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二十章 完胜(全)

龙居士 收藏 7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此次为了迎接叶铭琛的到来,我精心布置了一个口袋阵。最有战斗力的警卫团担任主攻,在耒阳县择一狭地,铸了一道三丈高的土坝将路完全堵死。另调了三个工程兵营,以作摇旗呐喊和收缴俘虏之用。为保险起见,还令张炮的炮团待命于土坝后面,随时准备进行火力支援。现在80毫米迫击炮已生产出了一百多门,全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此次为了迎接叶铭琛的到来,我精心布置了一个口袋阵。最有战斗力的警卫团担任主攻,在耒阳县择一狭地,铸了一道三丈高的土坝将路完全堵死。另调了三个工程兵营,以作摇旗呐喊和收缴俘虏之用。为保险起见,还令张炮的炮团待命于土坝后面,随时准备进行火力支援。现在80毫米迫击炮已生产出了一百多门,全都拔给炮团使用。迫击炮虽好造,但那炮弹并不好弄,一发炮弹成本折合白银竟高达三十两!为了可能出现的大规模战争,迫击炮弹可不能乱用。因此在此次战斗中,炮团并没有发一枚炮弹。没办法谁叫清兵太弱,不值得用炮弹招呼他们,不用炮弹这也好隐藏我们的实力。步兵一团二团布置在南岭以防广东之敌。航空团和宪兵营留守原地,以策各处。狙击营随陆战团沿江而下,等警卫团的战斗打响后出奇不意的占领清泉县(后世的衡南县)。这清泉县于乾隆二十一年设立,县小人少城墙低矮,却是南北交通要道。位于衡山脚下,湘水绕城而过。从这往西二十里就是衡阳县,往北八十里就是衡山县,住东北六十里就是衡东县。此四县均属于衡州府。

叶铭琛也深知此地的重要,派了一个千总汇同原县城中的守兵,和刚刚动员了的丁壮,共二千兵勇把守。这把总出生于绿营,一路烧杀而来,捞了个满脑肥肠。在叶铭琛身边还不敢如何放肆,等叶铭琛逐渐走远了,就大胆起来,逼着县令劳军,今天二百两明天五百两永无止境的诈取白银。这还不算,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是撞上了某个美丽女子,也不管她是谁家女人,一并抢到了军营中去。如此种种恶行,搞得衡南县鸡犬不宁。人人盼望着佛爷的天兵天将打来,好解救他们于苦海之中。

湖南大多数县市都有我寿佛教的密秘组织,这衡南县也不例外,有我教民三千余人,择其精壮者二百余人在情报部下听指挥,等到陆战队汇同狙击营,乘船到了水门下时,这二百人便开了城门,迎了铁血师进入。其他各门守卒见是佛爷的天兵天将,不但不抵抗反而领着陆战队的士兵去抓捕千总、衡南县县令。那些个守卒平素受够了千总的欺压,待找到千总时不容分说就乱刀砍了下去,转眼间就成了肉泥,连一个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不费一枪一弹,伍长发的陆战队就占领了衡南县。紧接着布置了防御阵地,等着鱼儿上钩。

从耒阳到衡南有二百多里,绿营溃奔而来,在这二百多里的路上从不稍息,也算是创造了一个奇迹了。要知道他们去的时候花了十二天才走完,而回的时候仅二天一夜就跑完了全程。当然这路上也有不少实在跑不动了的,就丢了武器,跪地投降。越靠近衡南,力尽之人就越多,俘虏多得我们都抓不过来,无柰之下,干脆不抓,叫他们自己在原地等着工兵营的人来收俘。


“大人!不——好——啦——”一个亲兵惊惶失措的跑到叶铭琛那,喘着粗气,大着舌头,一时竟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我有什么不好?怎么慌里慌张的?只要进了县城,我量那些教匪也奈何我不得,诸位不必惊慌。”叶铭琛摆出了他——“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儒将本色,企图以此来稳定军心。

