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二部 争霸南洋 第三十八章 海军(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被敌人称赞阴险,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要记住,我们的海军一定要被敌人常常骂为‘阴险’‘狡诈’的东方猴子,而不是我们去骂敌人是阴险的西方‘白猪’。如果我们中有人破口大骂敌人阴险了,这就说明我们吃了敌人的暗亏。”

伍长发细细回味了一下我讲的话,明白了背后所隐藏的“真理”,忍不住的赞叹道,“老大见识非凡!”


海军学院的校长关天培紧锁着眉毛,一时半会不理解不了我的话。他怎么也不明白被人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背后隐藏的道理。这也不能怪他,这人受的是毒害了中国几千年的伪儒家思想教育。当然难以明白,道义的实质是被利益利用的工具!这类的新思想新哲学忠厚的关天培是难以理解的。


曾国清与我接触得多,对我今天说出这样的话来,习以为常,没有显示出任何吃惊的神情。


“主席难道说,潜水艇我们也能建造?还有潜水员用的水肺?”伍长发问。


“潜水艇,最关键的技术,难在于柴油机和蓄电池,我们有未来技术,这些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难题,随我们而来的重型卡车上不就有这两样吗?拆东墙补西墙先用用吧。估计几年后我们自己也能生产柴油机和蓄电池了!”


“蓄电池只要有材料,现在就可以做,这东西难度不大。柴油机的原理和实物我们都有,对于现在这个世界最难以克服的加工精密度问题,我们用从二十一世纪带过来的机床,都可以轻松解决。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只有二个难题,一是钢材的质量问题、二是润滑油问题。等到明年特种钢材生产出来,南充石炼化厂的建成,也将迎刃而解。这样我们科技部能保证在二年之内建成一条柴油机生产线。”曾国清说得很自信。


“好哟!这样的话我们在柴油机上又可以领先世界几十年!”晃了晃脑袋我想到了那二百台机床的损耗问题,又说道:“那二百多台机床是我们技术领先的保证,决不能磨损掉了,尤其是那二台数控机床,这是我们的国宝啊!从今天起这些机床只能做工业母机使用,决不能再直接用于生产加工了。国清你组织一下,尽快的用现有的机床生产出一套新的机床来。这套新机床我们取名为一号母机。用一号母机再生产出来一套机床,这取名为二号母机。二号母机生产的机床叫三号母机,以此类推。前三号母机我们都要当绝密保存起来。用于加工柴油机的,我想用四号母机就足以胜任。五号母机用于军工生产。六号以下用于民用生产。国清你回去会同科技部的人想想看,我这样的安排是否合适?”


“我是搞技工出身的,对于车床的性能了解胜过于我的手掌,我换算了一下,四号母机的加工精度还可以达到零点五毫米,这足以满足柴油机的生产需要。”


“那好,我们就这么办!不过为了防止时间久远机床老化影响加工精度,一号母机要多做几套,分存在不同的地方。这些保存机床的地方一定要保证绝对安全,环境方面也要做到恒温、干燥没有其他的不良因素影响!”


“主席放心吧,我把命丢了,也不会把机床给丢了。”


“现在我们的地盘越来越大,来来往往的人也越来越多,如何保密是一个难题。保密条例的制定也迫在眉捷。”我摇摇头甩开这些杂乱的想法。“不想了,这些事就留给情报部去烦心吧。我们去另外两舰战舰看看。”


花了二个小时,我们参观完了三艘军舰,又给海军司令伍长发、海军陆战队司令廖平,旗舰无敌号舰长沈葆桢、勇士号舰长胡飞鹏、勇气号舰长辛阿强说了些鼓励的话。这才结束了整个海军的行程。


巧得很,我正要开始实施联英打西班牙的南洋争霸计划,英国大鸦片贩子义律就来了。


“亲爱的龙大人,我谨代表女王陛下,感谢您的礼物!”


义律用鸦片换成我的香烟后,回国时我托他带给维多利亚女王带一些“小礼物”去,一把造型奇特的塑料梳子、一只女式电子表、一瓶洗发水。


“女王陛下喜欢我的礼物吗?”


“太喜欢了,女王陛下拿到你的礼物后,非常喜爱,据说女王天天用你送的那只神奇的软玉梳子梳头,戴着你的神奇而又美丽的佛表出席各种社交场合,用过你的一次美妙的洗发佛水之后女王感觉头发像是要飘起来似的。神奇、太神奇了!女王还特意让我转告您,女王决定颁发给您‘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大十字勋章’。从现在起,全世界的人都要称您为龙勋爵了。


这是女王给你的无尚荣耀!龙勋爵你知道吗?这个十字勋章从未颁发给英国以外的人。”义律顿了顿,接着又说,“我不知这些东西能不能生产,如果可以的话,那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真是些贪得无厌的家伙,刚得了礼物又想要技术。”义律一说,我就明白了,他想要什么。


“亲爱的义律大人,请你转告女王陛下,我对女王陛下的恩宠表示感谢!现在我军政繁忙,实在脱不开身去英国陛见女王,非常遗憾,不过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会去一趟英国的!”


