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六十一节 中国命运的的转折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日军前线指挥部,近藤大佐在自己的指挥所内暴跳如雷,气喘如牛,脸色通红,引发他如此失态的原因只是一名参谋没有及时把旅团长的一份电报送到他的面前,近藤大骂这个年轻参谋的行为是渎职,是犯罪,吓得这个年轻参谋浑身直打哆嗦,指挥所里所有的参谋,副官从来还没有看见过近藤如此失态,近藤是出名的对部属和善,对敌人凶残的佐官,在部属心目中,他是那种一力维护下属的好上级。

参谋长伊田中佐急忙示意其他人离开指挥所,他把那个倒霉的参谋也赶出了房间,他关切地问道:“近藤君,虽然前线作战不利,但是您也没有必要把怒火发到一个部下的身上,如果您怒火未消,还请您把火气发到我的身上,我承受得住,佐川才是刚从学校毕业的新人,他不仅仅是您的侄子,他还是帝国军人,您这样,对他今后的成长没有什么帮助,对于指挥部参谋人员的团结和工作也没有好处,近藤君,请您三思。”伊田和近藤的一起共事八年了,他的话,近藤还是能够听进去的,他抑制住了怒火,对伊田苦笑道:“伊田,让你看笑话了,我那里是生他的气,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亚。”

近藤近来烦躁亚,非常的烦躁,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联队当初在关东军序列同苏军在哈拉河作战,在左右友军全线防御的情况下,三天内突进苏军防线20公里,打得苏军一个旅丢盔弃甲,损失惨重,旅长和政委都被莫斯科紧急召回处以死刑。在对付张学良的东北军一役,近藤大队,那时候他的部队还不是联队,4天内孤军突进100公里,白天奇袭戒备森严的热河首府,一举歼灭东北军2万多人,占领了热河全境,荣获天皇颁发的旭日勋章。今天在这座小小的英雄关面前,他的无敌部队居然3天没有推进1米,相对应自己的部属已经死伤接近400人。

出发前自己要在3天内兵临徐州城下的豪言壮志犹自在耳边回荡,如今3天已过,自己连巍峨山脉都还没有越过,由不得近藤不烦躁不安了。

近藤自己又来到了桌子前,仔细研究那一张看了很多次的大比例地图,死死的盯着这座铁锁般牢不可摧的关隘,脑子里想的却是旅团长的忠告,眼前和自己作战的这支部队的确不是一般的中国政府军。

一个作战参谋急匆匆地推门进来,神色慌张的在伊田耳边低语了几声,伊田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他示意参谋出去,自己慢慢来到近藤的身边,干咳了两下,近藤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看着伊田变色的脸心里想着难道前线有什么重大变故?伊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近藤君,近藤佐川刚刚在自己的房间切腹自尽,请您节哀。”近藤愣住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呵斥了侄子几句,他居然就自杀了,近藤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来,大哥知道前线危险,所以特意把侄子送到自己的指挥所,实指望自己能够关怀照顾一下大哥的独生子,帮助近藤佐川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谁想今天自己的侄子自杀了,这叫他如何面对自己的大哥大嫂,近藤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无独有偶,同一时间,陈锡荣上校和鲁德尔中校也在观看英雄观一带的地图,如果能够让他们把自己的军事地图和日本人的军事地图比较一下,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日本人的军事地图精细程度比中国军队自己绘制的地图精确多了,很多中国地图都没有标注的河流和山脉以及公路,土路都能够在日本人的中国地图上找到,日本人早就在抗战爆发之前开始秘密绘制中国地图了,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民族。

鲁德尔中校亲自给陈锡荣介绍装甲列车“张骞”号的机动打击力量,随车配备的2辆35(t)坦克和坦克乘员,当这些坦克兵跳出坦克炮塔的时候,陈锡荣又吃了一惊,因为这2辆坦克的乘员居然全部都是军官,陈锡荣点了点,有2个少校,3个上尉,5个中尉,虽然陈锡荣也知道装甲战车部队是国军精锐中的精锐,天之骄子,但如此奢华的坦克乘员配备令陈锡荣叹为观止,这样的奢华阵容也只有装甲战车部队才能够办得到亚,陈锡荣感慨不已。