“大人,衡南县城已被教匪给占了!”那个报信的亲兵终于缓过气来了。

“什么?”叶铭琛觉得天昏地暗,胸口有股血气上涌,强忍着使这股血气不冒出来。回头看看,绿营的尾巴又被教匪给咬上了,凡是不投降的转眼间就被佛霹雳扫倒在地……看到这,经历了两天一夜的艰苦奔波的叶铭琛终于支持不住了,喊了句“天亡我也!”终于吐了口血从马上跌了下来,身边的亲兵见主帅倒下,七手八脚的扶住他……


晴空中再次响起了霹雳(喇叭):“你们已被十万天兵天将给包围了,顽抗是没有出路的,立即放下武器投降。寿佛爷慈悲为怀,降者不杀……”

奔波了二天一夜的绿营,现在已是提着最后一口气了,原本以为只要进了衡南县就没事了,却不料衡南县才一天的功夫就换了主。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绝境之下,原本提着的最后一口气也就泄了,纷纷瘫软在地,连举手投降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次作战,击毙清兵二千三百余人,俘虏一万八千,击毙千总一人,活捉了自叶铭琛以下总兵三人,千总十余人,把总百余人。又收缴了白银近百万万两。清兵出来打仗是从不带银子的,看来这百万两银子,都是这绿营沿途收刮而来的脏银。

看到清兵如此软弱不经打,我临时修改了战略。稍事休整后,就由陆战队从水路,我领着警卫团、炮团和二个工兵营从陆路北上。在清兵俘虏中择其精壮者编入工兵营,其中三千寿佛教信徒编成了一个前锋团,押着叶铭琛走在前面,用来骗开一路上的各县城门。剩下的那些软弱不堪的双枪兵和不肯投降的部分将官都被我关在衡南县城,等待处理。这些俘虏由剩下的一个工兵营看守。以我手头的这点人马就此急进攻打湘江沿岸各城,考虑到兵力会不够,所以我又急调了航空团和政校学员来负责我一路上所占领的各城市的治安。

从衡南沿着湘江,一路往北有衡山县、株洲县、湘潭县、长沙城。这些县除长沙外都没什么城守兵卒,或用计骗开或用强兵攻打,都是一鼓而下。一路之上可谓势如破竹,等到了有着一万八旗兵驻守的长沙城下时,时间仅过去了六天!这六天里我铁血军昼夜行军,每日仅休息三个时辰。平均每日行军二百里,如此之强的持继作战能力,也许只有后世的红军才有。

沿途各县在占领后并没有分兵去把守,而是由当地的信徒们管理,并等待着后面跟上来的航空团和政校的学员来接收。当我的兵锋抵达长沙城下时各个部队还是完整编制,中途未留一兵一卒。在前锋团去骗长沙城门未果之后,我命令各营在长沙城下安营扎寨。另外派了狙击营一个连,和炮团一个连组织了十门迫击炮进行骚扰性的狙击和炮轰。

得到原地休息命令的铁血师战士,匆匆吃了几口干粮后就倒地而睡,只稍片刻营地内就一片呼噜声了,这呼噜声之大,盖过了偶然响起的炮声。呵呵,我可爱的战士已经六天没好好休息过了,马上又面临着大战,怎能不趁机补一个大觉。不过我也够大胆的,手头仅一个前锋团、一个警卫团、一个炮兵营、二个工兵营、一个陆战团、一个狙击营,总人数不过一万人,胆敢抵在拥有数十万人口的长沙城下睡大觉!这也算是开了中国战史上的奇迹了。要知道我现在所扎的营地还处在红衣大炮的轰击范围之内啊!长沙城上共有红衣大炮十二门,以一个炮营操作。其中多数指向湘江,只有二门立在我所处在的南门口城楼上。据线报这些大炮久已不用,大都绣掉了,堆在火药库中的火药也潮湿了,不能使用。我此次攻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长沙城下,城内仓促间也组织不了什么有效的抵抗。其实以我现在的实力一举拿下长沙城也未必不可,但现在铁血师已极度疲惫了,又处于夜色当中,枪炮所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打巷战会给我们造成极大的伤亡。我在长沙城内的信徒虽不少,但相对于长沙城内的几十万人来说还是太少了一点,作用有限,他们能起到的作用最多只是传播一下谣言,想要他们打开某个城门的话恐怕办不到。

