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六大罪人

明日冬天 收藏 8 253
导读:1, 年维泗(前中国足协主席) 不管中国足球遭多少骂,前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同志始终是为数不多的值得尊重的中国足球人物之一,年维泗是专业的足球教练出身,与今天足协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不同,在计划经济时代,他是一位非常称职的足球业务干部,在中国足球经济一穷二白的时代,老国家队始终可以稳居在亚洲前列,虽然也屡次遭到失败甚至阴沟里翻船,但绝没有象今天许多没出息的人一样提出所谓二流甚至三流论来,作为中国足球的决策者,当年的年主席工作认真负责,事事呕心历血,在足球圈里也有相当好的口碑。但是有一件事足以让他成为中国足

1, 年维泗(前中国足协主席)


不管中国足球遭多少骂,前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同志始终是为数不多的值得尊重的中国足球人物之一,年维泗是专业的足球教练出身,与今天足协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不同,在计划经济时代,他是一位非常称职的足球业务干部,在中国足球经济一穷二白的时代,老国家队始终可以稳居在亚洲前列,虽然也屡次遭到失败甚至阴沟里翻船,但绝没有象今天许多没出息的人一样提出所谓二流甚至三流论来,作为中国足球的决策者,当年的年主席工作认真负责,事事呕心历血,在足球圈里也有相当好的口碑。但是有一件事足以让他成为中国足球的罪人-----12分跑。甲A的12分钟跑测试虽然由以王俊生为代表的新领导班子付诸实施,但是最早的构想却是年维泗首先提出来的。


以今天的眼光看,12分跑测试或许有其科学之处,但是将它作为一种给甲A球员颁发上岗证的标准,却是大错特错,其荒唐之处与如今教育界片面的把英语水平作为衡量大学生综合能力唯一标准的有色眼镜是一个道理。为了应付12分钟跑,各队在春训期间都大搞体能训练,而盲目的重视体能训练非但没有提高中国球员实际比赛的体能,相反却使中国球员的技术能力出现了弱化的趋势,甚至大批拥有技术天赋的球员因此被阻挡在职业联赛的大门外。运动员的实际体能与比赛体能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它既取决于运动员的身体机能,却更取决于运动员合理分配体力的技术能力,而体能测试则以一刀切的样板工程,造就了职业足球发展历史上最荒唐的一幕,而各个俱乐部也把体能测试当做是对足协的一种应付,而不是提高运动员体能的手段。当然,这一行为的初衷是为了监督运动员认真训练,但是职业运动员素养的提高,更多的依靠于职业化的管理,而不是足协这种盲目上马的面子工程。年维泗的错误正在于计划经济足球理念与职业足球理念两者矛盾中诞生的怪胎。在职业联赛的头二年,体能测试成绩的提升曾使中国足球得到广泛的赞誉,也使中国联赛进入了飞快发展的黄金时期,但是任何违背规律的事情必然会遭到规律的惩罚,体能测试的闹剧,只不过是中国职业联赛起步阶段种种体制不健全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2, 四川全兴俱乐部


在职业联赛的前几年,四川全兴俱乐部以其激情澎湃的打法和出色的成绩,在中国职业联赛赛场上刮起了巨大的黄色旋风,也赢得了许多中立地区球迷的喜爱,包括笔者本人,也曾经把四川全兴当成最喜欢的球队之一。但是四川全兴的悲剧在于,他们在创造了出色的成绩的同时,也首开先河的把不公平竞争带入了甲A的赛场,1995年的四川全兴保级大战感动了许多人,甚至《足球报》也把“保卫成都”作为一句煽情的口号,但最后的结局是,所有的为四川保级呐喊的人都被四川全兴俱乐部狠狠的玩了一把,在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屏幕上,四川足球强奸了中国足球的眼睛。


