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二十八章 新军(1)

龙居士 收藏 5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北京紫禁城御书房,道光帝正拿着林则徐最后的奏折,反复阅览仔细推测,不断的发出叹息: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谨奏陛下, 道光二十八年二月(农历)出现教匪以来,以龙居士为匪首的“寿佛教”在臣辖区以妖术蛊惑人心,仅三月已达百万之众。教匪发展之快堪称空前! 教匪生性狡诈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北京紫禁城御书房,道光帝正拿着林则徐最后的奏折,反复阅览仔细推测,不断的发出叹息: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谨奏陛下,

道光二十八年二月(农历)出现教匪以来,以龙居士为匪首的“寿佛教”在臣辖区以妖术蛊惑人心,仅三月已达百万之众。教匪发展之快堪称空前!

教匪生性狡诈行动隐秘,又借着寿佛之名迷惑湖广官员,以至于臣等未能及时遣兵扑灭,终酿成大患。臣罪该万死,请陛下降罪。

湖南巡抚叶铭琛探知了教匪不轨之处,于六月(农历)亲率二万绿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叛匪,以图灭匪。然教匪乱兵已有十万之众,又得“佛霹雳”这样的利器相助,于路设下埋伏,叶铭琛一时不察,至使全军覆没,叶也不慎落入敌手。叶铭琛被俘后宁死不屈,先是严词拒决了教匪的百般利诱,后又绝食以明心志。及臣上奏之日,叶铭琛已绝食多日,恐不久于人世矣。臣肯请陛下看在叶铭琛忠心为国,绝食以成臣节的风骨上赐谥号,封赏叶铭琛及家人。如此必能激起大清上下同抗教匪之心。

臣奉命于七月(农历)集结粤兵十万于韶关,只等钦差大人琦鄯一声令下。粤军必会同其它四路大军杀奔教匪,然臣等了二个月未见琦鄯大人的号令,臣见教匪一日强盛一日,灭匪心切之下,未得号令,自选了一千忠勇之士,潜入匪区,教匪不及有防,打死打伤匪民三千余众。奈何孤军深入,陷入重围,最终寡不敌众,全部英勇殉国,其碧血可照丹青。此一战,令匪首恼羞成怒,挟怨报复,集重兵,围我韶关,及我上奏之日,韶关城已被团团围住。吾观教匪火器之利,前所未有,粤军将士在教匪火器之下死伤惨重。

教匪之枪曰佛霹雳,比弓能及远,其速比逾弓数倍,发射时声震天地,可取人性命于三百步之外。又有佛炮,全钢制作,重不过百斤,然其发出的炮弹可及城墙之后,炮炮开花,每一炮下都要取数十人性命,万斤红衣大炮亦不如也。

其匪首龙居士,不知何故,刀枪不入,立于城之下整日,在我十几门红衣大炮轰击之下,安然无恙。在炮声隆隆之中,龙居士面不改色,尚还能与下官谈笑自如。其状之怪异,令微臣惶恐不安。待其进攻之时,吾之红衣大炮片刻之间毁于教匪的佛炮,韶关城墙虽固,也在倏间倒塌。然我粤军将干忠心为国,悍不畏死,用自己的身躯铸成了一道血肉城墙,用自己的性命,挡住了教匪的攻势。在教匪利器的进攻之下,吾粤兵伤亡惨重,仅一日便死亡一万,地为之赤,血可飘杵,天地变色……微臣知事不可为,誓与城同亡……”

“爱卿——”道光又看完一遍,和前几遍一样,看到“誓与城同亡”时就会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

“启禀万岁,军机处及大学士,穆彰阿、潘世恩、王鼎、隆文、何汝霖、汤金钊等在外面候着,请陛见。”太监小李子,拉着他那特有的嗓子,呱噪出一句话来。

“准!”道光无神的挥了挥手,示意可。

“喳!”

