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章 赵梅现身(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杨欣、罗云汉,甚至丁雄,明明已经察觉到自己形迹可疑,可是他们仍然不动声色、不把自己驱除出军车队,而且竟然听从自己的分工计划、让自己参加军事行动。这太让人费解啦!是在挽救自己吗?罗云汉和丁雄肯定没有这个意思!杨欣有可能,他在给自己机会。他那深邃的眼睛,肯定看清了自己的一切!

自从在军门台铁道边上,杨欣背起自己那一刻起,赵梅就感到,这个眉清目秀的游击队长,就好像很久以前她就认识一样。她心目中早就有这样一个人,他清俊飘逸,他文武双全,最重要的,他有一颗宽厚仁和、至善至美的心!她一直在寻找着他,他一直在等待着她。铁道边上,这个想象中的影像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几天的接触,她确认了,这个人,就是这个游击队长杨欣!他深邃的目光虽然看透了自己的一切,但却没把自己拒之门外。这就是缘分,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缘分,自己一定不能错过!

“停下!”军车开上了二道壕的石桥,石桥上几个背枪的人拦在桥头上喊道。关上飞打开车窗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弟兄辛苦!大当家的有令,让我把军火车开到老营。这回咱他妈发洋财了!”关上飞摸出几块大洋扔了出去:“接着!弟兄们留着打酒喝!”

“谢关爷!”

“关爷走好!”

军车继续向西,蜿蜿蜒蜒地开上了三道壕的石桥。山谷里静悄悄的,石桥上一个人影儿也没有。太阳已经偏西,眼前出现了一道拦洪大坝。

“朝大坝上开!”关山飞用手擦着头上的血迹,“下了大坝,就是瘟神庙后山老营!出了山口,就是通往喇嘛营子的大道!到了那儿,朴大裤裆他妈的就说了不算了!”

忽然,大坝上站起了不少持枪的人,连连向军车摆着手。

“不用说后山老营,这大坝你能过去了吗?”赵梅冷冷地说道。

“闭嘴!继续向上开!哼!大爷我到车厢上跟他们玩点阴的!”关上飞打开车门扭头说道:“赵梅,你放聪明点!现在咱可是一根绳上拴俩蚂蚱,死活绑在一起!听着!有情况,我拍车棚跟你联系!”

关上飞闪身跃上了车顶。

“关上飞!你跑不了啦!”

“下车!留你个全尸!”

“姓关的!再不停车我可就开枪了!”

朴大裤裆的手下看到空中的信箭,立刻严守在水坝上,拦截匆匆开上水坝的军车。

“嘿!我说高丽棒子!都亮开招子看看!关爷我手上拿的是什么?”关上飞坐在车顶上,举着一捆手榴弹,操着公鸭嗓,洋洋得意地说:“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关爷这手榴弹一响,大坝就他妈的得决口,九盘岭几千口子人可就都成了罐里的王八!你们后山老营也得打水漂儿,谁他妈也别想活!”

“哎、哎!我说关爷,有事儿咱好商量!干嘛使这损招儿?”坝上一人语气缓和下来,“你把车停下来,咱慢慢商量商量。要不的话,把你放过去,大当家的那儿,我们也不好交待啊?”

“嘿嘿!小子,别给我扯这套!”关上飞奸笑着:“都他妈给我站着别动!大爷我平平安安地下了大坝,就是你们的福天!听见没?都给我站好!”

军车旁若无人地驶过持枪人们的面前,“哎,这就对了!朴大裤裆也不能怪罪你们,放走了一车军火,也比大坝决堤、水淹九盘岭强!”望着大坝下面水库里碧波荡漾的湖水,关上飞越发得意起来,“都是道上的人,朴大裤裆算开这笔账了!”

军车顺着大坝慢慢地向西南开了下去。朴大裤裆的弟兄们尾随着军车追了下来。

“嘿嘿!小子们,追吧!就当是欢送你关爷!”关上飞一脸得意地连连怪叫着。心想,什么大风大浪我没经过?小小的瘟神庙,一群高丽棒子,算个鸡八毛哇?

