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苦囚 红色的风暴-血统论

wnet99 收藏 0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


晚饭后,方远程突然在院门外大声呼喊李晓剑,吓得他立刻放下手中正在涮洗的饭碗,来到门口,方远程是家住财政部宿舍的高干子弟消息非常灵通,身高一米八十的个子,喜欢体育,犹其是打篮球,做起事来风风火火,是典型的急脾气。

他也是李晓剑铁杆朋友之一,“什么事啊,这么急。”

李晓剑不解地问,方远程只是说快点,否则来不及了。

李晓剑只得回到家里,编了个到同学家复习功课的谎话,虽然这是他不愿做的,然后偷偷叫上杨华来到学校。

第一次招集人马好费劲,方远程还不断地催促,过了很长时间,人才全部到齐。

毕竟是第一次行动,红色近卫军的同学们一个个像出征的战士。

表情严肃而凝重,李晓剑只简短地说了几句: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对工作组,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对资产阶级保皇派,一切牛鬼蛇神宣战,全体出发。

夜幕下的中山音乐堂灯火辉煌,人头攒动,红袖章,红旗,生成了一片红色的世界。

他们高擎着火红的心,放声高唱着革命歌曲:


战鼓响,烈火熊,

杀声起,军旗红。

冲天霹震泣鬼神,

杀出英雄红卫兵。

砸烂八股旧学制,

横扫黑帮立奇功。

党给一身造反骨,

唇枪舌剑杀气腾。

主席亲手授战旗,

小将高唱东方红。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杀!杀!杀!嘿!!.



在需要牺牲的地方.

要敢于牺牲.要敢于牺牲.

包括牺牲自己在内.

完蛋.就完蛋.

枪一响.上战场.

老子下定决心.

今天就死在战场上.


中山音乐堂的辩论会,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外校大学,高中的哥哥,姐姐们对工作组纵容资产阶级对革命的猖獗进攻,错误引导学生斗学生,疯狂迫害学生运动进行了愤怒声讨,渐渐进入了辩论高潮,北京工业学院的谭XX高颂革命的对联: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你就滚他妈的蛋.

横批;滚!滚!滚!滚你妈的蛋!


朗诵这幅对联标语后,他又发表了数十分钟的讲话。

使文化革命的「血统论」得到进一步的发扬。

这篇讲话中,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也有着血性青年的激情。

他在讲话中说:“云水怒,风雷激,电光闪,号角吹,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以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路线指导下,汹涌澎湃,激流涌进,各地广大群众均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

集中力量以斗垮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我们生在***时代,长在红旗下,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的教益,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对我们青少年寄于无限的希望,他老人家希望我们长大成人,希望我们接过前辈的班,将革命进行到底!

我造反是造定了,骂也骂了,人也得罪了,我就是这样的人。但是有毛主席给我们作主,有革命前辈给我们撑腰,有亿万工农兵和我们一起战斗,我们准备在群众中滚它千百万个滚,爬起来,洗干净,再前进,在斗争中我们扔掉的是修正主义毒素,我们得到的是无产阶级斗争性,我们得到的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天下。

我看只有工农革干子弟有这个胆量,有这个本事,你们其它人谁敢?

看来还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

说到这副对联,我又想起,有人老爱强调大多数,说我们的学校百分之八十是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得听大多数的。毫无阶级分析,到劳改队里谁是大多数?

我依靠谁?

简直一窍不通。在工农当政的国家里,工农基本群众占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他们的子女在大学里却只占百分之二十还不到,你怎么不说说这个大多数呀?!这是个阶级感情问题,是个阶级立场问题。

言多语失,有错误请大家考虑。怎么看我们周围这些活人,他们和我们呼吸着同一空间的空气。

却可能想着两样心思。同志们如果头脑不清醒,我们就要吃亏、上当。我希望大家想一想,有人空喊高举***思想伟大红旗,我看具体化,第一条就是坚决执行党的阶级路线。

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学说,就是***思想的精髓。

阶级一切革命同志:让我们携起手来,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革命的更要革命,不太革命的要革命,不革命的别捣蛋,反革命就叫你完蛋。” “我反正权力还在手,我就敢骂人。骂完了,我挺着肚子,象无产阶级的样子下台,不能象狗熊一样,不能给无产阶级丢脸”。

谭XX善于言词,啃读过不少马列经典,对社会各学科的知识也掌握得比较全面。

他引经据典,旁敲侧击,一幅正义在身真理在手的卫士形象。

他的讲话.换来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对联的出笼,首先同中国共产党的传统政策和革命的理想发生了冲突。

尽管在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中和文化大革命前17年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屡屡出现把家庭出身、个人历史绝对化的问题,但中国共产党在政策上一直宣称“有成份,不唯成份论”,“出身不由己,革命靠自己要给犯错误的人以“工作和改正错误重新作人的出路”,“ 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自己就不能最后地得到解放。”

而对联则主张赤裸裸的封建血统论和“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封建政治哲学。当时有人发表出不同的反驳意见。

立即就被询问出身。

不好的当即被命令下跪。

面对这一切.李晓剑陷入了深深沉思,同在此地,数月前,全区优秀的工作组,校委会.和年级学生代表们齐聚一堂,静静地聆听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东城区工作队队长,王XX.作如何正确开展文化学术讨论,把学校的文化革命引正确的轨道的报告,全场寂静无声.年级学生代表聚精会神地听着,记录着. .....。

突然无比热烈掌声,使李晓剑从沉思醒来,有人在台上大声宣布:我们热烈欢迎伟大的文化革命旗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江X同志讲话。

她的马列水平、她的组织能力和宣传能力都很高,当她那富有煽动性,具有浓厚南方色彩的口音在李晓剑的耳边响起时,全场立刻安静下来:“同志们.同学们. 我要讲的是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对你们的态度,我们坚决赞成你们这个造资产阶级反的精神,我们也相信你们自己组织起来,能够自己进行这场文化大革命的,你们想想看,谁最了解你们,是你们自己,我就不敢说我了解你们,你们这么多人(有人说毛主席、党中央最了解我们)毛主席党中央只了解你们这种革命精神、革命干劲,具体事情他不能一个一个了解的,太多了,国家很大,对不对?

(答:对!)

世界上也有很多事情要办,对不对?

因为我们相信你们,刚才我听到许多同学的发言,我觉得工作组不了解你们,他们都是五湖四海凑起来的,我代表毛主席.代表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向你们问好。

你们辛苦了.造反有理.造反无罪......。

20世纪60年代的东方中国,人们被激情卷进了浩大的造神运动。

人们以十倍的狂热,百倍的虔诚,倾泻着教徒般的感情,把他们的领袖捧上救世主的宝座。

领袖被神化为创世的上帝、至尊的神明、再生的父母、世界的救星、绝对真理的代表。人们“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遍地是忠于捍卫的标语,处处是“最高指示”的海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