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四十一 蓝色国门 第四节 掉包

弥补缺憾 收藏 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URL] [内容简介] 在邓照垣的帮助下,军统窃得了法国人的声纳仪器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40759/][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第四节 掉 包


船到达了西贡码头后,朗之万将这批瓷器装上木箱运回自己的府邸。等把一切事情弄完,朗之万便给中国潜水员和越南水手发工资,因收获颇多,朗之万大发善心给了比说好的工资多一倍的钱,越南水手和中国人都表示感谢的走了。

黄文利他们都去喝酒、找越南姑娘,邓照垣推说有事就没一起去。他先去理发洗澡,然后来到了市中心的大商店,挑选了一套有钱人穿的白色礼服,皮鞋和礼帽,又买了一根手仗。手仗在手,拇指按住,食指和中指一转,手仗就以中指为中心旋转了起来,然后一把握住,挺胸,昂头,笔直的站住,一副绅士派头就拿了出来。出了商店,要了一辆黄包车直奔中国领事馆。来到领事馆门前用手杖敲了门,出来一仆人摸样的人,邓照垣对他说:“我刚来到西贡,有急事要见领事先生。”仆人自然是衣帽取人,见他穿的很气派,便立即禀报。过了一会,仆人将他领到了一间会客室,奉上了茶便退了出去。邓照垣等了一会,领事侯世晟才来到客厅,他立即客气起来:“啊!先生远来西贡,侯某接待不周还请原谅。哎---请问先生尊姓,不知侯某能否为先生效劳。”邓照垣也没和他客气,便直截了当的说:“免贵姓邓,邓照垣,以前在国内时在十九路军任过少校,现在来南洋经商。”侯领事听完介绍立即树起大拇指:“贵军凇沪抗日孤军浴血奋战,大长我中华之气节,可敬!可敬!”邓照垣一脸严肃的说:“请领事先生给国内兵工署朱其赭先生发电,西贡港口停泊着一艘法国轮船,名叫哈德号,属于一个叫朗之万的法国人,防备甚松。此船装有一台仪器,系利用水声原理制成,原为军用目的研制,可以探知水中目标方位和距离,对于海军意义重大。建议国内来人起获此仪器带回仿制,我等驻足此地随时给予协助。”侯领事听完,待要再恭维几句,邓照垣打断了他:“事不宜迟,赶快发报。我这就要回去。”侯领事连忙答应:“是,是,立即发报。”给领事留下了地址,邓照垣便起身离去。

情报传到国内,浙江象山潜艇制造基地的荷兰工程师们立即明白了这东西是什么,他们早就得知一个叫朗之万的法国人在一战末研制成功了水中回声探测器,也知道英国人一直在研究这种仪器,但英国人一直将此列为最高机密,荷兰人只能知道一些枝末细节。没想到竟然在越南的一艘民用船舶上发现了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东西。天赐良机,军统立即就获取仪器进行了布置,戴笠亲自命令军统西贡站负责完成此项任务。

邓照垣从领事馆回来后,等了一个星期,一个瘦瘦的中年人找来了。他叫范尚增,多年前即来西贡,目前在第五郡开了一家机电修理部。第五郡是西贡的华人聚集区,离邓照垣所住的地方不远。联系上了之后,范尚增按中国人的习惯向邓照垣一拱手说:“我受人之托帮老弟取那船上的东西。”邓照垣待要和他攀谈了解情况,范的口风甚紧:“老弟,我只是受人之托合作此事,咱们干完了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多余的不要打听。”邓照垣碰了一个软钉子,也不再多问,便与范尚增筹划获取仪器的事。

哈德号是朗之万专门用于进行海底考察用的船舶,不出海时,此船就停泊在西贡港口。平时船上就只有大副一人看管。大副名叫尤里斯,接近五十左右年纪,单身一人,和其他水手一样,平时喜欢喝酒、玩女人。邓照垣在暗中观察了他一段时间,这家伙身体挺棒,每隔三到四天就要找一个女人到船上去陪他。这天邓照垣觉得这家伙约莫开始想女人了,所以天刚黑下来,便带上阿文、阿叶两名越南女子来到了哈德号上。阿文、阿叶是经范尚增特别挑选出来的,两人都是十七八岁年纪,高挑清秀,白净漂亮。她们都有细细的腰身,玲珑可人,穿着传统的越南服装,臀部细致浑圆而微微上翘,胸部小巧高耸,脸上略施粉黛,典型的越南美女,邓照垣还特意带了几瓶上好的白兰地。尤里斯从船舱出来,邓照垣向他打招呼,可是还没等到回答,两名美女立即就将他吸引住了,他两眼直钩钩的盯着阿文和阿叶,口水几乎都要流淌出来。邓照垣给他介绍了两个女孩,随即请他喝酒。有美女相伴,还有美酒,尤里斯头脑已晕忽忽的,也就无暇对邓的到来起疑心。来到船舱里,放起了音乐,倒上了美酒,尤里斯左怀右抱,两个美女虽然年纪尚小,但出道已好几年了,自是风月场中的老手,左一杯右一杯对着尤里斯灌起来,灌了一阵,两人再即兴跳一段越南民间舞蹈助兴,跳完之后再接着灌。待到几瓶酒灌完,尤里斯醉得已有几分不支,邓照垣使眼色让她们扶尤里斯到后舱休息,两名美女会意,把法国人扶到后舱床上后,自是一番精心伺候,尤里斯本来体力就不支,再这么一折腾,不久便沉沉的睡去了。

邓照垣在中舱静静的等到尤里斯的鼾声响起之后,便来到船舷用手电向码头上晃了几下。早就等得焦心的范尚增等人一见信号,立即来到了船上。按照邓照垣的描述,他们已经仿制了几节盛放回声探测仪的铁皮文件柜,大小、颜色、尺寸都差不多。装仪器的铁柜子平时不用都关着,估计尤里斯不会去动,等朗之万下次出海时才会发现。不过,那时仪器早就运到国内去了。范尚增是做机电修理的,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仪器,但略一观察就知道怎么拆卸。船上的部分拆卸完了之后,邓照垣戴上潜水器具跳入水中将水下的发射机也拆了下来。拆卸下来的东西自然是仔细的进行了包装,惟恐有丝毫的震动损坏。仿制的铁皮柜安装在原来的位置上,若不打开柜门,想来尤里斯是不会发现仪器已经被人掉包了。一切事物处理完毕,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将仪器抬下了船,一辆卡车早已等候在那里,上了车立即开赴西贡火车站。范伤增已经安排好了一节车厢,凌晨时分就可以离开西贡,邓照垣等人将跟车押运。这趟列车是中越国际列车,沿越南国土一直北上,终点是中国云南凭祥,那里已安排有人接货。

一个月后,“水下回声探测仪”被安全完好的送到了象山潜艇制造基地,邓照垣也成为随后成立的潜艇指挥官训练班的第一批学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