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妙手不为平日用 职业军人(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团座——救命啊——


叛徒、汉奸或者小人在濒临绝境的叫喊一般都是声嘶力竭的。还有一种例外,就是索性一言不发,闷头不语到死。


带着金丝眼镜的26团少校情报官何伟显然属于前者。


因为何少校带着眼镜,所以他又印证了一句不算有普遍总结意义的话:回顾历史,问题,总是出在眼镜儿身上。


这话是当年何伟才参加国军,新兵训练操队的时候,训练他们的一个上士班长的总结。因为,何情报官——当时还是何新兵的他对于队列口令总是判断不清:向左转他往右,向右转他往左……


现在,已经是少校情报官的他又一次验证了那个发出这样感慨的河南班长的话。


是的,回顾历史,问题虽然不是“总”出在眼镜儿身上,但是也算“经常”的。


这是一句考证不详尽更没逻辑的话,不过,很有趣。


已经被推攘进旁边院子还没有捂上嘴(军师刘眼镜儿正在扯他的袜子)的何伟听到直线距离不过10米的地方居然传来团座的圣音,已经对人生绝望的他是肯定要喊救命的。


秦参谋长叫自己借去师部之机投降日本人以策动兵变,自己去了,被日本人打了一顿胡里胡涂地押着不知道要去哪里?然后就开始打仗,接着被一帮什么人抓住?什么人?这年头,有枪的何止国军八路日本人?不知道!又赶一夜路,渡黄河的时候自己差点滑下船去……


看抓住自己这帮人,多半是土匪。走到清晨,明白了,这些人多半是土八路……同属友军,或者还有希望!但是他妈的不行!老子完蛋了!昨晚吃不住打,吃不住要砍手指割鸡巴的恐吓,自己把什么都说了!八路知道自己说的,一把刀一根绳子,悄悄地就会要了我的命!


妈的!老子当时在松云岭被抓,为什么要对这帮人说老子是26团的情报官呢?老子为什么不能说自己是八路呢……


“我的人生——总是判断错误形势!”这是何伟在走了一夜之后得出的人生总结,很正确。


考验一个职业军人的素质的时候到了!


国军团长上官云相完全够格,所以他有资格在昨夜的畅谈中怀疑鄙视土匪朱不戒和他的兄弟。


在和赵春山陈楚风融洽的交谈中,在美好的清晨,刚听完一段美好的歌声,听到这一嗓子呼救,他佩枪拔出。先是点着朱不戒:“你不要动!”


向院子大门迈出的第一步后,对着周围自己的护兵喊一声:“全部看起来!”


昨晚随他到来的特务连一个排的士兵还有10几个呆在这大院子里面。闻听这话,反应快、执行命令已经在据枪动作。


接着有听见团长补充的一句“所——有——人——”。于是有些枪口就瞄准在赵春山陈楚风的身上。


上官团长咽喉振动发音喊出“全部看起来所有人”这八个字总共需要1.4秒,在“全部看起来”和“所有人”之间有停顿思考判断决心的0.3秒。总共1.7秒时间内,他的心路是这样的:


一、 是何伟!怎么回事?


二、 救兵分队回来了?不对!喊救命!


三、 土匪朱不戒!


四、 他和独立营关系密切!


五、 独立营?!赵陈两人?!


六、 我要控制全盘!


反应快的人很多,院子里面独立营的战士枪口也很乌黑。院子四周墙上,人也不少,枪口也很黑。


倒是没一个土匪敢动!朱不戒感觉国军团长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身旁掠过。


赵春山第一时间的感觉是摸枪,但是,他放弃了——情况不会那么糟糕。赵春山对周围的安排心里有数:要是真有事,今天最多是同归于尽,就凭上官这是十几个人。没人能活着出去。打了这么多年仗,和国军打、小日本打,第一个经验教训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赵春山营长是很顾惜自己的性命的。


一把独立营战士扬起不知道要瞄准谁的三八步枪枪刺,在清早的阳光中反射,光芒递到了教导员陈楚风的眼眸,于是,陈教导员微微眨了一下眼……


眼眸慢慢被遮住,上眼脸正好搭住下眼脸,上下睫毛交合的时候,朝阳的光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暗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