其实真相是这些坦克驾驶员都是擅自参战的,他们并没有接到作战命令,这10名军官都是“后羿”装甲团的营连级指挥官,因为“后羿”装甲团的坦克在台儿庄战役中基本损失殆尽,而后续补充装备迟迟没有运到,正好我又到徐州开会去了,这些平日不开坦克就手痒,没事闲不住的军官没有请示我,擅自找到了主管后勤的军官,间接找到了鲁德尔中校,鲁德尔中校亲自安排,让他们到“张骞”装甲列车上担任2辆35(t)坦克的临时乘员了。

陈锡荣倒是很欣赏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孙猴子,他也听说了“后羿”装甲团的战绩,知道要取得如此优异的战绩和这些骁勇善战军官都是分不开的,他十分希望自己的士兵也如此好战,听说鬼子在哪里,就嗷嗷叫的去吃掉这些豺狼。

我在接到开会通知后立刻带领青琳和滕超赶赴徐州,结果来了三天等了三天,无所事事之下,青琳吵着要我带她逛街,没办法只好和她一起在徐州城内四处闲逛,徐州城内大部分店铺早已关门,在街上行走的多数都是身穿制服的军人、警察和童子军成员,很少有市民出现在街头巷尾,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恐慌的气氛中,不过我没有看到街道上筑起多少街垒,难道说徐州战区还没有做好在徐州巷战的决心,我十分关注前线战事,英雄关虽然坚不可摧,但日本人可以绕过英雄关,从别的地方突破战线,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徐州会战的前景非常不乐观。

青琳一路上撅着嘴巴,非常的不高兴,因为往日繁华无比的徐州城内居然连一家服装店也没有营业,仅有的几家餐厅饭馆里面也是人影稀薄,有时候走到一条街道后,居然会发现街道前后一个人影都没有,好似进了一座鬼城,中午吃饭的时候,青琳狠狠地点了一桌子美酒佳肴补偿自己,我有点担心的看着大快朵颐的她和滕超,十分担心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躺着的是滕超体型的青琳。

决定中国命运走向的重大会议终于要开始了,一大早,我穿着青琳给我准备的少将军服,帅气十足和其他一大群高级军官一起走进了徐州临时统帅部,心中忐忑不安,因为几天前那个神秘兮兮的上校说的那番话,这次会议真的会发生重大事件吗?最少他还是有一件事情说对了,第二天,军政部就给我下达了嘉奖令,晋升我为装甲兵少将,这意味着我迈向装甲兵总监的道路又前进了一步。

将军,我终于成为一位将军了,这意味着我可以有自己的专属小汽车和驾驶员了,意味着我以后会被别人尊称为将军阁下,毕竟在整个中国,拥有将军地位和头衔的军官可以算是凤毛麟角,非常的稀有。晋升为将军,不仅仅意味着指挥权力和部下的扩大,也意味着国家支付给我的军饷随着提高,我虽然不太爱财,钱多了总是好事,要不然,每个月光青琳自己买衣服的钱我的军饷都不够支付的。

“将军阁下”,在卧室里,青琳看着在镜子前来回转圈的我,大声地喊着我,我扬扬得意的回答:“什么事,我的副官?需要本将军做什么?”青琳也喜气洋洋,不仅仅因为嘉奖令也把她的军阶提升为少校,满足了一下她小小的自尊心,而且看到我晋升将军,她比我还要高兴,看着她粉嫩可爱的笑脸,我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鼻子,青琳急忙躲开了,留给我一串笑声和迷人的体香。

当我走进统帅部大楼的一霎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早上7:50,正式会议定在8:30举行,届时,所有的战区司令和接到通知的将级军官以及参谋部的参谋都会参加,总司令和副总司令也会出席,商讨徐州会战下一步发展和对策,以及在江南组织反击诸多战略问题。

