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正逐渐被世界抛弃

羽毛球正逐渐被世界抛弃

2007年06月21日08:12 南京报业网-南京晨报


刚在格拉斯哥结束的苏迪曼杯羽毛球赛,需要一个备忘录来记录一些有趣的事件。


最前台的当然是中国队第六次捧得苏迪曼杯,至此,包括汤、尤杯在内的羽毛球三大杯全部被留在中国。中国人在赛场内和电视机前欢呼雀跃,但是,在格拉斯哥市中心的大街上,在记者随机询问的六个人中,有四个人不知道苏迪曼杯赛正在这一城市举行,或者知道有一场羽毛球赛,但不知苏迪曼杯为何物。赞助商不付钱,主办方撤广告一个叫吉姆的志愿者对记者说了句很经典的话:“真稀奇,天空体育居然还有这次苏迪曼杯赛的转播呢。”当然,这个破天荒的转播,很可能源于英格兰队历史上首次跻身苏杯赛四强。


很明显,羽毛球的影响力越来越局限在亚洲,这本身已是国际羽毛球联合会(BWF)需要忧虑的问题,但其内部却也危机重重。中国队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主教练李永波赛后却“炮轰”国际羽联在“扼杀”羽毛球运动。在国际羽联的各种活动中,连外人都能看出来第一副主席马来西亚人古纳兰在主导一切,正牌主席韩国人姜荣中则成了个“花瓶”。


苏迪曼杯赛临近结束时来了个总爆发。17日最后一天决赛时,先是赛事主管斯米利下令将国际羽联一名主要赞助商SMP的广告牌移出场外,因为他们未能如期付钱而导致预算出现了五位数的赤字。被放在决赛最后一场的林丹和陶菲克的男单对决虽备受关注,但由于中国队直接以3 0获胜而未能上演,令电视转播商大为恼火。事情变得更有戏剧性的是,坚决反对调整比赛顺序的中国队主教练李永波声称,该为此事负责的是国际羽联。国际羽联各方醉心于权力争斗最有爆炸性的当然还是国际羽联年会上演了一幕“宫廷政变”。国际羽联召开年会前夕,马来西亚报纸披露,2004年底羽联总部决定从英国的切尔滕纳姆“迁都”吉隆坡时存在“猫腻”。马来西亚羽协参加竞标及在竞标中作出的金钱承诺,完全出自古纳兰的授意,而这些承诺迄今为止大部分都没有兑现。作为回报,古纳兰表示在事成之后会在马来西亚建立国际羽联的训练中心。该报纸称,此事将成为今年年会的中心内容。


16日召开的国际羽联年会将记者拒之门外,关起门来开了四个小时。会后澳大利亚籍副主席布莱恩特开了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新闻吹风会,对丑闻避而不谈。后据苏格兰《先驱报》报称,古纳兰在年会上平息了一场并不成功的“政变”。由于只有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数才能将其免职,古纳兰有惊无险地平定了这次风波。古纳兰说:“他们以投票来决定是否在会上讨论免职的议题,即使是这个也以87 95遭到了否决。”对于SMP的问题,他则轻描淡写地说,他们总会付钱的。朝令夕改,从不尊重教练球员这似乎是国际羽联内部势力斗争的又一次正面交锋。国际羽联的欧亚之争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2003年底原CEO英国人卡梅伦被驱逐,以及之后国际羽联总部易地,标志着“亚洲帮”的胜出。但内部纷争并未停止,东南亚媒体一直有报道称古纳兰正联合一些羽球成员协会首脑反对姜荣中,姜荣中实际上已被架空。


这次旧事重提的“丑闻”显然给了反对古纳兰的人一个机会。但从最终结果来看,以古纳兰为首的势力暂时摆平了局面。但是,以李永波为首的中国势力———如今世界羽坛的霸主,地理上属于亚洲,“政治”上似乎并不归于任何一帮。李永波借男单次序争议的机会,怒斥国际羽联行事荒谬,朝令夕改。他进一步指责世界羽联一直被少部分人操纵而专业人士没有话语权。“在我从事羽毛球运动几十年来,他们做事一直这么莫名其妙,他们征求过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意见吗?”李永波甚至称国际羽联在“扼杀”一项优秀的运动,足以反映出他对国际羽联积怨已久。


有趣的是,作为这项运动最重要的参与者,中国人目前只有李玲蔚和李永波在国际羽联任职。观众寥寥,志愿者都是老年人对于种种传说,一位曾为国际羽联工作了二十年的摄影记者告诉记者,你可以相信任何一个谣言。就在年会之前,国际羽联还举行了一个仪式,公布了国际羽联的新图标:地球和羽毛球组成的图案代表羽毛球运动向全球发展的愿望。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裁判说:“对于羽毛球在世界范围的发展,国际羽联所做的工作十分有限,因为他们把大量精力投入到了内部斗争中去。”这里面或许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但真正热爱羽毛球运动的人有权问一个问题:忙于内部权力纷争的国际羽联,他们究竟会给羽毛球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呢?


整个苏迪曼杯赛最不同于其余大赛的地方:除了观众寥寥外,其所有的志愿者几乎都是中老年人,许多是五十岁、六十岁以上白发苍苍的老人。瑞士裁判佩德森认为,在作为羽毛球起源地的英国,这项运动已经越来越无法吸引年轻人,她并不乐观地说:“没有年轻人参与,羽毛球运动就没有未来。”


还有一件事情必须一提:除了亚洲媒体的关注和苏格兰《先驱报》的报道,苏迪曼杯赛上的“丑闻”并未引起国际主流媒体关注,这本身反映了羽毛球这个运动项目的国际地位。一位内部人士说,丑闻本身是一种悲哀,但连丑闻都无法引起轰动的时候,只能说明这项运动正在被不断前进的世界抛在身后。据新华社体育专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