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八十九章 麻烦

龙居士 收藏 5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全歼英国远征军后,摆在我面前有个两难选择,一是趁胜追击,就此灭了英国;二是班师回国,开始解放全中国的战役。前项选择,对我的诱惑很大。在我看来,满清不过是毡板上的肉,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收拾。而英国却不一样,英国海上力量全毁之时,正是趁它病要他命之时,如果此时不动手,等它缓过气来,再攻打就要花费更大的代价了。作为一个老牌的世界大国,他的战争潜力无疑是巨大的。如果现在不灭了他,将来必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现在去进攻英国本土,其战略意义非常巨大,一旦占领英国,依靠英国众多的港口和强大的生产能力,这等于从战略上完成了对欧洲的包围。从此时间对中国是有利的,时间越长中国就越强,任何敢于挑战中国的力量都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如果现在放掉了占领英国的有利机会,那么时间对于东西方来说都是有利的,西方可以利来大批的未来人在科技上赶上来,至少在武器上,不会像现在这样差距那么大。而中国则可以用时间来消化已占领的广阔地域,解决内部存在的众多问题。

想要现在占领英国,摆在中国面前的困难是非常大。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从中国到英国有二万五千多公里海程,这么远的距离,一路上庞大的舰队的后勤补给难以保证呢?中国不像英国沿途有那么多的港口保障。

二、中国击败了英国远征军,这会让欧洲大陆上的国家幸灾乐祸,欧洲各国势力将重新洗牌,但是如果东方舰队出现在欧洲海域,欧洲其它国家会怎么想?欧洲各国有没有可能提前结成同盟?以现在中国的实力虽不怕欧洲同盟,但远征英国的计划必定会泡汤。

三、目前中国新政府的一切可以说是建立在军事上,如果中国海军战败,那么中国必将失去已占领的众多领土——南洋、澳洲、北美西海岸以及印度。中国即使将来能够在强敌环视之下生存下来,那国运也是十分悲惨的。一统全球的梦想恐怕就此成为一个永不可及的空想了。

这些问题拿到军事会上讨论,众多大将和高参们各持一词,也难以形成定论。最终表决时,支持展开国内解放战争的人数占多数。

支持先打国内解放战争的人数虽占多数,但他们也提不出十分有力的证据说服大家。在最终拍板时,我也是犹豫不决,不敢下结论,不得已先搁置起来,放一放,多看看情报,多分析分析。

满清那边,从情报上看并没有什么异动,看来经过多次的教训,道光学乖了。据战前情报,英国与满清是有过接触的,他们想联合满清,在英国远征军到来之际,从陆地上发动进攻。我军在进攻日本时,日本关东军也曾与满清接触过,想让道光从陆地上牵制新政府,结果还没等曾国藩的新军开出山东,日本关东军就被灭了。从这些事上,道光得出了一个结论:“外国人都不可靠!”万一英国远征军和日本关东军一样都是纸糊的,那自己岂不也要陪葬?

满清没什么动静,北极熊那动静就大了,五十万远东军,兵分三路打着帮助清政府消灭南方叛匪的招牌越过外兴安岭,侵占了中国大片土地,在攻占了海南泡、伯力、双城子后停了下来。满清对此毫无防备,五十万俄军如入无人之地,轻轻松松的占领了中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对此满清的态度是谈判加指责,在军事上则没有什么动静。看来满清是打算放弃这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了。爱国政府与卖国政府的最大区别在于,爱国政府开疆拓土,而卖国政府不是消极防卫就是卖国卖土。满清的不作为,让许多有志之士对它彻底绝望了,纷纷投奔南方新政府。现在投向南方新政府的人,每天多得如过江之鲫。

作为政府首脑和军队最高指挥官,决策时犹豫不决是有害的。在分析了众多的情报后,我慢慢的倾向于回国展开解放战争。我们总不能一边开疆拓土,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满清将中国的土地都卖光吧。如果那样的话,我们远征英国本土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就此让我放弃积极的远征计划,转而接受消极的回国计划,我还是有些下不了决心。最终让我定下决心来的是接见穆罕默德•德林之后。

刚打完仗,中国远征军还处在伟大胜利的喜悦之中。印度游击队的德林就联系我的参谋希望能够见我一面。不过我很忙,对于像他这样只有几百人的游击队司令,我并不重视。所以安排他与我会晤的时间拖到了很久,直到决战胜利后的第七天,才寻了个空接见了他。

对于像印度那样,贫穷而贪婪,虽是四大文明古国,却自己阉割自己文化,没有任何原则的国家,我没有什么好感。而德林到我办公室说的第一句话则让我对印度人的厌恶大大加深了。

