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其实,Y国在北美的正规军不过八千多人,总共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加拿大自治领也拿不出多少私人武装.同时,做为加拿大的另一个股势力,F国人和Y国人矛盾重重.Y国人倒不会镇压F国人,但不可能任由F国人的话事权增大.所以说,中华帝国在白灵河北岸停止前进,虽令Y国人恼火万分,却也没触到Y国人底线,反倒有个不小的缓冲空间.所以,Y军于匆忙间并没有多少军力和吴水生那四百人作对.等到殷乘飞和周品正会师时,加拿大自治领大部分人都已知道,中华武装力量来了,其中自然包括华人劳工.

此时的美洲华人劳工,虽然因为被骗甚至自觉自愿的来历问题,地位还比不上白人,但相对来说要比黑人和北美原住民好的多,哪怕是在加拿大也一样.这绝对是中华帝国实力的体现,也有刘永福将军,管风平先生,还有中华抗暴军令人尊敬的战斗力和强硬的政治态度.特别是管风平在里士满向部分南方人士的发言传遍美洲后,M国南北方和加拿大地区白人对华人劳工的态度有了再次改变.而中华探险军之所以在平洋河会师,是因为这一带算是Y属殖民地,名叫Y属哥伦比亚,华人称之为卑诗,是华人在太平洋沿岸主要聚集地之一.

管风平说:我们的监国王万岁不停的教育我们,一个国家永远不能缺乏为人民负责的态度与决心,侨民也在其祖国负责范围之内.他还说,哪里有华人的身影,哪里就是中华国家力量维护的利益所在.我个人认为,只要国家界限没有消失,这句话就是永远的真理......

因而,加拿大华人已具备了一定的人权与人身自由,知道M国有中华抗暴军,但是在南方或西部,远倒不是问题,只是M国太乱.现今闻知祖国的另一支军队到了身边,谁都想身处亲人保护之下.可是,因为不愿意从事体力劳动,或者从事可以,但需要更多报酬的白人封锁了中华军队的确切消息,华人暂时不知道去哪儿寻找祖国军队.

其实,中华帝国自然也是这样打算.要知道,将领土扩张到监国圣王海腰部和左将军群岛端部一线,必需一定的人口基数.可是,让中华帝国向北美纵深移民很不现实,所以帝国决策者想出了利用美洲同胞巩固美洲领土的办法.当然,最好利用Y国人对北美荒原的占有并不迫切的现实,不与Y国殖民者发生大得争执,以免影响肢解M国计划.

所以,中华探险军与Y国殖民军小打了几仗增加了自身影响,将卑诗华人吸引到身边后主动撤出了平洋河[弗雷泽河]流域,于1871年三月退到了左将军群岛附近,中华帝国在哪里有着最理直气壮的领土要求.

事实上,当时的美加西部边界并没有确定,要是当时的中华帝国没有重大弱点,完全可以继续前进.当然,就算没有缺点,那样做也太过于欺负M国了,彻底惹脑了M国不划算.而探险军之所以不惜得罪Y国人并与之发生了几次交火也要在平洋河流域坚持半年,是在等一个消息,一个于国于美洲华人都有利的消息.

殷乘飞刚与周品正汇合,就叫探险军里最好的绘图专家绘制了几副注满地名的地图,并立刻派人送往M国.旧金山的情报分局有分别将几份地图送回国内和里士满.当然,送到里士满的地图上,地名标注包括了雷大林负责勘探地域,反正地图是现成的,添上地名即可.殷周两人办好这事后还不约而同的说:"对不起雷兄[雷副司令]了......"

而管风平拿到中华探险队勘测出的北美北部地图时是年底,一份标注时间为1870年九月的通报到了M国,说明监国王将即帝位和新国号为中华帝国.于是,管风平立刻在M国报纸上以中华帝国名义发表了美洲北部地图,同时点明了中华探险军当时所在位置和将要驻守位置.因此造成了两点影响.一是自此后,西方的世界地图上关于北美群岛区地名都是以殷周地图为准.而中华帝国则肯定尊重雷大林将军的功绩,也理解殷乘飞和周品正的无奈,所以中华版地图上,北美群岛区都采取双地名制.第二个影响是,随着消息扩散,M国北方和加拿大东部的华人开始向白灵河[丘吉尔河]流域和左将军群岛移动.连带北美原住民和黑奴向往着可能的平等,但遭到了白人的残酷镇压.因为,中华帝国可以为同胞威胁白人,就如殷乘飞公开宣称,Y国人要想保住卑诗地区的殖民利益,就不要阻止华人回家.但为了不刺激白人,却无法为原住民和黑奴谋权益.

