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二十五章 活捉林则徐(1)

龙居士 收藏 8 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南岭山脉横亘于湖南和广东之间,连绵三百余里,山脉中有一道低洼谷地是南北交通要道,而韶关就扼守在此谷地。从矿产资料分布来看,韶关是广东省内唯一的一个产煤和铁的县,这里煤铁储量丰富,后世在此建立了大规模的煤矿和炼钢厂,其炼钢厂虽不能与宝钢鞍钢相比,但也算是中国二流钢铁厂的领军企业。


林则徐的十万广东军依托韶关城,一字排开,将南北要地,堵得死死的。营地周边挖有壕沟,引堪江之水灌之。不过很明显是一个进攻型的营地。护营水沟仅二丈宽,水也不深。


林则徐此刻正立在韶关北城门上,眺望着不远处教匪的动静,很明显,教匪正在设立营帐。营帐的距离到韶关城,正好是红衣大炮打不到的地方。如此近的扎营,这大大有悖于军事常识的。若要进攻必需有一块空地,方便于自己集结兵力。这么近的营房导致没有进攻的集结地。若敌人劫营,如此近距离将防不胜防。林则徐心下纳闷,从所收集到的情报和现在自己亲眼的观察来看,对方很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支善战之军的领导者也不大可能是一名毫无军事才能的人。左右一分析,得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想到自己一个月前派出去偷袭的一千人,至今还没有消息,林则徐就觉得心底冒出一股冷汉——也许全军覆没了吧!


正想着,对方军营中走出一人,身高当在八尺以上,面白耳大,身体肥胖,剃着大光头,身着奇怪的绿色蛤蟆装。这人拒决了随从跟进,独自一人走到城门下。


“林则徐!本座就是寿佛爷。本座一向敬尔不畏洋夷,严禁鸦片,为何今日与我为敌?这还不算,潜千人到本座境内屠杀我善良百姓达七百人!如此恶行与禽兽何异?今日你若不给我们一个交待,那么刀兵相见,不死不休!”


“本官的人马杀的都是乱匪!你这匪首,将我天兵如何了?”


“在我神威之下,你的千人全部伏法了!”


“什么?”林则徐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这一千人可是他精选出来的,个个武艺高强,又悍不畏死,是自己十万广东兵精华中的精华。如此全完了吗?


“大人请下令开炮,下官有信心一炮轰死此贼酋!”林手下的神机营军官来请命。


“开炮!开炮!”林则徐喃喃的说。


我见城墙上一阵忙碌,知道其用意,运足气力“哈哈哈”大笑几声,将广东兵震得人人失色,而后朗声道:“本座乃寿佛,与西天如来平起平坐,早已是金刚不坏之身,尔等尽管开炮轰来,本座要是眨一下眉毛就不是佛爷!”


轰——林则徐真看得起我,城门上的二十门大炮一齐向我轰来。林的大炮比起其他清兵的来说要强多了,这二十发炮弹有些竟然是开花的。可惜炮术太差,没有一发落在我身边,全都飞得远远的。


“林大人,你的炮兵就这点本事吗?打准一点啊!”我在下面嘲讽的说道。


“给我轰,狠狠的轰!”林则徐受不住我的嘲讽,气急败坏的喊。


“林大人,你尽管慢慢轰,这回要瞄准啰!”


轰——轰——轰——轰——轰——


不断的有炮弹向我飞来,越轰越急越打越快,虽有不少落在我身边,以我那神奇的体质那些偶尔打在我身上的弹片给我挠痒痒差不多。


林则徐在城门上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每当炮弹在我身边炸开,浓烟把我包围之后,以为我必上西天了,但浓烟散开之后,我仍然完好无损的立在那!难道洋人卖给自己的是西贝货?林则徐不得不怀疑洋鬼子了。而清兵与林则徐想法不同,大炮的威力,他们是知道的,而眼前这个人竟不怕炮轰,这也太神了点吧!难道这股教匪个个有佛法护身,刀枪不入,那么这仗还怎么打?想到这里,清兵们个个惊恐不安,为了排除心中的恐惧,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的开炮,装药量也不断的加大。


“轰、轰、轰……”这次不是炮弹爆炸声,而是清兵大炮炸膛的声音。短时间内就有三门大炮炸了膛!韶关城墙上升起三朵黑烟。


“哈哈,清兵的大炮怕我们佛爷!”我这边铁血军的战士,现在已由担心我的安危变成了嘲弄对方的愚昧了。


“佛爷万岁!”


