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七十六章 台北之战

龙居士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教匪来得真快啊!”位于高处通过望远镜观察教匪的淡水贾藩台忍不住的赞叹。从一月十四日,教匪占领高雄起,一路打上来,仅9天功夫就从台南打到了台北。进攻之速,古今罕见。   “教匪进攻了!”   轰隆隆的响起一轮炮声。   贾藩台看到自己好不容易布置好的炮台在转眼间化为齑粉,血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教匪来得真快啊!”位于高处通过望远镜观察教匪的淡水贾藩台忍不住的赞叹。从一月十四日,教匪占领高雄起,一路打上来,仅9天功夫就从台南打到了台北。进攻之速,古今罕见。

“教匪进攻了!”


轰隆隆的响起一轮炮声。


贾藩台看到自己好不容易布置好的炮台在转眼间化为齑粉,血雾弥漫在空中,一些肢体残片有的竟落在自己的跟前。


“快逃命啊!”下面的兵勇,被大炮吓破了胆,炸了营,害怕自己什么时候也跟着成为炮灰,发了一声呐喊就四散而逃。


“不许跑!”军官们亮出寒光闪闪的腰刀,逢人就砍。一连砍倒了十几个,总算止住了逃兵。


“冲啊!”


贾藩台看到十几艘小船冲了过来,这船没有桨,却在水面上行走如飞,甚至比奔马的速度还快。


“开炮!开炮!”


贾藩台事先隐蔽的几门红衣大炮猛烈的开起火来。但那教匪的小船行动太快,红衣大炮根本打不着。一轮炮响过后,除了炸死几条鱼什么都没有捞到。


“满清倒是越打越精了!”伍长发看到在自己的炮击过后,清兵还能还以炮击,乐道。过了一会儿又冷哼一声:“不过,这也没用啊!”


“轰——轰——轰——”


清兵的炮一开火,也就意味着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在中华神炮的反击下,最后幸存的几门大炮,也报销了。看到这种情况,贾藩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大人,弟兄们顶不住了,我们撤吧!”


“是啊!大人!教匪的大炮厉害,我们当诱敌深入,再围而歼之!”


“诱敌深入?教匪兵远多于我,械远强于我,如何围而歼之?”


“……”贾藩台说的是实情,下面的个个将领,面面相觑,想不出什么好的应对之策。


“大人,我们总不能眼看着挨打,而打不到教匪吧,只要他们的上了岸,远离了教匪舰炮的攻击范围,到那时总能拼上他们几个,这样弟兄们死得也不冤啊!”管带梁忠孝急吼吼的说道。


旗舰大洋号上。


我注意到伍长发静立在甲板上,如同一颗钉子,任凭战舰随浪摆动,而自己的身体不动分毫。我在心中赞叹“这才是一个优秀海军指挥官应有的素质啊!”在颠簸的船上直立如松,仿佛人与船结成了一体,若不是深知大海的脾气,是绝不可能做到人船如一的。


现在首批冲锋舟已抵达了淡水码头,数百名身着迷彩服的陆战师战士,呐喊着冲上了岸,如同一股绿色的波涛猛烈的拍击着海岸。清兵的抵抗很轻微甚至于没有。


首批登陆的陆战师战士占领了码头之后,立即构建了滩头阵地,掩护着后继部队源源不断的登陆。


“司令!这个码头太烂,不便于大部队的登陆,我建议分一支将舰队从赴鸡笼登陆!”伍长发见清兵早在我们到来之前就破坏了码头,于是向我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样也好!这儿就留下南洋舰队吧,你率领太平洋舰队开赴鸡笼!”


“是!”


清兵一路败退,一直退到了淡水城。


淡水是座小城,城墙低矮,淡水河绕城而过,面对数倍于已的教匪军,清兵从上至下都没信心守住。合城上下一日数惊。


淡水河的上游即台北县,此时的台北县妈祖庙内,烛案高照,清烟袅袅,一群衣着破烂,手持刀枪木棒的汉子正对着位于妈祖神像前的国姓爷(郑成功)的泥塑跪着。


口中宣誓:“天地父母,反清复明!躯除鞑虏,恢复中华!”誓毕,众好汉杀鸡饮血酒为誓。


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站在前面高声道:“众汉家好儿郎,鞑子占我大明天下,已二百多年,我天地会的英雄们为反清复明,前仆后继,从未屈服过。怎奈鞑子势大,又善于蛊惑人心人,至使我等好汉血枉流了不少。但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风水轮流转,如今鞑子气数已尽,南方佛爷又创下了好大的事业,举起了反清的义旗,现已有了雄兵百万。今天佛爷的舰队正在进攻淡水,台北县内满清兵力空虚,正是我辈英雄用武之地。我等若是趁机占了台北县,献于佛爷,必定是大功一件!从现在起我庄水明这一百多斤就跟着佛爷干了,各位兄弟,愿意随我一齐投奔佛爷儿的,日后兄弟决计不记忘了兄弟们情谊。若是不愿意跟我继续干的,只要你不投鞑子,兄弟我决不为难你!”天地会舵主庄水明说完往下扫视一眼,发现多数人都无动于衷。于是问道。


“兄弟们心中有什么疑虑吗?”


