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二章 第四节

庹政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局二一生中难得有这样长的一段清静时间来回忆自己的过去。虽然,不时有电话打进来,但大多数时间,他还是遵守看所守的规定,安静地呆在拘留室里,一个人对着四面白色粉墙。

他感到非常恼火。不仅是因为这样很无聊,因为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习惯于玩弄权术,发号施令,而是因为,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遭遇这种黑道中人本该早就习惯的失败,对于自以为是的人,这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他来这里慰问过很多公司的弟兄,但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成为被探望的对象。依仗自己的聪明,老头子的谨慎和向思宇的出谋划策,他大半生纵横黑道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有遭遇一次警察的询问,如果不是他的名声在外,他几乎可以算是一个标准的模范市民。然而这一次,对手从他意想不到的地方进攻,他们都必须为他们的疏忽大意和骄傲自大付出代价,苏雪峰付出的是他的生命,他似乎也要付出宝贵的自由。

反击是一定的,他一生都在跟命运抗争,从不妥协。他的妻子和儿子在外面奔走,大把花钱,他在监狱中指挥调度,施展影响,向思宇竭力帮忙,毫不落后,他的安危成了向思宇目前所有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但是,他们的努力遭到了对手的抵抗,或者他们的关系和金钱被对手的关系和金钱抵消,对手显然也意识到局二对于整个威胜公司的重要性。还有警察的贪婪。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好不容易掌握了一张王牌,就象宝物的拥有者,幸灾乐祸地看着两个绝不放弃的买家疯狂竞拍,只有傻子才会轻易出手。围绕局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作战的双方都无可奈何,骑虎难下。

局二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哭笑不得。他同时清楚地知道公司面临的危机。最大的敌人不是曹旭和贺胜锋,也不是接踊而至的江城其它大哥:付云川,张宪,甚至段炼和谢银恩,而是公司现在人心涣散,群龙无首。苏雪峰和徐昌军的死无疑损失极大,但他自己不能亲自出马,公司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和威慑,雪上添霜。公司的其它元老,没有局二的能力和威望,有心无力,苏雪强远远不能让人信服,而且他太冲动,太急于树立威信而冒险,在目前的情况下,警方高度紧张和对手严密提防,要想做掉曹旭和贺胜锋,难度难以想象。当然,可以打掉一些旭日公司的爪牙,但这与大局无关,而且这种屠杀是不明智之举,它并不能影响战争的结果。必须从战略上解决公司现在的问题,而不是从战术的层面。这种忧患只有他和向思宇深刻理解。但是,他们同样无能为力,他们都不是领袖的合适人选。苏雪莲表现得不错,但是,他们难道只能等待着她一切从头学起,至到毕业?老天,她连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如果威胜公司需要征召童子军才能够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那可是黑道上最神奇的传说了。这些日子他不停地反省,在过去的几年里,自己犯下了多少严重的错误啊,如果因此导致一个那样强大的王国走向衰弱甚至崩溃,他难以原谅自己!但是,后悔于事无济,就在他们几乎绝望之时,救星出现了,就象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一道阳光,苏雪莲召唤来了叶山鹰,向思宇告诉他关于两个年轻人的一切,他将信将疑,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为了拯救整个公司,他愿意冒险,愿意尝试各种可能。他拥有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这值得他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向思宇安排一个叫陆旭东的年轻人,新近提拔五个头目中的一个,陪伴叶山鹰前往看守所。所有的人在江城大厦前面吸引监视者注意的同时,他们悄然从后面离开。这种非常时期,警方肯定对整个威胜公司进行了监控,尤其是这种聚会。

陆旭东招手叫来的士,司机突然从驾驶座跳下来,快步奔过来非常夸张地替他们打开车门,讨好向陆旭东招呼。叶山鹰第一次真实感觉到了这些人在江城的地位和霸道。上车后,司机不停地跟陆旭东套着近乎,根本不用理会叶山鹰。他没有压表。