而Y国人则高估了中华帝国的侵略性,在中华探险军开始退向左将军群岛时,调动了四千正规军进行监视.倒是载镔抓住了现实情况下的最后一个机会.他认为,中华探险军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情报传递要快于Y国人.而且,美洲的Y国人应该是先将情况向欧洲汇报,远东驻军接到消息肯定要晚一步.正好,中华海军要进行远洋任务,的确还要看Y国人脸色,还是那句话,不服不行.于是,载镔一溜烟般跑到琉球,再次花钱租借YF舰队与第二舰队联合护送海军陆战队在左将军群岛登陆.果然,斯特伦中将对中华探险军一无所知.

1871年六月四日,海军陆战队在左将军群岛端部与六百人的探险军[另一千人在撤出平洋河时支援吴水生中校去了]汇合,麦克雷准将才知道华英两国在北美的矛盾.对此,他只能徒呼中华帝国的奸诈.但要和同行的中华第二舰队过不去,又影响Y国在倭国的利益,当时,麦克雷看到海边那个粗陋却有三千多人口的居民点,心里窝囊极了.

而中华军队按载镔的指示,以白灵河上游和左将军群岛最前端为起始点,布成了一道直线防线,并没有图谋加拿大中部地区,事实上,Y国人在那里的殖民统治力量相当薄弱.并频频向Y国驻加拿大殖民军传递信息:不要给脸不要脸,咱们还不到敌对的时候,而Y国人接受了这个信息.

要知道,欧洲强国中,除了E国不愿M国分裂外,M国内战本就是其它几国挑起.但是,Y国国内反对派势力过大,F国刚刚战败,D国需要消化胜利果实,没点特殊原因真没精力插手美洲事务.正是此时,中华帝国横空出现,担起了肢解M国的大旗,而且取得重大成果,西欧怎会不趁机达成目的?Y国怎能先和中华帝国[窝里斗]起来?

而在中华海军陆战队登陆美洲不久,一支一万二千人的德意联军于1871年九月在佛里罗达半岛登陆美洲,揭开了欧洲国家直接干涉M国内战的序幕.口号与理由是"负责任的欧洲有必要维护一种值得维护的政治观念".

此时,Y国人要是坚持与中华帝国对抗,在M国说话就不能吃香,和事佬做起来就勉强了.不过,不管Y国人勉不勉强,它不能掺合在一方,就两头儿跑着赚钱而已.但M国,特别是以约翰逊总统[伦肯遇刺后接任]为首的北方政府知道,到了此时,M国的命运怎样,最少有一半掌握在别人手中.不要谈什么愤死抗争,结果最少是将百年建设成果毁的七零八落.只看那德意联军得以越过大西洋,正是Y国这个和事佬提供了一半运力,西欧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时至此时,中华帝国对M战略之布局阶段经过十年努力,终于在千辛万苦中完成,目标目的几经演变,将当时世界主要国家统统网入布局之内.

或许出自崇拜,或许是因为政治原因,也可能......后世记载中,不论华外,大多将肢解M国的历史功绩或罪责归于重兴大帝一身.但事实上,以当时载镔那半吊子战略谋划能力,是不可能拥有那般详尽毒辣的战略策划手段的.而且,那般庞大的计划,即便载镔是个战略策划高手,一已之能也力有不逮.

最早的对M策略仅是利用南北战争进行破坏,以使M国的对外干涉能力迟滞几年,但随着M国显现的缺点增多,计划规模也随之扩大,等到惊觉欧洲对M国的野心后,载镔心中肢解M国的愿望已强烈之极,并且认为那是一个接近现实的想法,对此,前文有所叙述.但北美荒原计划和肢解[祸乱]M国计划,原本在载镔心里是不相干的两个计划.前者是为了帝国崛起搬开一块绊脚石,后者是为子孙后代留下财富.

做为当世眼光最远,见识最广,对名人大国认识最深的大国领袖,载镔总能比别人先一步看到想到很多关键,并即早做准备.但是,不管是事实,还是不敢骄狂的载镔自身感触,都在表明着中华帝国不是也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国家,哪怕一个最最独裁的国家也是如此,独裁者可以依靠独裁势力一手遮天,却没有谁能靠个人一手遮天.就如,关于北美的两大计划,载镔个人一直没想到要合二为一,圈住所有对M国有野心的国家.