那天下午,德林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德林的个子很高,从情报上说他是一米八七的大个。从身高上看,是不适合做矿工的,但确确实实他是一名矿工,而且祖上三代都是矿工,可以称得上是矿工世家了。他穿着很破烂,一进来我就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加厘味。八月的印度天气很热,空气中的水分很足,随手在空中抓一把,就能抓出水来。浓烈的汉臭混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中,让人觉得极不舒服。现在这空气中又混进令人作呕的加厘味,当时气味之难闻也就可想而知了。

印度人喜欢吃加厘这本身没什么错,每个民族甚至同一个民族内,不同地区的人都有不同的饮食习惯。比如我们湖南人爱吃辣,山东人爱吃蒜,四川人更是麻辣兼收。但是不同地方的人如果相处在一起时,是不是因该互相尊敬一下对方的生活习俗?我知道印度人在拜神时是要淋浴更衣的,这样可以显示出对神的尊敬。像中国这样将印度从英国殖民者手中解救出来的恩人,他是不是更应该尊敬些?德林来见我,怎么说也是正式的官方场合啊。他现在怎么可以这样脏乱得如同乞丐?如果德林和还处于蒙昧状态的其它印度人一样,什么都不懂,那算不知者无罪,但是德林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未来人啊。他所处的地方又是印度最发达的加尔各答,怎么会不知这些起码的礼节呢?

德林见到了我,咧开了大嘴,一股刺鼻的加厘味喷了过来。

“祝贺中国兄弟,在我们的帮助下取得了伟大胜利!”

这是德林给我说的第一句话。在那眼中看来,中国要是没有印度的帮助,那有可能取胜?他将自己手中,那几百刚脱了农服换成军装的游击队看得比我的十万大军更加重要。

“我的时间很紧,德林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冷冷的回答着。

“这一仗打得太漂亮了,英国人不堪一击……”德林没有注意到我神色的变化,仍然自顾自的说,啰啰嗦嗦的讲的通篇都是印度游击队在这场战斗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对不起,”我打断了德林的话:“五分钟后我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去,现在还剩二分钟,如果你来只是向我表示祝贺的话,那么我谢谢你们了!如果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谈的话请抓紧时间。”

“哦,大神啊,你怎么那么忙啊!”德林吃惊的看着我。

“作为一个统率亿万群众的大国领袖忙一点是正常的。”我看了看表,冷冷的道:“还有一分三十秒!”

“好吧,好吧,我们长话短说,”德林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汉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到下巴时汇成了一条小河,哗啦啦的掉在地上,顾不上擦,急急的说:“英国远征军全军覆没,中国的军队仍然驻在印度显得没有必要了,所以我们想知道中国军队何时回国。”

“如果我们走了,印度谁来治理?”

“印度是印度人的印度!我们印度人有能力自己治理好!”牵涉到国家和民族的尊严,德林说话倒是很硬气。

“哈哈……,”我放肆大笑,肚子都笑痛了,“就凭你们?几百号人就想治理好一个人口高达二亿的印度?别忘了现在的印度不同后世的印度,后世的印度人有统一的国家观念,而现在的印度人却没有。现在的印度半岛上还存在着二十多个土著国王!在他们治下的百姓,可是只知有国王不知有印度的!还有,英国远征军虽已被我们消灭了,但在印度土地上残余的英军还有数千人,他们现在仍然控制着印度大部分土地和城市!以你们现在的这点力量,我们一走,不出半年,你们必定会再次丢掉加尔各答,到那时恐怕你们还得继续坚持游击战!”

“我们现在力量虽然还弱小,但是我们有信心由弱而强,最终将英国走出印度!”德林在我的嘲笑下,脸变成了猪肝色。所说的话虽强硬,但明显底气不足。

“我们如果从印度撤走,那未你们将从此得不到中国的有力援助!你确信你们自己在没有中国的帮助下,能够应付印度的一切吗?”

“难道中国兄弟不打算再给我们援助了吗?”德森的游击队可以说是在中国的一手扶持下成长起来的,听我的意思,中国要从此断了他的援助,这叫根基未稳的德林惊恐万状。

“不是我不肯给你们援助,而是你们不想要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不?你们只想白得中国的援助而不愿意为此付出代价,这样的亏本买卖我可不愿去做。在战争之前,我们已经谈好,中国帮印度赶走英国,而印度将加尔各答和孟买割让给中国作军港?为什么现在英国远征军一败,压在你们头上的威胁一去,你们就急不可待的想要反悔?难道你们印度教义是告诉你们这样对待恩人的?”

