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报道)7月11日的“世界人口日”即将到来之际,北京举行的“治理出生性别比失衡与制度创新研讨会”透露,中国已成为全球出生性别比例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的国家。由于预期性别失衡将给中国带来很多社会问题,我们认为中央应尽快透过社会、法律、财政、教育等手段,对出生性别比例失衡问题进行综合治理,尤其是考虑对一孩政策作出全面检讨和适当调整。


国际上公认的“女男出生性别比例正常值”,是104至107之间。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的出生性别比例逐渐偏离正常值,至2005年达到118.88,也就是说,每100个女婴出生,就约有119个男婴出生。江西、广东、海南、安徽、河南5省的出生性别比例,甚至超过130。


性别失衡会给中国的人口发展和经济社会稳定带来严重隐患。国家计生委表示,一些出生性别比例失衡地区,已经成为拐卖妇女、儿童的重灾区;在个别地方则出现跨境非法婚姻、跨境强行拐卖和强迫卖淫等社会问题。


“治理出生性别比例失衡已经刻不容缓!”这是北京举行的有关会议上,官员和专家发出的呼吁。但是,他们却认为目前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与实施多年的一孩政策无关,造成这种现象的深层原因,他们认为是长期父权制下形成的重男轻女思想,根本原因是中国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直接原因是女性怀孕期间超声波检查的普及和滥用。


但如果没有一孩政策,中国的怀孕女性,尤其是农村怀孕女性为什?要去照超声波呢?而且,为遏阻出生性别比升高的势头,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颁布《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关于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监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等法律法规,启动了“关爱女孩行动”,倡导男女平等,多个省市亦制定了类似的法律法规,严禁利用超声波等医学手段进行非医学性别监定等,当局做了那么多措施,为什么依然不能遏阻这失衡现象呢?其中一个很主要原因,在于当局始终不愿承认:一孩政策,是中国成为全球出生性别比例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国家的源头。


实际上,一孩政策造成中国人口结构的后遗症甚多,性别失衡只是冰山一角。其他如人口老化日益严重、劳动人口比重下降、跨域性流动人口迅速增长、独生子女成为社会中坚等问题将带来的影响,每一个都不会比性别比失衡问题为小。而且,随着中国社会自由度逐渐增加,一孩政策的贯彻执行,已经愈来愈困难。


有监于此,中国要迅速扭转出生性别比例,必须采取一些非常措施,运用法律、经济等手段标本兼治。有关当局最少应有勇气全面检讨一孩政策。在目前阶段,甚至可以考虑利用一孩政策的罚款功能,对出生性别比作出干预,例如目前在某些地区,超生一个婴儿,父母将被罚款10万左右。当局可考虑,今后如果超生的是男孩,罚款将加重;超生的是女孩,罚款将减半,甚至不罚款,配合深入而细致的教育灌输,逐步扭转中国人传统的重男轻女观念。这是执政者为了下一代中国人福祉应尽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