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三十章 白狗逃跑

我热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URL] 玛多孤独日月 30 第三十章 白狗逃跑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份计划 本月为今年最后之三十一天,为总结结束今年各项工作及遗留问题之时。首先,必须坚持每日学习《哲学》自考大纲内容两小时,每天一节,初步在月底前学完过一遍。本月必须与州上联系知晓考试成绩,以便安排九六年考试学习计划。必须做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30 第三十章 白狗逃跑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份计划


本月为今年最后之三十一天,为总结结束今年各项工作及遗留问题之时。首先,必须坚持每日学习《哲学》自考大纲内容两小时,每天一节,初步在月底前学完过一遍。本月必须与州上联系知晓考试成绩,以便安排九六年考试学习计划。必须做好补考准备。与州招办或赵德贤联系。工资及各项收入发放后,除伙食费外,必须全部存入银行,以行回家之用。同时,须还老胡一百,向小牛索要所欠一百。汪恩德以现金换存折一事也须兑现转存,毕竟不便。本月须洗衣服讲究自身之清洁卫生。除必要按时上班外,可在适当时候,择人,择地,择时去玩两把,但不可过度,尤其以赢后须多加节制,必须自己约束自己,不可放任自流。在入党一事上,也须积极主动写份思想汇报呈上!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一日


今天为朱德诞辰纪念日,世界爱滋病日,小侄女珊珊的生日。早上才让开会,分总结,讲县上宏伟远景目标及回家请假之事。让一个接一个走,以免春节同时不许走,有事的可以先走。让我负责,与王福、金死洗沙发巾,向小梅要洗衣粉,不买给,大吵一顿。与王、金二人商议,曰不洗。我只取一条洗掉算了。才让骂了再说吧,刚分来的连一个臭临时工竟如此狂妄。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日


睡至二点,起床收拾,预洗衣服。昨晚去王师傅处钓鱼输35元。与哥家共庆珊珊3岁生日,吃生日蛋糕,与哥扎同花,宰其12元。小牛昨还给五十元,未买东西,就输掉了,剩十多元,留作本周吃饭吧。狗又跑了,这次铁链又让谁解去了,回来收拾它。为这条松狗,花一百元,又打一架。整日看不上它,虐待它,想必此时心情与当时老爷子虐待我一般!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日


下饭馆吃饭,与小陈等扎了一会儿同花,赢16元。下午洗衣物,晾冻。晚去王师傅处钓鱼,上阵打两把,赢10元。因小何、小汪赖牌而不打了。彭光德来叫,说来了两个人。在我房子里又摆上了。一开始还赢着,后四十出完,又借汪恩德先后达一百元。与其存折相抵押,共输一百0五元。至四点多,劳命伤财,这种还帐法不值提倡!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四日


睡了几个钟头,九点抬着个冰脸去上班。瞌睡之极,毫无精神。小梅让帮他建卡,推辞拒绝了。一包洗衣粉不给买,何况他答应拿纸买两包红梅尚未兑现。故此人无甚理头。该强化免疫了,近日也无电,无钱。晚困,一觉躺下再未能起来,直至5日早上,睡了个囫囵觉。洗了一条沙发巾烤干拿去,其它姓金的洗了,不谢!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五日


在强化免疫日到来之际,又写标语,下午四人去张贴。父来信了,叨及分家之事:1.地。2.给母孝顺钱。3.如何分他的钱。4.西宁楼房。5.父母、小民之事。是二哥闹着要分的,父声明,今后不与春丽一块住。说及我的考试曰:满意,继续努力!婚姻一事,让我尽量自己先找,家里也帮找。如要农村的,也有漂亮的。晚去哥处,弟兄三人商议分家诸事,无甚结果,空喊!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六日


早上打扫卫生,冻极了。次县长来站参加第三次强化免疫接种,摄像。班禅转世灵童已掣出,为西藏那曲地区嘉黎县的六岁男童坚赞诺布,达赖擅自在印度宣布的无效。二哥之事因花石峡粮站短粮一车也卷入旋涡,事情不好办,魏源倒卖了!与检察长大吵一顿。晚去那边吃油条。桑杰卓措整天在那白吃,比我们好多了。补课学习,天冷地冻人冰!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七日


上班迟到,才让整天以抓我,想方设法扣我工资为乐趣。不但差旅费拖欠报不上,而且他还想方设法,拉帮结派,与梅蛋相勾结而扣我的工资,以达到他们花销的目的。小梅也不是东西,要老子拿纸,用后即一脚踹开了。发誓以后再不能从家里往单位拿东西用,以免费力不讨好。勿再帮霉狗做事帮忙,这个人狼心狗肺,坏松。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八日


年终已到,才又让画考勤表,画好表格,去宣传部米晓敏处打印了名字,把梅旦排在了最后,牛守玉升为二位。下午因无纸未印,再不管,只要霉狗说话等于放屁就算了。指使王福去要纸,明天牛等加班复印。才开会说,要搞计免大检查,定出罚款措施,一心想扣职工工资,牛为虎作伥!不知花乡如何?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九日


一睡即为傍晚,饭后开始学习。上午不知谁人敲门,只是酣睡未醒。工资尚未发放,吃饭钱已不够。买蜡烛等欠下,不知何日能还。据说十号之后,工资才能发放。下周计免检查,花乡责任谁当!停电已十多日,每日耗费蜡烛。借胡武打小说金庸《绝色神功》,二日即全阅全,主角为柴一郎;真假出现难辩,结局皆大欢喜!(金老爷子十五部著作中无此著作,是他人冒他名之作。2007年7月7日注)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


中午起床,出去吃饭,欠下饭钱,回转架火!废纸也无,去找旧书;大煤熏烧,温度渐起。补课学习,打饭炒菜。牛科长来,取“拾”杂志。武占元弟,拿书未还,此人难受,不可深交,给脸上头,索书勿借,太随意烦;让人讨厌!找绳打水,井深之极,因无电来,用水困难。晚学结束,总结归纳。明天新周,须亦早起。发送文件,检查计免!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去银行取活折存款100元,还欠外面之帐。去卫生局、政府发送文件。天气寒冷,白狗自链子丢后即整天不回。晚抓住揍一顿,逃跑。去寻思打麻将,因无人让位,作罢,心急火燎,坐卧不安。哥处让去玩扑克,打升级,因耍不来,被两兄责骂,气郁不平。无多大意思,工资尚未发,本月要大补。卫生局韩老六说要抓白狗去喂。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汪恩德下午拿来了一百四十块钱,取走了其抵押存折。二哥的事情也处理不完,不让走,又续假,那边将其站长也免了,他与姐姐同在一个单位——杨家庄粮站。中午去找狗,一见就跑。脖子上系一绳,想必为某人抓住,又跑了。晚去找打麻将,无人让位只好于两点多回来睡觉,一夜未睡,等狗回来抓狗未成。估计再抓不住!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今天上午发工资,仅本月五百五十四元八角,大补二十号之前定发。还了借老胡的一百元。下午老胡这阴阳人将我眼镜上的螺丝丢掉了,找不见,类似事情已发生两次了,让人球多。下午去存了600元,余75元未还欠帐。晚去王师傅处抠将,输90元,尚借王师傅100元。甚感球多至极,又睡不好觉了,烧得什么似的。今夜抓住狗,又被它逃跑了,越来越滑了。


2007-07-07-19:40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