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八十章 怨魂消散

龙居士 收藏 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自天皇变鸟皇之后,德川可以明显感到日本民众对自己的敬畏要比以前强多了,对那个养在京都的鸟皇再也无半分敬意。德川心道:“我能有今天全拜中国人的帮助。”在感激心态的驱使下,再也顾不得担心幕府武士的伤亡过重,发兵急追关东叛军。但此时叛军已撤走了三日,那还能追上?德川只好在后远远的吊着,像极了关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自天皇变鸟皇之后,德川可以明显感到日本民众对自己的敬畏要比以前强多了,对那个养在京都的鸟皇再也无半分敬意。德川心道:“我能有今天全拜中国人的帮助。”在感激心态的驱使下,再也顾不得担心幕府武士的伤亡过重,发兵急追关东叛军。但此时叛军已撤走了三日,那还能追上?德川只好在后远远的吊着,像极了关东军的尾巴。

在关东平原与京都之间有一大城,叫名古屋,是德川继祖进攻京都的后勤基地。由于撤得匆忙,城内多数物品都没有运走。德川继祖派了第五师团一万多人驻守此地。在他眼中看来,这一万多人的第五师团虽是自己手中最弱的一个师团,但足以抵挡幕府军低劣武器的进攻。


情况也正如德川继祖所料,幕府军人数虽有十几万,声势浩大,但火力薄弱,猛攻了一天,死亡数千后,终于老实了,安下营寨,将名古屋团团围住,然后开始向中国求援。我接到幕府将军求援的报告后,大骂德川是垃圾,以十几比一的绝对优势,还攻不下一个小小的名古屋。不过骂归骂,支援还是要给的。命令南洋舰队,为其提供炮火支援。


第二天,南洋舰队数百门中华神炮,对名古屋南城门发动了长达半小时的炮火急袭。日本人对突然出现的扑天盖地的炮火没有足够的防备,给果损失惨重。城墙也被炸塌了数处。但幕府军也被这猛烈的炮火给吓傻了,没有趁着炮火停息的片刻发动有力的攻击。结果那炸塌的数处南城墙又被关东军发动城内的平民给堵上了。幕府军的这次的进攻也被轻松打退。


“饭桶!日本人都是饭桶!”南洋舰队的司令沈葆桢看到这种情况忍不住的大骂。


第二次炮火急袭,其效果明显没有第一次好,日本关东军很快就学会了在炮火准备之前隐避自己,等到炮火停了,再补上被打塌的城墙。如此反复,一个上午,中国南洋舰队发动了四次炮火准备,幕府军也进攻了四次,但除了留下几千俱尸体外没有任务效果。


此地久攻不下,炮弹消耗量极大,幕府军损失惨重,急得沈葆桢团团转。


正在此时,德川将军派人来了。


来人自我介绍说,他是将军的家奴,奉将军之命,要求中国在幕府军进攻时炮火支援不要停下来。


“你疯了吗?那样的话炮火会误伤了将军的士兵的!”沈葆桢摇头反对。


“沈将军,德川家主如此命令也是迫不得已!”德川家奴正色道:“关东叛军太狡猾,每当家主武士们进攻时,才露出头来。等家主的武士们一退,他们又躲了起来,这样沈将军的大炮就发挥不了威力了。而今战事打得正烈,如果关东叛军主力突然回师的话,家主武士必定会受到重大的损失。为了避免太大的损失,我们必需及早攻入城内!”


“你们就不怕误伤了自己人了?”沈葆桢以看禽兽的眼光看着将军府的这个家奴。


“家主的武士都是不怕死的!为了大日本,武士们可以随时奉献自己的生命!”


