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六部 共和国的诞生 第九十八章 两京(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我独自一人,没带任何随从,立在南京聚宝门外,欣赏着南京城墙的雄伟身姿。

聚宝门是南京的主城门,在明太祖“高修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政策下,聚宝门修得极为雄伟,从城脚到城顶有37米高,城顶上又有箭楼,两者一加,高度超过了五十米。内有三层瓮城,四道闸门,如果不知城门结构,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必定会被关在瓮城中,成为瓮中之鳖,必定丧生在擂石、弓箭之下。

城门两侧有宽阔的马道,可以跑马上城,马道下和城门后,都有藏兵洞,全部利用上的话可以藏兵五千。在后世,我出差南京的时候曾有幸参观过聚宝门,当我登上城门顶时,被那宽阔的城顶给惊呆了,宽阔的城顶,几乎可以用来当足球场了。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垒成聚宝门的青石都是一样大小,砌得严丝合逢,刀插不进。不过可惜的是,城顶上的箭楼毁于日本的大炮,我只好凭着照片想象着箭楼的样子了。幸运的是,我来到了这个一百多年前的世界,又可以亲眼目瞩箭楼的雄姿了。

毫无疑问,在冷兵器时代,这样宏伟的城门是不可能被攻破的。不过坚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对于那些一心只想修长城,建城池却不懂得善待自己百姓的中国历代统治者来说,任何坚固的城墙都不足以阻挡自己灭亡的命运。长城既没有挡住元兵、也没有挡住清兵,南京城虽坚固,也没有为逃亡到南方的晚明多支撑些时间。挡住外敌入侵的长城,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绝对不是用石头垒成的,而是存在亿万百姓心中的精神长城。如果中国亿万百姓与政府一条心,试问天下谁是对手?

等了很久,城门上终于有人来传话,说是曾大人有请。接着,城上缒下来一个竹篮。示意我蹲在竹篮中由他们缒上城去。我见之,直皱眉头。

“我是堂堂正正来的使者,不要给我搞这样的把戏!回去告诉曾国藩,要想请我进城,将大门打开!”要我学着那些残兵败将,偷偷摸摸的缒上缒下,这也太没脸子了。

不久,城闸打开了。我大步迈了进去。

“咣——”我才穿过第一重门洞,忽然前后千斤闸都放了下来,这样可好,我成了瓮中之鳖了。四周城楼上,无数的弓箭火枪对着我。

“哈哈……”说句实话,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还真有些害怕。要是我猜错了,曾国藩真没有半点降意,现在正是一个捉住我,然后威胁铁血军撤围,反败为胜的好机会。古人遇此情况,也是先大笑一阵,吸引别人注意后,再凭借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对方的。如今我也只得学学古人了。

我笑!哈哈大笑!笑过一阵,果然有效,城墙上出现一个身着二品顶戴,清瘦的满清官员,此人必定是曾国藩了。

“龙先生好胆色啊,竟敢只身前来!也不怕本官将你拿下?”

“没一点胆量,怎能一统天下!?”

“难道不怕本官下令杀了你?”

“你不会!”

“哼,你怎知我不会?动手!”

曾国藩一说动手,他旁边的那名火枪手就“呯——”的开了一枪,子弹打在我脚前一尺的地方,激起了一小片尘土。这样的小把戏怎能吓唬到我?枪响之后,我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静静的立在那,如山如岳。

“曾大人,你的兵枪法太差了点,还需练练!”

“你所为何来?”

“为了拯救南京百万军民!”

“别做梦了,本官世代受皇恩,安可降尔等乱党?本官决定誓死不降!”

“你不降就不降也罢,敢问城区百姓又何辜?为什么你要拉着他们一起殉葬?”

“百姓乃皇上的百姓,为皇上尽忠也是应该的!”

“你这么想,百姓可未必这么想。曾大人请你看清楚,外面可有我的百万大军,千门大炮,真要是攻起城来,难免玉石俱焚!”

“本官自领军之日起,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这样谈下去,只会越谈越糟,我来的目的为的是搞清楚,曾国藩要怎样才会降。

“曾大人你要怎样才肯放弃抵抗?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办到!”

曾国藩低头想了一会,然后说了莫明其妙的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别人听曾国藩这样说,一定会摸不着头脑,但我一听,立即明白了。什么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果君要臣活呢,臣同样也不得不活吧,如果改成“君要臣降,同样也是不得不降吧”。看来曾国藩是想要道光的旨意,才肯投降啊。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道光已被我活捉了。道光身不由已。一个亡国之君下的旨意有什么意义?看来曾国藩想要道光命令他投降的圣旨,说白了,就是想借此向全天下表白他曾国藩是忠臣,在弹尽粮绝之际,还誓死不降,最后在皇帝的旨意下,才不得不“君要臣降,臣不得不降!”曾国藩这种想法,说难听点,就是死要面子!

搞清楚了曾国藩的投降条件,接下来就好办了,叫道光写了封信了事。

1845年5月21日,曾国藩在接到道光的信后,号淘大哭了三日夜,然后接受了我军劝降,南京得已和平解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