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四十一 蓝色国门 第三节 寻宝

弥补缺憾 收藏 5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URL] [内容简介] 原十九路军少校邓照垣在越南西贡偶遇声纳发明者朗之万的侄子---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40758/][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第三节 寻 宝


越南西贡,热带的傍晚凉风习习,婆娑的树影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显妩媚。邓照垣依靠在码头的围栏边,看着街道对面法式红砖建筑背影下,穿着肥大衣服穿梭来往的越南人。一二八凇沪抗战之后,十九路军被调往福建,抗战有功却得不到任何补充,全军上下对蒋介石甚是不满。1934年3月蔡庭楷率十九路军在福建宣布独立,自行成立政府,举起反蒋大旗。此举自然招来蒋军的剿灭,后十九路军残部被广东军阀陈济堂收编。因十九路军官兵主要为广东人,邓照垣于被收编后不久变便与几名广东兄弟退伍,结伴创南洋,便来到了越南西贡,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华人聚集区,初来咋到无以生计,只好在码头帮人扛货。同伴黄文利兴冲冲的跑了来:“长官,太好了”虽说已不在军中,但黄文利仍习惯的称他为长官。满头大汗的黄文利来到跟前喘了几口气后说:“有一个鬼佬想请会潜水的人,给的钱很多,我就答应了,明天咱们就去见工。”黄文利是昔日在十九路军时自己的部下,当时潜水炸日军出云号军舰的十八勇士中他是其中之一,可以算是生死之交了。没想到,当年在上海去炸日本军舰而学习的潜水技术,今天却用上了。第二天一起来越南的几个人一起去见工,广东人将洋人称做“鬼佬”那个被黄文利称为鬼佬的是个法国人,名叫勒凯 朗之万,是一个考古学家。来到一座法式建筑前,邓照垣和黄文利领头走了进去,一个越南仆人把他们领到了一间办公室,勒凯郎之万就坐在一台办公桌后,他四十左右年纪,留着八字胡须,见邓照垣他们进来挥了一下手算是打了招呼,“你们都会潜水吗?”他用越南语问道,邓照垣到越南已有一段时间,越南语与中国话语法相近,并不难学,是以他们已初通。“当然会”邓照垣答道。那洋人似乎对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情况不太感兴趣,便安排他们去见管事的,准备一个星期后,出海。几个人来到港口,一艘由货轮改装的考察船停泊在那里,名字叫哈德号。管事的也是船上的大副,也是法国人,以前他们也雇佣过两个法国潜水员,后回国。如果从法国再雇佣潜水员一则工资太高,不划算,二则路途遥远,时间等不及。船上有七八套潜水服,邓照垣等人选用了几套合适的便开始熟悉潜水。这潜水技术他们在上海学时也是也只学了很短时间,加之很长时间未练习,确已生疏不少。好在基本规则尚记得,其他几个未学习过潜水的战友,在他们的教导下,经过一个星期的熟悉和摸索,已基本可以应付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朗之万将出海考察的物事备齐,哈德号启航了。哈德号不大,船上的人也不多,除邓照垣等五六个潜水员外,还有大副和四名越南水手。船在海面上航行,黄文利对邓照垣说:“长官,这活真好,一点不累而且挣的钱比在码头扛包还要多七八倍。”邓照垣沉默的看着远方,过了一会才说:“谁知道洋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别光盯着钱。这趟还不知道去干什么呢。”

