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六十二节 难以置信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听到滕超的报告,青琳立刻警觉了起来,她把嘴巴贴到我的耳朵上轻声对我说道:“这种敏感时刻,他突然来见你有什么目的?”我很惬意的享受着她嘴巴的温软,没有回答,青琳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迅速拿开了温软湿润的小嘴,我只好挠了挠头发,坐了起来,虽然我的头还有点疼,但是智力方面似乎并没有受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听到滕超的报告,青琳立刻警觉了起来,她把嘴巴贴到我的耳朵上轻声对我说道:“这种敏感时刻,他突然来见你有什么目的?”我很惬意的享受着她嘴巴的温软,没有回答,青琳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迅速拿开了温软湿润的小嘴,我只好挠了挠头发,坐了起来,虽然我的头还有点疼,但是智力方面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站在我的敌人面,暂且听听他说些什么,试探一下他的虚实也是好的,于是我对着青琳点下了头,青琳以优美而轻柔的动作把我重新放倒在大床上那个柔软的枕头上,其实我感觉这个枕头的舒适性远远不如青琳的大腿,呵呵,想得比较龌龊。她站起身来打开了卧室的房门,随即那个矮胖的军官面孔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刚要迈步走进来,滕超拦住了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威严的神态盯着他,试图从气势上瓦解他。冯元凯明白了,微微摇了摇头,把自己的佩戴的手枪解下来交给了滕超,而后他复杂而尖锐的目光略微停留在了青琳的脸上,很快停留在了屋内大床上横躺着的我脸上,没有片刻犹豫,他跨进了房间,来到了我的床前立正敬礼:“陆军上校,冯元凯,将军阁下,很高兴您能够接见我。我相信我此行决不会让您失望的。”我用略带威严的目光盯住了他的眼睛:“冯元凯上校是吧,你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吗?我似乎和你没有什么要说的,让我想一下,对了,前几天你跟我说的一番话,我比较感兴趣,也许,更加感兴趣的是徐州警备司令部的宪兵们,是不是,冯元凯上校?”我故意拉长了冯元凯名字的音节,给他一种暗示,冯元凯近乎圆形的脸上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目光并没有惊慌,他看了看微开的房门和旁边肃立的青琳,低声说道:“可否请不相干的人退下,让我单独和将军阁下交谈。”闻听他的话后,青琳准备出去,但我立刻用目光示意青琳留下,然后把目光转向冯元凯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我相信没有这个必要,孔上尉是我的副官,深受我的信任,任何事情我都没有隐瞒她的必要性,如果你不方便说的话,那就不需要说了,也许,有些人对你说的更加感兴趣也说不定亚。”我的这番话已经带有明显的缺乏耐心和威胁色彩了。听到这里,冯元凯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青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再坚持了,但是孔小姐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因为下面我要说的事情可是要牵扯到您的家族,我个人善意的认为,您还是回避一下的好。”虽然青琳的性格是非常冷静镇定的一类,但是闻听此言也不禁有一点失态,她眉头一皱,她咳了一下:“我想我还是到隔壁去等待一下好了。你有什么吩咐就叫我吧。”青琳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停顿了一下,冯元凯等青琳走出房间,带上房门后,神情凝重的对我说道:“将军阁下,您知道吗,也许从明天开始,我就会受到全国军警部门的通缉,罪名是叛国罪。”“是吗,”我冷冷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知道这次暗杀行动的,你是知情者,而你并没有说出来,属于知情不报,如今造成了大量将领伤亡,在我看来,这就是叛国罪,难道不是吗?”冯元凯笑了,这张圆饼般的脸能笑成这样实在是难得,他接着说道:“可是您知道如果我说出来谁是这次事件的主谋,您会相信我吗?”“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我对于他说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了,冯元凯没有接茬,他沉默了片刻说道:“王将军,我知道您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可是你知道吗?在中国,也曾经有那么一个爱国者,在他年轻的时候,为了拯救自己的苦难中祖国,孤身暗杀满清王爷,以后又追随国父东征西讨,为拯救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北伐时期他一马当先,率部直捣黄龙,逼迫专制的北洋政府全体辞职;西征陈炯明叛军,拯救广州军政府于危难之中,你说这样一个人,你会不会相信是他策划了此次刺杀行动?”他说的这些话,透露的这些信息让我窒息,让我感到天旋地转,的确这怎么可能,身居副统帅之职的他居然会参与策划暗杀总司令,破坏如今艰难促成的抗战局面,这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我绝对不能够相信,绝对不能够相信。

