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七十七章 登陆日本(2)

龙居士 收藏 5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一夜过去了,日本关东军不会什么动静,也没有吧!匆匆忙忙用了点早餐,我就步入了指挥部。首先要关注的当然是日本京都方面的动静,从电报中显示,昨天夜里,关东军对京都发动了偷袭,曾一度占领城墙但最终因后劲不足,被赶了下来。   “从兵力上看,关东军虽少于幕府军,但关东军拥有少量先进武器,又有几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一夜过去了,日本关东军不会什么动静,也没有吧!匆匆忙忙用了点早餐,我就步入了指挥部。首先要关注的当然是日本京都方面的动静,从电报中显示,昨天夜里,关东军对京都发动了偷袭,曾一度占领城墙但最终因后劲不足,被赶了下来。

“从兵力上看,关东军虽少于幕府军,但关东军拥有少量先进武器,又有几千未来人助阵,这几千未来人,从体能上看一个打三都没有问题。怎么会在得手之后,又因为后劲不足而败回呢?


现在我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日本知不知道铁血军登陆了关东平原。如果日本只有马匹来送信的话,那么现在报信的人一定还在路上,毕竟从江户到京都,快马跑也需二天的时间。


日本未来人是连同上面的一切建筑和物品一齐抵达的,时间又过去了六个多月,以日本人高达百分之七十的大学普及程度教育,不会这么久了,还没有搞出无线电报来吧。恐怕他们现在不仅无线电有了,电话也可能会有了吧。


如此看来,日本关东军应该在当天就知道,中国军队登陆了关东平原了。


幕府将军只不过是一条死鱼,任何时候吃都一样,对于关东军来说,中国才是他们都可怕的敌人。与占领京都相比关东要重要得多。我如果是关东军的指挥官,也一定会驰援关东的。那么昨夜猛攻京都,一定是关东军最后的疯狂了。


关东军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防备幕府军尾随而来,造成两线作战的不利后果。”


想到这,我头脑中立即有了主意,命令道:“给驻大阪的联络员发一封电报,要他们立即说服德川家庆,对京都外的叛军发动进攻。补充一下,叛军知道我们来了,想逃跑!


给山地师的白穿扬和太平洋舰队的伍长发分别发一封电报,日本先头部队可能回援了,请他们密切注意。”我想了想又补充道,“提醒白穿扬一下,从京都到关东并不是只有一条沿海大道,那些山间小路也要密切注意。重火力师的今天的早训改成半小时的热身,热完身后马上吃早餐,集合待命。我们要随时准备支援山地师!”


一道道命令发布之后,我感觉轻松多了,又拿起其他的情报看了起来。


陆战师已向日本未来人的老剿进发了,行军七个小时即可到达,这一路之上都是平原,视野宽阔,应该不用担心会受到什么伏击之内的事情。让人担心的是,那些未来人会不会携带重要物品逃往仙台呢?即使他们不逃往仙台,给我来个山地迷藏战,也叫人头痛啊。要是空突师在的话就好了,他们可以很方便的,找到并消灭所有暴露在地面上的日本人。


“刘台长!空突师那边有没有电报过来?”


“报告!司令,没有!”


“给空突师发个电报,询问天气如何,如果天气充许,请他们早点赶来!”


“是!”


“还有以后我睡觉时,请你们务必将军情电报及时送给我看,否则以军法论处!”怎么好端端的,司令会说那么重的话,包括刘台长在内,所有电报室的人都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你们知不知道,在昨夜,一封看起来无关紧要的电报后面隐藏着十分重要的信息。可是你们没有分析出来,担误了五个小时的军情!五个小时啊,在战场上不要说五个小时就是五分钟也可能胜负易手!”


“对不起,司令!这是我的失职,我检讨,我请求惩罚!”


电报台的刘台长现在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他看不出电报后面隐藏着的重要信息也就情有可原。呵呵,培养人才也是做领导的重要工作啊,该批评的时候就应当批评,不可批评也要把握一个度,可不能吓坏了孩子。我舒缓一下语气,“这次就算了,以后要多注意些。大批未来人的到来,你们很紧张,人又年轻,在工作上难免出错。呵呵,我和你们一样也有些紧张啊。


另外,从种种迹象上来看,我感觉到日本人可能也有电台了,那么我们的电报信号就有可能被他们截收,以后我们必需加强密码发报。”


“是!”


离开了电报室,我又转入了旁边的参谋室,开始与那的参谋们商议起来。


山地师营地。


“报告白师长,司令有电报到!”


“念吧!”


“白师长:日本先头部队可能回援了,请你们密切注意。另外,提醒一下,从京都到关东并不是只有一条沿海大道,那些山间小路也要密切注意。”


“给司令回电,请他放心,我已根据后世的日本地图,在每一条小道上都埋伏了狙击手,有他们在,一只蚊子也别想飞过。”


“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此刻算起到未来的二天之内是决定中日之战胜负的最关键的时段。如果山地师能够有效的阻止日本人回援,那么日本的关东军未来人基地,必定会被陆战师摧毁。日本复兴的希望也就会跟着烟消云散。但是,如果关东军能够及时回援话,那么战争难免会打得旷日持久。


中国人清楚这一点,日本人更加清楚。所以日本回援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最先出发的特战师,经过一日夜长奔,已抵达了山地师营地不足十里之处。


“将军!前方十里处发现中国人的营地!”日本特战师先头侦察兵顾不得下马,就在马上飞报告给阿部太郎。


“有多少中国人?”


“不清楚!不过从营地的规模来看不少于一万人!”