船行了接近一天,傍晚在一处珊瑚礁旁下了锚。热带海洋的夜晚风平浪静,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朗之万便早早的将大家叫了起来,吃过早饭便起锚航行。这天不象昨天那样速度很快,而是在搜索航行。大副边看着海图边指挥着越南水手操纵船航向,朗之万则留在船舱里,邓照垣好奇的探头看了一下,只见郎之万头上正戴着耳机,眼睛盯着一个圆形的闪闪发光的东西,那圆形的东西有脸盆那么大,上面有亮点在来回跳动。朗之万回头看了邓照垣一眼,没有再理会他,他不怕泄露什么秘密,他正在操控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一种技术设备,这种东西别说是这个出苦力的中国人,就是有一定电子学知识的人也不一定能够了解它的工作原理。随着嘟嘟的声音响,朗之万在海图的方位上标注着什么,好象这次出海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邓照垣留心观察起这艘船所装备的仪器。朗之万所在的前舱内有几节文件柜样的东西,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仪表、开关和指示灯。从前舱接出几根电线一直延伸到船头没入水下的底部。这一套东西看来象一个探测用的设备,只是象是在水下探测。第一天过去了,好象没有搜索到什么结果。第二天接着搜索,一连搜索了五天,目标好象找到了。船抛锚,朗之万自己也换上了潜水服,命邓照垣和自己一同下海搜索。下潜有几十米深后,在杂乱的珊瑚礁中似乎看到了一艘沉船的遗骸,朗之万游了过去,伸手捡起一件园形的物事,拂去沾附在上面的沉积物,一件精美的古代瓷器露出了本来面目,跟在他后面的邓照垣这时才明白,原来这洋鬼子是来盗取我国文物的。自宋代以来,广东、福建沿海的中国商人就开始从事大规模的海外贸易,将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等运往东南亚、印度等地销售,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然而,古代航海水平低下,所制尽是木船,或遇风浪,或触礁致船毁人亡,那些当年的商品就此沉没在南海那万顷波涛之下。法国人朗之万这次运用先进仪器测量,未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其中的一艘沉船。

邓照垣跟着潜了下去,学着朗之万的样子小心的拨开珊瑚,根据沉积物的外形判断,捡起了一件物事,拂去表面的沉积物一看,也是一件中国古代的瓷器。两人拿着收获物向水面浮去。出了水面,朗之万兴奋的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两件瓷器,虽年代久远但仍光洁如新。“太好了!太好了!”他两眼放着光,连胡须上欲滴的水珠也顾不得擦。确定了沉船的具体方位,打捞工作便开始了。先用高压水枪将沉船上的沉积物冲刷干净,然后将浮筒用绳子放下。四个浮筒呈正方形分占四角中间连接一大网,朗之万指挥,邓照垣等人将瓷器在水下搬入网内,船上开动马达,将浮筒内的水抽干,便将网内的的瓷器浮到了水面。经过近一周的打捞,这艘沉船上的文物基本打捞完毕,大功告成,哈德号返航。

返航的路上,朗之万因为此行收获颇多而眉飞色舞,他对中国潜水员的工作很满意,和邓照垣等人的话也多了起来,不象来路上那样冷冰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邓照垣乘机向他请教安装在船舱里的那是什么仪器。朗之万思考了一会回答道:“应该叫回声探测器吧”“回声探测器?”邓照垣疑惑的问,“我的叔叔朗之万博士在欧战时就发明了这种仪器”朗之万自豪的说道:“本来是要用它去发现德国的潜艇的,可是刚发明出来战争就结束了。仪器没在战争中发挥作用,却被我用来探测海底宝藏了,所以哈德号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底寻宝船。”听得朗之万吹嘘,邓照垣装出一副极其倾佩的样子:“法国的科技真发达,世界的财富真应该属于你们!”听得此言朗之万不禁飘飘然起来,“这是用超声波的原理制成的一种仪器,超声波你懂吗?”他扬起手腕在空中转动了几下,好象在寻找恰当的语言来向这没有文化的中国人解释这种东西,过了一会他放弃了,又接着说:“这种仪器不仅能探测到水下的沉船,还能探测到鱼群和水下地形。当遇到金属的东西时,我听到的回音是尖锐而悠长的,当遇到鱼群时我听到的回音是短促而沉闷的,而且能知道具体的方位和距离。”邓照垣听到之后,故意张大了嘴半天没合拢。看到自己把这个愚昧的中国人唬住了,朗之万很是得意。说话间,船已回到了西贡码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