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十八章 陆战队(全)

龙居士 收藏 5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清清的程江水缓缓的流着,这里是一个大转弯处,对岸是挺拔的悬崖,悬崖中间有数条岩石裂缝,远看上去像老人额头上的皱纹。令人称奇的是,这面岩石裂缝中还摆放着棺材!我们的先人是怎样将沉重的棺材安放在这里面的呢?要知道这岩石裂缝距离山脚和山顶上下都有十几米,在没有现代吊车之前,在光滑的山崖上摆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清清的程江水缓缓的流着,这里是一个大转弯处,对岸是挺拔的悬崖,悬崖中间有数条岩石裂缝,远看上去像老人额头上的皱纹。令人称奇的是,这面岩石裂缝中还摆放着棺材!我们的先人是怎样将沉重的棺材安放在这里面的呢?要知道这岩石裂缝距离山脚和山顶上下都有十几米,在没有现代吊车之前,在光滑的山崖上摆放悬棺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就是世界闻名的中国悬棺之迷了。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大奇迹,在山崖的石缝中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石庙。这个寺庙似乎很灵,那终日不熄的香火就是明证。悬崖上放悬棺已是很难了,更何况建石庙!这不得不让人感慨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勇气。程江属于喀斯特地质,这里水清山秀,石灰岩质的山体被江水长期腐蚀,形成各式各样的山峰和溶洞。景色之秀美与同是喀斯特地质的桂林不相上下。当地人将这称之为小桂林。后世,国家在这设立了程江地质公园,将这里的山山水水保护起来,那些看烦了老名胜的拥挤和垃圾成堆的过度开发的人,常来这里享受着远离尘世的幽静,和别处再也见不到的清澈透底的江水。


程江的这边是一块平缓的沙滩,一座仿清兵军营的建筑座落在这。静悄悄的,只有一些稻草人,随着风摇摆着,偶尔发出几下稻草与木杆碰撞的轻响。突然江面上冒出几个黑点,接着黑点越来越多。若用望远镜看去,就知道那是一些小船,数一数足有二百艘之多。当头的那只小船一面红旗迎风展开,上面还有五颗黄色的小星星。晕了,这陆战团怎么将我们后世的国旗当军旗用了!哎哟,这些日子太忙也没考虑军旗是什么样子。


这是我铁血师的陆战团在演习抢滩登陆。


近了更近了,近得陆战团战士的眼睛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楚。战士们奋勇操浆,向着岸边沙滩猛冲了过来,不等船停稳战士们就呐喊着端起刀枪跳下船来,趟着水向着清军营冲去。而那些留在船上的战士则用针击枪瞄着清军营的稻草人进行猛列射击,将那些稻草人的脑袋一个个打爆。没等登陆的战士冲到清军营,那些暴露在外的稻草人就全部“阵亡”了。呵呵自从有了子弹训练后,战士们的枪法进步很快啊!


冲锋战士到了军营前三十几米时,就一声呐喊,一齐扔了手榴弹过去。那飞舞的手榴弹划过天空,雨点一般落在清军营内。


“轰——轰——轰——”那脆弱的军营木墙那经得起预制破片硝化炸药制成的几百枚手榴弹猛烈轰炸?在火光和烟雾散去之后军营围墙消失不见了,仅留下几十个大小不等的弹坑……


第一次看到手榴弹的实弹效果,那巨大的威力令人难忘啊!陪同观看演习的各团营军官悄悄的离开了我,围着主管后勤的唐云转了起来,企图多要些手榴弹。不过唐云任凭他们软磨硬泡,就是不松口,最后逼急了,恶狠狠的说:“要手榴弹找头去!”他们一个个看着我,搭拉下脑袋,一副斗败公鸡的样子。呵呵,我的威严形象已深入人心,要想他们在我这找便宜开后门,借他们一个胆也不敢啊!