“什么!?”阿部太郎听到这个不利的消息,差点从马上跌下来。再往前走三十公里就是一马平川的关东平原了,在平原上特战师可以仗着马快的特点,与中国人打打游击,或许还可以挽回败局。但该死的支那人为什么那么及时的扼守住了,通向关东平原的咽喉要道?


在山道上,骑兵的优点根本发挥不出来,前面又是至少一万人的中国军队。阿部太郎很清楚,以自己手中的这三千人是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的。那么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于山间小道了,但愿中国人初来日本对这儿的地形不熟,没有防备小道。


“命令部队改行山间小路!”


这山间小路位于日本海拔最高的富士山的北麓,其道之艰难也就可想而知了。好在日本的马矮小,爬坡能力相对要强些,前拉后推还算能通行。


“将军,前面就是小路上最险的鹰嘴口了,只要过了那,路就好走多了!”


阿部太郎,随着那个日本特战士兵的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发现半山腰上凹下去一块,形成了一块小路豁口。这豁口险得就像一只张开了的鹰嘴。鹰嘴口的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一边是陡峭的山壁,果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


“但愿那没有中国人!”阿部太郎见到如此险要的山路,他也只有祈祷日照大婶的份了。如果中国人有所准备,事先在鹰嘴口布下一个连,那怕是一个班,特战师都很难过去。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日本特种士兵,眼看着要过去了,他那短小的身体甚至遮住了鹰嘴口那小块阳光。


“呯——”一声枪响,那个鬼子应声而倒,跌落进万丈深渊。


随着这声枪响,阿部太郎的心跌到了谷底。“那儿也有中国人啊!”


中国人一步领先,就步步领先,自己处处受到中国人的制约。


“难道战争,日本已无可挽回的失败了吗?”


“呯——呯——呯——”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每一声枪响,必定有一名日本士兵倒下。惨叫着,发着临死前的不甘,像断线的风稳似的纷纷跌下悬崖。


“我需要一支敢死队,攀过那道山梁,从背后打击支那人!”阿部太郎目测了一下那山涯的高度,觉得如果用爬山爪的话,还是有可能攀上去的。


“我去!”


“我去!”


“我去!”


一个个特战师的士兵急吼吼的报着名。很快一支一百人的敢死队就组成了。


特战师的鬼子兵们,不断的用自己的生命吸引中国人的注意,为敢死队的突袭创造条件。


悬崖很陡峭,上面稀稀拉拉的长着些杂草,唯有悬崖顶长满了树木。


花了老大的劲,经过十几次失败后,敢死队总算用爬山爪,勾住了一道石缝。试了试发现还算结实。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爬了上去,等爬到爬山爪尽头,又有一名敢死队员掏出一副爬山爪,用力向上甩去,期盼着能够勾住点什么。但是此时意外发生了,由于这个敢死队员,在甩动爬山爪时由于用力过猛,引起了绳索震动,结果那个勾在光滑石缝上的爬山爪滑动了一下,于是在绳上一连串的日本敢死队员,一齐跌落下去。最下面的那两个还好,落在了山路上,其他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跌入万丈深渊。


“啊——”惨叫,像野兽一样的惨叫从深谷中接二连三的传了上来。


其他敢死队员,望着跌下去的战友,脸色都变了。日本人虽自称为不怕死的禽兽,但就在眼前的死亡,他们还是害怕的。


“呯——呯——呯——”中国狙击手的枪声,不断的,欢快的响着,只要有日本人一冒头,就必定有枪响,只要有枪响,就会有日本人被爆头,然后跌入深谷中。


如果阿部太郎知道,他们特战师,遭到的是中国山地师的一个连的狙击的话,他会选择放弃的。


中国山地师的前身是山地旅,山地旅的前身是狙击营,狙击营的前身是狙击排。山地师以神枪手众多,善于打山地丛林战而闻名中国。可惜早已闻名中国的山地师,日本人由于被中国进行信息封锁而不知晓。别说这陡峭的山崖,日本敢死队很难上去,既使上去了,他们还得面对三名狙击手的火力封锁。


狙击手这个战场上的幽灵,总是用以假乱真的伪装将自己隐藏起来,他们的隐藏得如此之好,既便就在敌人的鼻子底下也很难被发现。一旦他们发现了目标,只需一枪就可致人于死命。在现代战场上,普通士兵杀死一个敌人平均需要消耗三十五万发子弹,而狙击手杀一个人平均只需要1.5发子弹!


日本敢死队,第三次攀爬时总算成功了,眼看着就要登上山顶,也许只要手一用力,也许只要腿一蹲,就能横卧在山顶。阿部太郎为他捏了一把汉,心悬到了半空中,不断的祈祷日照大婶的保佑。但是今天日照大婶一定是睡着了。就在那关键的零点几秒钟,中国人罪恶的枪响了,那个爬到顶上的日本敢死队士兵,应声而落,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不——”阿部太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山崖上的这一声枪响,让他明白了,自己遇到的对手是何其可怕,在他们细密的防守下,根本无缝可钻。日本特战师,想从此山路通过的幻想也随之破灭了。


“命令部队原地撤回!给德川继祖司令发电报,富士山南麓的沿海大道,有至少一万人的中国军队把守,北麓的山间小道又有中国人狙击手把守,二处都不可过。特战师唯有穿过山区,从北面的沿海大道,绕行进入关东平原。我想这条路一定是可行的,但是这样绕行会多花费二天的时间。能不能及时救援大本营,只能乞求日照大神保佑了。”阿部太郎每说一个字都沉重无匹,当他讲完最后一个字时,冷汉都冒出来了。


“是!”通信兵面无表情的应了声,发报而去。


穿行,在崇山中穿行,这就是日本特战师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