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四十一 蓝色国门 第二节 熊油膏

弥补缺憾 收藏 8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URL] [内容简介] 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医生,想办法搞到了德国最新的电动鱼雷的核心情报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40757/][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第二节 熊 油 膏



德国慕尼黑郊外的施瓦本医院,中国留学生桂同宗从慕尼黑大学医学专业毕业后,由于专业极好,被德国人聘请为该院医生,中国人的聪明、勤奋立即在这所医院里显示了出来,在刚到这所医院不久的一天晚上,他第一次值夜班,一位被精神病人用匕首刺破了腹部的妇女被送了来,她的肝脏被刺破了,流血不止,情况凶险。当时外科医生只有他一个人,他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大胆的为那位中年妇女做肝脏缝合手术。手术很顺利,病人转危为安。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当时,即使在德国的资历老的医生中,做这种手术的成功率也是极低的。可是他当时还没有取得外科医生执照,按照德国法律,这是要受到处罚的,有可能会被吊销行医资格。他的导师,外科主任施皮尔博士帮助了他,他亲自找到慕尼黑市长,为他申诉,使他免受处罚,得以继续在德国学医。

手术事件后,虽说他是有功之人,但德国人把功过是分得很清楚的,不能因为有功就对所犯错误不作处罚,他还是暂时被调到烧伤科去了。不过,处罚归处罚,医院里的德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立即来了一个大转弯,不管谁见了他,都会表示出少有的尊敬。

这天,烧伤科来了一个被化学药品烧伤的病人,他的面部、手部都被一种腐蚀性极强的酸液灼伤,负责主治的德国医生只能给他用薰衣草油精涂抹,并转住院治疗。桂同宗每天在医院都能见到各式各样的病人,这个烧伤病人并不算什么特殊,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关注。晚上下班回到住处,已有一个人在等他。来人是中国驻慕尼黑领事馆秘书鲍运春,桂同宗和他打过交道,得到过他的帮助。桂同宗热情的请他进了屋:“鲍秘书,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鲍运春没有直接回答他,坐下后慢条斯理的说:“小桂啊,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爱国的青年,国家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你会尽自己的力量去做的,对吗?”“那当然”桂同宗直截了当的回答。“事情是这样”鲍运春慢慢的将来拜访的目的说了出来。

原来近年来德国已经开始研究电动鱼雷,电动鱼雷在一战后期已开始研制,只是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限制未能研制成功。近年来纳粹重整军备,电动鱼雷的研究又重新开始。电动鱼雷与传统的蒸汽瓦斯鱼雷的不同点是,电动鱼雷靠电为动力推进,没有航迹,隐蔽性好。蒸汽瓦斯鱼雷有航迹,容易引起敌舰规避,并暴露潜艇方位。兵工署代表团在访问德国时,无意间得知了德国正在研制电动鱼雷。所以潜艇部队开始建立后,军统住德国站接到命令,想办法弄到电动鱼雷的有关情报。经探察得知,研究电动鱼雷的机构就设在慕尼黑郊外的一处研究所内,但德国人防卫森严,根本无法接近。这一日得知,研究实验出了事故,一名德国科学家海富勒被烧伤,正好在施瓦本医院救治。鲍运春受命找到桂同宗,希望通过他能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桂同宗知道了鲍运春的来意后,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鲍见桂同宗顺利答应后,十分高兴,便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他:“这东西你也许能用得着”。桂同宗接过一闻,立即有一股强烈的辛烈味直串鼻孔,“这是什么?”他问到,“熊油”。鲍酷爱打猎,经常在德国南部或到捷克波兰的森林地区去打猎。前一段时间猎到了一头熊,并配制成了膏药。熊油是治疗烧伤的良药,欧洲人在科技发达以后,很少采用天然的药物进行治疗,尽管有时天然的药物效果很好。第二天,来到医院,海富勒的伤处已起了水疱,并显示了溃烂的征兆,看样子伤处留下疤痕的可能性较大了。护士对伤口进行清洗处理,照例要换上薰衣草油精。桂同宗将主治的德国大夫拉到了一边,“病人的伤处看来会留下疤痕,我们中国有一种治疗烧伤的药物,治疗烧伤有奇效,可不可以试试?”德国医生见识过中国人的神奇,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主治医生答应了,还要和患者商量。桂同宗对海富勒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您的伤口极有可能会留下疤痕。我们想采用一种自己调配的药物给您治疗,但是有一定的风险,您同意吗?”海福勒倒是一个爽快人,立即表示同意。桂同宗便拿出熊油膏给他涂抹在伤处。第二天换药时检视伤处,水疱已消缩一些,症状已明显转轻。“真是神奇的药物!”德国主治大夫惊异道,桂同宗自然充满了自豪感,但是不敢说是中国的药物,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其后病情一天轻似一天,桂同宗与海富勒也相熟了起来,海富勒的情绪好转了,话也多了。这日,换药的过程中,桂同宗有意说道:“先生,虽然不会再留下疤痕,但伤处的色素可能变浅,这样会留下与周围皮肤不同的印记”。海富勒经他一吓,忙问怎么办,桂同宗便说:“我需要知道你被烧伤的详细情况,被什么酸液烧伤的,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被烧伤的。”海富勒未加思索的说:“是铅酸电池溶液,浓度是85%。”他停了一下,想了一会继续说道:“我安装一个部件的时候,串激直流电动机发生了故障,蓄电池的酸液迸到了我的脸上和身上。”听得此言,桂同宗没有吭声,继续给他换药。包扎完后对海富勒说:“我一定想办法使您的伤口不留任何痕迹。”

“是铅酸电池溶液,浓度是85%。安装一个部件的时候,串激直流电动机发生了故障,蓄电池的酸液迸到了脸上和身上。”这份情报很快被送到了浙江象山的潜艇制造基地。从荷兰请来的工程师立即明白了电动鱼雷的关键技术核心。设计制造蒸汽瓦斯鱼雷对他们来说已能胜任,在此基础上,电动鱼雷的研制步伐立即加快了许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