我恶狠狠的想,到那时我会像英国远征军到中国那样带着庞大的舰队去。


“那些礼物都是选自中国几千年来,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制成的。软玉制作的梳子,天天使用可以美容养颜、延年益寿。但天地间软玉就仅此一块,想寻另一块,难度之大,无异于上青天。佛表乃上古中国神人广成子所制,自从他飞天之后中国从未有第二人能制此神奇的佛表。洗发佛水倒是可以生产,我现在就有一个制药房生产这个。但像送给女王陛下那样的千年人参和万年何首乌所制的洗发佛水是再也没有了。”


“真的可以生产洗发佛水?”义律睁大了眼睛,发出狼一样的光芒,“亲爱的龙勋爵,我要这种洗发佛水的全权代理权!”


“不行,洗发佛水受材料限制产量极少,除了送人外,我不出售!”我放长线吊大鱼。


“亲爱的龙勋爵,”眼看着到嘴的肥肉要飞了,义律坐立不安,“我们是最好的伙伴兼兄弟,是不是?(谁跟你是兄弟?)我们共同赚取大笔的银子不好吗?”(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在义律眼中兄弟就是用来发财的!)


演戏要逼真,我那能那么容易答应了义律的要求?我不松口,义律就围着我团团转,左一个兄弟,右一个亲爱的,就差没叫我爹了。最后我看义律急红了脸,感觉戏做得差不多了,于是松了口气说:


“现在产量很少,卖一瓶就少一瓶,单价那怕卖得再高,也不可能赚座金山!除非大量生产,我才能给你在欧洲的独家代理权。”


“那还不是等于没说,洗发佛水的原材料又不会大量生长出来!”


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佛法无边啊!”


“佛法无边?”义律用他那竹杆似的手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下,不多大一会就明白了我的意思。“龙勋爵难道你有办法扩大生产?”


“当然,在我的无边佛法下,任何事都有可能做到。”


“太棒了!”义律吃了兴奋剂似的跳了起来,张开双臂想给我一个西式熊抱,当他手接触到我的腰部时,猛的想起了上次和我拥抱时的“快感”,硬生生的停了手。


“不过要想扩大生产,有一个前提难以做到。”我叹了口气说到,“若不是这个前提,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做,也不会等到今日还没有扩大生产。”


“什么前提?”


“想要何首乌和人参快速的生长起来,只有一个地方的合适。”


“快说,在大英帝国的强大海军面前,只要在地球上,没有任何地方我们英国人到不了!”义律想到了英国的强大实力,信心满满的说道。


“这个地方离我们不远,就是南洋的吕宋岛和棉兰老岛一带。那儿气候湿润农作物生长快速,在那可以广种首乌和人参,一年就可长成。不像中国东北需要数十年的时间。”


“那里是贪婪的西班牙牛仔占着,要抢过来……”


“怎么强大的日不落帝国,会怕了这些西班牙人?”我趁机挤兑他一下,“刚才你不是说地球上没有英国海军去不了的地方吗?怎么见到西班牙人就尿裤子啦?”


“谁说我怕了这些牛仔了?”义律气急败坏,“只不过向西班牙宣战,必需女王陛下同意才行,只要女王陛下同意了,我立马率领强大的英国海军灭了他们。”


“那要把事情弄得那么大?我们要抢的并不是西班牙本土,而是距西班牙万里之外的一个殖民地而已,不必宣战直接占领就行了。”


“在南洋这一带,我们英国皇家海军并不占优势!”义律总算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光你们英国当然不行,如果加上我们中国就不一样了!”


“中国?中国有海军吗?”义律轻蔑的反问道。


“中国不但有海军,而且是强大的海军!”


“在哪?我怎么从没见到过?”


“就在今天我们中国海军已经成立了!并且拥了三艘排水量在三千吨以上的装甲战舰!”


“你们有战舰?这怎么可能?在英国建一艘排水量在三千吨以上的战舰至少要半年时间,以你们现在的造船能力根本不可能建造战舰!”


“话不要说得那么满,须知在我的无边佛法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噢,中国要是真有巨舰,我义律不信上帝了,改信你们的佛教!”


“此话当真?”


“我们英国绅士,从来不说假话!”


“那好,你跟我来!”