在四川保级大战中的川吉之战正是这一事件的导火线,面对裁判明目张胆的对于四川全兴的过分纵容,吉林队的老国脚高仲勋愤怒的呼喊:“中国足球没戏了。”这是一个正直的中国足球人对于中国足球的未来所发出的最悲愤的忧思,却无奈被淹没在了四川球迷巨大的欢呼浪潮中。1995年,几乎所有的足球报读者都在支持四川队保级,作为一家中立的报纸,为了保住大西南地区的发行量,足球报完全抛弃客观公正立场,公开表达了对于四川的支持,而作为给初期职业联赛造势的急先锋,四川队也得到了方方面面的偏袒和纵容。中国的体育媒体人为的制造出了“为四川足球加油”的浮华景象,比赛场上,四川队得到了裁判的照顾,得到了许多中游球队的照顾,比赛场下,从中央电视台的体育报道到足球报的报道,无不表达了对于四川足球的支持立场,我们可以理解中国足球决策者们当时的选择,一家具有巨大市场号召力的俱乐部如果不幸降级,势必会给联赛市场带来巨大的打击,但是为了维持这种表面的繁荣而完全抛弃足球比赛公平公正的原则,对于不幸降级的辽宁和青岛两队又是否公平呢?牺牲弱小俱乐部的利益去维持表面的联赛繁荣,从1995年的青岛到1996年的河南,这似乎成为了中国足球职业化进程中的一大主旋律。吉林队如愿以偿的输了,青岛队如愿以偿的降级了。但是当年得到好处的四川足球又落得一个什么下场呢?而这种盲目牺牲公平公正的联赛又沦落到怎样的境地呢,我们都可以从中国足球今天的情景中寻找到答案。也许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天日昭昭,报应不爽。


3, 霍顿


今天的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英超联赛的球探可以堂而皇之的挂着国际足联讲师的牌子把中国国家队和中国国奥队一肩挑,为什么一种在七十年代盛行全球却早已经落后于当今世界的足球打法可以被惯以“先进战术”名义安在中国国奥的头上,为什么一支当年云集了几乎所有亚洲青年队员中精英,号称中国历史上最强国奥队的王者之师,却连小小的巴林和号称历史上最弱的韩国队都奈何不得。也许这一切问题都还有待讨论,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无需讨论----霍顿是一个十足的水货。一块国际足联讲师的牌子不能掩盖他的无能,而英超联赛中虚假的教练经历今天也早已经大白于天下,他在国奥以及四川和上海等俱乐部遭到的一系列失败更说明了他的能力。一个把郑智和陶伟两位天才球员牢牢钉死在后卫位置上的蹩脚教练,你能相信他会缔造中国足球的历史吗?可惜当时的中国足协领导人就深信,而且是深信不疑。


霍顿手底下的国奥队,从实力上来说,确实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最强的一支,其班底主要是由职业联赛的精英队员和健力宝的海归为主组成,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中国足球历史上技术含量最高的一届国奥队,拥有许多天才的球员,却不幸的拜错了师傅。倡导英式足球打法的霍顿并没有考虑到队伍的实际状况,却张冠李戴的把自己简单粗糙的战术思路灌输给了队员们。这就好比是战场上,一群装备着现代化武器的士兵,却突然被要求要拿着大刀长矛上战场拼杀,最后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两回合奥运会预选赛,韩国人攻破中国球门的方式,恰恰是打了中国队平行站位的破绽。一支汇集了中国职业联赛最优秀天才的队伍就在这位蹩脚教练的带领下永远的告别了奥运会。有一句话说的好,世界上最大的浪费就是对人才的浪费,这句话用到霍师傅身上无疑是最合适的。更让我们感到不解的是,这样的教练又是如何取得中国足协信任的,从霍顿到阿里汉,中国足协的选帅机制和选帅标准一直是外界所诟病的话题,为什么地方的俱乐部都可以邀请到许多有影响力的外教,作为中国足球核心的足协却屡屡的在这个问题上被人忽悠?外来的和尚并不是都会念经的,老霍就是深刻的教训,比较庆幸的是,从杜伊的身上我们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经过了这么多弯路,足协总算还是长进了一点。


