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星期日 创作日记

时光. 收藏 11 93

2007年7月8日星期日 创作日记

昨天,我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昨天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本来是想写上一万字左右的。毕竟现在开始上班了,每个礼拜就只有周末的时间能够多些时间写字,一来可以增加自己的创作能力,二来可以创造些收入,最主要的,没有枉费读者的一片热情支持。但是我却一直待在宿舍里在发呆想着事情,然后还乱七八糟的写了一些字,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影响了别人的生活。

坦白说,昨天我做错了许多事情。真的,现在想想,挺内疚的。因为这里是网络,虽然这是虚似的,但是这也是要去面对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的啊!我怎么能够,我利用自己思维活跃的特点,去打击了别人对我的爱护。

本来,我在《中国士兵》开始的章节里就没有说清楚自己要表达的是一件怎样的事情,说句心里话,我只是跟着感觉走。仅仅凭着自己对部队的了解以及对部队的那一番向往,我着手书写了那篇小说。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没有说出来,因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一些事情,使我想通过这部作品来表达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跟理想、信念,有关生活的许许多多的东西。

写了近一个月,感觉心里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谈到部队,那是我从小就渴望一辈子都能够为之奋斗的理想。然而,我在部队里体会到的那些特别感觉,让我在之前生出了埋葬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绝口不提的决定。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我在部队的经历。因为每次一回忆起在部队里的那些日子,许多时候,我都会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我软弱,而是那些青春时光,真的都太纯洁,太难忘了。那也是我能够得出〈我的青春〉的灵感。它的美丽,让我禁不住想到要为它社稷一篇小说,去将我理想中的部队的样子描绘出来。

十年前有一件事情一直让我在退伍后耿耿于怀,因为数次转换服役地点,我失去了跟那时候的最心爱的她的联系,后来一天一封写了长达二年的信,退伍的时候被我一把火烧了。十年了,直到遇到了建华,对于她,我一直不知道我是应该叫她亲爱的还是叫她一声姐姐。我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姐姐,因为我觉得她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那种女人——那种能够让一个男人在一辈子安生立命的女人,如同在十年前的她一样。遗憾的是,我们却不能够在一起。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现在我理解了。作为一个男人,真的应该努力拼搏着去创造出自己的一番事业,而不是停留在某件事情上自甘堕落。

如果那个网友“七童”能够看见这些文字的话,我想在这里真诚的向他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朋友,因为我没有跟大家说明我的写作提纲,所以让大家对我写出来的一些文字充满了迷惑。但是我保证,我保证会将我对部队的了解还有我的情感都写出来”。

我不知道有几个当过兵的朋友会有我的这种情感:每次一想到部队,一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会回到当时、那会。十年了,或许在这一生里,只要是一回忆起它来,我都会仿佛回到了之前一样的将自己置身于其中。

有人问,当过兵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坦白说,每次面对这个问题,之前我都只是笑笑。但当今天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情,让我正面来说明这个概念的时候,我想起了那时在解放军报上看见的一句话:“合格的军人,就是强壮的体魄加上健康的思想的结合”。

我在一年前就想写这篇文章了。那时候,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我们甚至谈到了准备结婚的地步。但是因为现实,现实是什么?现实有时候就是个王八蛋。你很恨它,但是你拿它无可奈何,你只有去适应它。就是这样,再也没有别的什么。

我说过,我总有一天会将那些事情说出来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今天,我看到了人们在知道那些被我加工过的,但是跟实际紧密结合着的事情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激动的心情。说句很自以为是的话,这也是这篇文章最大的亮点。

因为不管我再怎么加工,它本来的色彩毕竟就是华丽璀璨的青春——那些最纯洁的时光。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那年的国庆节,我连着站了两班礼宾哨,因为指导员对我说:今天晚上会有许多市民到哨位前来参观。所以我那天站得非常好,以标准的军姿,在四个小时里,我没有动过一下,也没有倒下。其实指导员对我说的那些话是在我下哨的时候才对我说的。呵呵!又蒙了读者一次,不好意思了哦。

那天,有个小孩拉着她妈妈的手,本来是她妈妈牵着她的手从我正在站哨的哨位前路过,但是走到哨位前的时候,她却怎么也不肯再走了。她站在那里看着我,然后问她的妈妈:“妈妈,为什么这座雕像的脸上会淌着水啊?”

她妈妈对她说:“宝贝,那不是雕像,他是解放军叔叔。他脸上流着的也不是水,那是他的汗!”

就为了她那一句话,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那句话,类似的赞美的话,我在部队里听得多了去了。就为了那些想象,在那些于一年多的站着礼宾哨的370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没有动过一次!没有动过一次,一次都没有动过!

那天晚上我下哨了,当我转过身将枪转交给前来接替我的战友,并且向他敬礼的时候,周围的自发前来参观的群众的掌声热烈的响了很久,其中有些人的照相机的闪光灯也在镜头前一直闪着,亮了无数次……

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的管理规定,我在哨位前只留下了那一张纪念照,我之前用来做〈警卫兵传奇〉的封面的那张相片。又有谁会知道,那是一个士兵在站了四小时的礼宾哨之后临下哨前收到的一个记者的欣赏?

今天,现在,我想我已经完全的进入到那种状态里了:我自学写作、摄影。因为我答应过自己,如果做遇到那种让自己最感动的瞬间,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将如保存下来。

我不敢说〈中国士兵〉会写得有多好,但是我却敢保证,那是一个男人对青春最美好的记忆,对部队最真实的情感,以及对灵感更璀璨的记录——将一些影子绘画,停顿在灵感里,流传于时光中。


时光

2007年7月8日凌晨1:52分





本文内容于 2007-7-8 1:58:01 被时光.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