冯元凯似乎早已经料到了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他笑了:“看看,如今暗杀行动已经成功,你尚且不能够相信,如果换成几天前,暗杀行动还没有开始,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别人,你说谁会相信我,谁敢相信我,也许此刻我早就被人打死在街头了,哪里还有机会和你谈论这件事情。不过我个人反倒认为,总司令的死也许对抗战大局并不完全都是害处。”我沉默了一刻,对着门口喊道:“滕超。”滕超立刻推开了紧闭的房门,冲进了屋内,手中握着一把手枪,目光斜视着我,枪口却对准了冯元凯,他等待着我的进一步命令。我厉声喝道:“滕超,你立刻逮捕冯元凯上校,他已经犯了叛国罪和诬蔑罪,我要把冯元凯上校送交徐州警备司令部。”闻听此言,冯元凯毫无畏惧的看着滕超的枪口对我说道:“您真的要把我逮捕吗?我本来以为您和其他无能的将领有很大的不同,也许我看错了,这样也好,您就把您的忠心继续奉献给刺杀总司令的人吧,继续在您的仕途上步步攀升,我的这颗人头也许正好做了您的踏脚石。”看到他如此镇定自若的反应,我反倒犹豫了起来,毕竟我也没有打算真正要逮捕他,只是要试探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前来陷害我的,我示意滕超先出去,滕超把手枪收到怀中,看了一眼冯元凯,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等他出去以后,我挤出一点笑容对冯元凯说道:“你此来绝不止要告诉我是谁策划了这件事情的吧,要是这么简单,你就会直接去警备司令部说了。”冯元凯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面前,继续说道:“没错,王辉少将,要知道,我可是看好了你的未来人生,才会把我的人生全部押了上去呀。”我舒服的躺着长出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可惜我对你的未来人生毫无兴趣,但是你提到了我的人生,我倒是想听一听,你为什么要把你的人生赌在我的人生上面。”冯元凯神秘兮兮的把脑袋凑了上来:“你一定知道,中日这次爆发全面大战,副统帅始终是不同意向日本全面开战的,不过既然战事一开,那不分个你死我活是绝对不会停止下来的。但是这样无论战争胜负,我们的国家的经济基础和国土设施一定会损毁大半,甚至全部毁灭,而那些达官贵族积累的财富也有化成灰烬的可能性,因此有些人,虽然年轻的时候忠勇爱国,事事肯为为国家民族着想,希望中国富强的人如今萌生了保存自己财富的卑劣想法,但总司令因为受到前期台儿庄大捷的鼓励,希望在徐州地区获得一个更大的胜利,准备投入更多的兵力作战,但这样的结果是那些达官贵族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始终认为日本实力强大不可战胜,而战争中我们投入的力量越大,遭受到的损失也就越大,直到有一天我们无法承受这种损失,而与日本同归于尽,所以为了让中国这艘驶向深渊的船只掉头,为了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他们就想到了更换船长,但更换船长不是想想就做这么简单的事情,必须还要需要获得军力和财力支持,在军力方面,因为副统帅前期的许多功绩,他拥有很高的军队人脉,其老战友如今多数是集团军司令而他的学生、老部下如今很多人担任各军师长,掌握实际军权,所以这些达官贵人认为他获得军方支持不是太大问题,而财力方面,孔祥熙可是财政部长,手中掌握大量的外援和政府现金,而且这位部长大人在国外拥有银行账户,所以这些达官贵人就密谋策划了一个阴谋集团的成立,并且分别把两个人拉下了水,实际上这些人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可谓是一拍即合,共同策划了此次暗杀行动。”听到这些黑幕,我惊得目瞪口呆,半响回过神来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一切都告诉我?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绝对不可能把这些人绳之以法的。”冯元凯语气坚定的低声说道:“因为我不愿意说日语,我是个中国人,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空气,而且我相信,你也是中国人,你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作一个亡国奴。”听到他说得话,我顿时觉得血脉膨胀,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说道:“你说的很对,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不愿意做亡国奴,也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做亡国奴。”

冯元凯什么人物,早就看出了我的内心变化,他暗自高兴,自己找对了人,继续给我分析如今的形式:“如今国军分为中央系,汪系,桂系,晋系,东北军,西北军,共系,川系几个派系,互相隔阂很深,矛盾也很深,有的甚至有不小的过节,如果不是因为日本人大举入侵,也许今天还是我们中国人在自己人打自己人。”冯元凯对我侃侃而谈,“如今总司令一死,以前好不容易形成的团结抗战局面又要破裂了。”听到总司令死讯,我立刻打断了冯元凯的话,语气急迫的问道:“怎么,总司令他真的死了?”冯元凯斩钉截铁的回答:“对,这个消息是总司令的副官孙仁亲自提供的。绝对不会有错。”我听到这个名字,浑身鲜血仿佛凝固住了。“孙仁,他难道也参与了这个阴谋,他可是国父的家人呀,他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家族,参与到这场阴谋中来。”冯元凯神秘的笑道:“我看他并没有出卖自己的家族,因为他并没有投降日本人,至于参与这场阴谋的原因就要在你身上找了,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孙仁一直就在追求你的美丽副官,他最想得到的就是你的美丽副官,你的美丽副官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跑到了军队参军,以便躲避这位公子哥的追求,没想到她居然成为了你的情侣,孙仁怎能不对此怀恨在心,为了铲除你,夺回孔小姐,他不知道在总司令面前说了你多少坏话,幸好总司令并没有相信他说的话,不过,因为你最近功绩的确较多,官职升的过快,总司令打算给你一个闲职,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异心,但是孙仁认为这样不能够达到他的目的,于是向阴谋集团提出了要求,如果要他配合此次暗杀行动,就必须答应他,解决掉你,把孔小姐给他作为条件,孔祥熙自然爽快的答应了他的条件,实际上,孙仁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他知道的太多,必须有人闭上他的嘴巴,只有死人才会得到阴谋集团的信任。”我又一次被惊得瞠目结舌,的确这一天给我的震惊太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