4, 广州太阳神


温俊武杀人了,这是最近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从当然受人追捧的国奥新星到今天人人唾弃的杀人犯。痛惜的背后也勾起了我们对广州太阳神这支曾经的无冕之王的回忆,从当年的联赛亚军到最后的不幸降级,广州足球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弯路,也暴露了无数让我们痛心的负面问题,广东足球曾经是中国技术足球的一面旗帜。当年南粤双雄让人赏心悦目的打法,即使是亚洲技术足球强国也叹为观止,那些华丽的进攻场面和精彩的进球,是我们对于职业联赛黄金时期重要的回忆。广东并不缺乏足球人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广东就是技术足球的土壤,国家队中也涌现出了多名来自广东的技术型球员,彭伟国和彭伟军两兄弟更是成为了中国国家队和中国国奥队的中场核心。遗憾的是,这一切记忆而今已经雨打风吹去,也许从沈祥福的那支广州医药队身上,我们才能看到老广东队华丽技术风格的影子。卢琳以他天使一般的盘球,提醒着我们对于一些遥远往事的记忆。


广州太阳神队从职业联赛的早期开始就成为了赌球和假球的高危地区,从1996年开始,广州足球就开始走向了自毁的不归路,每年的联赛都会有许多匪夷所思的问题球发生在他们的身上,而高开低走也成为了那些年广东球队一个鲜明的特色,而最终的结局却是广州太阳神在1998年底黯然的掉入了甲B的行列。赌球毁了广州足球,这是今天人们一个共同的认识,而温俊武的堕落,也同样是从赌球开始,这是多名广东球员走向沉沦的一个缩影。我们不能简单的把这一切归结到外部的大环境上,更不能简单的归结到体制问题上,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中国职业联赛的职业化的招牌下,究竟存在着多少不职业的东西,体制和环境不能成为挡箭牌,张宏森的《大法官》中有句台词:“不要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时代身上,关键的问题你在这个时代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而广东足球更应当自省的是,为什么同省的广东宏远篮球俱乐部可以从无到有发展壮大,今天已然成为篮球CBA联赛健康发展的代表,而曾经欣欣向荣的足球土壤却走向了沉沦?中国足球需要广东,职业联赛也需要广东,广州医药如今在中甲联赛里高歌猛进,这是一件另人欣喜的事情,而我们同样希望新一代的广东足球人可以重新唤醒广东足球失落的精神,在今年的中甲联赛上,我会永远为沈指导和广东足球祝福。


5, 阎世铎


阎主席有句话:工看工,农看农,群众看干部。这话说的没错,任何行业的兴衰都与领导干部的带头作用有关系,而中国足球的不争气也同样可以从这位领导身上找到答案。2000年8月,新官上任的阎主席视察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询问云南红塔最近成绩怎么样,云南红塔老总回答道:我们现在积分并列第一,联赛排名第五。阎主席纳闷的问:为什么你们并列第一却排名第五?一语既出,满坐哗然。红塔老总费了半天劲解释,才让这位主席大人搞明白原来联赛排名还要看净胜球和胜负关系。一国的足协主席居然连联赛的基本规则都搞不清楚,这不是天方夜潭的笑话,而是发生在中国足球身上的历史事实。


