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七十七章 登陆日本(1)

龙居士 收藏 6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关东平原位于日本最大岛屿本州岛的中部,是日本最大的平原同是也是日本粮食主产区,世界著名的港口东京湾就位于关东平原的南部。东京湾的北部是后世日本的首都东京,即现在的江户。与之彼邻的是日本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横滨。在后世这里是日本的政治、文化、经济、交通、金融中心。不过此时的关东平原,在日本所处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关东平原位于日本最大岛屿本州岛的中部,是日本最大的平原同是也是日本粮食主产区,世界著名的港口东京湾就位于关东平原的南部。东京湾的北部是后世日本的首都东京,即现在的江户。与之彼邻的是日本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横滨。在后世这里是日本的政治、文化、经济、交通、金融中心。不过此时的关东平原,在日本所处的地位还远没有后世重要。1842年的日本,经济主要集中在濑户内海沿岸,如幕府将军官邸所处的大阪和孝明天皇所在的京都,都位于濑户内海沿岸。

中国舰队突然从东京湾登陆,打了日本关东军的一个措手不及。由于长期的海域封锁,日本与外界的通讯和商贸被完全中断。日本关东的未来人叛军所获得的军事情报非常有限,所以尽管中国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日本关东军却事先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日本关东军也曾想过,中国人可能会从东京湾登陆。但他们对中国南方新政府海军实力到底如何并不清楚,他们只知道这支青年的海军曾打败过了西班牙舰队,并获得了南洋的土地。短期内扩张如此之快,想必也没有什么能力再进入日本吧。这是特遣队员心中抱有的普遍侥幸想法。再说了南方中国新政府要想进攻日本,还必需取得台湾作为跳板,而现在台湾还处于清政府的有效控制之下。中国新政府要想打下台湾再出兵日本总得消耗时间吧。


但,日本人低估了南方新政府消灭他们的决心,尽管内部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解放台湾也进行得很匆忙,中国人还是来了,而且一来就是近5万人的三个师,还有四十多条巨舰,一百多条商船。


田中扩张,听到中国军队登陆关东平原的消息时,在心头掀起了巨大风暴,他心中很清楚,现在十万关东军正处在攻打京都,营救天皇的关键时刻。只要打下京都那么攻下大阪也就轻而易举了,日本将从此走向富国强兵的快车道。


新成立的关东军由未来人退役军官为骨干,招募日本贫苦农民,中下级武士,破产手工业者为士兵,又装备了部分先进的火枪,与幕府的军队比起来俱有极大的优势。所以从关东打到京都仅花了四个月时间,如今正是倒幕的关键时期,也许只需要再加把劲,也许只需要再过半个月,也许只需一个星期,就可以彻底打败幕府,使日本获得新生!但,为什么可恶的中国偏偏在这关键时候突然来了呢?


关东平原既是关东军的军粮供应地,又是军火生产基地,还是未来人的大本营。关东军在那仅有不到一万人的守备部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抵挡住中国人五万人精锐部队的进攻啊。关东军要想回守的话,得越过包括富士山在内的一段艰险山路,和一百多里的羊肠小道,一路之上既使没有任何阻碍也得走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啊,一个星期后什么都完了。


田中扩张拼命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巴望着能够想出一条妙计来,摆脱目前的绝境,但一切都是徒劳。


日本特遣队队长,现任关东军总司令德川继祖,看到自己的高参一筹未展的样子,知道事不可为,开始转而求其次。


“诸君,这场战争我们已经败了。目前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想办法减小损失,为日本多保留一点希望,卧薪尝胆以备将来能够重新崛起。”


“不!我们没有败,我们大和民族永不会言败的!”田中扩张听到司令德川继祖出口言败,疯狂的阻止道,前面他已将自己的头发扯成了鸟窝,现在发起疯来,如同一只愤怒的卷毛狗。


“田中君请冷静一点,你这个样子还像个忍者吗?”


“不!司令我请求你不要宣布战败,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特遣队特种兵,现任关东军特战师团师团长阿部太郎说道:“我们特种部队如果骑马赶回关东只需要二天时间,只要我们赶回去了,就可以为关东军回防赢得时间,如果找准时间甚至可以捣毁中国人的司令部,使中国人陷入混乱之中……”


德川继祖一边听,一边在心中盘算这样做的成功可能性。等阿部说完,他问道:“阿部君,这样做的成功的可能性不高啊。特战师成立不到四个月,兵员缺乏有效的训练,有不少学员才刚刚学会骑马,以这样的作战能力,与支那支久经战阵的军队相比胜负难料!”


“司令,请您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们特战师的决死之心。此次回关东作战,不成功则成仁!日本的兴衰存亡就在此一举了!”阿部太郎坚定的说道。


“对啊,我们还有十万英勇的士兵!我们还有扳本的机会,德川君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无论如何为了日本一定要试试!”田中扩张听到阿部太郎的分析,从疯狂中清醒过来,极力表示赞成。


德川继祖沉思了很久,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成功的机会非常渺茫,最终还是笑应了阿部太郎的建议。同意特战师率先返回,自己则领着大部队随后赶到。为了防止幕府军尾追,他们还布置了一个疑兵阵。


兵贵神速,阿部太郎获得德川继祖的许可后,当天就率领三千人的特战师骑马往关东平原赶去。


此时日本人身高普遍只有一米二到一米五之间,属于标准的武大郎身材,要想在日本关东军中选出一个特战师的人员来,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阿部太郎只好在矮子中选高子。好不容易选出了三千名身材矮胖有力的特战士兵来。


