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中国的父母是如此的溺爱子女。晚上不熄灯,好让孩子睡觉时不害怕;孩子不小心跌一跤当父母的会假装打给孩子绊跤的石头一下,以安慰孩子;冷了怕冻着,热了怕饿着,家务事从不让孩子去做,孩子从小到大的一切,父母都要包办。如此种种造成了孩子的依赖思想。娇生惯养的孩子,长大了会怎么样?一方面很自大,总以为天下,老子第一;另一方面很怯懦,吃不得苦没有毅力,稍稍有点挫折就趴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相对于城市中的孩子,矿山子弟在这方面要好多了。但这方面的毛病也不少。如果战场上出现这种情况是致命的!军训训什么?一是作战技巧,二是作战胆量,三是合作精神。这三个方面是相辅相乘的,缺失其中任一方面,都会导致战斗力的大幅度下降。木桶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一块木板,对不?


“今天我们有个特殊的任务,这个任务说难不难,关键在于大家有没有胆量去完成。”这一天训练完后,大炮将我们集合起来,用军人特有的大嗓门吼着。


“教官,请下命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战士们由于接受了二个多星期的训练,体能好了很多,感觉体内热血沸腾,全身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信心满满的吼着回答。


“医院要教解剖课,没有尸体我们的医护兵就无从上课,医护兵学不到技术怎么行?等到有人受伤了,那还不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们必须去搞尸体!”(大炮这话说得有点怪,去搞尸体,拿什么去搞?用自己的下面吗?我心里坏坏的想着。)


“保证完成任务!”


“先不要把胸脯拍得叭叭响,光说不练可不行。”


“完不成任务,我们就不是铁血青年团!”


“教官,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你的训练方法吧,在我们铁血团面前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战士们七嘴八舌的表着决心。


“好!铁血团的战士们听着,在我们眼中从来就没有‘不可能’三个字。”大炮顿了顿,换了口气又说道:


“今天每人都要去挖一俱尸体,最好是新鲜的。”


“保证完成任务!”


“这个任务要求每个人单独完成,不得成群结队,也不许求助别人。”大炮一字一顿的说着。听到要单独完成任务,下面的战士不少人都面色发白了。如果大伙一起去,最多只觉得恶心和呼吸一些难闻的气体罢了。但现在要单独一人完成,这也太恐怖了点吧。


“当然白天去是不行的,要是被村民们发现了怎么办?所以我规定所有去盗尸的都要半夜二点以后去。如有违反,军法从事!”


什么?夜半去?还一个人?平常半夜一个人外出都怕啊,现在却要去坟山,还要背一俱尸体回来?!天啦,对于这些才参军不久的人来说这也太恐怖了一点。我注意了一下不光所有新兵,就连老兵都有些面色发白了。


“教官,我们二人一组去,行吗?”这个战士打算讨价还价了……


“怎么害怕了吗?刚才你们不是说保证完成任务吗?还说在铁血团眼中从来没有‘害怕’二字。怎么现在拉稀了?要掉链子了?要当狗熊了?”


“这个任务我们必需完成,上了战场要是战友牺牲了,难道因为害怕尸体就不背回来了吗?让我们的战友抛尸荒野?连死都不怕的铁血青年团,难道还会害怕死人的尸体不成?这个任务我向教官保证第一个完成!”我说了几句,鼓舞一下士气。“另外我还要宣布这个任务完成不了的,明天罚他去背二俱,再完成不了罚背三俱,如果第四天还完成不了,就不要回军营了,直接回家抱孩子去!”


“是!”我的话起了作用,不管害怕还是不害怕的都整齐的吼了一声。


呵呵,今夜可真热闹啊,我们的战士一个个像孤魂野鬼似的,游荡出军营,向着附近几个坟山跑去。要找九百多俱尸体可不容易,特别是新鲜的!要是被别人抢了先,那任务可就困难多了。当然我白天说的话可是要算数的,要是言而无信以后还有谁服你?所以我必须第一个完成任务。发挥我的超人体能,风驰电掣般飞向坟场。看见一座新坟,提起工兵铲,三下二下就挖出一俱新鲜的女尸……靠,我挖什么不好,偏要搞出一俱女尸来?我想起大炮的讲话,其中那个“搞”字意味深长啊。要说这女尸还真够恶心的,面部全烂了,身体已腐化,还流着浓水……我可不愿将这东西背在身上,好在我力大,单手提着她的腰带,飞速跑回军营。到军校门口时,本想到大炮那交差的我,眼珠一转,就冒出了一个主意,然后改道向大炮的宿舍跑去……


“今天老班长出了这个馊主意,对于这些才进军校二个多星期的战士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点?大炮立在校场中央,一边想着,一边等着战士们送尸体来。“总算来了人,看那速度一定是老班长吧!果然是第一个完成啊!”


近了些,“咦,怎么没尸体。”


“老班长,怎么啦?连你都没搞到?”


“搞到?”晕了又是一个搞字,呵呵,今晚你有个女尸等着你搞啊!


