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一章 短信再现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11月8日,龙天开着组里的警车,开始了他的江州之行,踏上了寻访郎小兵的征程,他此行的压力非常大,十五起命案、十六位死者、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凶手”,都让急欲破案的龙天耿耿于怀,他想起临行前赵中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龙天啊,活着的人在看着你,死去的人也在看着你”,这话听起来就让龙天有些不寒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11月8日,龙天开着组里的警车,开始了他的江州之行,踏上了寻访郎小兵的征程,他此行的压力非常大,十五起命案、十六位死者、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凶手”,都让急欲破案的龙天耿耿于怀,他想起临行前赵中华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龙天啊,活着的人在看着你,死去的人也在看着你”,这话听起来就让龙天有些不寒而栗。


促成龙天这次的江州寻访计划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让自己安静一段时间,暂时离开白云和钱艳薇的身边,那道他无法做出的选择题,既然无法选择,那就干脆暂时都不选,先把问题放一边,留待日后再慢慢解决吧,所以他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和理由:工作,这个借口无论是白云和钱艳薇都会理解并全力支持的,在支持龙天方面,白云和钱艳薇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所以龙天在得到赵中华的批准之后,先赶到了医院和钱艳薇道别,然后又赶到陈家康的家里和白云道别,所不同的是,在临走的时候,龙天拥抱了钱艳薇,而跟白云两人只是握了握手。


“郎小兵,你可不能死啊”,龙天一路上都在重复着这句话,的确,现在能解开99年龙胄山庄之谜的只有郎小兵了,那个“静安大佬”钱万胜是指望不上了,虽然他还没有死,但对于这一系列悬疑命案来说,他跟死了区别不大。


自从龙天接手“三建公司命案”,并查到了郎小兵这条线索之后,江州警方就已经接到了赵中华的协查请求,老赵在电话里用了三个“急”字,把对方唬得一楞一楞的,但具体原因赵中华讳莫如深,不过好在江州市局的支队长比较器重赵中华,所以在支队长的斡旋之下,江州警方开始了全城查找郎小兵,不过只排查出郎小兵2000年在江州的线索,而后便是遍寻无着了。


龙天此次的江州之行,赵中华也提前通报给了江州市局,还是在支队长的亲自出面下,江州警方再一次进行了全城查找,各区分局、街道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全员出动,手上拿着郎小兵的照片,挨家挨户地进行查访,特别是旅店、出租屋、建筑工地的工棚,更是此次排查的重点,龙天更是不遗余力地鞍马劳顿,几乎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一个郎小兵,已经把江州的二百多万市民给折腾了两回了,江州市的大街小巷、工地社区、饭店旅社,到处可以见到手持郎小兵照片的民警,龙天估计此刻郎小兵在江州的知名度不亚于那些港台的二、三流明星。


不过很遗憾,大规模的查访进行了整整一个星期,最终在排除了几个相貌相似的之外,郎小兵还是有如石沉大海一般,渐渐地龙天感到了一丝的绝望,那种不好的念头时时闪现在龙天的脑海中,现有的情况表明,郎小兵要么根本不在江州,要么。。。。。。他已经遇害,和那十五起命案的十六位死者一样,被那个神秘的“凶手”找到并杀害。


告别了支队长和江州市局的同事,龙天回到了旅馆内,他对在江州找到郎小兵已经彻底失望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然后收拾行装打道回静安,虽然心有不甘,但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不能够在外面呆得太久,一方面他是组长,很多重案组的工作在等着他,另一方面,局里的办案经费并不宽裕,两次查访都没能找到郎小兵,龙天估计不会再有第三次了,而找不到郎小兵,要侦破这一系列连环命案就变得遥遥无期,龙天已经很累了,所以一上床,连袜子都来不及脱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梦乡,这一觉从上午十点一直睡到了晚上十点,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要不是手机在响,估计龙天会睡到第二天的早上。