特战师人虽少,却能耐巨大,每次战斗都冲锋在前,往往在关键时候又能出奇制胜,屡立奇功。日本人矮小,日本马自然也不会高,比我国的滇马还要矮小,速度慢,虽不利于冲锋陷阵,但胜在耐力长久。关东军由于成立时间短,没有建立骑兵,日本属岛国,关东军继承了未来人的思想,传统上更重视海军一些,现在他们没有建骑兵,将来也没有打算建立骑兵。于是,为了满足特战师的需要,关东军的马匹除用来押运粮草的,全都拨给了特战师使用。


看到一群“三寸丁”骑在一群“五寸丁”的矮马上,那个形象真是搞笑啊。不过日本人可不觉得,他们反倒觉得自己形象高大威武,三千人马绝尘而去,大有气吞天地之势。


中国远征军以微小的代价占领日本防卫薄弱的横须贺、江户、横滨之后,随即依照作战计划,山地师开向西南,执行切断了江户与京都之间的沿海大道任务;重火力师执行扫荡关东平原的任务;陆战师从横滨直扑位于关东平原正北方的日本未来人大本营。


我估计日本关东军极有可能放弃攻打京都,回师救援关东,因此我一方面电令在大阪的联络官邵利云与幕府将军联系,要求幕府密切注意关东军的去向,如果关东军有回师的迹象,务必尾随。同时考虑到山地师难以抵挡日本关东军疯狂反扑,因此又命令太平洋舰队四艘大洋级战舰守在山地师布防的沿海大道附近的海面上,随时准备进行炮火支援。我相信,以四艘大洋级战舰上面总计一百八十门,射程远达十二公里的新式中华神炮,足以完成火力遮断的任务。南洋舰队则开赴濑户内海,打算火力支援大阪,保留那的幕府将军,为将来在日本设立傀儡政权作好准备。


事情真的会想我想象的那样进行吗?与我交手的毕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日本精英中的精英,比起我这个半掉子的大学生来说应该俱有优势。


不过一切计谋都需要以实力作基础才能展开,很明显中国的实力远在日本之上。一开始我占着情报上的优势,打了关东军一个措手不及,我军占尽了先手优势。今后的进展会如何呢?我想实力强大的中国远征军必定会发出最强音。


1842年2月28日的夜慢慢降临,日本妇孺的哭声,在夜幕中传出了很远。


日本妇孺的哭声,她们有什么好哭的?为自己的战败而哭吗?为自己男人倒在中国人复仇的子弹下而哭吗?她们什么时候会笑呢?当她们的男人以倭寇的方式掠劫大量的金银财宝回来时会笑吧;当她们的男人武勇天下,肆虐大东亚共荣圈时她们会笑吧;当她们的男人们战败后又躲过战犯审判时会笑吧。


历史的教训无情的宣布,中日这二个依衣带水邻邦,每当日本人笑时中国人就会哭,每当日本人哭时中国人就会笑。我们原来的世界我管不着谁哭谁笑,但今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有了控制天下的能力,今后我要倾尽全力让中国人笑,让日本人哭。


为达此目的,我可以不惜手段!


在后世日本加在中国人头上的苦难,我会毫不留情的还给你们。我不相信因果报应,因果报应全是骗人的谎话。我相信实力,只要手中有了足够的实力,好的报因都会降临在自已的身上,坏的报应,全会降临在敌人的身上。


那些坚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观念的人,说到底不过是没有任何实力的可怜虫,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恶报仇人,只好寄希望于未知的神力,希望通过神的力量去报应仇人。


日本妇孺的哭声,实在是一支很好的催眠曲,在哭声的伴奏下,我美美的睡了一觉。


呵呵,不知为何,自从1841年8月1日,世界各地出现大批的未来人之后,我的身体不再像以前那样永不知疲倦了,枪弹虽仍不能让我毙命,但是如果抵近射击的话,还是会擦破我的皮肤的。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任凭大炮猛轰,而安然无恙了。


不过这样也很好,至少我还能觉得自己是个人,而不是一个神。以一个永不可败的神,来进行一场征服世界的战争,那是不是太无趣了一点?


日本的鸟儿怎么起得那么早?我看看表,现在才五点钟啊,天就大亮了。想了想,我猛然大悟,日本位于东九区,比北京时间整整早了一个小时。也就是说,这儿的太阳要比中国早升起一个小时了。这也难怪,日本是一个崇拜太阳的民族。不过可悲的是,一个崇拜太阳的民族,其内心却无比阴暗,比起生存在阴暗之处的吸血鬼更加阴暗。


起床号响了,战士们从各家各户涌出来,唱着嘹亮的军歌,开始了军训。被赶出家门,拥挤在路边睡觉的日本人以“仇恨、憎恶或是崇拜”的目光偷视着身边飞奔而过的中国军人。有几个战士被日本人死盯着,心里感到不舒服,将他踢倒在地,然后乐呵呵的从他的肚皮上踩了过去……


对于这些,我视而不见。我们是征服者,我们是强者,请问放眼世界有那个强者,又有那个征服者,会自己睡马路,而让被征服者睡在温暖的家中?其实日本人应当感激中国人的宽厚与仁慈才对,如果我们中国人也像日本人那样凶狠,仿效南京大屠杀搞个东京大屠杀,那么现在躺在马路边上的就不会是活人了,而是一具具尸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