赵梅手握着方向盘,望着渐渐出现在眼前的后山瘟神庙,心里不由得激烈地翻腾起来。

到了瘟神庙关卡,关上飞还会拿着手榴弹,威胁朴大裤裆的弟兄们,他们是斗不过刁钻狡诈的关上飞的。军车一旦出了后山老营,我赵梅就成了十恶不赦、万劫不复的千古罪人了!到了喇嘛营子大道,关上飞也很可能杀掉自己,那我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退一步想,即使是关上飞不杀我,罗云汉、杨欣、丁雄他们也得杀我!我赵梅成了什么人了?我、我怎么走到这步田地上了?私心酿大祸!都怪自己眼光短浅、误上贼船!

不行!纵然拼上一死,也要还我个清白!凭着自己的本事肯定斗不过关上飞,可豁出死在关上飞的枪口下,也不能死在杨欣的手里!杨欣,我只有到阴间和你相会了!

赵梅想到这里,牙一咬,一踩油门,军车像发疯了似的向山下冲去。冲到五十米左右,车头忽地向左一转,吱地一下,一个急刹车,军车猛地停了下来。

关上飞一个跟斗从车顶上翻滚了下来,狠狠地摔倒在大坝上,差点滚进大坝下的水库里。

车门一开,赵梅跳了出来,绕过车头,抬枪向关上飞射击。

砰!关上飞的枪先响了,赵梅身子一抖,栽倒了下去。

“臭婊子!”关上飞爬了起来,“我他妈叫你脑袋开花!”说罢,端枪对准了赵梅的脑袋。

砰!关上飞手腕中了一枪,手枪掉在了地上。

两匹马如飞似的从岔道上驰上了大坝。头前一人的枪声刚停,后面的人枪声又起,砰砰!关上飞在大坝上晃了晃,身子一栽歪,扑通!掉进了水库。

砰砰砰!

“打死他!”

“这个王八蛋操的!”

朴大裤裆的手下跑过来,叫骂着,纷纷向水库里开起枪来。

两辆摩托车从大坝上开了下来。

“齐司令!”

“丁营长!”

朴大裤裆、洪海和秦凤凰下了摩托车,向两个骑马的人迎了过去。

“快看看那赵梅!她是被关上飞打伤的!”丁雄下了马,指着车下倒着的赵梅说。

“赵梅!赵梅!”杨欣抱起地上的赵梅呼喊着。

“杨大哥,我没事儿。”赵梅睁开丹凤眼,看着杨欣抱着自己,心里热乎乎的。把一贯称呼的杨队长,改口为杨大哥。

“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罗云汉走到杨欣跟前,看了一眼赵梅:“没事儿,打在肩膀上了,离心还远着呢,叫唤啥?”一扭头:“秦丫儿!过来!帮着把赵梅抬到车上去!”

秦凤凰跑了过来,和杨快手、洪海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赵梅扶上了车。

罗云汉走到朴大裤裆面前,望了一眼齐明远:“这位就是齐司令、齐大当家的?”

“齐明远,幸会罗连长!”齐明远一抱拳。

“幸会、幸会!”罗云汉供了拱手,斜了一眼身旁的丁雄:“老武头呢?”

“他受伤了!”

“咋又受伤啦?”罗云汉环眼一瞪,“他跟着你没干别的,竟受伤了!”

“你瞪啥眼睛?”丁雄不屑地说:“我和齐司令要不及时赶到,这车军火就没了!你可倒好,一点伤没受,可军车却让人给开跑了!”丁雄就看不惯罗云汉大大呼呼、指手画脚的样子。

“你放屁!你这个生大疔的!我操……”

“哎哎!我说罗连长!实在抱歉,都怪我们弟兄接应晚了!让武大哥受了伤。不过,皮肉之伤,并无大碍。”齐明远满脸歉意地连连说道。心想,这个罗胡子果然像丁雄说的那样,脾气不小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