”罗云汉用手一指,何叶儿和齐巧扶着老武头走了过来。

“那女的是谁?”杨欣看着笑盈盈的何叶儿。

“哼!是丁少校新收的国军太太!”罗云汉讥讽地说。

“你胡说八道!”丁雄怒道。

“老武叔,你没事儿吧?”杨欣迎了过去,看着老武头新换了一身黑色的便装衣服,脸色有些苍白,可精神依然不错。

“没事儿!都是皮外伤,出了点血,没伤着骨头!”

杨欣看着众人在忙着卸车、装车,就对齐明远说:“齐司令,给我们三个找个屋,我们先商量点事儿。”

“好吧,跟我来。”


在营地西边一个低矮的地窝棚里,杨欣对正在土台子上发报的丁雄问道:“怎么样?联系上没有?”

“连信号都没有,可能是老家出了问题!”丁雄坐在地上摘下耳机。

地窝棚不大,也就能容下三、四个人。屋地低于外面的地面,大概是冬天临时储存蔬菜的。中间的土台子是用几块土坯垒成的,四周摆放着几个木敦子。棚顶上开着天窗,不热,还挺肃静的。

“李校长出事儿了?”杨欣在木墩上坐了下来,眼光深沉起来,“如果他那要出了事儿,以后青云岭和西山镇的电台,也没法和他联系了。而且,抓捕他的人,很可能追踪而来,那问题可就严峻了。”

“一脚踢卵子——没鸡八事儿!”罗云汉脱下军装上衣,坐在树墩上,扯开领口:“在这深山老林里怕鸡八啥呀?近战、夜战,打他个冷不防,多少人也不怕!三辆马车,用不了十天就到西山镇了!”

“哼!三辆马车,三发炮弹,用不了出青云岭,就上西天了!”丁雄拿出军用地图,不屑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