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48 最凶悍的对手

zhurui1963 收藏 8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才屠杀了手无寸铁的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美国空降187团的士兵们,有了这样一种感觉:志愿军没有什么可怕的。

所以,炮火停止后,他们象他们的老祖宗,中世纪的欧洲冲锋兵团一样,发着疯狂地几近野兽般的嚎叫,根本不管前面是什么,只管一波接一波地填补前面冲锋倒下的士兵,向阵地扑来。

这恐怕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遇到的最凶悍的对手。

但是他们遇上的是秦明扬他们这样的志愿军,他们看到敌人的疯狂,不但不会害怕,反而更激起了他们冲天的斗志。

敌人大约也知道了9号阵地的难攻,这次他们选上了10号阵地。

只不过,10号阵地,也是秦明扬指挥的。他们和9号阵地上一样,阻击时阵地上只放了三个兵。

任凭敌人的飞机怎么扫射,怎么轰炸,并没有损害志愿军的有生力量。

他们一开始进攻就被秦明扬呼唤来了炮火,猛烈地炮火一上来,就把他们这些曾经杀着手无寸铁的中朝战俘的刽子手,炸得尸横遍野!

他们踉踉跄跄地冲上来,迎接他们的是,志愿军早就捏出了汗水的手榴弹、手雷,无穷无尽地向他们头上砸去!

在美军发动了一次进攻后,秦明扬就把敌人的阵形看透了。

这些官兵全部身着新型防弹背心,手持自动武器,攻击时先施放烟雾,在以班排为单位的小股部队进行试探进攻,探明对手兵力、火力后,再在密集的弹幕射击掩护下,发动连、营的大规模冲击。

攻击队形先是由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的突击队,中间是由重机枪、无后座

力炮等火器组成的火力队。最后再是二梯队攻击集群。

这三波人是一波接一波,直到被打散了,打惨了,打痛了,便退回出发阵地,摆放对空指示布板,引导飞机航空火力支援,然后再攻击。

这叫秦明扬很高兴。敌人的进攻阵形似乎就是给他消灭敌人准备的。

试探进攻是三人战斗小组就能对付的。

而敌人突击队形一上来,他就召唤炮兵,只一瞬间,就把敌人打得阵形混乱。

而敌人的火力,对三人的战斗小组来说,是高射炮打蚊子。不能对志愿军形成伤害。

而他们真的集团冲锋上来了,又正好喂饱了突击小组的胃口。

敌人又上来了,象洪水一样向阵地上涌来。

“伙计们,该你们过瘾了!”秦明扬也过来了,大声地对突击小组的战士们吼道!

突击小组身上什么枪也没有,就是手榴弹和手雷,一扑上去,就是象上天下了冰雹一样,把手榴弹和手雷砸!砸!砸!砸!

砸在刽子手的头上。

那真是过瘾的战斗,敌人退下去了。突击小组也早回到了坑道。

上面就是一个战斗小组,在监视着敌人,承受着敌人的炮火和飞机轰炸。

敌人再攻上来了,我军的炮火又上来了,在阵地前面用炮弹织起了一道火网,泥土、石块和美军的肢体一起搅起血雨腥风。

上来了,上来了,我们的突击小组又上来了!

砸!砸!砸!

秦明扬几次都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也想去砸!

但是被教导员按住了:“营长,你没有这个权力!你是指挥员!”

气得秦明扬仰天长啸:“兄弟呀!也许我这一生,就这么一次机会了!我不相信,这场大战后,美国佬还有这个勇气和中国军人面对面!”

教导员说:“这话你给团长说,不然,你没这个特权!”

秦明扬摇着手:“好,好,打住!”他可不想被马上剥夺指挥权。

那真是一场让秦明扬痛快得想叫的战斗,他再一次创造了上甘岭守卫第一天一样的奇迹,到下午时,他的战士才损失了百余人,而且包括马上就可以送下去治疗的伤员。

而他的阵地前已被美军的尸体铺满。

下午四点左右,美军又开始了他们的不要脸战术。

在敌人一波接一波的冲向阵地,和我们的战士扭在一起撕杀时,他们的炮弹不但没停,反而发起更为猛烈地轰击!

