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三部 天下乱局 第六十二章 参观(2)

龙居士 收藏 4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在保育员的带领下,我在四岁甲班找到了丁汝昌。

这个小家伙现大已大变样了,刚被东方商队找来时,丁汝昌又黑又瘦,现在已长得白白胖胖了。那个脑门更不得了,倍儿亮啊,从面像上看,是那种地廓方圆的聪明人。


我见他正在纸上画着什么,笔画弯弯曲曲,看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像是二个捆在一齐的鸡蛋放在一块木板上,可是奇怪的是那木板上画了些“士”字形的东西,像苍蝇又不是苍蝇。我指着那两个鸡蛋形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小罗卜头,这两个东西是什么!”


“飞艇!”丁汝昌,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旁边的这个呢?”


“这也是飞艇啊!笨!”


我竟被四岁的小孩子说笨,面子上还真挂不住。


“两艘飞艇这么近的挨在一起会撞上的,这样可不行!”


“下面不是有木板架着吗?不会撞上的!”


“两艘飞艇用木板连着有什么用呢?”


“当然是为了带飞机上天啊!飞机只要放在木板上,就可以由飞艇带着飞机上天了!”


情敢那块木板上画着的“士”字型东西就是飞机啊。不过这样将飞艇与飞机联在一起有什么用呢?我好奇的追问道。


“飞机自己也可以飞上天去,为什么用飞艇带着上天?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看过了叔叔们的飞机试飞,所有的飞机都飞不远。飞艇那么大,又可以飞得那么远,要是飞机由飞艇带着上天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吗?”丁汝昌奶声奶气的回答说。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要想将这么复杂的话讲清楚,还真不容易。


“飞行母机!”曾国清惊道,接着他又哈哈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一直困扰我的早期飞机难题竟是一个四岁的小孩帮我解决的!飞艇负重大,续航能力强,但缺点在于体积大,行动慢,空战时极为不利。而现在的飞机体积小,速度快,可惜续航能力差。如果将二艘以上的飞艇连合起来,下面吊上飞行甲板,完全可以使飞机从空中起飞。这样的话等于将飞艇与飞机的两种飞行器的优点结合到一起了。我们可先用飞艇续航远的优点接近敌区,然后飞机再出去侦察或作战,发挥飞机机动灵活的优点,可以有效安全的完成侦察任务或作战任务。哈哈,这真是一个天才的设想。”


听到国清手舞足蹈的一翻解释,我们算是明白了飞行母机的概念,知道了其优点所在。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天才的设想。只是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想到,而被年仅四岁的丁汝昌想到了?是不是我们这些大人自以为见多识广,考虑问题时老爱用自己的经验去判断,结果经验束缚了我们的思维,这让我们不能创造性的想出些好主意来。由此看来,那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飞行母机,也就不可能由我们想出来了!


看来黄校长说得没错啊,这些孩子一个个都成了天才了,让我们这些大人都感到汉颜啊。他们的将来值得我们期待!


哈哈,看到这么多天才在成长,我真高兴啊!


嘿嘿,咱们的老百姓,真么个真高兴!


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啊!


世界一定是属于我们中国人的!


从托儿所出来,我们去了军校,在那总算见到了,正在当教员的宋仁军,他在那堂课讲的是骑兵战术。


“骑兵速度快,机动性高,连人带马有一千多斤,在上面的骑兵可以居高临下的砍杀步兵。可以说在冷兵器时代,骑兵对步兵的冲击,是无敌的。为什么元朝能够纵横天下,横扫欧亚大陆,主要在于元朝有一支天下无敌的轻骑兵。要想对付骑兵最好的办法就是骑兵,没有第二法则。或许有人会问,如果步兵站在城墙上,骑兵能拿我怎样?不错!骑兵在攻城时,确实不怎样,但是城墙造价极高,秦为了对付北方的匈奴,修了万里长城,结果拖垮了自己。再说城墙总有它防御不到的地方。如果骑兵不攻城,而是采取掠劫的办法,每年趁秋高马肥之时,掠劫你城池边缘,这样下去,则敌越强,我越弱,如此不用数载,你那衰败的城市必定会不攻自破。还有,你的边界各城,不可能每座城都有重兵把守吧,骑兵可以发挥他机动性强的优点,只攻了一城。如果你发兵来救,那么骑兵正好可以在野战时消灭你。万一骑兵打了败仗,他们也可以逃之夭夭,你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条腿?追之不及之下,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骑兵远走。而步兵对于骑兵来说,要是打了败仗那是灾难性的,很少有逃跑的可能,据史料记载,元帝国的轻骑兵一人带二到三匹马,沿途轮换着骑,一日夜可以行六百里。他们追敌时个个奋勇向前,在马上睡觉,可三日不倦。这样算来,骑兵一直可以追敌一千八百里,请问在这种情况下,步兵那有逃跑的可能?步兵一旦打了败仗,就会全军覆没。由此也可从骑兵的角度,证明了,机动能力对于战争的影响。