“我们是国姓爷的人,如果是为了国姓爷作战,兄弟绝不含糊。兄弟们不明白,幸苦打下台北,为什么要献给佛爷?”


“这日后要是夺了天下,这天下是姓龙呢还是姓郑?”有人问道。


“这天下即不姓龙也不姓郑!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庄水明答道:“佛爷认为这天下是我们穷苦大众的,不是一家一姓的天下,今后赶走了鞑子,我们自己当家作主,再也不是什么皇帝的奴才了!”


“天下人的天下?还自己给自己作主?”下面的好汉们议论纷纷。


“佛爷智谋高深,不是我等粗汉所能理解的,下面就请佛爷的使者赵喜乐给大家讲讲什么是天下人的天下!”


众人见庄水明身边一名面色白胖,身形高大中年人向前走了一步,朗声道:


“我就是赵喜乐,湖南人,原本是一名清苦的书生,家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自从佛爷来之后,我和我的乡亲们都过上了好日子!每天大米白饭管饱,大鱼大肉管够……”


“尽瞎吹,你这那是贫苦书生的日子,这分明是地主嘛!”下面有人插嘴。


“这位兄弟,请上前一步说话!”


“上来就上来,我还怕哒你?家里就那么几亩薄田,地主还要收那么重的租,那有可能大鱼大肉的吃?”


“这位兄弟请说个明白,你家到底有几亩地?产粮几担?又要交租几担?”


“我家有五口人,自个儿有一亩地,产粮三担,这那够吃啊?又租了地主的三亩好田,每亩可能产粮四担。”


“三四一十二,那你每年有十五担粮啰!”


“看上去是不少,但这那能全落在自家口袋里?这十五担粮中还得交六担的租,四担的税,剩下的就只有五担了。五担粮还保不住我家五口人吃半年的饱饭呢!”


“要是地主的租再也不用交了,那你家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不交租,那怎么可能?”下面的这个人吃惊的问道。


“佛爷来了,这事就有可能了。在佛爷控制的地方地主已被打倒在地,我们种地的每年只需交十分之一的粮食给国家就行了。剩下的粮食全归我们自己!”


“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


“操,只要不交地租,我跟着佛爷干了!”


“不交地租也不能天天有大鱼大肉吃啊!”又有人尖锐的反问。


“这位兄弟说得好,不交地租的确只能保证有饱饭吃,但佛爷是什么人?他是神!除了带领我们这帮穷兄弟打倒地主外,还带来了天上的佛种!那佛种,一种下去可真叫绝,粒粒大米如同珍珠一般,吃一口香甜无比。佛种不仅好吃,产量还高,在我们那一亩地从前只能打四担谷子,自从用上佛种之后一亩地可以打八担谷子!我们留一半吃饭交粮,另一半养鸡喂猪,这样一来大鱼大肉不就有了吗?”


“这是真的吗?”下面的人都是一辈子与农田打交道的人,地里能产多少,岂有不知之理?现在有人空口对他们说,佛种可以使粮食亩产翻倍,怎么也不敢相信啊。


“你要是去过我们湖南,就不会不信了!现在全国都在闹饥荒,你们总该知道吧!”


“那还不知?我福建老家的人都揭不开锅了,这不,前几个月我的大哥还带着全家来到我这。”


“现在呢?现在还有人逃荒吗?”


“听说佛爷在全国设下粥棚无数,广济天下百姓。这些日子倒没有什么人逃荒而来了。”


“诸位好汉想想,佛爷的佛种要是不灵,佛爷手中要是没有大把的粮食,那些救济灾民的粮食又从何而来呢?”


“你一说,还真是这个理儿!”众好汉纷纷表示信服。


正说着,忽然一股饭香味飘来,引得众好汉肚子咕噜噜直响。天地会的人大多数都是平民,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次饱饭,原本就是饿着肚子来的,经过一番仪式折腾,此时已是饥肠辘辘,又有饭香味飘来,那能不肚响如雷?


“好香啊!”


