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名女教师被令作陪,“陪”出了啥?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0 88
导读:[B]6月27日网上出现一个指今年4月27日湖南株洲一名区教育局长同学会找30余名年轻女老师“三陪”的帖子。为弄清事实真相,记者前往当地调查。了解到当地区政府已经进行了调查,称此次活动是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而局长本人就此事作了检查。   教育局长的同学联谊,居然由教育局工会出面组织,指派下属多所小学的数十名女教师参加,演出节目,陪唱陪舞,还被“定性”为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晚会,真是“有趣”。即便教育局没出一分钱,即便整个晚会过程中没有出现“违背法律、道德、社会伦理的行为”,但也并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月27日网上出现一个指今年4月27日湖南株洲一名区教育局长同学会找30余名年轻女老师“三陪”的帖子。为弄清事实真相,记者前往当地调查。了解到当地区政府已经进行了调查,称此次活动是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而局长本人就此事作了检查。






教育局长的同学联谊,居然由教育局工会出面组织,指派下属多所小学的数十名女教师参加,演出节目,陪唱陪舞,还被“定性”为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晚会,真是“有趣”。即便教育局没出一分钱,即便整个晚会过程中没有出现“违背法律、道德、社会伦理的行为”,但也并不能遮掩私人聚会变成“官方演出”背后的权力“魔影”。在这其间,权力的“活动”不言自明,如果这也是“健康”的,恐怕天底下就没有权力滥用一说了。






女教师为局长同学跳了什么“舞”呢?在笔者看来,不论女教师们的“舞姿”是优美还是笨拙、是健康还是低俗,这都是权力强迫下的无奈起舞,更是权力私有意志支配下的权力乱舞。






权力私有化,是权力异化的一种极端形式。其基本特征是,握有权力的个人或集团将权力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并使权力与利益直接结合起来,权力掌握者独占性地支配或先导性地占有各种资源。可以试想:在这样一起事件中,倘若教育局长不把学校和女教师看成是“私人物品”,岂能会让她们为自己的同学聚会“献舞助兴”?权力意识一旦从“公”走向了“私”,权力掌握下的公共资源就会统统为权力所“支配”,私事与公事也就纠缠不清了。






教师或者学生,为权力私人服务、成为“取悦领导”的道具,切入现实,此类事情并不少见。去年,有媒体报道,即将小学毕业的30余名学生,头顶烈日徒步往返近10公里,竟然是被学校派往邻村帮山西某地一位副部长办丧事抬花圈。而更早,某大学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全体女生,被学校强行组织参与接待来访领导陪舞任务,也曾经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






披上了私有意志的外衣,教育公权力就开始大肆滥用,就开始耀武扬威,就开始渗透和颠覆教育精神。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很多教育机构无法坚守正义的教育理念和教育准则,沦落为媚权的“凡夫俗子”——毫无疑问,这警示着我们,必须要对权力加强监管和监督,且莫再让异化的权力去一次次冲击教育的伦理基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