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是梦(感悟历史文化名城)

沉夜捕风 收藏 4 188
导读:喀什是梦(感悟文化名城) 周 涛 《人民日报》 ( 2007-07-07 第08版 )   大约30年前我曾对生活了8年的喀什有过这样一句评论,我说:“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濛的眼睛。”多年来,这句话成了新疆当地的土产名言,多少人去了喀什,但至今没有人敢说读懂了喀什。   喀什静静地坐落在天山南麓,丝毫没有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忘的忧虑。上下千年,风烟万里,喀什噶尔与时俱进而又风貌独具,高楼林立而又古巷幽深,五湖四海而又秉性难移,面向未来而又紧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喀什是梦(感悟文化名城)

周 涛

《人民日报》 ( 2007-07-07 第08版 )

大约30年前我曾对生活了8年的喀什有过这样一句评论,我说:“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濛的眼睛。”多年来,这句话成了新疆当地的土产名言,多少人去了喀什,但至今没有人敢说读懂了喀什。


喀什静静地坐落在天山南麓,丝毫没有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忘的忧虑。上下千年,风烟万里,喀什噶尔与时俱进而又风貌独具,高楼林立而又古巷幽深,五湖四海而又秉性难移,面向未来而又紧连着历史的根系……现在的学者们懂得了,“21世纪最重要的能力是跨文化交流”,但是他们不知道,上世纪70年代,我们就已经身处在这种能力的考验和冶炼之中。喀什之所以难懂,恰恰因为历史文化的跨度、反差着实太大。


有多大呢?细数国内,没有比喀什反差更大的;放眼世界,少有比喀什更陌生的。欧美文化离我们远,但百年来接触、研究得多,而喀什,反而成了自家庭院里的幽僻之角。了解不够,宣传不足,研究更少。


吐曼河浑红的河水从七里桥下流过,喀什地委大院依稀保存着大巴依(地主)庄园的风貌;宽平坦直的水泥街道和曲巷迷宫般的旧街区形成鲜明对照;宁静哀婉的香妃墓池塘与乌斯唐布依商业街世俗的喧嚣热闹完全两个世界;身着空军军装的维吾尔族探亲女兵和蒙着面纱匆匆行过路边的妇女像海水和河水交碰在一起的瞬间!艾提尕尔礼拜寺前盛大的节日万人萨玛舞的热烈忘情和幽巷院落中养了几十只怪猫的老妇那份孤独寂寞……这些,都在喀什。


喀什是那样一眼望去就与众不同,他吸引你,迷惑你,但同时又让你永远难以深入。语言、风俗、内心世界,实在有重重障碍。假如路边一个醉汉抓住你,让你和他再喝,你可以去,但你想不到他土巷深处的家布置得那么华丽。最后,他会亲吻你的额头,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我们团结一起,敌人来了,把他枪毙!”这就是喀什人,他渴望得到尊重和友谊。


同样,喀什的汉族人也不同于乌鲁木齐,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操一口流利的维语,而且他们说汉语时也喜欢拉一些维语式的长音。比如“我说”这个词,他们的方言就成了“带——曼——”在边远小城喀什,你可以看到湖南湖北人,江西江苏、四川甘肃,甚至广东云南人,应有尽有。他们以各种方式和身份来到这里,有的融进去,扎根几代,枝繁叶茂;有的又回归故土、另觅新地。但是在他们的一生中,难忘的是喀什,喀什将成为他们永远值得回忆的地方。


与中国众多的大城市和发达地区相比,喀什是个小城市,但喀什不是个小地方。它依托着昆仑山和天山这样雄阔壮大的两道山系,源源不断的雪水河流浇灌绿洲、滋养生息;它面对塔克拉玛干这样巨大浩瀚的沙漠,无尽的地下资源等待着它;这个产生过突厥语大词典的地方不能说没文化;这个古代喀喇汗王朝的故地不能说没来头。自古以来,喀什就是多种文明的交汇地和缓冲地,波斯文明和中原文明在这里碰撞,佛教文化和***文化轮番在这里主宰,还有丝绸之路,还有欧洲文明和蒙古文化,都汇集到这个离海洋最远的地方,形成它复杂的性格、多重的心理,独特的品质。


人说“不到喀什不知道新疆之大”,不错,但是不到喀什更不知道西域文化之深厚丰富。喀什是一个梦,是一个生活了8年回想起来仍然扑朔迷离、真假莫辨的梦。你很难搞清楚,那些存在你记忆里的人和事、城墙和涝坝,街道和民居,白昼和夜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幻象?它们混在一起,像奶茶一样奶、茶难分,余香满口。


也许你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甚至走遍了世界,但你还是应该到喀什去转转,品尝一下叶尔羌河的烤鱼,巴楚的羊肉和喀什的葡萄、杏子、无花果。走累了,在水渠边的树荫下坐下来,打个盹。你会做一个与别处完全不同的梦。


《人民日报》 ( 2007-07-07 第08版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