沈葆桢沉默了半晌,还是拿不定主意,于是去电请示司令部。很快司令部就回电了,电文很简单,同意照德川将军的建议办理。不过在炮轰之前,一定要拿到德川的亲笔授权书,以便战后封堵日本民众之嘴。


德川的这一玉石俱焚的阴招很管用,幕府武士仗着人多势众,踏着中国的炮火发动疯狂的进攻,与关东叛军同归于尽!又付出三千多人的代价后,幕府军终于占领了名古屋。


战后巡视战场时,沈葆桢见幕府武士,为了胜利个个喜笑颜开,竟没有一个人为了刚死去的战友哀悼,心中涌出一阵后怕,“日本人你们到底是不是人啊!”


我在得到沈葆桢发来的捷报后,立即回了一电,叫他见怪不怪,以后见多了日本禽兽的做法也就习惯了。那些叛军遗留在城内的东西对我们很重要,请他务必以清除妖孽魔物的借口收缴那些日本从未来带回的东西。


德川继祖在收到名古屋被幕府军占领的电报后,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以幕府军那落后的武器怎么可能在二天之内,占领第五师团驻守的名古屋呢?不过当他看到有中国舰队炮火支援幕府军后,他开始相信了。因为他此刻也正享受着中国舰上炮火的热烈招待。对军事颇有研究的他,一听到中国开炮,就明白了,这些炮弹几可比美于二战时期的技术水平,里面装的是烈性炸药TNT啊。中国的舰炮打得既远又准,无情的将暴露在外的关东军轰得粉碎。


名古屋的丢失,也就意味着关东军失去了最后一个补给地。如今日本关东军的情况是后有幕府将军十万大军,前有中国人布下的不可攻破的防卫线。关东军被前截后追的堵在五十里狭长的沿海大道上,这完全是一个死地啊!关东军完了,现在谁也救不了!


“咣”的一下,刚刚被擦试过的刻有菊花图案的武士刀,被德川继祖准确的插回自己腰间的刀鞘内。自小就受过良好的忍术训练的他,对代表一名武士尊严的武士刀有着特别的感情,每当他心烦意乱时,只要擦试一遍武士刀,感受一下武士刀上冷冷的刀锋就可以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


但今天这百试百灵的招数失效了,不论他擦了多少遍武士刀,都不能让他冷静,不能让他想出绝妙的主意。


自从中国人来了之后,好消息从未有过,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大前天得到大本营陷落,一千多妇孺深陷矿井中等待着救援的消息;前天得到阿部太郎的特种师全军覆没,师团长阿部太郎壮烈殉国的消息;今天又得到名古屋陷落的消息。面对颓败的局势,德川继祖又想不出力挽狂澜的招数,怎能叫他不心急如焚?


环坐在他身边的是各师团长和特遣队所有剩下的队员。即参谋长田中扩张,第二师团师团长沼田武德,卫生省吉川野狐,情报省酒井法子,外务省近卫纵横,海军司令山县义尾。这里面有三个人没到,即总工程师,松下广智,他正在英国,阿部太郎(虽已阵亡,也给他留了一个位置)和深陷矿井中的后勤省伊藤博经。


时间过去很久了,众人盼望着他们当中有人能够想出办法来解开目前这个危局。一向足智多谋的田中扩张此刻已闭上了嘴,要不是因为他极力支持特战师回援关东平原大本营,那么特战师也不会如此快速的被中国消灭。


不过这事也不能完全怪田中扩张的主意不好,毕竟事先谁都没有注意到中国有一支空突师啊。这支空突师规模还很大,竟有一口气吃掉特战师的能力。


“诸位!”德川继祖花了很大的决心,终于开始说话了:“我们大日本军人从不承认失败,这是我们皇军的无尚光荣!但是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了了,无谓的反抗只会招来更多的流血,失败是迟早的事,现在我们已陷入绝境了!不过不要紧只要我们人还在,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我们目前所要做的事,是尽可能的保护活下来的人,因此我决定向德川将军投降!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可以剖腹向将军谢罪!我是德川家的后人,死在自己祖先手中也算不冤了!”


“不可!”众人闻之大惊。


“司令!这样做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田中扩张冷静的说道:“首先德川家庆十分恼怒于我们的背叛,一定不会接受你的道歉的,其次我们降了之后,也不能保证剩下的人能够活下来!”