“我是默认了这些条件,不过你是知道的,我当时只是一支小小游击队的头领,我的话并不能代表全体印度人!”

“靠,敢耍我?”我怒不可扼,“既然现在没有一个政府能够代表印度,那么我们中国人就以占领者的身份来代表印度为印度作主!”

“你凭什么?印度是印度人的!”

“印度是印度人的?现在的印度人配说这样的话吗?”我轻蔑的反问道。

“我早知道你们中国人也是不安好心的!”德林用手指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不安好心又如何?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印度吗?现在别说保护印度,恐怕你连自己也保护不了!”

“你想干什么?”

“不听话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说完这些,我叫卫兵将他拿下,罪名就是对恩人不敬。对恩人不敬,按照印度教的教义这是一项大罪。有了这个罪名,德林的生死就完全拿握在我的手中了。

德林仗着自己的身板,想反抗,但他那是我身经百战的卫兵的对手?这些来自近卫军的精兵,一涌而上,不到三秒钟就将德林制服了。

心有不甘的德林,拼死反抗着,还大骂我是毒蛇。

呵呵,被敌人骂,就是爽啊。从此我又多了一个别号——毒蛇。

德林的所作所为让我清醒的认识到,印度未来人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从今天开始他们不但不会是我的助力,还会成为我的敌人。

我必须消灭他们!

消灭印度未来人,这将使我成为一些印度人眼中的敌人。

为了避免将来麻烦,我现在必须一网打尽他们,而且还要有一个很好的借口。

为了一网打尽,最好的办法还是将他们集中起来。

我现在的身份是印度解放者,印度人们的大救星,这样的身份有足够的资格召集他们。

呵呵,解决印度这个大麻烦还真简单啊。

从这件事上,我看明白了,印度现在还处于极不稳定状态,今天是盟友,明天就有可能变成敌人。印度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东西方的海运要靠印度的港口中转。如果中国远征军正在英国本土进行战争的时候,印度给我从中间来一下子,那后果是毁灭性的。远征英国的计划,由于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隐患,这促使我最后下定决心,进行解放战争,搁置远征英国的计划。

第二天,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从加尔各答传出,中国要帮助印度组建军自己的政府,意图在政府中有所作为的印度人士,特别是印度的未来人,请务必在三个月内到加尔各答来参加竞选。这个消息和印度打败英国远征军(在印度人眼中,英国人是他们打败的。这就像后世中国人宣场日本是中国打败的,朝鲜宣扬美国是朝鲜打败的一样。)同样的高速传播着。

三个月后,新政府组建如约而行。只不过兴冲冲赶来的印度未来人幸存者三百二十人,全都以不同的罪名进了监牢,然后被秘密押往中国。这些罪名可没有瞎编,都是实实在在有的。呵呵,印度未来人的习惯与现在的印度人完全不一样,他们的很多做法,根本就是对湿婆大神的无礼,除了他们,这让许多印度人拍手称快。

那些顺利当选的印度新政府各届人士,惊讶的发现,他们的就职宣言中第一句就是,“效忠中华帝国……”对此印度人惊讶归惊讶,大多数还是照着办了。对于现在还没多少国家观念的印度人来说,以前英国人在时,他们宣誓效忠英国女王,现在中国打败了英国,转而宣誓效忠中华帝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对。谁是强者,他们就效忠谁。

我将印度按宗教信仰的不同,划分为北印度省(主要是佛教徒),南印度省(主要是印度教教徒),西印度省(现在的巴基斯坦地区主要是***徒),东印度省(孟加拉地区主要是***徒)四个独立的省。那些土著国王也没有去动他,按照其实力的大小,给他们以自治府县的权力。

行政区划虽做好了,但要想让没有什么国家观念的印度人,认可大中华的观念可不容易。但这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改造他们。当前首先要做的是清剿残余的英国势力,让中华帝国的大旗升起在南亚次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要想有效的控制这一片广阔的地区和近二亿人口,我目前手中的这点兵力可不够。而且中国远征军即将返回国内,因此得就地招兵。可是留下那个师呢?挑来选去,最终决定留下山地师。山地师就地扩充为一个军,由山地军负责次大陆四省的清剿的保卫任务。另外再招三十万印度人兵源,分多次运回国内(呵呵,现在的印度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也许从印度运兵到广东不能称之回国,因为这本身就在国内啊,应该称之为调动,我这样写只不过是习惯成自然罢了。),训练后补充到各个师去。我可不像英国人,放着这么庞大的兵源不敢使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