会议室就是前几日举办庆功宴的那个舞厅,依然是那么富丽堂皇,宽敞的大厅放置了一排桌椅,正宗红木制作,铺设墨绿色天鹅绒桌布,看上去就是价格不菲,天花板上悬挂这十几具水晶灯,水晶灯全部都是由一整块水晶切割制成,里面镶嵌了各种彩石,晚上一开灯把整个大厅照射的金碧辉煌。此前一些年龄较大的,或者军阶较高的与会者已经按照高级宪兵的指挥提前进入了会场,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我们这些少将中将级别的军官需要警卫人员指引就座,在这里,我真是又一次见识了中国的人员优势,单这一次会议,就让我见到了无数的星星,这座建筑物里肩膀上带星的军官真是汗牛充栋,令我眼花缭乱,实际上,我看他们的兴趣还不如让我看这么多数量的美女呢!

特急

绝密

第三帝国驻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帝国武装力量情报局亚洲局局长

亲启

仅此一份

主题:中国装甲力量

采用一切手段查明中国军队在台儿庄战役期间使用的坦克型号,查明坦克来源,中国是如何得到这批坦克的。

完毕

一份来自德国柏林的急电摆放在德国武装力量情报亚洲局局长塞莫尔上校的面前,上校五十出头,肌肉发达,斗牛犬般的脸上冒出无数的汗珠,他把电文读了好几遍,“棘手,非常棘手,这是个苦差事。”他自己对自己说道。

无独有偶,在南京日本帝国情报省驻支那分部利川大佐的面前也有差不多同样内容的一份急电,不过发电人是日本帝国情报省,帝国情报省要求利川不惜一切代价查明中国装甲部队使用的坦克型号及来源,查明是否是德国违背日德秘密协议出售给中国的坦克,利川背着手在自己不太宽敞的办公室内来回溜达,思索着这件事情如何办理?他停了下来,示意副官,一位美丽的东京姑娘把前中国军事统计协会的南京科科长任达石叫来。“以华治华,这个计策可行。”他做到了自己宽大厚实的办公桌后,等待任达石的到来。

闷热,这个看似宽敞的豪华大厅对我而言实在是太闷热了,这里座着的官员貌似都是代表中国未来的希望,但也都是些拥有着自己不可告人野心的家伙,他们互相之间勾心斗角,表面上彼此都是亲密无间朋友兄弟,实际上只要一离开彼此的视线范围,不,甚至是还没有离开彼此的视线范围,就迫不及待的进行自己的各种阴谋诡计,我一想到祖国的命运居然掌握在这么一群老朽腐败的官员的手中,就不禁想要冲出大厅呕吐,也许那个神秘的上校说得对,的确需要有别的力量来改变中国的命运,让中国再次扬威于世界。

8点30分,会议正式开始了,主持人是最高军委会总司令,首先由李宗仁将军讲解徐州战役现在的进展情况和兵力部署。按照会议议程,我被排在第16位讲解“后羿”装甲团前期作战的经验和今后对装甲部队使用的建议以及装甲兵在未来中国军队中的地位,不过,我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想到,我和青琳精心准备的相关资料文件统统没有派上用场,在排名为第三名白崇禧开始讲解对于目前在英雄关附近发生的战斗时,总司令起身观看地图,就在他俯身到会议桌上平铺的巨型地图上的一瞬间,一道白光在我眼前闪过,我的耳朵一下子就失去了听力,眼前白茫茫一片,视网膜上有一片片的五颜六色的星星在跳动,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眼睛可以看到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是蹲在外面的草地上了,虽然耳朵还嗡嗡作响,但我自己感觉,没有什么大碍。