看守所在江城东郊的三元井,出租车穿城而过,驶过四号路时,叶山鹰看见了他的母校,市三中,撤县建市以前的县中学。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成绩特别出众,他是没有资格到县城读书的。贫穷,是他最大的敌人。整个高中三年,他身上几乎很少有超过一块钱的时候。他第一次去县中学报到,父亲被人请去帮忙收割稻谷,他独自一人走了九十里路,背着十斤粗粮和二十斤新谷,身上只有五元钱,那是他父亲能够给他的全部现金。但是五块钱远远不够,学杂费,书本费,光是伙食费就远超过他的想象,他窘迫地看着兴高采烈的新生们,其中有一些是他的同学,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看来只能背着他的行李回家,但是,他太想在这个校园美丽,教室宽敞的学校读书,哪怕多呆一会也是好的。夜色降临的时候,一位瘦小的中年人发现了他,他和气地跟他说话,然后很高兴地告诉他,他正好是他们班的语文教师。他把他带到学生宿舍安顿好,然后,帮他办理好了所有的入学手续,把粮食带回自己家中,交给他一把饭票菜票。这个老师叫孙达,特级教师,同时也是一个深具慈悲心的好人,他乐于帮助学生的名声和他教学优秀的名声同样显著。他的家中,长期住着几个极度穷贫的孩子。叶山鹰非常幸运,他入学不久就获得了江城某大企业的全额助学金,但他继续从孙达那儿接受知识和人生的教育,他的淡泊,他的高贵品性,深深地影响了他,他敬佩他,如同他的父亲。读大学后,他在成长过程中遇上困惑,总是第一个想到他,他给他写信,他也总是不耐其烦地回复,继续保持着教与学的良好关系。然而,有一天,一个焖热的中午,他接到同学的信,噩耗传来,孙达老师遭遇入室抢劫,他和妻子奋力反抗,这是个外柔内刚的男人,谦和的外表之下是真正的江城人,夫妻双双丧命,同时,家中借宿的三个孩子两个死于非命,一个机灵地从窗口跳下,天佑良善,这个十岁的女孩从六楼安然坠地。叶山鹰那一刻变得痴呆,浑身冰凉,人生真善的理念第一次受到沉重地打击,他不明白,为什么好人没有得到好报?这是他从书本中得到的一贯教育。他的人生观从此产生动摇。往事浮现,叶山鹰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前排副座的陆旭东觉得奇怪。他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是个硬汉。他宁愿相信自己第一感觉,而不愿意象其它聪明人一样绞尽脑汁考查一个陌生人的方方面面。当叶山鹰在威胜公司会议室发表他的演讲之后,他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丝毫不逊于以前他对苏雪峰的崇拜。但是,现在这个年轻人突然开始流泪,莫名其妙。他用力地松松手指关节,决定暂时不去跟他搭讪,虽然,他非常想跟他说说话,但现在必须保持一个黑道头目,和一个同龄人的矜持。他虽然不喜欢动脑,但这种情况下显然是不适合向他表达他强烈的好感,他并不愚笨。十分钟后,出租车到达看守所。

他们在看守所的传达室见面。局二先到,他这种年龄和身份,任何小节都无损他的尊严和脸面,当叶山鹰独自走进传达室的时候,局二的眼光抢先瞥了上来。

有几秒钟的沉默,然后两人一齐开口:“果然……”

这是两个男人见面后第一句话。因为意外地巧合,所以他们立刻都停了下来,莞尔一笑。

叶山鹰的意思是,他心中的疑惑终于找到了答案。他在威胜公司会议的成功显得过于轻松因而有些意外,他并不是轻易能够满足的人,他敏感地意识到,这个庞大的集团公司中缺少一种什么东西,缺少一个或者一群人,并不仅仅因为苏雪峰意外丧命的缘故,他在演讲的时候,就清楚地感觉到了,但是那种时候他没有心思去捕捉这个念头,加以深究,当向思宇告诉安排他前来看望局二时,他才醒悟过来,现在,他看到了这位江城黑道上声名赫赫的名角,第一感觉如释重负。局二的感觉多少与他类似,苏雪莲意外之举加上向思宇的推崇,都让他满怀期望,他们第一眼都没有失望。

叶山鹰在局二面前坐下,他认真打量着这位威胜公司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的眼光清澈,坦诚。他眼前这个男人,岁月磨去了脸上的棱角和黑道生涯在他身上烙下的印记,与其说他是一位黑道大哥,不如说他象一位慈祥的父辈,一位庄重稳重的政府官员。他秉承了苏威胜的风格,温和,谦逊,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威胁。当然,一旦说出威胁的话,就是一个承诺,一个最后通牒。