长沙城内已是一片混乱了,不时有几处民房被点着,烧了起来。所有的八旗兵和能动的士兵,都被派到城墙上守城,城内几十万人口,一时间竟没有人进行约束。一些宵小之徒趁火打劫,扰乱不堪。守在城门上的一些士兵没有一个敢探出头来的,只要探一下头,立即“啪”的一声,脑袋开花……

“在寿佛爷佛法保佑之下的天兵天将,个个刀枪不入,手中佛霹雳只需一下就脑袋开花……”城墙上的八旗兵想到这些早已在城内传开的谣言,又亲眼见着自己袍泽一个个脑袋开花,也就信了。不少人吓得尿了裤子……城卒们一边祈祷着各路神仙来救自己,一边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三个时辰过去了,眼看着天边冒出一片光亮,接着红彤彤的太阳跳出了东山。担惊受怕,一夜未眠的清兵们,以为天亮了,安全了,就可以安心的睡会儿觉了,一个个闭上了眼。没人见到一支爆破队悄悄的潜到城门下,将十几个十公斤的炸药包堆放在一起,点了火之后又飞快的跑开了……

“轰——”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高达三十米的长沙南城门,连同上面数百名清兵一齐飞上了天空。漫天的血肉混合在碎石泥土中间飞出几百米远,就连我军扎营的帐篷上都挂了不少人体身上的“零件”。

“冲啊!”趁着清兵而没有从巨大的爆炸中清醒过来,我一马当先带领着铁血师的士兵们,冲向长沙城。本来以我现在的身份大可不必亲自上阵杀敌,但想着这就是长沙城,在后世是我上大学的地方,我对这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也是我在湖南的最后一战,如果今天再不去体会一下刀口饮血的快感,恐怕今后短期内我再也没有机会了。警卫团长陈兵弟弟,见我亲自冲锋,唯恐有失,率着一个连的士兵紧跟在我身后保护。铁血师的战士们见我冲在前头,士气促然高涨,发出一声呐喊,潮水般涌进长沙城。


“啪——啪——啪——”我双手使98式手枪,弹无虚发,枪枪毙敌。转眼间闻迅赶来的八旗兵,就倒下了十个。每次开枪时手枪会轻微的向后震了一下,一股轻烟从枪膛中冒出。我爱枪,更爱“一枪在手,天下我有”,拿握天下人生死的感觉……

“轰——”从我的侧面突然一杆抬枪响了,一大把铅沙带着狂啸的厉风向我们扑来。以我那变态的体质,任何枪弹都伤不了我,更何况现这种打上去一大片,其实每粒铅丸并没有多大杀伤力的抬枪?我铁血师中连长以上的军官都有防弹衣,陈兵我是不用担心了。但其他的战士不行啊,在电光火石间我想到了这一层,我飞扑上去,用我的身体为战士们挡住了飞来的铅弹。也没看铅弹是如何打在我身上的,舞动双手左右开弓,“啪、啪、啪”一连串的子弹射了出去,将我左则的那一小队清兵全给撂倒在地。警卫连的士兵意识到了刚才的险情,知道我刚才用身体为他们挡住了铅弹,一个个用感激的眼神望着我,其中一个竟失声说了声“谢谢”。我从声音上听出了说谢谢的那位战士叫谢吾清,是原铁血团的成员,今年才十七岁。

“不用谢,你是我的战友,保护战友是每个军人的义务!”