手机声就是命令,龙天猛然间苏醒了过来,他还是感觉很累,翻开机盖,他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是一条未读短信,按下选择键,绿色的手机荧光映在了龙天的脸上,他的脸拉得很长,因为他的嘴在张着,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因为那条短信让他感觉匪夷所思,但又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内容-----------“情定山 月老亭”


时间-----------“22:10 16/11/2005 ”


发送人--------


这又是一条隐藏了发送人的短信,看着后面的空白,龙天想起了10月11日在静安大酒店的那个“重阳惊魂夜”,也是一条没有发送人的短信,提醒他赶紧到钱艳薇所住的818房间去,短信的内容也和这条短信一样,非常简洁,“818 危险”,果然等龙天破门而入时,就发现房内有一只“鬼”企图谋害钱艳薇,要不是那条怪异短信的及时提醒,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在第二天当龙天赶到联通公司查询的时候,联通公司的通信纪录里竟然没有任何的记录留下,不但如此,当时手机上的这条神秘短信也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神秘的手机短信再一次出现,让龙天的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上一次是钱艳薇遇袭,而这一次呢?情定山、月老亭,不但是他,所有的江州百姓和来过江州的游客都熟悉,是北湖风景区的一个知名景点,年青男女相约情定终身的绝佳场所,而这条神秘的短信上就只有“情定山 月老亭”六个字,这六个字,还有发送这条短信的人,到底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呢?


龙天盯着手机屏幕楞了好长时间,他一直在思索着这条短信的喻义,在猜测着那个神秘的发信人,“不会是和上次一样,情定山的月老亭中出事了吧?”,龙天眼前一亮,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鬼影”。


快速地穿好衣服,龙天想了想,又立即脱了下来,他换上了警服,然后又检查了一下配枪,匆匆忙忙地下楼,上了自己从静安开来的警车,飞速地向情定山方向驰去,他打开了警报器,连闯了十几个红灯,二十分钟之后,他已经站在情定山的石阶上了。


看看时间,夜里的十点五十分,从山脚抬头仰望,情定山上一个人也没有,阵阵秋风拂过脸庞,感觉冷嗖嗖的,萧瑟的秋风吹动着山上的草木,发出了“忽啦忽啦”的摇曳声,不时有几片黄叶落在龙天的脚下,借着情定山的路灯,借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龙天缓缓地走上了台阶,不时地又停下脚步,向半山腰上的月老亭张望,在路灯的斜射下,月老亭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山风过后,情定山又陷入一片死寂,静得有些可怕。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龙天站在月老亭外,他没有立即进入亭中,因为亭子里什么也没有,疑惑间他又打开手机看了看,没错,短信上写的就是这儿,整个江州市乃至整个江海省,只有一座情定山,而情定山上也只有眼前一座月老亭,龙天确信自己并没有走错地方。


看来是自己猜测有误,月老亭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此时龙天开始有些怀疑了,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拿自己开玩笑,思考了片刻,他快步走进了月老亭中,仔细地搜索了亭内外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唉”,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过于敏感了吧。


“嗯,嗯。。。。。。”,就在龙天准备离开的时候,离月老亭十米远的树林里传出了一阵急促的呻吟,龙天屏起了呼吸,没错,是一个女人在发出低沉的呻吟,听起来非常痛苦。


龙天快速地拔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双手举枪,慢慢地朝树林移动过去,借着今晚的明月,树林中有两个交织在一起的人影,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似乎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搏斗,一个男子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好象在用力地掐着身下那个女人的脖子,而他身下的那个女人则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呻吟,龙天的双眼猛然一睁,快速地跑到了他们的身后。


“不许动,警察”,龙天上前狠狠一脚,把那个压在女人身上的家伙踹到了一边,然后手枪对准了地上那个哭爹叫娘的男子。


“啊。。。。。。”,龙天的突然出现,让那个女人发出了尖锐的惊叫声,估计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和惊吓。