陆战团的战士冲进军营后,自动分成多个战斗队,首先抢占各个要点,然后条块分割,将那些稻草人清军在分割之后一一消灭。从这次演习来看,每名战士都有明确的战斗目标,每个班每个排每个连都有自己应抢占的战斗要点。从时间上来看,从抢滩开始到占领整个军营,仅用了七分钟。这么短的时间,这样有素的训练,应当可以聊以自慰的了。如果清军受到我陆战团的突袭,又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占领军事要点,那么清军还在混乱中战斗就结束了。只是看完军演全过程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到底少了点什么呢一时我又抓不住。


“报告首长,陆战团演习完毕请首长指示。”陆战团团长伍长发小跑着到我面前敬了个军礼报告道。陆战团前身是陆战连,当时我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也就没有任命谁是连长。而是放任他们自己组队,自己训练最后进行评比,谁带的团队强谁就是这个连长。呵呵当时陆战队的人为了争这个连长,可是分成几批玩着命的练啊,最终这个伍长发征服了所有人。伍长发,现年28岁是矿里老工人伍闻新的次子,高中文化,人瘦而有力,在学校读书时调皮捣蛋,甚至逃学去水库游泳。在水中灵活得就如一条鱼,能徒手捉鱼。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他哥带回来的《舰船知识》就爱上了海军,幻想着有朝一日也可驾驶着威风凛凛的巨舰畅游大洋。由海军进而喜爱上了军事,对兵法也颇有涉猎,是马汉海权论的忠实崇拜者。后来报考军校时因为英语不过关而与海军失之交臂。没能走进海军学院,是伍长发的终身遗憾。不过现在我们来到了清朝,他的海军梦想也就有了可能。


“演习得很好,战斗节奏把握得很到位,行动迅猛,指挥流畅,是一场精彩的表演啊!叫战士们集合,准备接受检阅吧。”


“是,首长!”伍长发听到我满口称赞高兴的跑回去集合队伍,准备接受检阅。


“宋仁军,你是我的高参,对这场演习首先讲讲你的看法。”


“是,首长。这场演习很成功,这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演习的时间选择得很好,是一个大晴天,这有利于我军发挥火器优势。二是演习的登陆地点选择也很好,这里是程江的拐弯处,江水在此开阔地带突然变得缓慢起来,缓慢的水流和沙滩极利于登陆。三是陆战团训练有素,整个演习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毫无迟滞……”宋仁军涛涛不绝的分析着,讲的都是好话。难道他就看不出这次演习可能存在的问题吗?


“宋参谋,你的分析很好,从天地人三个角度样样都说到了,也很全面。但我现在不要听这些,我想知道这次演习还有什么不足之处?”


“不足之处就是这场演习太好了!”宋参谋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哈——”宋参谋一本正经的神态惹得其他人大笑起来,也许他们想到了一个笑话吧。说是在后世的一次批评总结会上,某个领导非要下属讲自己的缺点。下属那敢讲啊?可是在领导的威逼之下,某个下属只好讲“要说我们领导吧缺点还真多,比方说吧,领导经常破坏国家的宝贵财产。据我所知领导每天早出晚归还经常加班到深夜!同志们啦领导的身体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我们怎么能够容忍领导如此糟蹋国家的宝贵财富呢?对于这种不负责任的作风我们要坚决批判……”


“你们不要笑,宋参谋讲到点子上了。只是你们不明白而已。”从宋参谋的话中,我明白了这场演习到底缺少些什么。只可惜我的这些高级将领缺了一根弦,没有几个能明白。这样如何得了?将来在战场上可是要吃亏的。看来军校中对他们的训练还需要加上一课,那就是哲学!。


“我们不明白?”我的警卫团长陈兵摸着头问道。


“哎哟——头儿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急性子的警卫团三营长张志雄催促着说。


“嗯——”步兵一团袁羽中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喔!陆战团在战术上可能存在问题。”炮兵团张炮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他们的弹药是否充足?”后勤团唐云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了。


“要是有我们航空团参与,从空中抵近轰炸那效果更好。”陈明飞摇晃着他那麻杆上的脑袋道。


“打爆敌人的头时很精彩,只是没有狙击敌人军官,这美中不足啊。”狙击营长白穿杨说。


“现场没有我们宪兵,要是有人怕死不敢向前冲,这将影响到士气,可不好办。”宪兵营黄军道。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的这些高级将领怎么还没几个明白过来?痛苦啊,在战场可是瞬息万变的,这些个木鱼脑袋还不把我的兵都给送进棺材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光有勇将可不行,没有好的智将兵再强也没用啊。从古至令无数战例表明,怯将不如勇将,勇将不如智将。这批将领要成长起来,还需多些血与火的洗礼。不过这是要士兵的鲜血来铸就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也是样的事吧。


“陆战队错在把敌人当作自己人指挥了。”情报部的王辉大哥经过一番思考终于点明了。


“当作自己部队?”陈兵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辉哥说得有理!”其他人纷纷明白过来了。


“走!我们去检阅队伍去!”