我一边说着一边领着队伍,向城墙左边冲去,以便扩大突破口。奔了半个来小时,我们就抵达了湘江边。我看到陆战团的船只正与清洞庭湖水师激战。清水师处于湘江下游,从水战上来看明显处于地利上的劣势,而我陆战队顺江而下,去势如虹!但清水师船明显多于陆战队,而且陆战团的船都是一些小船,与清水师的一些大船相比处于劣势。清兵大船船头上还装有火炮,江水起伏,船炮也跟着晃动,炮打不准,但大量的炮弹打在我船阵中,也偶尔会击中陆战队的船只,一旦击中,小船立马四分五裂,船上的战士必定全部落水。不过好在陆战队员都穿有塞有泡沫塑料的救生衣,既使落水了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这泡沫塑料救生衣的制作还得感谢在子校上学一名小孩,他在学校组织的小学生慰问团到陆战团参观时,送了陆战团一件自己亲手做的泡沫塑料救生衣。就是这件救生衣让伍长发想到了陆战团战士急需这样的装备。陆战团战士由于长期水上训练,个个玩水本领高超。别人掉进水中是落汤鸡,他们掉入水中是如鱼得水。但这只是平常时期,要是受伤后再落水中,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那个玩水高水敢说可以安然无恙。还有,人的体能毕竟有限,如果水域过于宽广,没有体力游了,怎么办?伍长发想到这一层,觉得为陆战团配制救生衣刻不容缓,于是连夜来到我的办公室,要求这样的装备。当时我拿着那件小学生制作的粗糙的救生衣感叹道,人们的智慧真是无穷啊,一件偶然间由小学生想到的东西,以后可以挽救无数人的性命!第二天一早,我就将这事布置下去,由后勤部全权负责,制作了泡沫塑料救生衣。至于泡沫塑料的来源那更容易了。居民家中购买家电时,里面的包装中就会有泡沫塑料。这种东西对于有钱人来说是生活垃圾,但对于并不富裕的我们来说可是个宝啊,大多数人都舍不得丢,收藏得好好的,以备留到将要发挥一点什么作用。矿里的各家各户,听说要拿来支援子弟兵制作救生衣,二话没说就捐了出来,有的还直接交到了后勤部。后勤部用这些泡沫塑料制作了五千件救生衣,还留着一仓库的泡沫塑料没有使用,也许将来还会有更重要的地方需要用到。

今天这救生衣起了莫大的作用。湘江水在长沙段流速缓慢,在救身衣帮助下的落水的陆战团战士除生命无忧外还能在水中射击敌人。

清水师火炮射击过后,两支船队就交错在一起了。这时清大船上的火炮已无法射击。纷纷用抬枪、弓箭瞄着射过来。不料我英勇的陆战团先发制人,枪先响了,我军陆战团相对于清洞庭湖水师来说,最大的优势在于步枪,打得又远又准,弹药浸到水中在短时间内还不会湿,仍能打响。那些在大船上的清兵那会想到我军的步枪如此厉害!措不及防之下,纷纷中弹,下绞子似的落入水中,扑腾几下后就沉入江底,在落水之处,不断的有血涌上江面,扩散开去,不久就被冲散了……

等距离足够近了,陆战团的战士们,一起投掷手榴弹,一时间江面上形成了一道手榴弹雨。大船还好,被炸一两个手榴弹还不会沉。那些小船可就遭殃了,只需一枚手榴弹,就能连船带人给炸飞了。刚才还处于优势的清水师,转眼间就被炸飞了十几艘小船,炸伤了三艘大船。巨大而猛烈的手榴弹爆炸声,响彻整个江面,那炸起的水花有十几米高,有时一连几个手榴弹在一条线上爆炸,竟能掀起一道水墙,挡住双方的视线!

也许是被我军强大的火力给吓倒了,不少清水师船掉过头来意图逃跑。到嘴的肥肉逃走,岂能眼睁睁的看着逃走?陆战团的几百只小船,在伍长发的指挥下迅猛追去,大胆穿插,将清水师的战船给分割包围起来。

水战打到这一步似乎差不多了,清水师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不料此时在下游督战的清水师指挥舰冲了上来。我从望远镜中看去,此舰的船舷高出水面足有八米,战舰主体部份长达三十五米,甲板有两层,每层都有火炮射击孔,我计算了一下,此船所有火炮射击孔多达三十个!上挂一旗写着:大清水师提督扬。

怎么回事?1838年的清朝会有如此巨舰?而且这舰上的大炮也太多了一点吧?当时清朝的舰船不管有多大,最多只是在船前船尾各架一门。那会像这条船一身那么多炮孔?这分明是西方列强的风格嘛!难道西方人插手到了中国内部事物?此时中国并没有和西方打鸦片战争啊。西方的战舰怎么能够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并且进入湘江呢?在此关键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的一个大家伙,这是足以改变水战胜负的巨舰啊!轮不得我多想了,要是让这艘巨舰穿入我陆战团的船队当中,其后果一定是十分严重。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断的问自己。