“带回来了,随手丢在军校里某个地方,准备吓人用。教官,这个任务我是完成了,晚上我还有些政务,现在我就先走了。”我怕他问多了,言多必失,让他起了疑心,那就不好玩了。


哈哈哈,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天上那个星星美,地上那个花儿开,心里那个姑娘啊,你是那最美的星星……”我哼着临时自编的歌,也不管通不通,只要能够表达我得意的心情就行。


今天的政事好像挺多,都是围绕着银子的难题:造蒸汽机要银子,建军工厂要银子,买粮食要银子,组织贸易队要启动资金,梦想中的保姆式新式学校要银子,还要买一百头左右的奶牛,才能解决三千娃娃的牛奶问题。天啦,怎么那么多要银子的事等着我。银子啊银子,老天你将我们扔到这,为什么不给我点石成金的本事呢?哎哟,我的两眼都要变成铜钱了,怎么办?想到这些我的好心情就没有了。


“奇了怪了,老班长所说的尸体究竟在那?”战士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大多带着尸体,背上流淌着尸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的,不知是汉水还是尸血。刚进军校时一个个面色发青,等到交了尸体后,又一个个长舒了一口气,面色也红润起来。看来老班长说的还真对,胆量和勇气都是逼出来的,不逼上梁山,就不能发挥人的全部潜力。眼看着启明星亮了,天边山后出现一抹亮色,太阳要出来了吧。不论如何战士们都要回来了。


清点了一下数字,有697俱,天啊,这是多大的一堆尸体啊!有的还新鲜,皮肤还算完好,但是头没了;有的面目全非,有的还流着血水;有的腐烂得只剩附着点皮的白骨了;还有的突眼露舌面像狰狞!这些放一起是怎样的一副地狱景象?一些战士实在忍不住了,尽管他用棉花堵了鼻子,刚吐过的苦水又吐了出来,一阵一阵,胃部不停的痉挛着,几乎要把肠子给吐出来。吐完了,战士们刚有些适应,没想到一阵晨风吹来,尸臭杂夹着呕吐腐味弥漫开来,于是几百个“呕吐机”又开始工作……


大炮强闭着涌到喉咙的肚中物,胸部急剧起伏了几下,终于安静下来了!大炮是教官怎么也得有一点高人一筹的地方是不是?


“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到这,回去休息。”


众人像躲瘟神似的一下子就没影了。那快速跑动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劳累了一夜的样子。


这一夜铁血军校的学员们经历了他们人生当中最为恐怖的事。


“啊!老班长我要杀了你!”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号叫响彻军校上空,将那些刚刚洗漱完毕正准备上床休息或者已上床休息的学员又吓出了宿舍。听声音是总教官宿舍所在地方向发出来的……


呵呵,这是我的杰作啊,这个死大炮光叫我们去挖尸体,自己却不去,没挖过尸体的人怎知挖尸体的艰难?后来我从学员那听说,大炮将苦胆都吐出来了,并从此更换了宿舍,那张被我放过女尸的床从此没有人敢睡!有人还依此编了些鬼故事用来吓唬小孩子。


“老班长,你——你——你——好狠啦!”上午我没有去军营而是和二毛去各处视察工程的进度。情况不容乐观啊,工程进度远没有我想的那么快,主要是我将青壮大多招到军校去了,而那些退休在家的老伯们并没有发挥我想象中的余热。总有这么一种思想,自己工作了一辈子了,现在应当休息。再加上我对他们的粮食采用供给制,做不做都一样,做多做少一样。这些老头还真聪明啊,这才到这个时代三个星期,就从最初的震撼中苏醒过来了。开始玩起小聪明,偷赖耍奸起来。看来他们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得想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正思考者,没想到大炮来了。


“什么事?”我微笑着。


“说,我床上的女尸是不是你弄的?”大炮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


“大炮,我这是听从你的安排啊,怎么反还怪起我来了?”


“我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安排?”大炮瞪着眼,大吼着。我从他眼中看去,感觉他今天眼中尽是怒火,没有了平日对我的敬畏。这可不是好事,难道这些天,他命令我习惯了,以至于将我从前在他心中树立的威严全部消失了。这种情况是何时开始的?我以前怎么没注意到?我参加军训原本是为了拉近和战士们的关系,而现在我在战士们心中的形象是立了起来了。但我最得意的军官兼兄弟却对我起了不敬之心。得不偿失啊!不行,我不能再以一个战士的身份呆在军校中了,必须树立我的威严。想到这我的脸色慢慢变冷了——


“昨天,你在布置任务时不是说要搞尸体吗?我当时的身份是你的学员,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当然得照你的话去做了!”我冷冷淡淡的说。


“这可是你的主意啊!再说我布置任务去搞尸体,你怎么能将尸体搞到我的床上!?”大炮就是大炮一点也不会察颜观色,只图自己说得痛快。二毛听到大炮这样没上没下的大声质问,脸色都变了,暗暗的为大炮提了一把气。


“女尸放在你床上不正好方便你搞嘛!”大炮张了张口,就想反驳,我不等大炮反驳,又抢着说:“你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你的错误吗?军官第一守则是什么?还记得吗?”