不过,我们也不用害怕骑兵,毕竟现在是火药时代了,在铁丝网和枪炮构成的封锁钱上,骑兵只有送死的份。但是敌人如果狡猾,采取攻其不备的游击战术,突袭你防备弱点,能占点便宜就占点便宜。如果一击不中,马上远循千里的话,那我们也会很头痛的……”


宋仁军讲得精彩,学员们听得认真,我不想打扰他们,于是带着大家去教官办公室,等他下课。


很快,下课铃响了,宋仁军回到了他办公室,见我们都在等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也不和我们打招呼,若无其事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像我们不存在一般。我心底纳闷:什么时候,他和我这么生份了?


你不和我打招呼,我还不能主动些?


“宋参谋!”


“到!”宋仁军听到我喊他,长期军旅生活,使他条件反射似的立正站好。


“刚才我听了你关于骑兵的讲课,讲得很好嘛,将骑兵的特点和优势都讲了出来。真没想到啊,你一个南方人对骑兵的了解也那么深!”


“报告主席,这只不过是我从兵书上看来的,若论实际经验,我除了在部队当侦察兵时学过一段时间的骑马外,我一点都没有。”


“嘿嘿,没有一点经验就可以对骑兵战术了解那么深?你还真是战争天才啊!”


“……”


“在军校你养了半年了吧,该有些想法了,说说看,你都想了些什么?”


“报告主席,我没有任何想法,如果真要有想法的话,我也只是想着如何当好这个教书匠!”


由一个统领几万大军的中将军长,打回军校当教员,怎么会没有想法?宋仁军难道就不知道我这次来,其实是给他一次机会吗?怎么火气还那么重?没想法?肯定是想法太多了,他那脑瓜子都装不下了吧!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不老实认个错,龙居士也就找不到台阶下,放他出山啊。众人见宋参谋一直这样顶撞我,都为他捏了一把!


“你没有想法?没想法为什么给你造的别墅不要?你没有想法,为什么这段日子你故意躲着我?你没想法,怎么会去关注骑兵的战法?”我有些火了。


“我没钱,别墅买不起;教学任务很重,我没时间去看你;关注一下骑兵的战法那只是一个军校教官的该了解的事!”宋仁军轻描淡写的将我的问题给挡了回来。


在这些方面我不想与他多纠缠,于是换了种口气问道:“难道你真的愿意一辈子呆在这儿当教书匠?不想做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了?”


“将军谁不想当啊,不过与其当一名朝不保夕的将军,我还不如做一名安乐的教书匠自在!”


“怎么回事?你怎么朝不保夕了?还有谁能杀你不成?在起事之初我们不就约好了,我只有惩罚的权力,并没有生杀的大权,万一有人犯了大罪,也当交全矿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我们中任何人只要是没有把坏事做绝,就不可能被杀,从这些方面来看,你根本就没有性命之忧啊。”我觉得宋仁军说话有点太过了。


“哼!”宋仁军冷哼了一下,反问道:“你真的不道,你自己现在的权力有多大吗?我且问你,你现在总共当任了多少职务?所有的党政军高官是不是唯你的命是从?如果你真要杀谁,他有机会活命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独裁专政了啰!?”我脸色聚冷了下来,从后世来的人都知道,独裁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某位领导被下属指责为独夫,那说明这矛盾已是很严重了。


“事实如此,还用我多说吗?”