“首长万岁!”


“活捉林则徐!”


……各种各样的口号喊了出来。我们铁血军这边,士气高涨,而林则徐士气底落到了谷底。连最有威力的大炮都对敌人没有,那还打什么?


“林则徐!为了免除广东百姓战乱之苦,你投降吧!若你肯降本座必不亏待你!”


“死则死耳,勿得多言!想我深受皇恩,岂能与尔同流合污?”


“你深受皇恩?广东百姓何辜?你临死还拉着千万人垫背!?于心何忍?”我的话盖过了隆隆炮,让敌我双方的士兵都听得很清楚。


“想我大清广有四海,皇帝个个勤政爱民,大清子民深受皇恩!而今若是事有不济,与韶关共存亡也算是报了皇恩了!”


“大清皇帝好吗?别忘了他们是满,我们是汉,尔忠心事大清,就是大汉奸!大清对百姓好嘛?当初‘剃发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尔是否记得?还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尔全忘了?这些尔或许可以说过去了,但‘文字狱,满汉大防,鸦片流毒’又如何解释!?”我说得义愤填膺,口齿俱裂!


“不过是一些政策失误,可改之!”林则徐轻描淡写的说道。


“好一句政策失误!这四个字就可以掩盖了千千万万老百姓的血泪?如果可改之,为何越改国越弱,越改民越苦?以至于如今鸦片流毒天下,如此下去‘天下无可用之饷,战无可用之兵’若西方列强来攻,你拿什么‘上报朝廷下安黎民?’”


“本官在一日,鸦片必禁一日!”林则徐,见我引用了他在奏折中的话捉住了自己的痛脚,连忙申明自己的观点。


“以满清之腐败无能,即使广东禁了一次鸦片又当如何?等西洋列强军舰来临之日,你必被罢免!而后满清也少不了割地赔款!如此一来,鸦片必更盛于今!”


“匪酋休得在此胡言,当今天子圣明,想我天朝大国,怎会受小国之辱?”


“尔不信吗?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尔知否?”


“略有耳闻!”


“较之大清若何?”


“诚不如也!”


“若敌以炮舰来攻,你可挡之?”


“吾必修炮台,练兵勇,洋夷必不敢上岸!”


“西洋炮舰日行千里,在你这讨不得好,如果一路北上,见机就攻!你还能挡住吗?”


“其它巡抚必会尽心而为,同灭西夷!”


“以中国海岸之长,恐怕倾全国之力,也不能保证无懈可击吧!更何况军机大臣、大学士穆章阿和琦鄯,贩卖鸦片每岁获利百万两之多。你若禁烟则挡了他们的财路,只恐怕到时候,他们也容不得你!”


“休得在此污蔑朝庭重臣!”


“事实胜于雄辩!卖国之贼总会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先生之言虽荒诞,但人却是大才,若你肯降,吾必保你为朝庭重用!”


“哈哈哈,本座放着西天神仙不当,来此凡间招惹这些俗事为何?‘扶清灭洋妖’而矣!如今西方妖魔日盛一日,有朝一日必来我华夏,祸乱我中国,几近灭绝之地!而今满清仍不觉悟,天天醉生梦死,如何对得起亿兆黎民?”


“妖言惑众!”


“是不是妖言,历史自会给与答案!怕就怕林大人你,如此执迷不悟,有朝一日也会站在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上!到那时,林大人你必由国家英雄变成卖国之贼!”


“本官宁死也不会做国贼的!”


“林大人还真有些骨气,本座不忍杀你,呆会我天兵天将就要进攻了,请林大人藏于后,省得本座的大炮误伤了你!”


“本官要是怕死,就不来此剿匪了!”


“啪——”林则徐的帽子应声而落!我掏出手枪奇准无比的打落了林的官帽:“如何?林大人可信本座之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