“头,你在这儿啊。”炮兵团的张炮带着他的一个炮营来了,“长沙城已被我军全面突破,现在进行的只是些零星的巷战了。”

“大炮你来得正好,赶快组织迫击炮阵,给我狠狠的轰击那艘敌舰。”我见到了大炮,心下一喜立即布置起任务来。湘江在长沙段江面虽宽阔,怎奈中间有一座沙洲,那就是著名的橘子洲了。这沙洲将湘江一分为二,这就使得江面变得狭窄起来。以80毫米迫击炮的射程足以覆盖这一半的江面。迫击炮打移动目标虽不准,但组织一个迫击炮阵,一齐轰过去,也不难打中目标。

大炮观察了一下江岸,立即选定了一块凹地,架上一营的所有三十门迫击炮。我不禁要为张炮选的这个凹地叫绝。迫击炮是曲线射击,不怕湘江堤岸阻挡,而敌舰却是直射的火炮,由于江岸阻隔根本打不着迫击炮阵地。

“一营一连一排一班注意了,现在进行两发试射。第一发,九点钟方向,距离一千五百米,75度角,预备——放——”张炮站在高处,一边测着目标远近,一边发着口令,随着大炮的口令,一枚迫击炮弹,“嘭”的一声冲出炮管,斜冲向天空,跃过最高点后,力尽了,落了下去,轰的一下落在大船后面二十米处。第一发试射就能打在目标二十米范围之内,这已是很高超的水平了。紧接着张炮又指挥着第二发试射。第二发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掉在敌旗舰前方三十米处,炸起一条水柱。

此时敌旗舰,一边开着炮,一边威风凛凛的冲向我军船队中,企图依仗其庞大的身躯在我陆战团中横冲直撞。而其他原本要逃跑的敌船,看到提督大人亲自上来了,马上恢复了勇气,棹转船头,准备再战。然而突然在敌旗舰后升起的水柱,让清兵吓了一大跳,以为是敌人大炮轰了过来。紧接着扬提督发现空中有带着奇怪啸声的黑点飞过来,很快的落在舰首前三十米处,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那落点处的江面升腾起一个大水柱。扬提督心道,“这是什么炮?弹道是弯的!”正百思不得其解时,空中突然出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数十个黑点一齐飞来!从轨迹上来看根本没有躲开的可能……扬提督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轰——轰——轰——”数十枚迫击炮弹落了下来,江面上如同煮沸一般,沸腾了。第一轮正式炮击,就有三发炮弹准确的落在清兵旗舰上,将上层的桅杆和数十名清兵给炸上了天,还有七八枚炮弹落在敌舰周围不足十米的地方,横飞的弹片凶狠的切割着包括人体在内的一切可以切割的东西。我们勇敢的扬提督在这次炮击中光荣的为皇帝尽忠了。没有桅杆的敌旗舰立马变成了湘江中飘浮着的“死鱼”。

“大炮不要炸敌旗舰了,改炸其他的敌船。那旗舰我要活捉!”

“是!”

“全体都有了,现在重新调整标尺……”张炮那大嗓门吼了起来。

敌旗舰被打掉之后,江面上形势一下子又变了。刚棹过头来了清水师,又开始棹头,准备逃跑了。才多大一会功夫,清水师就连棹了三次头!那狼狈样,用“晕头转向”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在进行二次试射之后,炮营在张炮的指挥下,炮弹纷纷落在清水师当中,如同雨点一般……在打掉清水师三十来艘船后,一些认为逃不过炮弹的清水师,挂上白旗投降了。而那些拒不投降的清水师船只,又付出二十来艘船的代价后终于逃走了。

此次水战我陆战团消灭了包括敌旗舰在内的清军洞庭湖水师,从而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从此在湘江和洞庭湖中我陆战团可以横着走了。

长沙城内巷战在二天后全部结束,叶士成也被我从牢房中救出。听人说他在牢中挺过了严刑拷打,矢志不渝的认为寿佛爷是天上下来的……哎!我这宗教骗人的伎俩真的那么神奇吗?竟能抵挡满清十大酷刑?为了表彰他的坚定信念,我授予他忠诚二级勋章,同时任命他为铁血师侦察营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