他穿戴整齐,甚至可以说是衣冠楚楚,头发一丝不苟,泛着油光,显示他在监狱里享受着特殊的待遇。他伸手从桌上的烟盒中取了一支烟,在桌面上敲了敲,一旁的管教干部从裤袋里摸出打火机亲自给他点燃,动作非常自然,叶山鹰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显然,并不仅仅是因为收了钱的原因。

局二抬头看了旁边监视他们的管教,他会意地笑笑,“一个小时,够吧?”然后退出,轻轻带上了门。然后,局二沉思着开口说话。

“你能够委屈自己,加盟威胜公司,这是一个好消息。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进行我们的事业。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候。”令叶山鹰惊奇的是,局二说话非常文雅,有水平,不愧苏威胜能够让他做为自己的代言人,统领江城黑道十多年。

“我已经听过一些关于你的介绍,你将你的计划讲得更具体一点,我们该如何配合你。”局二很客气地问,也显得非常坦诚。

“你想详细地了解整个计划吗?”

“当然。”

“那么,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我现在也不知道。”叶山鹰老实地承认,“在那儿,我指在刚才办公室中,我必须给他们信心。”

“你做得不错。现在应该给他们打打气。”局二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了。他并没有责怪他。他对他的坦诚和谎言好象都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好象不以为然。

“但是,我好象有一个初步的计划了,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不想跟威胜公司牵连在一起。我首先要保护自己。”叶山鹰的表情严肃起来,他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对手。他也许没有向思宇聪明,但他比他更加见多识广,任何阴谋都难逃他的锐眼,谎言会被他看破,他一生每时每刻都在与罪恶为伍,与诡计和血腥打交道。但他并没有恐惧和惊慌,他感到身体内充满了一股奇妙的冷流,象一个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的优秀选手,异常振奋。他决心向他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哪怕其中有自已的胆怯和私心。甚至,这一切他对苏雪莲也从来没有说过。

“这很好。”局二点头表示理解和赞成,他们已为他们的疏忽付出代价,比任何时刻都理解保护自己的重要性。“你如果决定加盟公司,如果公司需要你,保护自己是第一原则。没有这一点,什么都无从说起。公司会派人保护你,我们甚至可以委托警方出力,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最能够依靠的,是你自己,这是我个人的经验,也许对你有用。”

叶山鹰听得很认真,表情严肃,叶山鹰明白他是在听一个专家说话。在局二结束他的谈话后,他开始详细述说自己的计划,虽然不太完善,只有一个雏形,但已经足够了。局二只听了五分钟,就知道他不用再听下去了,向思宇说的不错,最重要的是,苏雪莲的眼光独到,不愧是苏威胜的女儿!他伸手拦住叶山鹰,不需要这个年轻人再娓娓述说自己的理想与蓝图。他们不是国营企业,没有繁琐考查干部的过程,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决定一个重要职务的任命。同时,他们也可以随时加以剥夺。

而且,从某种角度说,他的决定,他和向思宇的决定,在他们见面前,就已经定下了。这个年轻人无疑是一个人才,他的自信,他的野心,他跟苏雪莲的关系,都已经让局二和向思宇下决心让他加盟威胜公司,尤其令他们赞赏的,是他独特的思维,令人耳目一新,很可能是带领公司走过泥淖的捷径,甚至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一次革命性的发展。唯一的问题,是考虑给予这个年轻人多大的权力,还有,他们需要对于这个年轻人更多的了解,并且牢牢掌握住他,这才是最重要的。他才刚刚踏入他们这个特殊的圈子,甚至,他现在还根本不是黑道中人。

“那么,我们给你这个机会。但是,你只有三个月。同时,我们也只有三个月。招商大楼的招标会,绝对不会拖得很久。三个月后,让老天来决定你是否胜任你的职位吧。当然,我希望你成功。我和公司也会全力支持你,助你成功。如果你真的成功了,你的前途无量,甚至,你可能成为威胜公司的大哥。”局二满怀期待地看着叶山鹰,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能够成功。但是,同时有另外一种说不出的担忧让他觉得心中不安。

“是总经理。”叶山鹰认真地更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