我带着义律走到海边,指着远处的三艘战舰说,“那就是我们的海军战舰。”为了保密,我当然不会带着他登上军舰参观,而是远远的看。


义律举起单筒望远镜,眯着眼观察了一会儿,说道:


“那三艘军舰排水量都在三千吨以上不假,那艘旗舰的排水量甚至达到了四千吨。这些军舰外面还包了铁甲,防御能力应当不错,只是炮和帆都太少了一点,这样的军舰航行速度不快,也没有什么进攻能力。综合一下,这样的军舰只能打打运输船,了胜于无!”这个义律果然不愧是海上长大的,对于军艘只看一眼就明白了优缺点。可惜他今天看走眼了,看不透这些军舰里隐藏的玄机。


“我们草创了海军,但与历史悠久的英国海军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我看了看义律的神色,果然和我印象中的西方人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色。


“所以我们年轻的中国海军还得仰仗大英帝国的扶持啊!在四个月前我派了一批幼童到英国去学习海军,现在差不多要到了吧。亲爱的义律绅士,还请你帮忙,安排好这批学童的学习事宜。”


“我们是兄弟啊,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义律拍着胸脯道。不过他的胸部肉太少,手掌拍到上面的声音,很沉闷,就像拍在干尸上一样。


“现在我已经证实了,中拥有海军,现在请义律兄弟,遵从赌约,改信我佛教吧。我以寿佛教教主的身份同意你加入我佛。”


“NO!NO!NO!”义律信的是基督,相信上帝的存在,现在要他不信上帝,改信中国的佛教,那还不面如猪肝色?


“我寿佛教本着自愿原则,你要是不肯那就算了,本座也不勉强!”


义律见我放过了他长吁了一口气。


“不知义律先生,对我们联合攻打菲律宾有何意见?”


“在南洋和印度洋一带西班牙有三支舰队,在印度洋的那一支最强,拥有五艘排水量在五千吨以上的战舰,十二艘排水量在三千吨以上战舰。这支舰队如果得到消息一个月内就可赶到马尼拉。另外二支舰队较小,一支驻扎在吉隆坡,拥有五艘三千吨以上的战舰。最近我路过那时被西班人驻吉隆坡总督菲利普叫去,说他们的三艘军舰神秘的消失了,问我有没有得到消息。咦三艘,喔上帝啊,那三艘军舰不会就是你手中的这三艘吧!”


“不可说,不可说!”我朝着义律神秘的一笑,表达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信息!


“难道你们真的有佛法?赤手空拳就可俘获三艘西班牙军舰?哦,上帝啊,那上面至少有一千三百名全副武装的水兵啊。无声无息的就这样占有了,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为什么,几个月前忽然刮起一阵龙卷风,然后广州海面上就出来了三艘战舰。这三艘战舰上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国家标志。这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们当然不会拒决了!”


“上帝也在帮你们?”义律不可思义的看着我。


“这事不谈也罢,我们现在只要知道上帝在保佑我们就行了。此次若出兵占领马尼拉,胜利的一定是我们!受上帝倦顾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对不对?”


“哈哈,我赞同你的看法!上帝保佑,我们必胜!”义律丢开疑问,继续说道:“马尼拉驻有一支由三艘排水量在三千吨以上的大舰和数十艘商船组成的舰队。西班牙人在那儿筑了一座城堡,拥有一个团的兵力。马尼拉的总督是一个叫费尔普的西班牙海军少将。以我护航的五艘军舰和你的海军一起,要打赢这场战争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攻下马尼拉城堡,我仅有几百步兵,兵力不足啊!”


“陆战方面你不要担心,我们最强的就是陆军,只要将我们的士兵运到了马尼拉,一战必下!”


“太棒了,在中国你的士兵是最勇敢的人!不过我的舰队与西班牙人战斗会有巨大的伤亡,这个修理舰队和抚恤伤亡的士兵需要大量的银子,不知龙勋爵能不能出这一笔费用?”


“哎呀,我们也困难啊!”我拉长了音,装作为难的样子。哼,这个鸦片贩子,想从我这占便宜,休想。


“那这可怎么办呢?”义律讨价还价。“英勇的英国士兵死在异国他乡,却没有抚恤金,难办啊!”


“你知道吗?马尼拉一带出产大量的香料,西班牙人每年从香料贸易中赚得百万两银子。”


“那儿有香料!百万银子?”义律睁大了眼,从刚才那一副没有生机的死人样立马活过来了,“亲爱的龙勋爵,只要你答应占领马尼拉之后,那儿的香料也归我贸易,我就不要抚恤金了!”


“不能全部归你,我们也需要一部分,这样吧我们五五分成如何?”


“我们英勇的士兵抚恤金才值五成?不行,我们最少要八成!”


“六成!”我杀价。


“七成!”义律涨价。


“六成五!”


“好!成交!为了我们的合作干杯!”义律习惯性的想开红酒庆祝,但这海边那有红酒?义律左顾右看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


“走,我请你喝佛酒去!”


“太棒了!”


我和义律勾肩搭背像亲兄弟一样,向酒店走去。此时的义律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死在我手上。常常自以为是狼的人,常常死在扮猪吃老虎的人手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