“我相信我的祖先家庆是一个开明的将军,他是不会杀光我们所有人的。”


“德川家庆虽不会屠杀关东的日本人,但他一定会屠杀我们当中所有的未来人!”


田中扩张的话一出,引起了一片惊呼,德川家庆不会做得那么绝吧!他们以一种疑虑的目光看着田中。


田中扩张感受到了压力,轻咳一声,接着说道:“诸君请不要忘了中国人!我们在后世做了些什么,中国人很清楚,现在正是中国人报仇的时候,他们是决不会放过我们的!”


“田中君说得对,情报省对手中所掌握的中国人情况进行了仔细分析,结果发现,自称为南方新政府的中国人对我们恨之入骨,我们一旦落入中国人的手中,除了被斩草除根外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酒井法子的情报,一向十分准确,她所说的话众人深信不已。


“难道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吗?”众人很清楚这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死路。


会场经过短晢的热闹后又恢复了安静。


这能怪谁呢?坏事做绝必自毙,如今的日本人已头顶长疱,脚底流浓,从头到脚坏透了,既使中国人想放他们一条生路,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众人正想着主意,忽然听到猛烈的爆炸声,这中间还夹杂着机关枪的扫射声。


“司令!司令!”一个关东军传令兵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中国人!中国人的飞艇打来了!”


飞艇一直是日本关东军挥之不去的噩梦。


关东军手中没有任何一件武器可以有效的反击飞艇。


中国的空突师可以在五百米的高空,任意的轰、扫射、阻击日本关东军,而不用担心任何危险。五百米高度是一个什么概念?从飞行的术语来讲就是低空。飞行员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下面每一个人的手脚。数清每一个人的脑袋。在上面的狙击手和机枪手可以随意收割暴露在外的日本人的生命。据统计第一次飞艇行动就击毙日本关东军主力三千余人。第二次少点也有二千多,第三次以后杀伤人数基本上固定了,每次可以收割一千人左右。而我们的飞艇一天可以出动六次,这样算来,每天最少可以打死打伤日本关东军六千人!


“或许我们光用飞艇就可以击败日本关东军!”我坏坏的想着。十万关东军,现在剩下的不到七万了。而今这七万孤军处于五万多中国远征军堵截和十几万幕府军的追击之下。如同风箱中的两头被堵的老鼠!


“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杀人了!”我知道大局已定,也就有闲心乘坐飞艇,光临战场上空,用手中的狙击枪,将下面的日本关东军人头当活靶子练习射击。我的枪法很准,每一枪下去,必定有一个日本人被爆头!


“呯——”在我的瞄准镜中,又一个倭寇的头被打爆了,我的视力强得变态,可以清楚的看到,倭寇被我爆头的倏间,飞溅而起的血花,以及薄薄的血雾。血花与血雾过后,令人作呕的白花花的脑浆,喷泉似的涌了出来。


“靠!为什么不给我加二分!”玩过CS的都知道如果你能一枪爆头,那么你的积分榜就会加上二分。不过现在是战争,而不是游戏,所以除了自己计数外,没有人会因为我爆了日本人的头而一次给我加上二分。


“呯——”又一个日本人被我打爆了脑袋。这是第一百个了吧!如果是在玩CS的话,那么我现在是当之无愧的杀人王。


我狙得兴起,战士们也玩得开心。


“通电全军,下面那么多活靶子不用太可惜了,为了增加点刺激性,我们要开展杀人王竞赛!前一百名奖黄金千两,如果在一次行动中有人能够击毙敌人一百人以上,奖黄金万两!”现在我手中的黄金多得用不完,只好多发点奖金来犒劳我们勇敢的士兵了。


“万岁!”黄金的刺激让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了。战士们暴发现雷鸣般的欢呼声,收割起下面日本人的生命也就更加卖力了。