阎主席确实是个福将,上任第二年国家队就冲进了世界杯,但是我们更应当把这个功劳看做是米卢个人的智慧和中国联赛职业化水到渠成的结果。甚至可以说是阎主席享受了王俊生留下的遗产。阎主席时代的中国联赛虽然负面新闻频频,但是依然还出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然而阎主席上任后,生生的取消掉了升降级,以国家利益的名义,肆意的损害地方俱乐部的权益,以豪赌的名义拿着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未来开玩笑,其恶劣的影响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消除。阎主席是个搞政治工作的,口号喊的震天响,曾经宣称中超的宏伟目标是“村村有足球,户户有比赛”,然而换来的结果却是中国足球后备人才培养的全面委缩。号称要彻底清查青少年足球假年龄问题,结果却是只抓老鼠不抓老虎,假年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批孩子的前途却生生的断送掉了。2002年韩国人成了世界四强,阎主席也有样学样,号称|“会训练体能的教练才是中国国家队的首选”,一行足协领导花着国家外汇满世界的旅游,最终只找到了一个叫阿里汉的水货,直接断送了中国足球冲击2006年世界杯的前途。阎主席在任的四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真正由盛转衰的四年,国内联赛假黑赌层出不穷却惩治不力,国际比赛中国足球屡战屡败,屡次豪赌却输得精光,最后连女足的家底也赔了个干净。阎主席不是不想做实在事,可是事实证明,他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一个优秀的演员,一个成功的政客,却惟独不是一个成功的足协领导,如果说王俊生和年维泗都还可以被看做成功的业务干部的话,那么阎主席就是十足的外行领导内行的翻版,这样的人放在中国足协的领导岗位上,既坏了他本人的名声,也害了本身就在艰难中跋涉的中国足球。而有阎主席当垫背。谢亚龙先生也可以尽量放轻松点了,前任是这么一个棒槌,自己再怎么混蛋也难望其项背。


6, 徐明


2002年大连实德入主四川足球,从而揭开了四川足球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从那个时候开始,四川足球从有到无,从辉煌到没落,以至最终消失,而徐明正是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徐明是一个典型的商人,足球对于他来说就是摇钱树,这个出发点本身没错,但是商人赚钱应当取之有道,而非是歪门邪道。在徐明的眼里,足球是他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从2002年开始,徐明疯狂的买队造系,完成了他和实德集团的最原始资本扩张,实德的品牌红遍大江南北,而四川足球却从萎缩到最后消失,一批足球人才被迫离乡背井甚至黯然挂靴,这是对中国足球人才资源和市场资源的巨大浪费,而这种不良资产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兴风作浪,却也暴露了中国职业联赛经济制度中最大的漏洞。


徐明做生意是一把好手,搞足球却是典型的败家子,首先是大连实德依靠四川的保驾护航在甲A任意驰骋,直接破坏了联赛公平公正的竞赛秩序,造成了一系列的假球问题,并使中国职业联赛的声誉以及市场号召力遭到了沉重的打击。而当四川足球象被抽干了果肉的橘子一样遭到无情抛弃以后,老牌的传统强队大连也陷入了沉沦的困境中。从当年的八星王者到今天联赛里的中游排名,靠吃万达老本过日子的大连终于支撑不住了。人才的严重流失和俱乐部的投机性经营,成为大连足球走向沉沦的罪魁祸首。而徐明当年如放卫星一样的“三十强新球场”的口号,也早已经如孩童的吹泡泡游戏一样无情的破灭掉。徐明是一个商人,但是他却不是一个职业体育的合格商人,他的资本投机只能给职业体育带来片刻的繁荣,却会让职业体育的未来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发生在四川足球身上的事情就证明了这一点,而发生在今天大连队身上的事情也正沿着这个轨迹前进着。林乐丰走了,科萨走了,许多曾经为大连足球带来辉煌的人都走了,而徐明依然在透支和挥霍着大连足球的家底,今天的实德也早已经变了味道。我们痛苦的看到又一个足球城的沉沦和破败,感受着中国足球又一出无奈的悲剧。这就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巨大黑洞,经济体制的不完善给了投机资本以兴风作浪的机会,徐明只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在特定历史时期必然会出现的特定小丑而已,足球的土壤如此,哪怕世界上不曾有徐明这个人,也会有类似的人来继续进行他所做过的工作。职业联赛不是样板政绩工程,更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职业联赛需要的是富有战略眼光和建设性的投入而不是投机倒把的买卖。而这一切的祸根,从1994年中国职业联赛的仓促上马时就已经早早的种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