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梅殇

北国独狼 收藏 35 201
导读:穿越时空,与你相见。面前的你容颜清冷,举手投足间,泄了一地寂寞。 曾经,你是快乐的。当年的你“吹白玉笛,舞《惊鸿》”颠倒众生。那个戏称你为“梅精”的男子,给了你无以伦比的宠爱。用一株株梅把你圈在深宫。你以为这就是你要的幸福。 可这幸福是脆弱的,一曲《霓裳羽衣》就可以轻易地把它打破。十九年的情份、不变的绝世风华和满腹的才识竟敌不过新人的一个回眸浅笑。原来,那些美丽的诺言,不只是你耳畔的低语,却是一章华丽的范文。 面对这变故,你不甘。你不相信曾经的拥有会在倾刻间消失,还是满心的相思和期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穿越时空,与你相见。面前的你容颜清冷,举手投足间,泄了一地寂寞。

曾经,你是快乐的。当年的你“吹白玉笛,舞《惊鸿》”颠倒众生。那个戏称你为“梅精”的男子,给了你无以伦比的宠爱。用一株株梅把你圈在深宫。你以为这就是你要的幸福。

可这幸福是脆弱的,一曲《霓裳羽衣》就可以轻易地把它打破。十九年的情份、不变的绝世风华和满腹的才识竟敌不过新人的一个回眸浅笑。原来,那些美丽的诺言,不只是你耳畔的低语,却是一章华丽的范文。

面对这变故,你不甘。你不相信曾经的拥有会在倾刻间消失,还是满心的相思和期盼,期盼着“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无休”。岂不知那些已成明日黄花。你以为,那个男子只是暂时迷了心,以为他终会再回到梅林与你品茗斗奕,恩情如初,岂不知,他已谦梅过清傲,不似牡丹硕大妖娆。

夜夜更漏滴尽了海水,寂寞的门庭始终没有被叩响。上阳宫的朝朝暮暮,只有错落的梅辩包裹你单薄的身影。玉鉴尘生,凤奁杳殄,蝉鬓懒梳,缕衣闲置。无尽的守候逐渐苍白了你的生活,现实已把那个肥皂泡般的幸福消磨得没有了痕迹。那些浮华那些恩爱都已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你,还不愿醒过来吗?

你怨新人“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于幽宫”,你把这一切都归到那个 女子身上。你怨她。那么新人未来之时,你受尽荣宠之时,那些白头宫女又怨谁?怨你呵。

没有谁怨谁。得宠又如何,失宠又如何,都是身不由己的薄命人。你的寂寥不是来自于任何一个女子,而是他——那个给了你梦想,给了你信仰,却没有给你结局的男子。不要再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傻瓜,千百次再初见,你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弃捐荚笏中,恩情中道绝。”的命运。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这幽深冷寂更甚的宫门。自古的皇帝都是薄幸的。

颓恩诚已矣,覆水难重荐。负心的人一旦离去就不会再回来。繁华尘世,不是只有这片梅林。不要让时光在守候中消失,苍老你的美丽;不要把你的才情挥霍在淼的哀怨中,这般执着只会让你万劫不复。

听到了吗?渔阳鼙鼓动地来;看到了吗?那个许你天长地久不离不弃的男子舍你狼狈逃离。听说了吗?那个婉转承欢受尽宠爱的女子,最终也因他要自保而香消玉残。这就是你要的情?

你轻轻的笑开,云淡风清却倾国倾城。想通了是吗?呵,离开吧!这硝烟战火已帮你把樊笼里打开,天涯之大,总有一方净土让你生根。

终于可以解脱了。可为何你却把那冰冷的霜刃刺进心间?这就是你给自己缔造的结局。

一地落花无语,世间又少了个水作的绝色人儿。江采苹,你终是太痴太傻了。


后记:

《红楼梦》开篇便在“薄命司”列出一串人,更有那触目惊心的“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美丽的女子生来便要承受更多的艰辛屈辱。不公若此,上天还不罢休,还施以非同常人的才智,让她们清醒地体味到红颜薄命的苦痛,残忍至极。红颜薄命,千古一辙。江采苹无疑是薄命的。但我亦怜惜杨玉环。她又有何错?她不曾干预朝政,不曾祸乱世间,为何把“祸水”的名号压在那柔弱的肩头。若唐玄宗还是开元的李隆基,又何来安史之乱?可怜杨玉环白白替他担了千古的骂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