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章 赵梅现身(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喝酒误事啊!” 罗云汉挠着头,平平整整的头发又被他挠乱了。

“啥也别说了,兄弟!都怪我比赛喝酒!不过,你别着急!”朴大裤裆歉意地拍着罗云汉的肩头。

“我看杨队长这次喝酒,也未必误事!”秦凤凰一扬雀斑脸,眨了眨大眼睛说。

“咋回事儿?”罗云汉奇怪地问。

“他喝了五斤酒,趴在机枪上睡着了。鬼子的摩托车都开到了上顶上,他还没醒呢。赵梅让我开了第一枪,打死了严申。他听到我的枪声才醒过来,端起机枪开着火儿就像鬼子冲了上去。这样,才打了个鬼子措手不及。如果他不喝酒,肯定鬼子军车还没到跟前,他就得下令开枪。那样的话,摩托车和两辆卡车的鬼子就没有这么好对付。因为我们一共才七八个人、两挺机枪啊!”

“哎呀!我说秦丫儿,才打两回仗,你的本事见长啊?”罗云汉大加称赞起来。心想,这个杨欣!险中求胜啊!也得感谢赵梅呀!不然,今天,这个烂摊子可就没法收拾了!

“我的本事差远呢!”秦凤凰扭捏起来,望着罗云汉忽地说道:“你和杨队长那才叫本事呢!你俩也没商量,全凭着心有灵犀一点通,就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指挥起来,配合得这么天衣无缝、打得这么漂亮!我就是再打多少回仗,也达不到你们这种程度!”

“这位小姑娘说的是!”朴大裤裆心悦诚服地说:“兄弟,这回我算开了眼界啦!你和杨队长,那是奇才!干才!大才!放眼当今天下绺子……”

“哎哎!放眼的事儿,以后再说。我说大当家的,先说军车的事儿,有啥办法吗?”罗云汉看着朴大裤裆说:“关上飞一定开着卡车跑了!”

“哼!他跑不了!”朴大裤裆回头喊了声“于甘!”

“来了!”于甘头上戴着一个鬼子钢盔,在人群里跑了过来。

“给后山发信箭!”朴大裤裆这时别提心里有多滋润了,深陷的眼窝里冒出亮光来。反败为胜,这一仗打得漂亮!一百多伪军、三十多鬼子,死的死、伤的伤、跳崖的跳崖,只跑了两辆摩托车,剩下的统统的作了俘虏。这名声一传去,我朴大裤裆可就成了绺子里打鬼子的大腕了!多亏了罗胡子他们,没有他紧要关头的指挥、没有杨队长他们的机枪策应,今天我就要栽在这九盘岭上了!特别是,罗云汉竟在鬼子刀口底下救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没说的!罗云汉就是自己过命的朋友!我要好好谢谢他们!

于甘掏出一个皮夹,摸出一根竹管,用火柴点着,向空中一扔,“啪!”竹管在空中爆炸,一条黑色的烟雾直窜云天,在高空中弥漫开来。

“后山隘口上的弟兄看到信箭,不用说是一车军火,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过去!”朴大裤裆侉气十足地一拍罗云汉的肩头:“走!到山上喝酒去!”

“没工夫喝酒啊!罗大哥!得赶快上山截军车去!”秦凤凰看着罗云汉,着急了。

罗云汉又在山道上推来一辆摩托,朝秦凤凰喊道:“上车!”秦凤凰持枪跳进了车斗。

“慢着!”

朴大裤裆跑了过来,抱着罗云汉的后腰,骑在摩托的后座上,对山道上的于甘、铁炮一挥手:“快上马!到水坝上就能追上!


当杨欣他们冲下山去的时候,赵梅没有走,顾虑重重地回头向山道上的军火车看了一眼,忽然,她发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爬下山崖,向军火车摸去。

“关上飞!”赵梅心中一凛,跳下高坡,身形一展,掠至车前。

“赵梅!”关上飞突然从车后转过来,歪戴着个鬼子战斗帽,端着手枪指着赵梅:“把枪扔了!”看到赵梅丹凤眼冷冰冰地瞪着他,一动未动,操着公鸭桑厉声喝道:“把枪扔了!听见没有!”

“干啥?”

关上飞一挥手枪,“上去开车!”

赵梅望着额角上淌着血的关上飞,战斗帽已被染红了半边,饿狼似的眼睛瞪着她,便扔掉了手枪:“你不是要大洋吗?开车干什么?”

“少废话!”关上飞狠狠地骂道:“大洋、军火我都要!你这个臭婊子!我看你是相上那个小白脸了!有多少机会下手,你他妈的都放过了!我告诉你!你老爹的命可攥在我手心里呢!你要想等着收尸,你就接着跟那帮人混去!你要是痛快地给我开车过了瘟神庙、出了山口,我回去就把你老爹给放了!你欠我的大洋我就不要了,一笔两清,咱以后各走各的路!”

“你出得了这个山口吗?”听着山下激烈的枪声,赵梅冷冷地说:“朴大裤裆三道大壕,三道关卡。这里可不是你的山海关、草叶桥?”

“大爷我走过的路,比你见过的桥还多,你他妈的还敢教训我?”关上飞擦着流进眼角的血,走到赵梅的面前,拉开车门:“上车!不用说是它一个瘟神庙,就是他妈阎王殿!大爷也照样平趟!上去!”

赵梅知道,关上飞的武功、枪法,都远在自己之上。不能硬拼,走一步、看一步吧!拉住车门、上了车。

“顺道向前开!听我的!别他妈耍花招儿!”关上飞砰地关上车门。

赵梅把车开山道,望着前面起伏的山峰,痛苦的往事,袭上心头。

赵梅是白鸭石锄奸队的暗线,被关上飞一伙土匪得知。关上飞看到赵梅的姿色出众,就指使手下绑架了赵梅的老父亲,逼她交出一万大洋赎人;没有大洋,就让赵梅做他的压寨夫人。不然,就杀掉他老爹,并向关上鬼子告密。

赵梅想到,关上飞的势力大,白鸭石的锄奸队也奈何不了他。赵梅便没把情况告诉锄奸队,决定自己想办法处理。赵梅想好了,一是想办法筹集大洋,二是,筹集不齐大洋就嫁给关上飞。把老爹赎出来,远远躲起来。然后,找机会杀掉关上飞。为自己家人除害,为关上百姓除害!

不想,在军门台铁道边上,意外地遇见了罗云汉、杨欣他们。并且在北戴河体操房里,得知军车上有两袋子大洋。赵梅就动了心思:帮助关上飞截下两袋子大洋,以罗云汉、杨欣、丁雄的脾气和能力,一定得夺下大洋、杀了关上飞!这样,自己既不必嫁给关上飞,又能救出老父亲,还为地方百姓除了一害。只是太不仗义啦!这大洋,是义勇军抗日打鬼子的大洋,自己却把它当成报私仇的筹码。借刀杀人不是不可,可这是不是耽误了人家的正事?

几天的接触,赵梅感到,这是一伙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人!个个身怀绝技,个个襟怀坦白。坦荡昭然天下,他们可以无愧于任何人、无愧于任何事!活得磊落、活得痛快!她愿意听他们说话、愿意看他们行事,甚至愿意听他们吵架、骂人!他们骂人都是那么风趣可爱!爱和恨,在他们面前是那样鲜明、直白!他们无所不能、他们无坚不摧!他们成天在惊涛骇浪里摸爬滚打,就像自己平常对待切脉、开方一样,那么从容、那么随便,甚至怡然、释然、自然。能跟这些人呆在一起,这辈子算没白活一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