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一章 噩梦 第八节 两个女生像躲瘟疫一样的走开了

江畔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3天前,蓝盾发烧了,章娅就像一个天使,时刻守候在他的身旁,喂药、擦汗、扶他去厕所。妈妈把家里仅有的两个鸡蛋,给蓝盾做成了荷包蛋,蓝盾叫章娅吃,可章娅摇摇头,小嘴翘翘的说最不喜欢吃鸡蛋了。可蓝盾从章娅那直沟沟的眼神里,看出了她的需求和渴望。鸡蛋,那时候只有在星期日和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到呀。蓝盾以章娅不吃,他就一口也不吃相威胁,逼着章娅咬了一口,可章娅随后搂住蓝盾的头,把嘴里的鸡蛋嘴对嘴的喂给了蓝盾,那么清纯、那么自然,自己还得意的笑着。旁边的章如萍看到这个情景,没有阻拦,而是欣慰的笑了,眼里还挂着喜悦的泪花。


高烧退后,蓝盾的脑海里始终反复出现那个蓝眼睛的神秘老人。他绝对没有看错,他的眼睛是蓝的。10天后教堂要闹鬼,老人告诉他这个话的目的是什么?是在考验他的胆量,还是在暗示他什么?今天就是那个雨夜后的第十天,空中已经布满了乌云。冥冥中,蓝盾感到一种召唤,一种回归式的召唤。他要弄明白自己的眼睛为什么是蓝色的,这双蓝色的眼睛为什么会给他带来如此多的厄运?


两个女生在蓝盾身边走过:“哎,你们学校怎么还有蓝眼睛的学生呀?”


“嘘,小点声!你刚转学过来不知道,他爸爸是美国特务,现在全校都是红卫兵了,就他不是!”


两个女生像躲瘟疫一样的走开了,脚步快的好像唯恐躲避不及。


蓝盾听得真切但没吱声,女生的性别保护了她们,否则他和对方又是一场激战,脸上的疤痕也会多出几块,对方家里的玻璃也会在晚间出现碗大的窟窿,人会吓得至少住院三天。


面对世界的不公和罪恶遍布,蓝盾没有办法用打架和脸上不断增加的疤痕彻底地改变它,只能冥幻的在书里寻找着清除不公和罪恶的出路,在假设的世界里走来走去。他有时都无法认清自己,但目前学校这点知识量显然装备不了他的冥幻。他们的语文课本,他看一遍就记得差不多了,念一遍后定能倒背如流,连标点符号都不差。何况学校还不是天天上课,今天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明天演习挖防空洞,后天就学工学农去了。他像一个孤独的天才,更像一条疯狗,寻找着他所有能找到的书籍,填补自己饥肠辘辘的大脑,寻找着改变命运的法则。他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不能活的这么窝窝囔囔!记得那是一年的春节,蓝盾用妈妈给的钱买了一本名为《今古奇缘》的书,而忘了买过年的东西。母亲非常生气,拿起笤帚就打,他光着脚在腊月三十的晚上往外跑,冻了半宿,那是妈妈第一次打他。深夜了,母亲把蓝盾领回家,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妈知道你喜欢书,读书是好事,可是咱们家里哪有钱给你买书呀?现在是过年,我们就是再穷,也不能让人看不起呀!”好强的妈妈哭的很伤心。从那以后,蓝盾再没有买过书,实在没有看的了,就跑到废品收购站,伴着发霉的气味找书看。当同学们还在读《白杨礼赞》的时候,他已经在思考海明威、陀斯妥耶夫斯基作品的社会意义了。他对陀斯妥耶夫斯基“意识流”的写法情有独衷,对“意识流”三个字的广义内涵更是感兴趣,他觉得这三个字很符合他的冥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