“宣,穆彰阿、潘世恩、王鼎、隆文、何汝霖、汤金钊陛见。”太监小李子的阴柔的声音,回荡在古老幽深的皇城门巷之中,如同凄厉的鬼哭。将几位朝庭大臣的吓得打了一个寒颤。

“臣等拜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万岁!”潘世恩等这才敢抬头看万岁天威,道光这些日子俞发的清瘦了。今天道光的两眼还红肿,眼角有泪迹,好象刚哭过。一定要小心啊,否则龙颜难保不大怒。善于察颜观色的潘世恩赶紧给自己定了一个今天陛见的原则。

“不知几位爱卿深夜来访,有何要事?”

“启禀万岁,臣等闻知广东之事,寝食难安,欲献计以敌教匪。”领班军机大臣,大学士穆彰阿,上前一步,低头说道。

“哦?有何应对之策?”道光听闻臣子想出了办法,脸色舒展开来。

“臣等以为,教匪之强在于火器犀利。今吾王师,何不师彼之长技以克彼乎?臣等奏请二事,一、严斥西夷卖与教匪火器,使西夷今后再不敢再与教匪私通。二、斥巨资向西夷购买大批枪炮,用以克制教匪。如此假以时日必能剿灭教匪。”

“此议甚佳!准奏!”

“只是西夷火器要价甚高,火枪需三十两银子一支,共需采买十万支,需白银300万两。子弹一两一发,需500万发,耗银500万两。克虏伯大炮,一门需白银5000两,共需二百门,需白银100万两,炮弹100两一发,需二万发,需白银200万两。如此采购武器共需白银一千六百万两。”

穆彰阿小心的将数字报上。声音尽管小,但道光还是听清楚了,每听到一个数字,道光的心就跳动一下,等听到最后一千六百万两的数字时,差点没因为心跳过速,昏过气去。

“巨额白银,朕何处寻去?”道当用右手狠命压着胸口,防止心脏跳出来。

“臣等恳请陛下,动用内帑。”内帑就是皇帝的私房钱,当时道光帝的家族占有全国良田的二十分之一,可谓天下第一大地主。其私房钱,以亿万计。

“难道大清真的没钱了吗?难道大清危难到如此地步了吗?”道光勃然大怒,怎么朕这么辛苦治理天下,而天下竟需要朕的私房钱来维持?历代清帝,凡是听到要动用私房钱时,没有不动怒的。

“……”穆彰阿、潘世恩、王鼎、何汝霖、汤金钊,见道光发怒,虽在意料之中,但仍惊出一身冷汉。唯有隆文阴沉着脸,看不出他如何惊恐于天威之下。此人乃满族,自幼心狠手辣,五岁时就以拧断鸡脖子为乐,又善于勾陷大臣,再加上天天阴沉着脸,朝中大臣见之无不惊心,背后称其为“阎王”。道光见其有震慑百官之才,越发的宠爱,委任了京津防卫大任,若见有不轨之臣,可密奏之。不过此人污陷百官是一把好手,若要他出什么好主意,那就非其所常了。

“万岁,臣有一计可不用内帑,只是这办法有违朝纲,请万岁准了臣无罪,臣才难说。”军机大臣兼大学士王鼎大着胆子,硬着头皮说道。道光知道此人,乃“状元宰相”为人清廉正直、善于办案、又勤于政,颇有主意。在如此情形之下也就只有他敢于“直面”了。

“恕你无罪!”

“英夷公使包令,法夷公使布尔布隆,代表英法两国,向大清建议,他们可以借贷白银和武器与大清,并愿意出兵助我大清剿匪。只是……”

“我天威仍在啊,如今上邦之国有难,外邦小国莫不踊跃相助!他们有什么要求?若是寻求封赏,朕一概准了!”道光还沉浸在他的天朝上国的美梦之中。

“英法两夷上了几条建议,请圣上圣裁。他们愿借贷我天朝银元一千万元,年息以五分计,可分二十年还本付息。愿借远征军四千,以讨教匪,其军费由我大清负担。事成之后,两夷恳请大清开放,天津、上海、宁波、厦门、广州五处为通商口岸。准其商人自由通商。充许两夷传教士建立教堂并自由传教。两夷商民及传教士若有违法,由驻地领事裁决。为保两夷侨民安全,准其在通商口岸租借土地,以为租界,并准其自立军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