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叶铭琛自从被我俘虏之后,先是不吃不喝,想以绝食对抗。我对其劝食不果之后,也没了招,只好在他饮用的水中下了葡萄糖。叶喝着这些有葡萄糖的白水,虽经过长达三十天的绝食,但怎么也死不了,尽管他腹中饥饿无比。


对待这样的满清高官,如果用宗教那一套效果是不会有多好的,必须采用说理劝降的办法。关叶铭琛的那间房面北朝南,每天光线和空气都很充足,为了解除叶铭琛的寂寞,我找来了许多这一时段的国际国内资料和中国富强党的资料与他看。叶铭琛开始不看,但时间长了耐不住寂寞与好奇偷偷的看了二眼,谁知这一看就不可收拾,不但将我为他准备的资料看完了,还向看守要求再多一点东西。通过看守,我把一些西方政治体制、现代社会模型、历史发展趁论、海权论……等等多方面学科的材料供给他观阅。这叶大人果然不愧是读书人,那个读书的劲头啊,比牛还大。现代简化字他是看不懂的,我找二十个人专门将简化字翻译成繁体字。开始这些人还挺轻松,但叶铭琛读书劲头越来越大,看书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我又下了命令一定要满足叶的读书爱好,于是那二十个人为了赶进度,昼夜都不得歇息……每每看完一本书,叶都要掩卷长叹,原来这世界上还存在这样的道理啊!我前半生读的万卷书,算是白读了。


脑子活跃了,叶也就不再一门心思的为了皇帝尽忠了,停了绝食,在我的安排下,每日好酒好菜的供应。听到看守传来的叶铭琛近期的一些表现后,我想现在该是最后加把劲说服叶铭琛的时候了。择了一个下午,我特意换了一身清代衣服,顶着俺那个闻名天下的光头(谁叫我自称是寿佛爷下凡呢?这个寿佛爷可是一个和尚啊,我不剃个光头怎好传教?)。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走进叶铭琛的房间。


“叶大人,我这给你请安了!”我微笑着,作着揖,一副黄鼠狼看见小鸡的表情。


“佛爷您这样岂不是要折杀我这个小老头吗?”我一听,心想这次准成,平日里来看他,这个叶铭琛可是脾气大得很啊,不是骂我是反贼就是骂我是教匪,一点也不给我这个胜利者好脸色看。


“叶大人,您的官声闻名天下,素来克已奉公,严于律已,宽于待人,又洁身自好,从不与其贪官同流合污……(省略二千字)这受您恩惠的湖南百姓那一个对您不交口称赞啊!我这是代表受您恩惠的湖湘百姓给您做揖了!”这从网络上学来的赞捧之词还真管用啊!一番话说下来,叶铭琛就眉开眼笑了。贪官大家都知道肯定是贪财的,而清官贪什么呢?人总是有七情六欲的,你怎不能说清官什么都不贪吧!其实清官贪的就是好名声,他们向往的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满足。拍贪官的马屁要拍他的英明,而捧清官则要捧他的清誉。这是后世官场上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啊,用来对付像叶铭琛这样的一百多年前的老古董那还不手到擒来?


“佛爷你多礼了,”叶铭琛等我结结实实的将揖作完,才伸出手来扶我一下,“若是比起治国平天下来,我之所学与佛爷你差之甚远啊!”


“我一介草民那能与叶大人科举出生,满腹经伦相比呢?如今事业草创,万事开头难,湖南又有千万子民,事又千头万绪,我一介草民怎能应付得过来?先生大才,还盼先生助我!”说道我又拜了下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下官怎能坐视不理,怕只怕下官所学与佛爷之政格格不入,不得其门而入,反而给佛爷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这些粗浅的东西,以先生大才还不一看就会?同时还请先生早晚教我,以补我不足之处!”哈哈叶铭琛终于被我搞定了,这样的一员封疆大吏到了我的手上,其作用不下一个师啊。


叶铭琛纳了一把胡子,一脸得色,这分明是一副安然享受的样子嘛!哎哟,看来把他给捧上天了,以至于生出了自傲之意。


“叶大人,这湖南人民就认您是个好官,以先生之大才可当,管辖湖南政事之大任!”索性大方一点将整个湖南的政事都托付与他。


“恐下官才能有限!”叶铭琛口中虽客气,但并没有半分推让之意。


“只是现在恐怕先生还要在此委曲几日!”


“为何?”叶铭琛不解的问道。


“朝庭已派五路大军,实际四十万,号称百万,已杀奔湖南而来了!”


“啊——”为什么不早说?要是早说了的话,叶也不会这么快的答应出山帮忙了。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