无可否认,载镔有阴全世界之心,也敢于行动起来,却没有那种庞大而慎密的把握能力,当然,这不可能是由个人策划完成的任务,这就是载镔要成立国家战略决策委员会的目的所在.就是这个委员会里的阴险毒辣得人才,用集体智慧将华夏战略思维几乎利用到极致.

要说玩儿人手段,载镔自知远不如翁同龢曾国藩左宗棠,同样不如载垣肃顺端华.但载镔知道对手的漏洞且胆大包天敢想敢干.而归心于载镔的阴人高手们则从载镔那里获取对世界更深入的认知,从载镔的行动中看到可以利用的漏洞,于是,北美计划越来越圆满,对北美的两大计划本就该相得益彰,那就让它们相辅相成吧!

世上什么最重要?毛伟人用他的不朽功绩,以最深入的理论告诉世界:人是关键.其它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或大或小,一切的一切,都要以人为基础.

原史中的南北战争为什么是北方取得最后胜利?工业基础与正义与否的确是两个要因.但是,如果南北双方的人口相当,M国内战起码要多打十年,而欧洲列强也一定敢于直接插手,不能说北方一定失败,只是结果如何孰难预料.

不错,载镔如果是个M国人,他肯定支持北方.分裂主义者永远是少数,而资本主义制度明显比农奴制度具有先进性,谁也无法使大部分人长期坚持落后,所以北方可以拥有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七十,所以北方获得内战胜利.

但载镔不是M国人,现实就是中华帝国和欧洲列强都不愿意给予M国强大起来的机会,但战略决策却截然不同.欧洲人习惯于制造内部矛盾,想用野蛮手段拆散M国.可惜,欧洲国家之间和各国自身也有矛盾,互相牵制中使伦肯率领北方取得胜利.而中华帝国则利用欧洲制造的矛盾,使用了釜底抽薪的人之战略.

刘永福带到M国的一千余精兵,接着是两千多人的犹太部队,还有殷乘飞的两千多人的探险军,再有两个团的海军陆战队,中华帝国派往美洲的正规军队总数不到一万.区区一万人能肢解M国吗?事实会告诉你,那纯粹是扯蛋.

可是,这一万人却是火种,是磁石,是一支可能达到几十万人的大军中坚.因为,美洲有一百多万华人,有七百多万黑人,还有数百万印第安人.白人的总数最多只能与其他人种人口总数相当而已.而白人从没把其他种族当人看,只因为白人在美洲具备着绝对统治力,其他人种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境遇中只能两相为害选其轻.就如M国南北方,悲惨的黑奴只能选择支持发表了[废除黑奴制]宣言的北方.可事实上,黑人是个悲惨的种族,但他们并不是个愚蠢的种族,种族歧视论在人类历史面前是站不住脚的,反倒说明白人不是个优秀种族.所以,黑人并非不知道北方白人也绝不是什么好鸟,可在没有其他势力可以依靠的前提下,他们有什么办法呢?还有印第安人,白人为了占有北美大陆,不管哪方势力,对他们都执行屠杀政策.

可中华帝国十年经营后,使北美有色人种有了可以依靠的势力.黑人,印第安人,他们可以逃到西部,也可以越过加拿大自治领进入中华军队控制区,伟大而仁慈的东方帝国正在敞开怀抱欢迎一切受压迫的人们.北美有色人种可以欢呼了,因为他们的命运已经改变.

原史有说明,M国在内战结束后,因为政治的开明,经济的高速发展,先进的制度而成为世界移民的天堂,但这还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安定.所以,内战中的M国不具备成为移民天堂的最关键条件,且有部分白人也因战乱而离开M国.所以说,M国的人口是在缓缓减少.特别是北方黑人和印第安人,在已对中华抗暴军占领区心有向往的情况下,又听到中华军队出现在了哈德孙湾,哪里还有心情为狗咬狗的白人出力.可北方白人偏偏还出于习惯,对有色人种的迁徙进行了镇压,当因伤离职的伟大总统伦肯惊觉错误,向政府强烈建议时,北方的种族矛盾已再次形成.人口,这个北方对南方最重要的战略优势正在不可仰止的逐渐失去.即便北方政府限制迁移的强制政策有效也没用,因为失去人心和失去人口没什么不同.因为三千万人口中,白人只占一半.

中华帝国一次次的战略胜利,使M国南方都知道了一个道理:原来,已方的胜利竟有一部分是掌握在最[卑贱]的黑奴手中.

同时,也使越来越多的白人明白了一个事实:地球,并不是围绕着上帝子民运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