我身边还有许多将校军官或躺或站,身上军服不整,多数都在呕吐不止,一名年轻的校官站在我的左边,双手在脸上疯狂乱抓,满脸都是木头碎块,鲜血淋漓,看起来十分恐怖,另一名中年将军,我认出来就是刚才坐在我身边的国军85师师长,他满身鲜血,胸口的伤口很大,头部鲜血淋漓,嘴里在大口的向外吐血,但并没有医生来及时的为他缝合伤口,不一会,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就因为出血太多而死去了。

我的衣服也裂开了好几道大口子,头发有点焦黄,我回头去看那座富丽堂皇的大厅,那里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大团大团的黑烟不断的从窗户升上天空,间或有巨大的火苗猛然窜出窗户,无数的卫兵,消防队员都从我身边跑过,顾不得察看我们是够安全,直接冲进了大厅内,很快一名又一名的将军被他们用担架抬出了大厅,我发现,除了我们这些较早出来的人,其余的人抬出来之后就直接被蒙上了白床单,其中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将军也在其间。

问题是,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后果?我想是炸弹,肯定是炸弹,一定是一颗定时炸弹被引爆了,这种爆炸的威力太巨大了,威力如此惊人,幸好我官职较低,距离爆炸点较远,也幸好炸弹针对的是总司令,否则房间内很难说谁会幸免于难。另一个问题是谁会放置炸弹,日本人,不对,严密的保安措施,日本人无法放置炸弹,冯元凯,是的,他一定知道是谁放置的,要不然他不会事先对我泄漏口风,但如果真是他放的,没有理由告诉我,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的头疼欲裂,感到恶心想吐,自己也坚持不住,躺倒在了草地上,耳朵完全恢复了听力,临时指挥部上空回荡着凌厉的警报声,而我仰视着天空,看着白云的时候,自己的视线再次模糊起来。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青琳的怀中,我挣扎着打算坐起来,青琳急忙制止了我:“别胡闹,你的伤势这么重,医生说你需要休息。”我看着她的眼睛,青琳的眼圈红红的,有点肿。我心里一阵激动,她为我哭了,我笑了:“傻丫头,我死不了,快告诉我,现场情况怎么样了。”青琳眨动着长长的睫毛说道:“现在城里十分混乱,详细的情况还不清楚,目前只知道有一枚重磅炸弹在你们开会的时候突然爆炸,参加会议的官员有很多人死伤,还有谣传说总司令本人已经遇难,但统帅府刚才发布公告说总司令现在十分安全,在一个隐蔽所等待事件调查结果。反正现在城内已经天翻地覆了,什么传言都有,有说是日本人干的,有说是敌对政治力量干的,有的还说是青帮干的,有说是王亚礁干的,反正是乱七八糟,不过对我来说,只要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其他人我才不放在心上。一看到你开会的建筑物,遭到了炸弹袭击,我的心就揪了起来,可是警卫不让我进去找你,直到我找了个机会,才冲进去,正好在草地上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你,我刚才还在想,万一你醒不过来了,我也不打算活了。”我躺在她柔软的大腿上笑道:“傻丫头,放心吧,我扶大命大,我死不了,要知道我可是有神灵保佑的。”说起这个我神色暗淡了一些,哈恩。威尔弗莱德,德国兴登堡战斗机联队第三大队上尉大队长,你会保佑我的,对吧。青琳抱着我又流下了眼泪,那么坚强的青琳,那么温柔的青琳,我深爱的青琳,我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永远保护好她,不辜负她对我的真情。

徐州会议的这颗炸弹简直就是把中国的政治军事全部炸了个稀巴烂,各种派系的力量都全力运转起来,试图在这次事件中捞到最大的利益。总司令的生死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大事,不光是中国人,日本人甚至全世界政府都把眼睛盯在了中国,盯在了徐州。最关心总司令生死的莫过于日本人了,他们调动了一切力量,派遣大量的日本间谍潜入徐州,目的只有一个,查明总司令是死是活。

各路神仙齐聚徐州,牛鬼蛇神浮出水面。

滕超站在卧室门外大声说道:“冯元凯上校求见,说有非常要紧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