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三十四章 南洋(2)

龙居士 收藏 5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西班牙商队在三天后如约而来,静静的靠在坤甸巷,以比上次便宜得多的价格招来大批搬运工,紧张的装卸着大批的货物。   担任此次护航任务的是西班牙比利牛斯海军上校率领的三艘巨型风帆战舰。旗舰无敌号,排水量高达四千吨,舰长120米,舰主体长56米,舷高15.3米,可载船员800人,为了远航的需要减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西班牙商队在三天后如约而来,静静的靠在坤甸巷,以比上次便宜得多的价格招来大批搬运工,紧张的装卸着大批的货物。

担任此次护航任务的是西班牙比利牛斯海军上校率领的三艘巨型风帆战舰。旗舰无敌号,排水量高达四千吨,舰长120米,舰主体长56米,舷高15.3米,可载船员800人,为了远航的需要减少了船员,实际船员400人。中间的主桅高61米,前桅、主桅、后桅可扯起37片大帆。有5层甲板的两舷,一共排列着98门大炮。该舰还有着完整的生活设施,建有医疗室。另外两艘战舰勇士号、勇气号也是排水量达三千吨的大家伙,拥有船员300人,大炮70门。如此强大护航舰队,保卫的是一支由二十一艘商船组成的大型贸易团。这支舰队的到来,立即引起了当地居民的一片赞叹声。人们争先恐后的赶来一睹巨舰的风采。


“这些黄猴子,没见过大船!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比利牛斯不屑的说道。按照西班牙海军士兵的习惯船到岸后留一半的人守船,另一半的人上岸去玩乐喝酒玩女人。


“大副西尔康带着600多人上岸了那么久,为什么还没回来?”海军上校比利牛斯见首批上岸的600多人,都去了二个小时,但仍未回来,不禁有些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守在船舷的一名士兵喝问一群抬着酒坛的“黄猴子”。


那群人中,一个掌柜模样的老年人走了上前,哈腰低头回答说:“长官,我们是这儿最大的酒家四海酒店的,你们的大副西尔康喝了我们的佛酒,连声赞叹,这不还叫我们送些酒给船上勇敢的水兵们品尝一下。啰!这是西尔康大副的佩枪,他叫我们带给你看看,权作信物。”


“拿过来!”比利牛斯此时已走了过来,接过短火枪,仔细看了看,这的确是大副的枪,也没有开过火的痕迹,看来大副确实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他在吃喝享受之余,并没有忘记兄弟们!想到自己刚才的狐疑,不禁自我嘲笑一番,“我是不是太小心了一点?以这些黄猴子的胆量那有敢打无敌舰队的主意?”


“你这酒里没毒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四海酒店可是百年老字号,信誉卓著……你要是不信,我喝给你看!”说着打开一坛,倒了一碗,大口的喝了起来。比利牛斯闻到了一股从未闻到的浓烈酒香,勾起了他肚中的馋虫,喉结好像喝到了酒似的上下蠕动起来。航海的人,有那个不爱酒?


那掌柜的喝完了一碗似乎意犹未尽,打开另一坛,准备倒一碗。


“停!快将酒抬到船上去!”比利牛斯那能看着自己的好酒被人白喝了,赶忙制止,又对卫兵说:“通知船上水兵,除放哨的外,都可以来领酒喝。”


“好咧!”掌柜的吆喝一声,指挥着三十多个人抬着大坛的酒稳稳当当的上了船。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比利牛斯见这些黄猴子,步伐有力而又整齐,抬着百斤重的大酒坛上摇摇晃晃的军舰,竟个个走得平平稳稳,这那像平常的酒店伙计!分明是久经训练的海军士兵嘛。


“坏了!”掌柜的心下一紧,背后冷汉冒了出来,“长官,不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我看你们走路的样子,不像酒店的伙计,倒像是军舰上的水手。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掌柜的见西班牙人纷纷抬起枪来,指向自己一伙,强作镇静的说道:“长官好眼力,我这些的伙计的确是广东水师过来的人!”与其矢口否认不如干脆肯认,兴许还有一点可能蒙混过关。