“我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饭香味!”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将目光一齐投向赵喜乐。


赵喜乐眯着眼,微笑着说:


“这饭就是佛种粮煮出来的!因为路途远,我这次带的佛种粮食不多,但也能够保证大家吃顿饱饭,诸位英雄好汉,不用客气,尽管畅开了吃!等解放了台湾,投奔了佛爷,今后这样的饱饭天天都有!”


“万岁!”众人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喜悦,欢呼着万岁,涌向后院煮饭的地方。


赵喜乐看奔涌而去的天地会好汉,想起了在政校学习时老师讲的话:“对于中国农民来说,一顿饱饭永远比宣传‘打倒地主,自己当家作主’的政治口号更有说服力。”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淡水城的北城门飞上了天。冲天而起的烟柱急剧向上翻腾,飞崩的沙石,溅得四处都是,有些打在农家的房舍上,簌簌作响。


“冲啊!”远征军的士兵们,顺着刚用炸药包炸开的缺口,勇猛的冲向了淡水城。


“给我顶住!顶住!”满清军官们拼命的躯赶着兵勇们上去堵缺口。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在教匪密集的枪弹下,来多少死多少。很快清兵就崩溃了,不是四散而逃就是缴械投降。


没多久,淡水城的南门忽然打开,一群丧家之犬,狼奔逐突而出。一群残兵败将,护着贾藩台沿着淡水河岸往台北县急奔。在他们身后是紧追不止的教匪数百人马。


这些兵勇都是山民出身,这儿又是他们老家,路熟悉得很,尽管远征军的在体能上优于满清兵勇,又是趁胜追击,但还是追不上。


“兄弟们前面就是台北县城了,到那我们就安全了!”贾藩台骑在马上,一边拼命的跑着,一边给被自己甩在后面的清兵鼓气。


狂奔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贾藩台进入了台北地界,等到能够看清城门上钉着的巨大铁环时,他止住了队伍。


“为什么不开城门呢?”这可不是好兆头。他想绕城而走,但跟随着自己的亲兵那还有体力继续跑?贾藩台回头看看,发现亲兵们现在一个个的都跑岔了气,嘴唇翻白,汉如雨下,气喘如牛。


怎么办?贾藩台正想着,教匪军又追上来了,缴械不杀的声音传得老远!一些实在跑不动的兵勇,就地一跪,算是投降了。


贾藩台见此只好硬着头皮策马跑到台北县城门下了,正想叫开门。


“轰!”忽然城上一声炮响,无数“泥脚子”涌现在墙头。一面大旗升起,上书“天地父母,反清复明”。


“天地会占领了台北县城了?”贾藩台忽然眼冒金星,天地好像都打起旋来,身体一软,从马上栽了下来。


跟随贾藩台逃来的几百清兵眼见前有强敌后有逃兵,知道陷入绝境了,只得跪地求降。


太平洋舰队和南洋舰队分开后,只花了三个时便开到了鸡笼,这个港没有被破坏,也没有几个清兵防守,由太平洋舰队护送的山地师,很顺利的登陆了。登陆后的山地师,一路南下,如同逛街一般的轻松。当天就解放了鸡笼煤矿和附近的双溪镇。


此后一个月,陆战师和山地师在台湾天地会的向导下,镇压了一大批地主恶霸,解放了台湾全境。又从政校调来大批干部,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分田地运动。那些参加起义的天地会人员,比一般的农民分到得更多,当然乐得合不拢嘴。那个庄水明似乎很有远见,当我问他想要什么时,他竟回答说想在我军中效力,不过他的那一套冷兵器战法,在我的军队中是行不通的,只好将其送到军校去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短期军训。军训好后,他可以自由选择来铁血集团军,还是担任台北地方守备司令(营级)。


解放全台后,我挥师北伐日本。


此后半年,在鸡笼我以供应佛种的方式,雇佣了当地民众三万余人,将鸡笼建设成一个巨型码头,使之成为继九龙、马尼拉、吉隆坡、悉尼之后的重要军港。


1842年2月28日,远征军舰队击沉了日本关东未来人叛军几十艘小木船,山地师从横须贺登陆,重火力师从江户登陆,陆战师从横滨港登陆。随即三路大军,在舰炮的掩护下,对这三城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仅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占领了这三城。


当我下了船,踏上日本土地时,我大吼了一声:“小日本!爷爷来了!”数万名战士也有样学样,在我吼过之后,跟着吼起来:“小日本!爷爷来了!”山呼海啸一样的吼声,竟当场震死数十名日本倭狗!


这一声吼,预示着中华儿女,对祸乱中国上千年的小日本,算总帐时候的到来;也预示着日本这个东方文明的半成品走向末日的开始。


PS:今后每天8点和12点更新一次。请大家多砸票,多收藏。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