“身先士卒!”


“亏你还记得,那么你昨天怎么没有身先士卒?昨天我都去了,你为什么不去?你才当几天总教官?这么快就当起官老爷来了?这样下去我还真担心你会在战场上掉链子拉稀。敌人来了,你喊兄弟们给我冲。你这样说会有士兵去冲锋吗?现在有谁是傻子?有谁会为了一个打仗时躲在后面的军官卖命?没有士兵的衷心拥护,你我算什么?只能是光杆司令!。”我越说火气越大,而大炮心底我的那个威严的形象又冒出来了,他不敢与我顶撞,将头慢慢的低了下去:“你要记住今天的教训,千万不要在紧盯别人的时候忘了盯紧自己。记住!人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忘了自己的人迟早是要被别人打败的。现在我们还处于万众一心的团结打江山的时候,是欣欣向荣的,也易于团结人的时候。但现在就有人心中滋生了老爷思想,这样的东西是十分危险的。这样下去,我们还拿什么领导革命?拿什么解放中国?又拿什么与西方列强斗?这种老爷思想,现在不能将来也决对不能出现在我们的身上,每个人都必须严察自己身上的这种腐朽思想!”


我说着说着慢慢的眼睛变得空洞起来。我该怎么办呢?我的偶像***,将这些归结为“自由主义”:他的表象是,对自己自由主义对别人革命主义。简单来说就是对自己放纵宽容,而对别人严格苛求。一方面不许别人说自己的缺点,而另一方面却对别人说三道四。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下乱说;只想自己少干点,别人多做些。毛主席对于这些现象采取的是严厉的批判,外加整风运动。凡是不肯悔改的必定镇压。但这样做有两个难题,一是怎样判断谁在偷懒耍奸?二是谁去查这些懒奸之人?毕竟人的本性是懒奸的,叫一些有着懒奸缺点的人去查另一批懒奸之人,必定难以保正公平公证。看来人的本性是不可违的,一定要用人的本性去规范人的行为。马斯诺对人的本性分为五个需求等级:生存需要、安全需要、发展需要、认同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前一种需求决定着后一种需求,后一种需求反过来影响前一种需要。要想解决其中一个问题可以从上下两种需求着手解决。老伯们想到自己的由于年龄大了,认为自己的发展已经没了,这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人到中年万事休”更何况到老年了?只想平安的过一辈子。哈哈我找到解决方法了。你不是想平安的过一辈子吗?我就要你感受到不平安,要你觉得自己面临生存危机,那么一定会抗争起来,与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做生死搏斗,这样不管你多老,你都会重新焕发出活力。这样我要解决如何调动老工人的积极性方面,我就只需要解决一个这样的问题——如何让他们感到生存危机。其次还可以从发展需要的后一级认同需要着手。做一些奖牌勋章,开表彰大会,对一些积极分子表彰,让他的觉得自己还是老有所用的,还在受人尊敬。呵呵双管齐下,我就不信解决不了这个千年难题。


想明白了当前困扰我的大事,心情也就好多了。抬眼看去,发现大炮还在我面前。呵呵,大炮被批了一顿就“老实”多了。


“大炮怎么还没走,今天不用军训吗?”


“我——我——还有事要请示。”大炮现在胆子小了不少,说起话来都吞吞吐吐的。这与平常的他大相径庭啊。看到大炮这样,我心底也不好受,刚才我发火是不是太过了一点?于是和颜悦色的问他:


“有什么话就直说嘛,不论到什么时候我们还是兄弟啊,兄弟有难大家帮忙是不是?”


“那训练场上堆满了尸体,这样我们怎么训练啊!”


“还有多少人没有完成任务?”


“三分之一”


“尸体不忙收拾,呆会组织全矿的人都去看看,叫他们明白如果我们打了败仗,那么我们的尸体会比这个堆得更高。二毛你去学校找人做一条大横幅,上面写——如果今天我们不努力,明天我们的下场也会如此!同时我还要出台一项新政策——除了不能动的人残疾人,所有人的口粮减半供应。要想吃饱饭就得努力工作,对于劳动模范除通报表彰外,还要发与勋章,如果得到二级以上劳模奖章的,那么他死后可以免费土葬到烈士陵园。陵园就设在龙居山上,那可是旺子旺孙的福地啊。除此之外还要设一些发明奖、教育奖、进步奖、英勇奖、贡献奖……奖励办法都一样。等参观完了,除医院选去的尸体外,其它的都叫战士们埋回原地去。”


“那些没完成任务的人怎么办?”


“叫他们再去挖,不是有很多刚埋回去的尸体吗?正好可以再挖回来。”


“啊——你这不是来回折腾死者吗?”


“要提高战士们的战斗力,只好这样了,这事表面上是对死者的不敬,实际上却是对死者的最大尊敬。”


“不明白。”


“你想想啊,每个死者都有亲人存在吧,对于死者来说,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他们死后还能为我们作贡献,我们强大了就可以让他们的子子孙孙过上好日子。你想啊,这不是就是死者生前最大的愿望吗?”


“嗯”


……