“广东水师?清朝的人?来这做什么?”比利牛斯对广东水师的了解也就这么多了。


“长官有所不知,现在广东闹教匪,把整个广东都给占了,水师也被教匪给打散了。这些人没有了活路,就来这投奔我了,好歹也混口饭吃。我见他们都是同乡也就起了怜悯之心,收留了他们。长官老是对我四海酒家疑神疑鬼,这笔生意太难做了,不做也罢!伙计们我们走!”掌柜的挥了挥手指挥着伙计将酒抬走。


西班牙水手们眼看着到嘴的美酒就要飞了,一个个对着比利牛斯投以仇视的目光。


“不要走!”比利牛斯在水兵们的目光下终于屈服了。“你们的酒我都要了!”


“你要了?我还不卖了,我们这些出外讨生活的人容易吗?我们四海酒家那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儿哩!”掌柜的说着指挥着伙计们就要下船,那些水兵那会放他们走?纷纷赶来,拉扯着,不让他们走。


“掌柜的,你们开店做生意不就是图个挣钱嘛,怎么为了这一点小事连生意都不做了。”翻译是中国人,懂得用中国式的话来说。


“不错,我们开门做生意就是为了挣钱,可这西班牙人也太横了一点,这样的生意不做也罢!”


“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我们做生意的不能把路给堵死啊,商量当然可以商量,你和这长官说,只要他喝着顺口,再买十五坛,这事就有的商量。”


翻译与比利牛斯叽叽咕咕一阵之后,表示同意了。


掌柜的听了眉开眼笑,乐呵呵的指挥着伙计将酒放好,然后回去取酒去了。


西班牙水兵见有酒喝,那还会客气,张开嘴拿起大碗的酒就往下倒。水兵的酒量就是大啊!那些站岗的人那还能忍得住,偷了个空打了一壶酒,喝了起来。等掌柜的第二次抬来好酒放到其他两艘军舰上去时,这旗舰上的水兵已醉倒了三分之二,就连比利牛斯上校也不例外。比利牛斯和他的水兵们只知道这酒好喝,却不知这些酒都是湖广政府酿的高纯度白酒,入口易但后劲很大,稍不留神就醉了。


“呵呵,好酒啊!呃——”哨兵醉眼蒙眬的打着酒咯,看到一群人朝自己走来,习惯性的问道:“什么人?”


“小的是四海酒店的伙计,来收酒账的!”


“四海酒家?”在哨兵朦胧的意识中好像有这么一回事,闭了眼放他们过来。


“卟——”那伙人经过哨兵后,殿后的一个人忽然掏出刺刀,狠狠的捅进了哨兵的胸口,然后迅速的拔了出来,殷红的鲜血刷的一下就喷射出来了。哨兵吃痛想惨叫一声,发现一手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惨叫声发出来传到空气中竟变成了低微到不可闻的沉闷的声音。哨兵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体温慢慢凉去。


与此同时先行进入无敌号的人,纷纷掏出雪亮的匕首,朝着身边的西班牙水兵狠狠的扑去,没多大会儿功夫,就将甲板上的水兵给解决了。接着,这伙人涌进了船舱,一层一层的搜拾这群烂醉如泥的水兵……


“老虎丧失了警惕就有可能被羊顶死,人如果丧失了警惕敌人更不会放过。”比利牛斯少校,临死前想到了这句西方格言,不过一切都晚了。


解决旗舰无敌号的战斗进行得很顺利,但解决勇士号时却遇到了麻烦,因为这船上竟有不爱喝酒的人,他听到船甲板上传来人跑动时发出的急促步行的声音,又有人临死时发出的沉闷惨叫声,立马警觉起来,发出了战斗警报,船舱内大都数水兵都处于烂醉状态,只有极少数的水兵因为酒量太大,还有五分清醒。这些稍有些清醒的水兵组织起来,一方面守住船舱入口,另一方面设法弄醒其他水兵。


负责夺取这条勇士号的是护卫连三排长李肇星,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作战经验有些不足,见军舰舱门被堵得严严实实,舱门又窄如果想进去的话,只能是一个个的冲进去,但这样做跟送死差不多。如果用手榴弹炸吧,那巨大的响声会惊动所有的人。李肇星一时想不出好办法了,竟在那急得团团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