看多了爆头场面,难免会神经麻木。高额的奖金正好可以刺激一下战士们的神经。


不要以为我很残忍,这比起日本人在平民中进行的杀人竞赛要文明得多,毕竟这里是战场,杀与被杀都是军人的本份。日本人打不着我,而我们却可以随意收割他们的生命,这只能怪他们的科技太落后,没有任何反制飞艇的武器。


战争打的不就是科技吗?日本人不正是以科技强国沾沾自喜吗?他们在我们原来的世界可以仗着科技称王称霸,甚到狂妄的宣称,中日一旦开战,日本可以在三十分种之内消灭中国的海军。世事难料啊,日本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另一个世界里,日本军人在战场上竟会被中国人当练习射击的活靶子。


“咦!他们是什么人?”我发现下面有一群身着军官制服的日本人在紧张的躲避着飞艇的攻击。


这些人比起其他的日本人明显要强得多,跑动快速有力,还会在跑动中走之字,规避空中狙击,要是一般的狙击手对于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但今天他们撞见的是我。我那敏锐意的视力,可以看清他们肌肉的轻微变化,从而提前判断出他们规避的路线。再以我那超人的头脑可以很快的计算出何时开枪才是最好的时机。一个明察秋毫又能准确把握最佳射击时机的我,对于日本人来说无异于一尊死神。


“呯——”我打爆了领跑的那个人的头。他临死之前翻转了身体,试图看看到底是谁要了他的小命。


“哈哈,他是德川继祖!今天我们打到大鱼了!”我一见那日本军官的脸,立即明白了,这些人都是日本特遣队名单上的人物。


“呯——”又打爆一个,他是近卫纵横。


“呯——”沼田武德倒下。


“呯——”山县义尾倒下。


“呯——”吉川野狐倒下。(不要怪我辣手摧花啊!)


“咦!还有二个呢?怎么不见了?”我仔细看了看,发现地上有七俱尸体,靠,我才开了五枪怎么会有七俱尸体?一定是有二个装死。狐狸再狡猾那能逃得过猎人的眼睛?我利用自己敏锐的视觉,很快就分辨出那二俱是装死的,紧接着二枪,田中扩张和酒井法子就被我送上了西天。


“太棒了,完胜!”从我掌握的情报上看,日本特遣队十个人,已死了八个,除松下广智下落不明外,就只有伊藤博经在矿井中等死了。


后来我在附近又发现了几个穿少将军服的日本军官,极有可能是关东军的几个师团长,不用多说一枪一个,全送他们到日照大婶那儿报道了。


失去指挥的日本关东军,如同一盘散沙,在铁血军不断的穿插分割之下,仅顽抗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清剿了一个干净。


战后,那些投降了的日本未来人,按其志愿,愿意发誓效忠中国了,充许他们在监管下进入中国工作,不愿意效忠中国的,我只好请他们到日照大婶那去效忠鸟皇了。


不久,日本一连下了半个月的大雨,将那条被关东军血肉充塞满了沿海大道给冲刷了个干净!


曾经让我一度食寝不安的怨魂终于消散了。


二个月后,位于日本关东未来人的大本营的矿井被打开了,从里面清理出一大堆的尸体……


此次远征军作战日本历时二月,消灭日本关东军和全部日本未来人,(这未来人中或许会有逃跑的,不过个把几个人也掀不起大浪,不必放在心中。)十二万人。彻底粉碎了日本未来人想在异时空复兴他们的军国主义怨魂的幻想。


此战中国收获巨丰,不但取得了关东平原和上面的所有城镇及人口,以及长崎港九十九年的租期,还剿获了大量未来世界的物资。中国远征军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死亡三千人,受伤一万,这其中有三千人是永久的残疾。


晕倒了,我看到如此巨大的损失,第一次产生了对统一全球坚定信念的怀疑。要知道啊,现在还只是对日本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度,一万未来人的征讨,就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将来面对拥有数个未来人基地支持的西方发达国家征讨,天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


生命不休战斗就不应该停止,虽然中国军队在此次战役中损失惨重,但不论如何我征战天下的脚步是不会停止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