我们的突击小组的战士和美军一起倒下了,他们的士兵继续涌上来,冲上了10号阵地!

想不到他这招,就不是秦明扬了!怕他这招的,就不是志愿军了。

秦明扬高声大叫起来:“好啊!美国鬼子,和老子玩命!好,奉陪到底!”

他一挽袖子:“呼叫我们的大炮,轰击阵地!”

他一扭身,双眼盯住众战友:“兄弟们,有没有脚杆打颤的?”

众战友齐吼一声:“打击侵略者!”

有人加一句:“怕了美国鬼子,还当啥志愿军?”

秦明扬一挥手:“上!”

立刻一个突击小组,就上去了。

这其中当然有一个人,那就是秦明扬,冲在第一个的秦明扬。

教导员的眼瞪大了,看着秦明扬和十二个战士,用奇怪地姿势追着一个个炮弹的炸点,和美军来了个大眼瞪小眼,面对面的对射,打得美军滚了下去。

教导员忙呼唤炮兵纵深射击。

那秦明扬再下来,就脸漆黑,衣服成碎片,咧着嘴:“怎么样?教导员,美国佬,没法给我们玩勇敢!”

气得教导员大声地骂起来:“你狗日的玩得痛快!好吧,等会儿我也去玩一玩!”

秦明扬忙拉住他:“教导员,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这不,你是大哥!这样,你把你的烟给我一支,等会分给我的烟,全归你!”

教导员气昂昂地给他点上烟:“我已经报告团长了!”

“啊!”一口烟,呛得秦明扬猛烈地咳嗽起来。

教导员扭过了脸。

秦明扬立刻就抓住他,又哈哈笑起来:“你为什么要扭过脸?你一定不会这么干。是不是,你是我的教导员拉!”

教导员叹口气:“你看你这张脸,那象个营长。”

“怎么啦?我又不相亲!难道你让我在美国佬面前好看,要我去讨个美国婆娘啊!我可不干!”

教导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下午5点,两个连的美军士兵又上来了。

这是一次疯狂的最后进攻,两个连的美军,为了表示拼死一战的决心,用绳子把手互相拴在一起,象要去贩卖的牲口一样,被戴着白色袖章的督战队在后面压着,向山上赶来。

秦明扬笑着呼唤炮兵射击,然后,命令两个突击小组,从两边杀过去,把他们打得在坡上象狗一样在地上爬起来!

天黑了。

战友们都睡不着,他们在计算着自己杀的和炮火炸死的美国兵,竟然被他们一堆堆地算出来:杀敌大约1500名。

这个夜,秦明扬却睡得很香甜。

只是在半夜他醒了过来,激动地到处看着,又激动地坐起来,又下了地,走到阵地上,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你干什么?”教导员是一个三十岁的汉子,他象所有的大哥哥一样喜欢这个几近顽皮的英雄战友。

秦明扬回头盯着他,嘴张了几张,突然又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教导员歪着头去看他的脸,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噫,你小子眼睛咱象好春的猫一样,骚乎乎的?”

秦明扬顿时一下子蒙住他的嘴,四处乱看,见没有人才放了手:“好大哥,你不要笑话我好不好!”

“好,但有条件!”

秦明扬点点头:“你说!”

“把秘密告诉我。我给你保密!”

秦明扬欲言又止,急得那教导员叫了起来:“你小子一个军人,这么扭扭捏捏地象个小脚女人似的!我都憋气!”

秦明扬一咬牙:“我梦见了郝妹子。”

“郝妹子是谁?”教导员一本正经地轻声说。

“是我在38军的一个战友。”秦明扬悄悄说。

“漂不漂亮?”

秦明扬点点头。

“哈哈哈哈!”教导员就笑翻了。

秦明扬忙来捂他的嘴:“你狗日再笑,老子跟你翻脸了。”

教导员拿下他的手,举手投降:“我不是笑你,我是高兴。英雄配美女这是自古都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一拍胸部:“这事包在我头上,我们一下阵地,我就去给你提媒!”扭头就走。

“喂,喂,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们只是认识。”

“你结了婚,就没我什么事了!不然,咱叫战友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