“宋仁军!你太过分了!”我一下子就从坐位上跳了起来,我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像一只咆哮的狮子,“你还记得吗?我们刚来时,仅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手中什么都没有,全矿人民都处于混乱之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满清屠杀。要不是我当机立断,夺了军火,抢了政权,组织了军队,建了军管会,迅速的采取了种种应急措施,恐怕我们早已抛尸荒野被野狗给啃了。后来我们仅花了二年的时间,打败了满清军队,占有了广大地区,迅速的发展壮大起来,甚至占有了南洋,开创了中国前所未有之盛世。现在又在全球范围内布下了棋子,天下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这二年多来,我不眠不休,二十四小时没有一刻不是在工作。我手中集了权是不错,如果我不是集权,那有那么高的效率,我们又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开创如此盛世?要是把权力分散了,光讨论制定发展纲领,就足以将这二年多的时间给空耗光!从这方面来看,一个高效有力的中央集权政府,比起民主政权要好得多!”


“你现在做得是不错!但你能保证自己永不犯错吗?你是超人,我承认,但你既使不眠不休,每天的时间也只有二十四小时,只要有三个人每天工作八小时就可以赶上你的了。可你现在治下将近一亿人口,拥有万里江山,如此众多的人口,如此广阔的土地和海洋,这每天得发生多少事?你都应付得过来吗?


初期为了应付紧急情况,适当的集权,以便提高工作效率是没有错,也是可行的办法。但现在,我们的初期已度过了,为什么你还独占着一切权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权力大得,只要你一句话,我们这些人的性命,你随时可以取去,我们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


或许你会说,你很英明,你相信自己不会犯大的错误。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了保证你高度的集权,必须给你的大将们都有相应的大权,而大将们为了保证自己的命令能够顺利实施,同样也需给基层官僚以独裁的权力。如此一级压一级,效率是有了,但是一旦出错呢?谁来纠正?上级对下级拥有的权力越大,给下级带来压力越沉重,让他们谨小慎微不敢多说一个字,不敢做出半点出格的事。这样会严重的窒息下面人的主观能动性!将下面的人都变成,只懂得唯唯诺诺的应声虫。


这还是算好的。更坏的情况是,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他们会学会如何趋利避害,下面的人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会起劲钻研为官之道。对上溜须拍马,对下欺诈暴烈。如此,官僚体制就会断层,下面有情况报不上来,上面有命令传达不下去。等上面的人都架空成为聋子瞎子时,你还能保证你不会犯错吗?我这可不是耸人听闻,历史上是有明证的,毛主席自己也是农民,可下面的人报上粮食亩产十万斤,甚至几十万斤,他居然也相信了,甚至按照上报的数量缴税,结果怎样?饿死了多少人啦?据说是三千万人,这相当于八年抗战时死亡的人口了。”


“这还用你说吗?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也知道,对此我考虑过,还定下了政策。我早就讲过,现在是非常时期,集权是必须的,等将来解放了,国家安定了,我就会将权力放开,让人民自己管理自己。这次回来,召开大会,还打算成立农工党,这个党派的成员只招收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工人。将反贪部也放在农工党去,归其管辖。相信农工党可以对政府和富强党进行有效的监督。我相信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会有效的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


“成立农工党?还用这个党派来监督富强党和政府?”宋仁军和不少官员都是第一次听说,有点哗然。


“对,农工党!后天的大会上,我就正式提出来,至于俱体如何做,我昨天与李校长谈了一些初步的想设法,这些想法算是大纲吧。各位讨论一下,看看要怎样才能保证,这个农工党建得起来,还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其作用。”


“还有一件喜事我告诉大家,我要结婚了!”我哈哈一笑,放松了语气,将这里沉闷的气氛给打破。


“你要结婚?什么时候?”众人见我一早就带着个美女出现,虽觉得有点诧异,但没多问,现在听我一说,算是明白了。


“来!我介绍一下,”我将此时已羞红了脸的周燕推到从人面前,“这是周队长家的三女儿,昨天才认识,我看她挺适合我的,受父母之命,打算发挥我一贯的作风,速战速决!”


“哇,主席你不是吧!认识才二天就打算结婚?”这一帮子人,晕倒了一大片。


“嘿嘿!”我要是被你们看透了,还领什么兵,打什么仗?还如何征服全世界?


走出军校,临别时,我意味深长的对宋仁军说:“今天我机会给你了,但你没抓住,但愿你将来不会再错过。不过不管怎样,你还是我的好朋友,明天我的婚礼,你可一定要来!”


也许是和宋仁军谈得不愉快吧,我失去了继续参观的兴趣,对于大校和政校,仅仅走马观花了一下,就草草了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