我走在最前面,眼睛死死的盯着,试图看清楚每一个战士的脸。等到队列前面时伸出右手敬个军礼,用饱含感情的话说: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一遍又一遍的问候,对话,激起一层一层的声浪,如同旁边这程江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奔涌而去。


我挥了挥手,让现场安静下来,开始讲话:


“今天的演习很好,很成功,可以看出你们在这一个月里卓越的训练成绩。在训练中我们的战士不怕苦不怕累,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为训练出好的成绩,陆战团的官兵们,想出了许多新的训练方法。这很好啊,脑子就是越动才会越灵活。这个世界也没有人天生就会打仗的。打仗的方法都是通过不断动脑筋,不断的实践摸索出来的。战争的胜败不仅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还取决于双方将士的斗智斗勇。我们陆战队与其他兵种不同,技术含量高,训练难度大。这对智与勇方面的要求也就更高了。陆战队的训练目的是什么?就是要将陆战队变成‘陆地猛虎,海底蛟龙!’厉害啊,陆地与海洋中这两种最凶猛的家伙都被你们给占了。(笑)不过你们要是缺了智或勇,恐怕会变成‘陆地软蛋,海底沉尸’了。陆战队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兵种,我们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同进我也希望你们将这优势继续保持下去,永远走在世界的前列!(鼓掌)


现在我们是在训练,训练中犯了错我们可以再来。但在战场上有了错误那是要用命来填的。今天的演习从整个过程来说很不错,所有的战术目标完成的很完美,如行云流水,水银泻地一般。今天我们犯的唯一的一个错误就是将敌人当成了傻瓜。以为敌人会安照我们的意图行事。”眼光扫视了一次陆战队的战士,我又沉默了半晌,好让陆战团的人清醒一下,“这个错误很严重,在战场上往往是致命的。敌人虽腐朽,但决不是傻瓜,他们中也有杰出的将领,如林则徐、曾国藩、左宗堂、李鸿章、冯子才等等晚清名将。这次演习为了方便自己登陆,竟然将假想清军营地设在浅滩上!这对于任何一个稍有军事头脑的将领来说是决不会做出此等傻事的。浅滩军营——这在兵法上说是危地啊!易受敌从水路攻,易被敌水淹,易被敌包围。除此之外,这次演习中还有许多将敌人当作傻瓜的事,比方说登陆前没有考虑被敌发现的可能;登陆时没有考虑被敌炮击和反登陆的可能;登陆后没有考虑敌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有没有敌搬来援军的可能;有没有敌将固守某处要地负隅顽抗的可能;有没有敌军一见不敌就撒腿跑掉的可能。如此种种,深刻的曝露出我们将敌人当傻瓜和白痴的战略性思想错误。敌人是狡猾的,也是凶残的,战场是多变的。战争的残酷性我们在战前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到,不要以为我们有了好武器就战无不胜了。


这次演习所表现出来的优点,我们要继续发扬,所曝露出来的不足之处我们要展开充分的针对性训练。如此种种都做好了,我们才会成长为战无不胜的铁血雄师!无愧于我们铁血师的称号!”


我挥了挥手,示意伍长发解散部队。伍长发的思维还沉在我的讲话中,眉头皱成“川”字型,紧张的思索着。看来他将是一员不计功辱得失的一员智将啊。呵呵,虽然其他的将领今天的表现不让我满意,但发现了这样的一员可以担当大任的智将苗子,也很不错啊。


……


“轰——轰——轰——”二十里外担任爆破河滩暗礁任务的爆破营,所制造的巨大爆破声,都传到我这来了。看来他们这次爆破量很大啊。一定是程水与便水相接的那一段险滩了。我曾亲眼看过,那儿要爆破的,足有三万土方,只要那整好了,其他地段都是小问题。我们现在因为路途不便积压了大量的产品,急需要一条便捷的水路啊。只要这条水路通了,那么我的银子就会成倍的增长……当然路也是要修的毕竟水路走下去方便,运回来就麻烦了。现在钢铁还不多,还没有能力制造全钢的火轮。所有计划当中的一期工程都开工了,现在我所控制的几个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地,好一片热闹景象……


我正想着,王辉神色严俊的走了过来,替给我一张纸条。我接过一看,立即跳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该来的总会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