龙天刚想过去把她扶起来,不过他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呆呆地发傻,地上的女人衣裳敞开着,露出了胸前两只雪白的“兔子”,随着她的声声尖叫,在不停地上下抖动,不但如此,她的裙子也被掀了上去,里面一丝不挂,小小的“丁字裤”挂在一只脚上,女人年纪不大,估计二十出头,长得马马虎虎,就两只“兔子”在月光下显得特别耀眼。


“小姑娘,你没事吧?”,龙天一看这情势,他怀疑刚刚这里发生了一起强奸案。


“你是谁啊?凭什么打人?”,女孩在经过短暂的惊吓之后,立即就恢复了平静,当着龙天的面,她不慌不忙地穿上了内裤,然后把上衣慢慢地扣上钮扣,用非常不满、非常愤怒的语气责怪龙天。


“我是警察,刚刚你们在干什么?”,听见女孩愤怒的责问,龙天立即就否定了“强奸”的怀疑,看这女孩年纪不大,但似乎非常老练,一点也没有少女的羞涩感,龙天估计可能是城市里的“流莺”在这里进行着一场“皮肉交易”。


“阿SIR啊,偶们在谈恋爱呢,被你这突然一吓,要吓出病来的,你看看你呀,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打人,小心偶投诉你哦”,女孩真的是太老练了,她不慌不忙地站起身,走过去把那个被打的男子扶了起来,冲着龙天又开始发飙了,不过龙天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阿SIR”,他感到很不习惯。


“少废话,把身份证拿出来”,龙天毕竟也是年青人,一听这种阴阳怪气的腔调,火气立即就冒了上来。


“警官,对,对不起,我,我没带身份证”,那个被打的男子小心翼翼地说道,等他站起身来之后,龙天才看清楚,这个男子也不过二十一二岁左右,鼻子上还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还是挺斯文的。


“哼,那就只有请你们到派出所去一趟了”,龙天把手枪放回了枪套,拿出手机准备通知江州的“110”过来带人回去。


“阿SIR啊,别这样嘛,放偶们一马好不好?好不好嘛?”,女孩突然间开始发嗲了,她走到龙天的跟前,双手用力地摇晃着龙天的胳膊,用极其暧昧的眼神在向龙天频频地抛来媚眼,看得龙天直想吐,想用“美人计”来迷惑龙天,至少也得有资本才行。


“你们俩都给我站好了,转过身去,不要跟我耍花招”,龙天一把推开了女孩,不过他隐隐感觉这两人有些不对,不象是在“卖淫嫖娼”。


龙天翻开了女孩放在地上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了几只避孕套,又在夹层里找出了一本证件,封面上写的是“学生证”,封面的下方印着“江海理工学院”。


“原来你们俩是江海理工学院的大学生啊,深更半夜的不在宿舍睡觉,跑到这儿来干这种事情,看来我得和你们的学校联系一下了”,龙天有点愤懑,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不思学习进取,竟然在大半夜的跑到情定山上行“鱼水之欢”,而且看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还是个“老手”,一点儿也没有大学生的样子。


“切,真是土老帽,你以为大学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啊?你没有上过大学吧?不妨告诉你,你就是联系了偶们学校也没有用,象偶们这样的多着呢,学校根本管不了,真是少见多怪,切”,女孩噘着嘴巴,语气中带着不屑,气得龙天真想替她的父母亲教训教训她。


“都给我滚”,龙天愤怒地大喊一声,手向山下一指,然后看着两个“高材生”手挽着手,并排走下了台阶,要不是今晚穿着警服,龙天真想甩手给那个“女大学生”两个耳光。


“唉。。。。。。”,龙天长叹一声,他不知道是自己的观念退化了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总之一切都让他感到很不习惯、很不适应。


“嘻嘻嘻。。。。。。”,龙天的背后传来了一阵女孩的嬉笑声,很柔和、很俏皮、很好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